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警告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890

  思绪填满了脑壳,沈蕴卿觉得好像能抓住其中的重点,却又稍纵即逝。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在回宫的路上。

  黄昏渐渐离去,取而代之以夜晚。

  头上的珠钗,随着脚步的移动发生轻微的碰撞声,在这个暖暖的夜里,如一滴一滴的水,打在沈蕴卿的心头。

  长长的甬道上,有两个小小的内侍,似乎是八九岁的样子,正挑着灯杆,一个个的去点亮路两旁的风灯。

  风灯有高有矮,错落有致。矮的他们还不用费什么力气,但是那高高的风灯,是需要灯杆点燃的。

  因为他们个子小,举着灯杆也需要轻轻的踮起脚尖来,才能勉强够到。

  一下午的慌乱情况,不容许有太多的分神。可在这样安静而祥和的时刻,当沈蕴卿的凤眸接触到小内侍那使劲踮起的脚尖时,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给划了开来。

  今下午的情形如潮水,奔腾到了眼前,历历在目。

  当自己的双脚沾到水面的时候,她曾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除了多吸一口空气,以求自保外,万没有想到,事情会那样急转而上。

  空气中栀子花的香气弥漫,丝丝缕缕的沁入人心。

  沈蕴卿似乎到现在,还能感受到那副盔甲的冰冷与他眼中隐隐流动的金色光泽。

  浓眉狭眸,鹰鼻薄唇,自有一股天然的贵气与霸道。

  想到这里,沈蕴卿的心中就如揣着只小兔子,扑腾扑腾的跳起来。不知是因为后怕,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夜慕越来越深,一弯月牙儿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挂在天空中。

  点灯的小内侍,已经走的远了,甚至连影子都开始模糊。

  长长的宫墙如一条蜿蜒的蛇匍匐在那里,让人觉得恐惧而可怕。

  沈蕴卿慢慢的走着,如在蛇的腹部爬行。

  这宫墙困了她两世,对于外面那自由自在的世界早已向往到了极致,如果没有对亲人的牵挂,她定早就毫不犹豫的飞了出去。

  低着头,步履缓慢而凝滞。忽然听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靠过来,这一段时间的惊吓,让沈蕴卿的警惕性越来越高,身子绷紧,猛然回头。

  撞进眼中的却是那双神采飞扬的狭眸。

  沈蕴卿一愣。

  陆承霭借着宫灯的微弱之光,发现她的面色更加白皙,呈现出牛奶一般的光泽,眼中含着掩饰不住的惊恐,便知现在的她犹如惊弓之鸟。

  说话时声音不自觉的放轻:“不要害怕,是我。”

  “我知道。”沈蕴卿看到对面的人,顿时放松了下来。

  陆承霭没有立即接话,或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站着,看着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蕴卿突然醒悟过来,一阵尴尬袭来,白皙的脸上一红,忙低下头去。

  饶是她两世为人,这样与一个男人毫无顾忌的对视还是第一次,心里不免懊恼,只是说不出来。

  陆承霭见沈蕴卿低头的时候,眼中有羞涩一闪而过,一颗心莫名的就突突的跳起来,止都止不住。

  这段时间,只要他不值夜,就会到昭阳宫中走一遭,以确定她的安好。生怕她哪一天,如当年的妹妹一般,突然消失不见。

  这么长时间的跟随,第一次如今天这般近距离的拥着她。虽然事情紧急,可仍能想起当时她的秀发碰到自己的鼻尖,所带起心里的异样。

  当时的那种温热,在怀中似乎还没有散去,没想到便又在甬道中,看到独自一人踽踽独行的她。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天气,如果是小妹,必然早已笑闹着扑过来,扬起那张笑脸,亲亲热热的喊皇兄了。

  可惜,她终究不是小妹,但同时也庆幸她不是小妹。

  小妹的柔弱与天真,在她的身上几乎没有体现过。甚至还多了份小妹最缺少的心机,这样的女孩子,仿佛是一个谜,一个让人越陷越深的沼泽。

  让他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而那双狭眸中所蕴含的感情,从最开始的对小妹的怀念,不知何时已悄然起了转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转变。

  天茫茫而云暗,两人迎着微寒的风,并肩向前走着。

  “今天谢谢你。”沈蕴卿沉默良久,终是表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举手之劳,不必挂心。”

  沈蕴卿的脚一步步的踩在甬道的长石板上,迟疑片刻:“那天,煜儿也是你救的吧?可能……我确是,错怪了你。”

  陆承霭不由得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面颊。

  那次沈蕴卿如一头发怒的小豹子,对着自己呲牙咧嘴,现在想想就好笑。

  “还有,泻药也是你偷偷换到沈曦洛的宫中,对吗?”

  陆承霭一怔。

  连这都知道了?不会吧?……

  还有,那么高的地方,她难道亲自爬上去了?有没有摔到?……

  沈蕴卿说了两句话,见对方都没有什么反应,忍不住偏头看去,却只见陆承霭一脸的无动于衷。

  真是一个面瘫的人。

  陆承霭正出神,忽然感到一道锐利的眼光正向着自己,忙收回心思。

  想起她刚才的问话,心里不好意思的鄙视了自己一下,脸上则一本正经的道:“碰巧看到了而已,只是看不惯有人欺负别人,顺手以牙还牙罢了。”

  “那天也是顺手?”

  “嗯。”

  “今天也是顺手?”

  “唔。”

  “如果你没有及时救起我,我们俩个会一起掉进湖中。嘉和国的规矩你应该知道,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果。”沈蕴卿凝了眉头,凤眸里荡起一阵的惊异。

  这个男人,做什么都是顺手,难道真不知后果?

  陆承霭呆了一呆,如实回答:“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人命要紧。”

  然而,他的坦诚以对倒是增加了沈蕴卿的疑心。

  他可是西齐国的王爷,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自己,救自己,连考虑自己的安危都不顾,可能吗?

  上一世,她就是轻信了人,才导致那样的后果。

  虽然这个男人在最后的时刻赶到城下,似乎是要救自己。

  但最终究竟是何居心是何所图,她却到底并没有亲眼见到……

  沈蕴卿的嘴角一动,转头看向长长的甬道:“你以后还是不要这么自信,请注意你的身份。最好是不要存在什么别的心思,否则……”

  这种毫无预兆的转变让陆承霭一惊,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突然他就想起,那次她在驿馆将他单独留与慕容决的事情,再联想起那天她不合常理的愤怒与今天的警告,难道,竟当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狭眸中寒光尽显,直直的盯着还在往前走的沈蕴卿。

  “不要这样看着本宫。本宫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其他的人。”

  “……”

  被风翻起的衣角,簌簌作响,暖风拂过冰冷的额角,打的那支蝴蝶点翠的步摇轻荡。

  沈蕴卿心乱如麻,不知自己怎么就这样的沉不住气。

  即便他于她前生有情,今生有恩。但终究,是别国的王爷,与自己不能有过多的纠葛。

  同时,他留在这里,到底是怎样的目的,谁都猜不透。

  想必他也不可能明言。

  这一生,她打定了主意还情与他。所能做的不过就是,不对别人说出他的身份罢了。

  因为,她以后的路还很艰辛,艰辛到下一刻都不知是死是活。

  话也只有说得狠了,才能让他明白。

  空气中栀子花的香气和这夜晚一样,越来越浓烈起来,渐渐将她笼罩住,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陆承霭就这样看着那抹纤细的背影,由一个轮廓变成一个圆点,最终消失不见。

  这个女孩子,到底不是他的妹妹。疑心重的很,似乎曾经被伤害的很深很深,不愿意再相信任何人。

  原来他能给予的,她都不想要。

  可这样的她,终归让自己心疼。越是抗拒,越让自己想要给她撑起一片安静的天空,让她可以在自己的环抱中,自由自在的翱翔。

  夜昏沉,树静止。宫灯点点暗,红妆惹人醉。

  这是方景惟此刻最真实的想法,他隐蔽在苍苍大树的后面,看着一个小小的人影,由远及近,从夜色中缓缓走来。

  那身姿窈窕,裙摆微动,身上的锦瑟丝带在风中飘逸,仿佛那走来的不是沈蕴卿,而是天上才有的仙女。

  方景惟自嘲一笑。

  可惜这个长的很美的仙女似乎不喜欢他,甚至让庆安侯府丢了驿馆的差事。

  让他空有一腔抱负而没有办法施展,只能去找四公主,甚至刻意取悦四公主,只为期望能够在皇帝的面前露一回脸。

  好在,自己的功夫下得足,看准了四公主早已对自己动了心思,才终于可以站在御书房的外面。

  他想着只要哄好了四公主,萧贵妃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又怎么会亏待了自己。

  但今晚的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个桃花林深处的少女来。

  三公主,是他最开始的目标。

  因为她是皇后的嫡女,而且还有一个弟弟。

  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只要他竭尽全力的运用,就必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四公主也不是不好,只是没有个亲哥哥或者亲弟弟,总归在以后的道路上,会横生许多的枝节。

  只是,这个三公主不是一般的难取悦。

  联想起她那天的对自己的态度及眼神中的不屑,心中就觉得愤恨。

  不用说别的,他一个庆安侯府的公子,还不如那个侍卫值得信赖吗?

  特别是今天回来后,听同僚说起下午发生的事情,他就更加的恼怒。

  可惜,他的大计不允许感情用事,否则,他一定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