第37章 决裂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267

  “本宫有什么可生气的?”沈蕴卿的脚步一滞。

  慕容决白色的衣袍在宫灯下隐隐有流动的光泽,他斜倚在太湖石上,闭着那双桃花眼似乎是在感受一丝凉意:“不光是你,恐怕嘉和国上下都要恼恨我了。”

  沈蕴卿想起上一世,自己与这个慕容决只见过一次,对他的背景却是听过太多的议论。

  她完全不想与这样的人有什么太多的纠缠,便刻意道:“国师说的本宫听不明白,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本宫要回大殿了。”

  “你真的愿意回到那个地方吗?人声嘈杂,每个人心中各怀鬼胎,面子上却又要表现的和和美美的样子。就像现在,你心中恼恨我给你父皇找来那样一个美人儿,却还是要不动声色,累不累?”

  沈蕴卿知道这个国师放荡不羁,却万万没想到话竟然说的这样直指人心。

  “恼怒又如何,既然不能对你做什么来解我心头的恼恨,我又何必与你针尖对麦芒,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听到这里,慕容决闭着的眼睛顿时睁开,侧面转过来,眼中有一道惊奇闪过:“公主的话,果然让人耳目一新。”

  话未说完,身子已经站直,脚步一错就到了沈蕴卿的前面:“她真的很美,是吗?”

  “你要做什么?”紫影见慕容决突然靠过来,吓的慌忙挡在主子的身前。

  慕容决却好不怜香惜玉的挥手推开紫影,高大的身躯突然弯下,看着沈蕴卿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可惜,她终究不及你这种国色天香的美丽。”

  沈蕴卿惊讶的看着眼前白衣飘飘似嫡仙的男子:“国师,本宫不明白你的意思,这里是嘉和国的皇宫,您请自重。

  “不需要你明白。”慕容决幽幽的说道:“她不过是一个女子,不会毁了你嘉和国的基业,也没有那样的本领。”

  沈蕴卿不知道慕容决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话,心里混沌一片,微微的往后退了一步。

  见她这样的防备自己,心中不由得有着微酸,慕容决嘴角的笑就冷了下来:“这样怕我?”

  “有人来了。”沈蕴卿好心提醒。

  “你想溜吗?”慕容决步步紧逼:“你这样的女子,心思算计都是一等一的高,竟然能破坏我互市的初衷,比那王莹真可要高上千百倍啊。”

  话音刚落,来人已站在了他的身后。

  猛然转身,却见陆承霭一身侍卫装。

  “护花使者?”慕容决的嘴角不自觉的抿直。

  陆承霭今天值夜,又逢给西齐使臣送行,便守卫在意涵殿周围。

  刚刚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来,怕有什么事情,就悄悄的跟随保护,只是刚才有点自己的小事,离开了一小会儿,不想就冒出个慕容决来。

  径直绕过他的身边,陆承霭停在沈卿的眼前,轻声:“公主请回吧,这里不是太安全。”

  沈蕴卿微微抬眸,能感觉到自己长长的睫毛投下暗沉的影子,冷冷问道:“你们西齐的人为什么都要跑到嘉和国来呢?你来还不够吗?又送来个王莹真?”

  陆承霭当场立在了原地,身子僵直。

  慕容决幸灾乐祸的一笑:“看吧,是你自作多情了吧,我说过什么来着,这个女人不简单。你总是不信,她摆明了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你还不死心?”

  “走!”陆承霭脸色冰冷的对着身后的男人下了最后的通牒。

  慕容决偏偏不知死活:“我要是不走呢?”

  “你会死的很惨!”陆承霭的话如万年的冰峰,掩盖了无数不知名的情绪。

  “是吗?我今天倒想看看你能让我死得怎么个惨法!”慕容决突然收起他的嬉皮笑脸,神色凌厉。

  “刷”的一声,白光闪耀,一把侍卫刀就出现在众人面前,陆承霭举刀相向,冰冷的神色给这个夏日的夜晚,带来一阵阵的寒意。

  慕容决也毫不退缩,桃花眼中已然有杀气形成:“莹真刚刚进宫,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现在你竟为了这个嘉和公主,对着我动刀,真好,真好啊!”

  陆承霭丝毫不让,却在慕容决说到王莹真的时候,有一种情绪很快的消失在了眼底。

  沈蕴卿看着气质与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男人就这样对峙着,一触即发的气氛仿佛绷紧的琴弦,一不小心就会断掉。

  心里似乎有一道念头飞过,可是,这个念头太过疾速,转眼便无影无踪。

  摇摇头,沉声低斥:“你们俩个够了吗?”

  “没够!”慕容决只管冷然对着陆承霭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居然还几次三番的冒险救她!我告诉你,她总有一天会害死你的!”

  说完,径自拂袖而去。

  “你……你不要介意,他喝多了。”默了片刻,陆承霭方艰涩开口,星眸凝睇,似有水流在眼底流动。

  沈蕴卿心中想着慕容决刚刚的那些话, 脸上则没有任何的神色,如尊雕像般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你很奇怪我竟会知道你的身份,是吗?”

  “算是吧。”陆承霭点头承认。

  “这是我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当然,你的身份我也一样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别做出什么对我嘉和国不利的事情。”

  沈蕴卿不知怎么就是想要解释一下,特别是慕容决说了那些话后,似乎……

  她是一个不详的人,会带给陆承霭灾难一般。

  不过对陆承霭而言,她也确实是一个不能接近的人吧?

  “我知道。”陆承霭似乎对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毫无理由的相信,那双狭眸中有着点点亮光,直投她的眼底。

  沈蕴卿贝齿轻咬了一下红唇,话锋一转道:“可是,你的身份不得不让我怀疑一些东西。如果你可以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我不会多话的。但……”

  后面的话,她不说,他也会明白。

  陆承霭突然就笑了,嘴角一弯,犹如天上的那弯银钩,虽亮却冷清:“这算是对我的忠告或者威胁吗?”

  “看你怎么想了。”沈蕴卿的心里有点失落,这样的话,对一个舍命待自己的人是一种残忍。

  但她又不能不说,因为上一世他对她的情似乎是很深的,而这一世,她感觉到,他似乎又沉沦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说,她无法拒绝。

  可是,两个人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不管他对她的情是起于什么而终于什么。

  最好在有苗头的时候,就及时扼杀。

  这就是她选择的方式,身份不同不相为谋!

  一个身份足以压倒一切。

  沈蕴卿感受到他那双眼眸似乎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生平第一次慌乱得无以复加,唯有侧过脸逃避。

  月光下,那小巧而凝脂般的侧面,如珠玉般光滑,迷蒙了陆承霭的眼。

  她果然是这样的冰冷,除了对她的家人。

  要说的话,终究没有在出口,只剩一声低低的叹息。

  时间仿佛静止,沈蕴卿终于合了一下眼皮,轻轻的喘口气道:“紫影,我们走吧。”

  裙裾蔓延开来,在月光中如湖边的水,淋漓而有光泽。

  看着那抹身影雍容雅步而去,陆承霭最终将手狠狠的捶在太湖石上。

  疼,或许是有的。但是,心中的感受也不只是疼痛,还有一种失落,一种不被人理解的郁闷之气。

  这次,他本该在西齐谈判完毕,便跟着慕容决与使臣们一起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国家。

  但他却不惜为了留下来而与慕容决彻底的翻脸,而这一切不过因为这里有个他想要保护的人。

  那个曾经在他心底如伤疤一样的人儿。

  可是这个人,或者说这个人在说出刚才的那些话后,在他心中的那抹和妹妹相重合的影子,一下子便淡去了好多。

  然而即便如此,他却仍不想放手。

  仍想默默的看着她,只要她安好。

  沈卿心思烦乱,只管往回走。当走到拐角的地方时,眼睛一动,似乎捕捉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她加紧了步伐,那个身影却在她转过去后,已经消失掉了。

  “殿下,怎么了?”紫影不防备她突然走的那么快,连忙从后面赶过来,喘息着问道。

  沈蕴卿定了定神,心中的疑惑更深。

  刚才的那个身影应该是方景惟的,可是方景惟何时也成了侍卫?

  这其中是否有沈曦洛的事情?

  沈曦洛又是何时有了这么长的手,能将人安插在父皇的侍卫军中?

  有个陆承霭已经够了,还要多出个方景惟吗?

  正想着再往前赶赶,以便瞧个清楚,却有个宫女的声音响起:“殿下,宫宴快结束了,皇后娘娘让奴婢来寻你回去。”

  回头见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红玉,沈蕴卿于是如常笑道:“好,倒是让母后担心了。”

  随即,几人一起向着宫殿走去。

  第二天,西齐的使臣团便离开了嘉和。

  临了,慕容决都没有再见到沈蕴卿。

  不过,当大队的车马走出巍峨的宫殿时,他在心里默默一笑。

  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