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危机暂解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850

  屋子里暗沉沉的,有着一丝微微的凉意,垂穗蓝绸半遮床上的人。

  此时,魏贵嫔静静的坐在床旁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儿子,看不清里面是悲伤还是愤怒。

  沈蕴卿提着月白裙子,脚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软泥的鞋底感受着地面传出的那丝寒凉。

  旁边的小宫女看到她进来,刚要出声提醒一下,被她示意止住。

  张太医说服药后,沈平盛的毒性已经散了大半,皇帝等人一上午已经折腾累了,沈蕴卿便趁机提议留下来陪着魏贵嫔,沈煜也不肯离开,想陪着沈平盛。

  皇帝同意,吩咐沈平盛醒过来后要及时的通知他们,又嘱咐同样疲劳的皇后也不要心急,便离开了。

  沈蕴卿伸手拨起珠帘,发出一阵轻轻的叮当声。

  坐在床边的魏贵嫔意识到有人进来,木木的转头,嘴角蠕动了一下:“三公主。”

  “贵嫔娘娘,五弟不会有事的。”沈蕴卿靠过去,挨着床边坐下,一双凤眸带着一种特有的坚定,让人看着就觉得心安。

  魏贵嫔红肿的眼眸如两颗核桃一般,在娇美的脸上显得突兀,看到对面人儿的脸庞时,稍微的一动,似有一种抗拒的神色闪过。

  话语却仍是淡而柔:“但愿平盛真的,平安无事。”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沈蕴卿敏锐的眼睛,魏贵嫔从进宫开始,不管皇后得宠与否,都一直站在她的身边,默默无闻的作为皇后党派最忠实的一员。

  甚至连她的儿子都是沈煜最好的支持者。

  可是这一切,在今天的这种情况下,发生了一丝裂缝。

  虽然,魏贵嫔知道这不是皇后所为,只是因为巧合而导致她最最视为生命的儿子,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但这样,已经足够给魏贵嫔逃离皇后的理由。

  刚才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沈蕴卿长长的睫毛轻轻的一颤,将心里升起的叹息化作一缕青烟,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的离开,对局势都影响深远。

  从小跟在皇后身边,对经常照顾自己的魏贵嫔还是了解得很。她与母后一样是标准的大家闺秀,懂得三从四德,不争不抢,就是被人踩到头顶上都不愿出声的。

  说她们宅心仁厚也好,说她们软弱可欺也罢,从来都是希望按照自己内心的那份善良在皇宫中生存下去。

  这样的女人,多数聪明无比,只看透不说透,只会选择默默的忍受或者逃避。

  沈蕴卿不想让她们这样下去,因为某些恶人是不值得用她们悲悯的心,去可怜的。

  是人就定会有软肋与底线,而同样为人母的皇后与魏贵嫔,她们的底线就是儿女。

  上一次,沈蕴卿对着皇后说了实话,使皇后幡然悔悟。

  这一次,倒可以借着这件事情,也让魏贵嫔明白应该怎么做。

  沈蕴卿的声音低沉:“贵嫔娘娘,您是否有劫后余生的害怕感?”

  魏贵嫔惊的脸色一变,手不自觉的附上脸颊,难道自己刚才掩饰的不够好,被三公主发现了什么吗?

  “您什么都没有透露给我。”沈蕴卿没有等对方疑问,了然的答道:“平盛只是我的弟弟,我就会有这样的想法,更何况您是他的亲娘。”

  话说的无比透彻,毕竟,收人心的时候,要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诚意。

  魏贵嫔看着这个刚满十五岁,自己看着长大的公主,心里讶然到了极点。

  三公主聪慧,她知道,但那也只表现在一些事上看得相对远些而已。

  没想到,这种思量人心的事情也会算计得如此准确。

  十五岁就这样,再过两年,这宫中想必是不会有她的对手了。在聪明人面前刻意的掩饰只是笑话,这是魏贵嫔多年宫廷生涯修炼出来的道理。

  “我只怕再晚一会儿,就再也看不到平盛对我笑了。”魏贵嫔的声音里包含着太多的情绪,慈祥的目光紧紧盯着床上的人。

  “贵嫔娘娘,您可想过这件事是谁指使的吗?”沈蕴卿的视线跟随着魏贵嫔,也落在沈平盛惨白的脸庞上。

  魏贵嫔的语气中带着恨意:“还能是谁。”

  “您想报仇吗?”沈蕴卿话锋一转,突然有种冷厉。

  “这……”魏贵嫔犹豫了一下。

  沈蕴卿抓住她的手,身子轻轻的靠过去,小女儿一般:“记得小时候,您给我和两个弟弟讲过一个大雁的故事。您说大雁是忠诚的鸟儿,他们结伴而行,不会有任何一只雁走失。这些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忠诚,更重要的是,如果遇到敌人,落单的雁是绝不可能逃脱鹰的追捕的。”

  她明显感到靠着的那具身体,轻轻的一动,却不等魏贵嫔回答,又立即内疚而愤怒的道:“贵嫔娘娘,你是要选择逃避吗?这次,是五皇弟无意中替六皇弟受了罪,可下一次会是什么,您想过吗?”

  “三公主,我能怎么样,报仇吗?我这样的身份怎么与她抗衡?连皇后娘娘都……我不想平盛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啊。”魏贵嫔的眼泪扑簌扑簌的直掉。

  沈蕴卿拿出手帕递上去,语气缓和:“您不想,母后不想,我也不想。如果今天不是五皇弟不小心,就是六皇弟遭殃。我那种劫后余生的害怕感觉,比您都强烈。”停一停,接着道:“可是,这些是我们能逃避的吗?这么多年,您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她停止过对您的伤害吗?从您怀平盛的那一刻,她就一直盯着您不放,不是吗?”

  魏贵嫔泪眼模糊的望出去,看到的是一张稚嫩却坚定的脸庞。

  是啊,自己这么多年,除了报答当年皇后娘娘的恩情,一直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

  然而却因为与皇后娘娘走的近些,就要被波及到自己儿子的性命吗?

  如果没有皇后娘娘,不用说平盛,连蓉蓉都不可能被平安的生下来。

  既然命都是皇后娘娘给的,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沈蕴卿抓着她的手臂,同样痛苦的呢喃道:“母后这么多年,和您一样不争不抢,可换来的是什么呢?今天的事情,不是让我们去逃避,而是让我们认清形势。”

  魏贵嫔只觉对面那双明亮的眸子散发出坚定的光芒,让人心中越来越安稳。

  这段时间皇后娘娘的举动,她都看在了眼中。而最近这位三公主做事的方式,也与以前大相径庭,是否也是源自于皇后的授意呢?

  所以沉寂了这么多年,皇后终于要反击了吗?

  拭去最后一滴泪,魏贵嫔低声:“皇后娘娘是怎么想通的?”

  这句话一出,就见沈蕴卿的脸色猛的紧绷起来,眼中的恨意都不能掩盖:“我的身体,从张太医来后,就渐渐的好了起来。不知道是张太医医术太高明,还是太医院的人都长着一条舌头!”

  魏贵嫔那是多么聪明的人啊,她不可置信却不得不相信的点头,原来,三公主的病是人为的。

  是母亲就会视自己的孩子为生命,有人要害公主,难怪皇后突然醒悟啊。

  沈蕴卿停一停,接着道:“幸好她的手不够长,伸不到皇子的宫中来,只是针对我。”

  当然,不管萧贵妃如何在后宫掌权耀武扬威。皇子的宫中,是负责皇帝的执事房打理的,她的手还不敢伸到这边来。

  经过皇后前段时间的打击,她有些忍不住了,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出。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这件事也只是借着皇后的引子。看来,皇子的宫中,她还没有……”

  沈蕴卿嘴角一勾:“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魏贵嫔一时没有想透,而沈蕴卿也没有确凿的证据,便笑着摇摇摇头:“这些事,暂时不要再说了。让五皇弟好起来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是啊,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说到这个,魏贵嫔就关心不已。

  沈蕴卿拉着她的手,坚定道:“放心,不会的。五皇弟会长命百岁的。”

  “好。”

  听着魏贵嫔的回答,沈蕴卿心里明白,这是她想通透了。

  又守了一个时辰,沈蕴卿让人不停的给沈平盛喝水,能加速毒液的代谢。

  终于,在傍晚的时候,看到沈平盛缓缓的睁开眼睛,几个人都欣喜异常起来。

  沈蕴卿赶紧打发人去告诉皇上与皇后。

  不多时的功夫,皇后亲自来了,又是一顿的泪流满面,庆幸沈平盛可以好起来。

  又见魏贵嫔仍一如既往恭敬的对自己,心里稍稍安慰,知道是沈蕴卿的话起了作用。

  当时,皇后也察觉到魏贵嫔的异常,但此事是因她而起,自己说的再多,总会让魏贵嫔心里产生防范。

  魏贵嫔的性子她了解,想着等沈平盛好起来,再想法子慢慢的扭转局势。

  可后来沈蕴卿执意留下,自己的女儿她又怎会不了解心思呢?

  必是对魏贵嫔说了些什么。

  “贵嫔妹妹,你不怪本宫就好。让平盛受了这么大的罪,本宫心疼的紧。”皇后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如一个母亲的愧疚。

  魏贵嫔见皇后如此伤感,想起与她十几年的姐妹情谊,自己刚才却生出那样的想法,心里也是满含歉意:“不管是谁喝下这汤,结果都一样。这些不怪娘娘,是我们太大意了些。”

  沈蕴卿在旁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事情总算解决了。

  沈平盛醒了过来,魏贵嫔没有离心,这看起来应该是最圆满的结局。

  但,到底那个刺客是谁?

  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踪迹,如果不是对宫中的地形特别的熟悉,又怎么会让他那么容易就逃脱呢?

  何况,已然全面封锁宫殿与道路,是陌生人早就查出来了。

  只不过,究竟是萧贵妃身边的人,还是另有其人,就不得而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