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斗铁背蛟!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3,670

  虽然李修缘不知道秦桧是有意还是无意之间,破除了自己的禅境;但是李修缘却是没有一丝的惧怕之色。

  勇者无畏!又岂是一个说头?

  看着李修缘即使是在自己的怒色与赞扬与自己的气势压迫之下,尚可保持自己的意思,留得自己的清明,秦桧即使是身上没有一丝的修为的气息也是知道李修缘绝对不俗。

  “好!好!大师果然不凡!不知道大师的法号?在何处的宝刹修行?”秦桧眯着自己的一双眼睛,精光闪烁地问道。

  “阿弥陀佛!世间的万象,皆为虚妄!谁是我?我是谁?一个名字可曾是我?我就是一个名字?修行?世间处处何不是修行?何不是修行的场所?”李修缘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警惕之色:笑话!告诉你,我的名字?哼!如果我是什么菜鸟的话,说不还会真的傻不愣登的告诉你的名字;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下贱的贱招或者是诅咒的招数的话,自己岂不是就糟了?那就不是傻的问题,而是找死了!

  “好!好!大师果然是得道高人、名士风范;既然如此的话,不知道可否在在下的家庙之中做一个住持,为大宋的社稷与大宋的子民祈福!扬名于世人可好?”秦桧眼神之中胜过了一丝利芒,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修缘,有着试探之色也有着别样的神色,不一而足。

  “秦相爷说笑了!小僧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僧人何以有这样的本事?再说出家之人,四海为家;哪里的闲云可以遮住我们这些闲人的眼睛哪?”李修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想要运用名利来束缚于我的道心?就算是一代帝皇权倾天下也有命归黄泉,寿终正寝之时。权力?不过是过眼云烟,用这样的东西来迷惑于我?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恩?”被一个自己的眼中的下等人如此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之下,即使是再好的脾气之人都会火起;更何况是像是秦桧秦大丞相这样的权倾朝野的权臣?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而权臣一怒?更何况秦桧是一般的权臣吗?虽然不敌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的程度,但是他秦桧要想杀个把人的话,岂不是就像是掐死个蚂蚁一样容易?

  顿时就在秦桧的怒哼之声之中,一股无形的摄人的气势向着李修缘压去。要知道秦桧久经高位,自然是养得一身的摄人心脾的上位者的势头;一发怒之下,普通人一见之下,都是心惊胆寒;但是李修缘是普通人吗?

  自然是不是!所以在别人的气势压迫之下,战战兢兢;但是在李修缘的身上不过是一阵春风吹过,没有卷起半点的风浪。

  虽然李修缘并没有为秦桧的气势所慑,但是心里却是极为的疑惑:怎么回事?为什么在秦桧的发怒之间,我居然有种身处于亘古潮流之中极为危险的洪荒之中,被一头蛮荒凶兽盯住的感觉!就像是我现在自己的眼前的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一头凶兽?这是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不对!我有着降龙的记忆,更是吸收了他的灵魂力量之后;心神与天道越来越是契合,根本就不会有着错觉这种事。反倒是自己与天道相合之下,天人交感;对于自身的福祸往往有着提前的预知的效果。为什么我的心神会在秦桧此人发怒之下,心神了一股不祥之意,冥冥之中,叫自己先行离去。这是为什么?

  李修缘一时之间,很是不解;对于秦桧的怒哼之声,自然是选择性的遗忘了。突然之间,李修缘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慢着!难道那个传说居然是真的?秦桧不会真的是铁背蛟龙的转世?

  传说,岳飞乃是一只金翅大鹏雕的转世,前来人间之中匡扶人道,护持君王;但是由于金翅大鹏雕的命中宿敌——铁背蛟龙——秦桧的百般阻拦之下,一身的辛苦化为乌有。

  但是,金翅大鹏雕与铁背蛟龙乃是命中的冤孽!要知道金翅大鹏雕乃是飞禽一族,而铁背蛟龙乃是鳞甲一族;本就是命中的相冲。更何况是金翅大鹏雕是以铁背蛟龙为食?自然是彼此之间仇深似海,不死不休!

  虽然这些乃是神话传说,不尽可信,但是现在李修缘来到这个神魔世界之后,结合自己的传至降龙罗汉的记忆,与自己‘前世’的记忆;心中猜测了个七七八八,虽不中亦不远已。

  既然如此的话,也是难怪秦桧对着岳飞下狠手了。毕竟两人之间的因果,即使是秦桧这个铁背蛟龙残杀岳飞这个金翅大鹏雕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此事真的是如此的简单吗?绝对是不可能,即使是为了解决彼此的因果、恩怨的话,也不会如此几经波折才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居然要转世?金翅大鹏雕是为了匡扶社稷?屁话!谁信?虽然护龙庭有着巨大的功德,也是身在公门好行善事、累积功德;可是滚滚红尘谁人能够不染一身的红尘?而又挥剑斩红尘丝哪?

  李修缘不由地心里暗叹:自己对于天地之间的辛谜还是知道得太少了!不然的话,绝对可以知道得八九不离十。可惜的是自己这个‘前身’——降龙罗汉太不争气,居然是一心的为了成就佛陀之位苦修,对于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一问三不知。还修了这么的久,一事无成。可惜!可惜了!

  就在李修缘在腹诽自己这一个便宜得来的‘前身’——降龙罗汉之时,同时心里对于这样的推测之下,不由地让自己的金身隐现,暗自戒备;准备一个不好之下,自己就开溜!虽然是勇者无惧,但是如果是明知不敌还一味的逞能的话,那就不是什么勇者而是一个傻子了。他李修缘是傻子的像吗?

  而对于秦桧的气势,李修缘不由地心里心生了一种感觉:世间的万物皆是道啊!如果把这样的气势溶入自己的佛光之中、、、

  就在李修缘暗自的戒备之时,突然一个‘咯咯咯’的银铃一般女子的笑声不断地在大殿之中响起:“爷!那个如此的大胆?居然敢惹你的不快啊?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杀了吧!”语音轻柔,就犹如是亲人的耳语一般,但是最后一句话却是那样的杀机凛凛,大煞风景。更是让李修缘从自己的体悟之中,醒了过来。

  秦桧还没有说话之际,李修缘的心神一跳,脑海居然为之一迷;而此时自己的混沌识海之中端坐的那一尊大佛,微微地一动,李修缘的心里闪过了一丝激灵,心道:好厉害!好厉害的魅惑之术!居然可以撼动我的心神?

  尤其是最后的一句话之中的杀机,不由地让李修缘的心神大跳:好家伙!想要我的命啊?好大的煞气!

  感受到话语之中的杀机,李修缘可不会是认为那是一个笑话!更是心生戒备。

  但是李修缘定眼一看,只见一个极为肥胖的男子秦桧的面前爹声爹气的说话,看到这样的情景之下,李修缘差点就是一个廊趟:这是什么啊?远看青山绿水,近看龇牙咧嘴?原本看一个女子的背面很正,但是一看侧面的话,就是惨不忍睹?天啊!

  虽然修士不着重与事物的外相,但是这样的天差地别之下,李修缘也是差点受不了。毕竟那样的犹如仙音的声音,居然背后是这样的人物?这叫李修缘这个男子乃是视觉的动物如何不跌倒?

  “哟!小家伙,怎么看上姐姐了?姐姐可是有夫之妇啊!”肥胖女子娇笑地说道,笑靥如花,身上的肥肉一颤颤的看得李修缘响起了自己前不久吃的烧白。

  在男子娇笑的声音之中,李修缘不由地一阵反胃;正准备退走之际,居然发现了自己身后有着一个巨大的阵法,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不好!没有想到,秦府之中居然有着这样的高手?自己急切之间,还解不开这样的阵法!李修缘与这一阵法一碰撞之下,便是明了。

  虽然李修缘的修为乃是元光之境,但是自己的心神之高让得自己的道行有着佛劫的境界;神识强大无比,自然是窥视之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现在自己只有拖延一刻,积聚自己的力量;一举破开大阵,施展遁术,逃跑了;毕竟一自己一个修士还真的是不好斩杀于这些凡人不是?既然是打不能打,杀不能杀,就只有跑了。毕竟如果杀戮过多的话,引起了太多的业力自己以后渡佛劫,可就是难了。

  “哦?是吗?可惜啊!姐姐都是为人妇了;我又怎么好夺人所爱哪?是不是秦大丞相?”李修缘借机调侃道。

  “哼!”秦桧一声冷哼。

  反倒是秦夫人一脸的笑意,轻笑道:“好个小和僧!眼界不错嘛!呵呵呵!不知道刚才相爷所提之事,你认为如何哪?”

  看着两个人并没有立马动手,李修缘心里一松,也是乐得跟他们闲扯,眼睛顿时就是骨碌一转:“大宋之内,谁人不知道相爷的大名?谁人不知道秦相爷的威势?我乃是一介的方外之人、、、”

  就在李修缘嘴里大唱赞歌的时候,却是暗自调动自己的佛力与金身,突然自己的金身渐渐地显化,心道:好了!还差一点时机了。慢着,有了!

  “只是小僧不知,据说秦相爷与秦夫人在密谋害死岳飞岳大元帅的时候,据说曾今做了一个梦!好像是梦到了梦中的断肠草说话了,说的是‘无毒不丈夫!’是吗?”李修缘灵机一动,一个典故出现在自己的心里;不由地一喜之后,阴阴地说道。

  “什么?”果然此言一出,秦桧与其夫人都是大惊:怎么可能?这样的隐秘的事情他怎么知道?他还知道什么?

  “好机会!即使此时!”看到秦桧与其夫人中计,心神失守之际,哪里还有注意到自己?顿时,李修缘心里一喜,顿时自己的神念与金身融合,运转自己的全身佛力,狠狠地一砸之下,整个大阵在李修缘的蓄力之下,一下子就被砸开。

  李修缘化身一道金光,远遁而去,就要逃出生天、龙归大海、虎啸于林,但是突生变故。

  李修缘快速的遁光,却像是一下子撞在了一道墙壁之上一样,顿时就是撞得七荤八素的,心道晦气之余,一个阴阴地在前方响起:“秦丞相的府中又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既然来了,还是乖乖地给我留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