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魅影!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4,169

  “啊!不要!不要过来!”一声惊恐之声划破静寂的长空,接着就是一声声的喘息之声,不住地传来。

  “爷!你怎么了?又做噩梦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安慰的声音响起,更是突然大叫吩咐:“来人啊!都死哪里去了?狗奴才,腿脚利索一点,还不快来掌灯?快!”

  顿时之间,一阵鸡飞狗跳之下,整个高楼大院之中,灯火通明,众多的仆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躬身侍奉,不敢有一点的越轨之处。

  此时,一张华丽的大床之上,一个威严而又面带奸诈之色的男子,正一脸的惊恐之色,嘴里犹如老牛拉破车一样的狂喘不已;一旁一个极为的肥胖的妇人却是不断地抚摸他的背脊,出言宽慰。男子毕竟是久经大场面,自然是足以稳定自己的心神,不久之后,嘴上的呼吸就已经是平定;一把从床上爬了起来,束身呆立,面色阴沉地说道:“大仙翁哪?快,快!给本相请来!”

  “是,相爷!”底下的奴仆低眉顺目地答道。

  “不用了!相爷,小道已经来了!”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内室之中响起,顿时之间,整个屋子之中空气都是不由地一寒。

  不由地站在屋子之中的诸多仆人不由地身体一哆嗦,彻骨的心寒。

  “哼!废物!还不快给我滚!”面色奸诈的男子见到自己的手下居然这样的掉自己的面子,不由地随声呵斥。

  “是!多谢相爷!”顿时,奴仆众人都是如蒙大赦,屁颠屁颠而去。

  “仙翁!东西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吗?为何还不施法?那厮已经死了,居然还这样的作祟?居然胆敢缠着我?你要将那厮的魂魄给我活活地震死!震死!让他永世不得超生!永世不得超生!”男子狞争地咆哮道,脸上七颜六彩的;时而恐惧,时而决绝,不一而足。

  “相爷!虽然祭品都已完备,但是万事俱备,尚欠东风!”号称是大仙翁的道士,闻言之后,阴阳怪气的声音,漂浮不定,忽高忽低、若有若无,让人闻之,心里难受至极。

  “什么?万事俱备,尚欠东风?我耗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你就给我这样的一个答案?说!还欠什么?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哼哼!”男子闻言,面色更是阴沉如水,寒声厉吼,声如洪钟,响彻整个屋子。

  “相爷!言中了!”道士的声音之中,闪过了一丝怒意,“事情都以稳妥,但是还少了一记引子!”

  “引子?什么东西难道是本相弄不来的吗?”男子的声音微微地一哂。

  “佛性之力!”道士言语之中,是佛是不屑的说道。

  “佛性之力?”男子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为难之色:所为佛性之力,很明显就是佛修有成者!但是现在这儿怎么可能会有佛修有成者?毕竟这儿可是道家为主,佛修一直是被不断地打压,都是人去无影了!转念一想之后,男子淡淡地说道:“既然如此的话,一切就拜托仙翁了!”

  “相爷客气了!”语音一落之后,便是静寂无声了。

  女子望了望整个屋子之后,轻轻地说道:“爷!这厮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道士,你有何比如此的倚重与他?再说、、、”说到这儿的时候,女子突然手一挥,居然一道灵力挥起,化作了一道静音结界,接着说道:“再说此人说出的方法可是别有用心啊!”

  没有想到此女居然还是一个修道之人?

  “好了!我知道了!此事我只有分寸,不过这世道之上不是你算计我就是我算计你的!嘿嘿!他在算计我的同时我又何尝不是在算计与他哪?如果不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恢复自己的修为;不然的话,就凭、、、”男子阴沉的声音呵斥之后,淡定地说道,一双眼睛之中光芒闪烁不定,空气之中更是一股阴谋的气息在不断地蔓延。同时男子的身上更是传出了一道道洪荒猛兽一样的气息,压迫、摄人!

  而同时一个道人深处夜幕之中,看着灯火通明的府邸,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轻蔑之意,阴阳怪气的轻声说道:“哼!如果不是为了修炼这柄魔刀的话,我会受你一介的驱使?不过快了,只要有着无数的精血以及佛家的子弟佛血为我淬炼这一柄魔刀的魔气,让自己可以一举掌控他的话,天上地下还不任我纵横?哈哈哈!”说罢,张狂大笑,气焰不可一世,更是自己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同时回首府邸,只见府邸的匾额之上,上书‘秦府!’两个金漆大字。

  秦府?那个秦府?

  “你们知道吗?最近发生了许多的怪事哎!”好事者不由地夸夸其谈,大肆宣扬。

  “哟?你又知道什么新鲜事?不妨说出来听听,搏一搏众人一乐!”此言一出,整个在场的众人都是哄堂大笑。毕竟在这个年代之中,也只有听听这些有趣的事情,摆摆家常来逗乐子、打发时间了。

  “哼!你们知道最近有许许多多的童男童女都是无端地失踪了,据说是有着妖物作祟呢!”好事者神神叨叨地说道。

  “切!还道是什么事情哪?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情!”众人都是在一阵的讥笑之声之中,一哄而散。

  不由地好事者的脸上挂不住了:这些人也太不给面子了!没有一点的情调。

  正准备走人的时候,突然背后响起了一声佛号之声:“阿弥陀佛!不知道施主所言是否当真?”好事者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年轻的僧人,身着一一袭雪白的僧袍,赤足、长发披肩,手中拄着一根翠绿色的竹杖,另一只手则是空手稽礼问道。

  这样古怪的卖相自然也只有李修缘这个半吊子的佛修方能做得出来!

  却说李修缘无法无天的观想世尊之象之时,居然诡异地点出了自己的守护佛像;以后祸福参半、前途未卜。

  而点出了这一尊佛像之后,之后就被靠自己的念力来不断地加持与让自己的法与道不断地与这一尊佛陀相合之下,自己就可以一举的斩出了这一尊佛陀之身,成就与佛陀之位了。

  但是这些也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日;并不是自己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所以现在李修缘准备在自己已经筑基成功之后,就要前去这个神魔世界之中游历一番,体悟天道,修持自己的佛法。

  毕竟佛家不像是道家,一味地居住于深山老林之中,闭门造车,就可以出了成绩的!而是要在世俗之中,不断地明悟自己自身,净化自己的身心;在滚滚的红尘之中,修身、修心、修德;见心明性,博爱众生;使得自己的心不存丝毫的芥蒂,体不染半点的尘埃!

  正是佛教的无上修心法门——入世之后,方才能够飘然出世!与滚滚红尘之中,悟得真如,得证菩提!成就自己的菩提之心,证得佛果!

  去修!去修!不修?何以得!不修?何以成!

  既然如此的话,李修缘早晚就得走上这一条道路!

  但是在自己的修持之中,自然是避免不了的是外魔的干扰,自己即使有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也不过是在滚滚的人道潮流之中,淹没!荡不起一点的浪花!白白地牺牲,却是没有一点的意义,这又有什么意思?

  然而佛陀自然有着无数的降魔手段护身、除魔辟道,可惜的是李修缘的修行尚浅,却没有修出什么翻江倒海的手段;来镇压诸天的邪魔!所以,李修缘不得已之下,借助了一些外力,将降龙罗汉的一身的灵魂之力,从自己的识海之中引出,不断地转化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念力,更是让其余自己吸收不了来加持在自己点化的佛陀之上,让得这一尊佛陀显得有了一部分的凝实之意,而李修缘自己的心神在混沌识海之中,将自己的心神与这一尊佛陀相合之时,佛家之中的诸多修行的妙门不断地涌上自己的心头。让得李修缘不由地欣喜:没有想到这一尊观想出来的佛陀居然有着这样的妙用啊!

  可惜修为尚浅的李修缘哪里知道由于他的不凡之处,让得这一尊佛陀从根本之上就是发生了变化啊!其实现在这一尊佛陀,说白了就是他一尊意念分身,作为他的意念分身,由于没有了自己这一具后天的肉身的掣肘,心思自然澄明,对于道的体念自然是一日千里,不可道记啊!

  而得到了降龙罗汉的大部分的灵魂之力的精华之后,自己的心神之力大进,要知道降龙罗汉在怎么不济,也是成就了罗汉果位的罗汉,一声的灵魂之力自然是不凡,而得到了他的大部分的灵魂之力,虽然李修缘是极力地控制自己的心神修为,但是也是让自己的心神修为极为地凝练达到了,佛劫后期的修为;更是隐隐约约之间,快要达到了罗汉初期的心神修为。但是这样好的机缘,白白地得到了一个罗汉的灵魂之力事情可不是常有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常有的话,那才是见鬼了!

  而让自己的心神之力达到了佛劫之境之后,自己的道行自然是水涨船高。可以说,李修缘现在只要愿意,就可直接地吸收大量的天地元气,为自己转化成为自己自身修为,而且这样做的话,即使是在罗汉果位前期之时,他是没有一点的外障的干扰的!

  但是这样一来,自己的境界难免会有一些浅薄,自己的积蓄不够浓厚,虽然一时之间修为可以大进,但是对于以后的大局却是极为的不利,这样杀鸡取卵的事情是李修缘这样的聪明人会做的吗?万丈高楼平地起!这样的道理,他李修缘还是知道的。

  所以他自身的道行虽然是佛劫之境,但是本体的修为还是在元光之境,要知道元光之境乃是凝聚自己的精气神,让得自己的精气神不断地蜕变之下,使得自己可以一举的结出自己的舍利,更是可以演化出自己的金身法相。而李修缘对于这样的修行之中又有自己的领悟,准备在元光之境,凝聚出属于自己的佛光,自然是要慎之又慎、不可有半点的马虎!

  既然自己的道行是有了,但是自己的却是没有什么好的法宝;要知道在修士的比斗之中或者在除魔卫道之中,没有一件好的法宝的话,自己可是极为的吃亏啊!再说自己的本体的修为也是太差了。

  可是天幸的是自己有着降龙罗汉留下的金身。以前的时候自己的实力不足之下,最多就是只能借用一些金身的威能;但是也最多就是一丁点而已;毕竟要知道这一尊金身乃是凝聚出了降龙罗汉转世六世之后,方才凝聚出了的一尊金身;结合了降龙罗汉的六世法力凝集而成的金身又岂是凡品?而一直以来,李修缘都是运用自己的心神之力来不断地淬炼这一尊金身,原来他并没有将这一尊凝练在自己的金身之中增加自己的修为的打算,毕竟这些都不过是外力罢了!自有自己修炼出来的,自己方才能够更还的掌控;不然在强大的力量也不过是虚幻、祸胎而已!

  可是以前的时候,李修缘即使是自己的心神之力也不过是元光之境,如何能够奈何这一尊凶悍的金身?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自己的心神之力飙升之下,自然是可以将这一尊金身炼为自己的一尊化身!

  而且在自己的心神之力与金身结合之力,在元光之境的李修缘诡异地拥有不下于佛劫之境的修士之力;实力可谓是一时之间暴涨。

  而实力大增之下,李修缘顿时就是胆气都壮了许多,手里折下了一支灵气十足的竹子,当做自己的竹杖之后,便意气风发的出山了。

  可惜的是他出山之后,却是就遇到这种事情。秉着除魔卫道的心怀,李修缘当仁不让地上前不由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