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秦桧有请?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3,470

  听到李修缘居然这样的识相,让自己得以展示自己博学;好事者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仿佛是为了找到自己刚才在众人丢了面子亦或者是李修缘身上的那种平和心神的气息可以在无形之间,影响他人的心灵,让得他人对于李修缘可以不设防吧。

  “当真!怎么会不当真哪?要知道我可是出了名的包打听,这样的事情我会开玩笑吗?这事还得从我的七大姑的三表姨的二妹夫的大舅子的、、、”好事者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放过这样一个好的倾诉对象,一直喋喋不休的鼓噪不已。

  好赖李修缘的脾气不错,再说佛家的功法也是对于修身养性,磨练自己的心性有着极大的作用,方才如此的让得李修缘可以在一群的乌鸦般鸣叫、嘶吼之中,以非人的毅力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

  却是不知道何时起,大量的童男童女不断地失踪,引起了一阵阵的恐慌,以讹传讹之下,都是认为是有妖物作乱;最终更是越传越是邪乎,弄得人尽皆知的地步,也只有李修缘在一味的苦修,方才不知道此事。

  所以,让得好事者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好事者正在兴奋之下,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眼前的人居然不见了。不由地微微一愣神,骂骂咧咧道:“真是跑什么跑?没见我还没有讲完吗?得瑟了你?”又是一阵骂骂咧咧地一摇一摆的走了。

  就在好事者走开之后,李修缘从后面现出了身形,轻轻地一抹自己的额头根本就没有的汗水,轻叹道:“都说是一个女人相当于一只鸭子,这位仁兄可是不逞多让啊!”说到这儿的李修缘不由地诡异一笑:“阿弥陀佛!贫僧有犯戒了。善哉!善哉!”一副和僧的行头,说得自己都是不由地笑了。

  但是转眼之间,仔细地一想:“恩?此事看来很是不对,如果是妖物的话,抓捕童男童女应该是为了吸食血实;但是刚刚我运转自己的心神,存神内照,根本就没有发现出任何的药物作祟;反倒是一股祥和之意。如果不是妖物隐藏太深就是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想来应该是人祸吧?罢了!人祸毕竟不是我等修行之人可以插手的,人有人道,仙有仙道;各行其道。世俗界自然有着自己的规矩,这就不是我可以操心的了。”

  而就在李修缘刚刚想要转身离去,再度上路,修炼自己的心、神、意,在不断的苦修之下,让自己的心神更加的纯粹,凝聚自己的法意,结出属于自己的佛光。

  就在李修缘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这、、、这位大师?我们的相爷有请前去一会!”可能是李修缘一头的三千烦恼丝,如此的洋溢之下,僧不僧、道不道的;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却是如此的趾高气昂、理直气壮。

  狗仗人势?李修缘的心里不由地闪过看这样的一个词语;转念之间,心里也是闪过了一丝不喜之色;冷言冷语地问道:“相爷?那个相爷?”

  “哼!”走狗闻言之后,连自己的尾巴都翘了起来,“整个大宋还有几个相爷?当然是我们的秦桧相公,秦大相爷!”而走狗看向李修缘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个乡巴佬一般。

  毕竟在大宋之中不知道宋朝的第一‘名相’秦桧侧还真是不多啊!而在整个大宋能够叫出相爷的也只有秦桧、秦大丞相了。

  “秦、、、秦桧?”李修缘不由地结巴问道。

  “恩!还不快走?得罪了相爷的话,你吃罪得起吗?”走狗看到了李修缘的表情之后,不由地流露出一个你识趣的表情,就在前方施施然地引路前行。

  李修缘愣了:秦桧请自己?秦桧是谁啊?秦桧,字会之,宋朝江宁府人。中国历史上十大奸臣之一,因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岳飞而遗臭万年。这样的极品货色请自己到底是所为何事?

  同时就在李修缘不断地疑惑之际,一个巨大的府中,阴暗之中的一个声音响起:“相爷!这一次我没有感应错,那一个人的身上有着纯正的佛法修为,还是极为的不弱;如果有着他相助成事的话,绝对可以为相爷镇压那个业障的魂魄!将他贬如九幽之中,生生世世受到无尽的炼狱之火的煅烧!”

  “好!好!这样就好!震死那个业障!不过你真的是可以收拾那个修士吗?”秦相爷秦桧不由地闻言大喜,更是一脸的狞争;也是有着一丝的得意。

  “相爷敬请放心!此人虽然是一身的佛骨,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绝对是可以修成正果!不过现在?可惜啊!可惜!为了相爷的大事,我绝对是会让他留下来的。”说道可以修成正果的时候,阴霾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一丝丝的嫉妒;但是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之中极为地阴狠。

  “这就好!”秦桧闻言之后,心里大定。

  李修缘虽然知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毕竟不知道为什么秦桧会找到自己,但是李修缘还是暗自做准备,而他的心里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之情,毕竟李修缘性情乃是嫉恶如仇之辈,又岂会是怕这样的佞臣?

  既然自己想不出什么的话,就只有提高自己的警惕之时,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勇者无畏,既然如此的话,他李修缘害怕什么?无恐无惧,无生无怖。

  一想到这儿,李修缘的大无畏之心、大勇敢之心都是在自己的心里不断地闪现,化作自己的一道道的神念,并放出了一道道的智慧的火花,更是在自己的心神之中,化作了一道道的意念不断地与自己的佛法结合,化作了一道道的佛光。

  啥那之间,原本李修缘一直都不能领悟出的佛光,终于在自己的心神放松之下,居然就这样的近了一步?但是此时的李修缘更明白:原来要凝聚出属于自己的佛光如果自己去刻意地追寻的话,反而是越走越远。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就犹如是水到渠成的。

  李修缘不由地心里一叹:这就是道啊!

  在这一刻,李修缘的心神更见澄明,自己的神念犹如一道道的潮水一样,不住地奔腾、呼啸,又渐渐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归于平静。

  由于自己的一时之间的无求之心,放开自己的心扉;居然让得自己的修为打进。想到这儿,李修缘不由地昂首阔步、大步向前,脸上神色飞扬;看得再前面带路的狗腿子都是一愣一愣的。

  待得李修缘进入了秦府的大殿之中,只见大堂之上端坐了一个中年的男子,三缕胡须,形容较好,意态不凡,双目含电,虎目神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就在李修缘刚刚进去之后,扑面而来。

  李修缘见状之后,微微地一哂:不过是世俗之中的一个上位者,就要用你的气息来压迫与我?笑话!不过没有想到秦桧的卖相却是极为的不错啊!难道真是大奸似忠?秦桧这样的面向就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饱学之士,哪里有一丝奸诈的神色?看来能够作为一大奸大恶之辈还是有着一定的可取之处啊。

  整个秦府之中的仆从都是战战兢兢的,一丝不苟。而作为修士的李修缘可是没有这样的讲究了;大马金刀的站在大厅之中不说,更是拿着自己的眼神直溜溜地盯着秦桧一阵猛看,即使是秦桧这样的老狐狸也是在李修缘那种犹如看怪物或者是稀罕物是的眼神打得快要败下阵来了。

  顿时之间,不由地轻轻地一阵干咳:“咳咳!堂下何人?居然见了本相也不行礼?”

  听到秦桧的责问之后,李修缘也并没有丝毫的惧色,反倒是双手合什,低眉顺目地说道:“阿弥陀佛!秦施主,贫僧有礼了!”

  “放肆!”

  “大胆!居然对于相爷如此的无礼?”就在秦桧这个主人尚未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下的孝子贤孙、走狗都是急忙地跳出来大表忠心,纷纷地呵斥与李修缘。而作为主人的秦桧则是冷眼旁观,想要看看李修缘的反应。

  李修缘听到众多的狗腿子的呵斥与看到秦桧的表情之后,心里不住冷笑:好一个下马威?哼!这就是权门惯用的手段?以势压人!当我是谁?

  想到这儿的李修缘一手结大狮子印,嘴里更是引做狮子吼,身上的佛力一转之下,整个大厅不住地嗡嗡,整个大殿之中的众人都是不由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脸的惊恐看着李修缘;但是却是听到李修缘喝道:“哼!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连秦大丞相都没有表态,你们算什么?”一个个的声音的音波直射而来。

  佛门的狮子吼主掌的乃是惊醒与震慑之效,对于这些心存不忿之人,更是犹如暮鼓晨钟,一声声地敲打在主人的心灵之间,心里都是闪过了一丝空明、顿悟之色;一脸仰慕地看着李修缘。

  ‘啪!啪!’就在众人沉迷之色,大厅之内响起了一个掌声;“好!好!大师说得非常的对。哼!你等这些不争气的东西,还不给我退下!”却是秦桧在李修缘的狮子吼之后,拍手称快,问声细语地说道。

  众人都是不由地在掌声之中,都是从李修缘的禅境之中醒悟过来,眼中的空明之色遁去;战战兢兢地向着秦桧躬身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看着这一切的李修缘心里不由地轻叹:可惜了!错过这样的一次渡化众人出苦海的机会,看来世人的功利之心还是太重了!居然是连我佛的佛法都不能化解的啊!不过?这厮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居然在这个时候出言破掉了我的禅境。如果真的是他有意的话,哪也太恐怖了吧!这厮不是一介凡人嘛?为什么会让我的禅心产生了一丝不妥之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