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暗锁
魔女雪儿2016-03-03 18:381,205

  男人起身转过来了,我才注意到他的样子。

  短腿,八字眉,面色蜡黄,眼睛还特别浑浊,身上是灰色的厂房工作服,脚上的一双解放鞋上还有个破洞。

  这人我认识,他是何家老父何东凌,和我父亲是八拜之交。

  他儿子也是我从小青梅竹马的玩伴,只是听说何家老父的儿子在几年前就已经看破红尘出家了,我这次来八仙庵就是投奔何家老父何东凌来的。

  “何叔叔,是我,谭笙。我来找槐香叙旧的,没有搅扰到你们之间谈事吧?”我张口报上了身份,为了看清楚桌上的盒子,顺手就把屋子里的灯打开。

  白色的灯光落在了梨花木圆桌上的盒子上,通体暗红色,没有一丝一毫的花纹或者是缝隙,也就是说这只所谓的盒子它没有盒盖。

  没有盒盖,盒子怎么打开啊?

  我离那盒子有点距离,但是从表面上看,这应该是一只檀木的“长方体”。檀木是红木的一种,又称为沉木,意思是就算把一块檀木放在水中,也不会浮起来。

  檀木在现如今的市场,可是价比黄金,可何家老父却还只穿着一身老厂房留下的破工作服。

  在这么清晰的灯光下,这一只“盒子”,它居然找不到任何破绽来。很容易让人觉得,它就是一块木头,而不是能够打开的盒子。

  “哎哟,我当谁来了,这不是小笙嘛。没什么大事,得了件东西看不出来历,所以想请槐香给看看。”何家老父明显想掩饰什么,他在灯打开的三秒钟之后,发现我的眼睛在观察着盒子,立刻就用桌上的皮子把盒子给包住了。

  他包好了盒子,就起身告辞,步履匆匆的就走了。

  我走到屏风后面,槐香果然就和我想象中的姿势一样,侧卧在美人椅上。身上盖了件紫色的毯子,左边耳朵里插着耳机,嘴里含着一根吸管。

  见我进来,槐香脸上一双方才还结着冰霜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狡猾的问我:“阿笙,你对刚才那只盒子感兴趣?”

  她不过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和别的小女孩一样爱玩爱疯,老成的样子我看都是装的。从她糖果色的长筒棉袜就能看出来,这孩子心智一点都不成熟。

  “本来是感兴趣的,这盒子和我父亲给我的影子木的盒子有一点很相似,盒子里都有自毁装置。如果不用钥匙打开,就会自动毁坏。”我往槐香的身边一坐,和她躺在了一张躺椅上,她直接把毯子拉在我身上和我盖在一起。

  她身子温温的,搂住了我被冷风吹凉的身体,眼睛里依旧是含着笑,“那你现在不感兴趣了?”

  “是啊,那是盒子吗?我刚刚特意瞅了一眼,没盒盖,我估计那就是块木头。”我虽然比槐香年纪大,但是说来惭愧,我个子不高比槐香矮了半截。

  现在,我缩在槐香的怀里,那就像是依偎在姐姐怀里的小妹妹。

  槐香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清冷的小脸上带着一丝不屑,“谭笙,你是猪吗?我告诉你那盒子有暗锁,锁眼儿的那一面被压在桌面上了,所以你刚刚一打眼儿功夫,当然没看见。还有……”

  她忽然压低了声音说,我听完以后却做了一个大动作,一屁股坐起来,差点把椅子翻到在地,“啊?你说何家老爷子手里的盒子里,也有不干净的东西?”

继续阅读:第5章 槐香,我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叔,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