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争执
魔女雪儿2017-11-01 21:372,171

  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么?叶安岚没有听墙角的习惯,所以直接进了茶水间,决定一会儿关心一下下属的生活问题。

  后来的后来,叶安岚才知道自己当时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对,数据库都是有密码的,我又不是什么都知道。”薛晴有些心烦,用手指卷起自己的一缕头发来回打转,她来回踱了两步,“你要的太多了。”

  电话那头的孙美琪说:“钱不是问题,你需要什么协助尽管提。这个我一定要知道。”

  钱钱钱,都是因为钱。

  她怎么感觉自己上了孙美琪的贼船下不来了。一开始用一些简单的消息换取孙美琪的打赏,薛晴觉得特别值。

  可渐渐的,这个疯女人的要求越来越高,想要的东西越来越离谱,虽然钱给的也越来越多,现在别说几件奢侈品,就是买车买房都够了。

  但是孙美琪现在居然想要公司的核心数据!

  这不是钱的事儿,她薛晴弄不到啊!

  “我弄不到,这个东西全公司除了叶安岚父女俩,就只有那个人有,我怎么可能弄的着。”薛晴烦躁的一拍扶手,手指收拢紧紧的抓着栏杆,想借此来压抑着自己想翻脸的冲动。

  孙美琪也不喜欢她这幅讨价还价的嘴脸,给了她那么多钱,连这点事都办不到?“我说了,钱不是问题。再说……”

  “不是钱的事!”薛晴忍不住低吼一声,手上也狠狠的摇了摇栏杆。

  孙美琪皱着眉头摸了摸肚子,回想着医生教过的方法做了三个吐纳,说:“薛晴,想要成功总是要付出代价。你不是不甘居于人后么?你那么年轻,又那么漂亮……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电话这头的薛晴的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转过身,背靠着栏杆蹲了下来,问:“孙美琪你是不是疯了,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都想的出来?他可是有家室的人!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去做?!”

  孙美琪嗤笑一声,拿起林璞特意嘱咐佣人给她熬得保胎粥,尝了半口。她说:“薛晴,你没有叶安岚那么好的出身,也没有叶安岚能找到靠山的好命,就得敢于牺牲自己,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想一想这次成功了你会获得什么,再看值不值。”

  成功?孙美琪所谓的成功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就算真实现她又能拿多少好处?根本不及孙美琪的万分之一。

  挂了电话,薛晴有些垂头丧气的往外走,正巧碰见了从茶水间出来的叶安岚。

  “嗨。”叶安岚主动打招呼。

  薛晴一抬头就看见她,打量了一下她手里的茶杯,看样子是刚从茶水间出来。一颗心不禁开始紧张起来,不知道她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

  叶安岚想关心她,却感觉被发现偷听电话不太好。她拿着长柄匙搅动了一下杯里的红茶,犹豫的问:“我刚刚听见你说……”

  薛晴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大脑也开始高速运转,不知道叶安岚听到了多少,等下要怎么说才能掩饰过去。

  “好像很为难的样子,家里有什么困难么?我能帮的上忙的话尽管说。”叶安岚开口,还友好的弯起嘴角朝她浅笑。

  薛晴最烦她这副表情,自以为友好,自以为帮助,其实每一次在薛晴看来,叶安岚完全都是在炫耀。炫耀她有一个好爹,炫耀她掌管一个公司,炫耀她主宰这么多人和项目,炫耀她有一个好男人。

  薛晴也对她笑了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要表露在脸上。她把手机揣进兜里,状若轻松的耸耸肩,说:“只是我妈妈让我给她买一样保健品,但是国内很难买到。”

  叶安岚点点头,热心的说:“什么牌子,原产地是哪里?我来帮你好了。”

  又来!显摆什么啊!

  薛晴整理了一下自己范思哲的小外套,正了正手腕上的卡地亚手表,抬起头来,朝叶安岚公式化的笑了一下,然后礼貌的拒绝:“不用了,谢谢叶总关心,我也有同学在国外,挺方便的。”稍稍加重了一下那个“也”字。

  “哦……好吧。”叶安岚没再多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薛晴刚刚的话怎么感觉有点攻击性?不是她的错觉吧……东方9°是B市的顶级夜店,因聚集的都是纨绔弟子而闻名。

  此刻叶易阳就坐在东方9°的一个包间内,看着中间空地的男男女女在群魔乱舞。

  自从出院后,他就被那帮纨绔兄弟带着出入这里,在这里醉生梦死,一掷千金。

  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这里,在这里时间长了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看不到太阳的感觉其实并不美好。

  但是那些兄弟同样是被家族抛弃的、不愿意培养的人,每天只给钱花,只等着被养废。和这些人在一起,他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

  好友孔天豪从舞池里出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喘匀了气,才问叶易阳:“你怎么不下去啊?里面有个妞儿可正了,屁股又大又挺,今晚就预定她了。”

  叶易阳看着他重重的放下玻璃杯,把自己的杯子又朝自己挪了挪,问:“你知道是谁的杯子么你就喝,一旦不干净怎么办?”

  孔天豪大笑起来:“都来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还跟个娘们一样放不开。”然后从兜里掏出烟,递给叶易阳一根:“来。”

  叶易阳也不拒绝,接过烟点上火,站起身来跟孔天豪说:“我出去透透气。”

  东方9°的位置极好,左边的马路对面是一家专卖奢侈品的商场,右面则是一个私人会所。

  他进到和私人会所相邻的胡同里,手插在裤兜里,背靠着墙抽烟。

  B市的空气并不好,时常有雾霾,尤其是在这灯火璀璨的夜晚,更是一颗星星都看见,黯淡的就像他的未来。

  他偶尔会想起陆司衍在医院跟他说过的话:“比出身更为重要的,是个人的能力。”可是他连能力都没有。

  “叶易阳?”听到陌生的声音,他疑惑的转头,却发现陆司衍正朝他走来。

继续阅读:第19章 小和尚的眼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叔,不可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