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凶刃!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3,635

  鬼物悍不畏死的冲击,被李修缘运用金身普度之下,不仅化解了鬼物的攻击,更将鬼物尽皆普度,化作精神念力,流入了李修缘的眉心窍穴,增加李修缘的心神之力与神识的强度。

  鬼物在手持百鬼吞天旗的邪道人驱使之下,飞蛾扑火地向着李修缘控制的金身冲去;却被金身之中的强悍的佛力给净化了,如果不是李修缘没有佛器,难以让金身的佛力得到加持;说不得诸多的鬼物被渡化得更快。

  百鬼吞天旗之中的鬼物虽然众多,可是也不是无穷无尽;再说百鬼吞天旗之中的鬼物,乃是邪道人斩杀诸多的生魂收集的生魂,也并不是修为高深,那里经得起金身不断渡化的消耗?

  李修缘得到大量精纯的精神念力,补充自己的精神之力,凝练自己的神念;心里暗爽不已,但是看着大量的鬼物,李修缘心中的杀机涌现;如果不是有着这些鬼物掣肘,需要自己的渡化,让他们前入六道轮回、转世脱胎,李修缘早就驱使金身杀将过去了。

  邪道人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收集的诸多鬼物,被李修缘金身之上的佛力一冲,居然被渡化得这么多?见状,不由地肠子都悔青了:怎么自己就这样的大意?明知道这厮是佛门中人,居然运用鬼物来攻击与他?可是那里知道这厮扮猪吃老虎?不仅是一瞬之间,斩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九子鬼母,居然还有能力渡化这么多的鬼物?自己的心血哟!为了这百鬼吞天旗,自己造成了多大的杀业,积聚这么多的生魂就是为了洗练那一柄魔刀,解开那一层层的封印!为了那一个无所谓的师傅的吩咐?那个该死的老不死的,一旦我有了实力,我绝对会将那个老不死的弄死!弄死他!

  邪道人心都在淌血,自己的一番心血就在这样的被李修缘破坏了一半;以后不知道自己还要杀多少人,才能上收集到这些魂魄;炼制与百鬼吞天旗?那可不是什么小数,足足的数十万之多啊!居然就被炼化了?

  看着虚空之中端坐的金身,邪道人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狂热,眼神更变得极为的炙热,心里狂喜:好!好!如此精纯的佛力,刚好为我做阵引,不仅可以洗练魔刀,解开魔刀之中的禁止,引魔刀之中的力量为己用;更可以洗涤自己的身上真气,净化身上的魔气,淬炼自己的身心之后,自己就可以摆脱这个该死的身子了!你一个就可当千万的鬼魂了。

  邪道人看着李修缘的眼神就像是看到肉的狼一样,看着诸多的鬼魂飞蛾扑火之下,被渡化而化作一道道的精神念力,为李修缘所吸收,增加了李修缘的神识修为;渐渐地虚空之中的金身发出的佛力威势,更是十足!

  邪道人在李修缘得到渡化鬼物增加自己的威势之下,没有一丝的惧怕与怒意,反而是大喜:吸吧!吸吧!你的修为是越强,对于我的作用就是越大!只要有这那个东西在手,也不怕你能够翻天!哈哈!只要有这一身的至纯佛力为我所用,即使是让你渡化了百鬼吞天旗之中的所有的鬼物,我也是毫不可惜!哼!这样还可以运用这些鬼物来消耗那些不纯的佛力,只留下一身本源佛力,这样更好!

  “百鬼吞天旗,给我开!百鬼夜行,鬼蜮丛生!”

  原本抓在手中的百鬼吞天旗一震,被一团团的黑色的气旋一冲之下,大量的鬼物更是止不住地向着虚空之中的金身之中涌上起;鬼气的笼罩之下,整个秦府犹如是一片鬼蜮,阴风怒吼、众鬼横行;整个秦府众人都是战战兢兢,向着虚空之中的李修缘控制的金身不住地祈祷,形成了一股股的香火愿力,向着金身涌去,凝结在金身之上,旋转成为了一个金黄色的光环旋转在金身之侧;又被在与金身相接的李修缘形成了一个通道,流向与李修缘的混沌识海之中,渐渐无意识之间,强化李修缘的混沌识海。

  这一切却不是吸收精神念力的李修缘可以得知的!

  诸多的鬼物在金身这样强悍的佛力净化之下,凝炼出来的精神念力精纯无比,金身由于是与李修缘,本源之间有着相同之处,自然可以轻易地吸收,对于精神念力的吸收,可不像是其他的修为派别,在吸收途中有着浪费,虽不是百分百的吸收,却也可以达到九成。

  鬼魂刚刚被金身净化,就化作了一道道的念力,一个转背,在李修缘的心神之力控制下,吸纳入自己的眉心祖窍穴之中,孕育于自己的祖窍穴,凝炼自己的意识,淬炼自己的神识;为自己下一步,舍利之境孕育出属于自己的舍利子做准备。

  看着一片鬼蜮的秦府,犹如人间地狱,百鬼咆哮;诸人回避,阴气连天。

  李修缘心神之中闪过一丝丝的杀意:业障!待得我净化这一片鬼蜮,还人间一个清静之后,看我如何超度与你?送你上西天!

  李修缘这个时候,也不在向着如何吸收精神念力来增加自己的修为;反而是心里发狠,震动金身,发动自己的金身法相之中法力催化出来的法器,金刚杵直挥、银瓶倒灌、宝剑横空、念珠转动、金拨发出一阵阵的天音、木鱼敲动、禅杖蹙地、金书翻卷;金身之上的八臂不住地挥动,头上的三面不住地转动,忿怒之象,慈悲之象,柔和之象,不住地在金身之上转化。

  一道道精纯无比的佛力,在李修缘控制金身的演化之下,从虚空之中的罗汉金身直接地倒灌而下;发出一道道哧哧的炽响之声,一道道的鬼气在佛力的精华之力之下,化作一阵阵的青烟。

  而这些鬼物不过是邪道人斩杀了大量的生灵,收集他们的灵魂,形成的鬼怪!那里比得上是积年的鬼修?邪道人炼制的百鬼吞天旗,收敛天地众生的生灵鬼魂,让所有的鬼魂来相互地吞噬,增加自己的修为;身体之内,阴气驳杂,现在在经过佛力一浇;身上的阴气散浣,佛力更是乘虚而入,将吞噬了诸多的鬼魂形成的恶鬼与邪鬼,都是心生一股慈悲之念,呆呆地站在原地为佛力直接地渡化,化作一道精纯的念力,直奔李修缘的眉心窍穴而去。

  强悍的佛力,铺天盖地之下,整个秦府出现了一个真空,天地之间,为佛力所充斥;净化了笼罩的秦府鬼蜮,还了人间一个安宁!

  就在秦府之中的诸多仆人都是向着金身不住地膜拜之时,百鬼吞天旗之中的鬼魂都被渡化殆尽。海量的精神念力,有如潮水向着李修缘的眉窍奔涌而去,凝聚了大量的纯净的精神念力之后,即使是经过李修缘的初步炼化之下,也是不由地一股股涌涨的感觉。

  大量的精神念力在自己的眉心窍穴,不断地冲撞,如果不是李修缘吸收了大量的降龙罗汉;自己的心神强悍,说不得就是这样的大补之物,就会由于自己无福消受,被大量的精神念力冲击破了自己的灵台,破出了自己的灵台,断了自己的道基。

  不过以这样的强悍精神念力,即使是结出属于自己的舍利子也是有可能的!但是,由于李修缘要领悟出自己的佛法之后,凝练自己的佛光;所以李修缘吸纳了这样众多的精神念力也没有急结出自己的舍利子。

  现在被这样强大的精神念力蕴含于眉心的窍穴之中,不能宣泄而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有镇压不住;唯有自己按照舍利之境的方法将大量不能消化的精神念力,转化、凝结舍利。

  李修缘心下大急:不好!自己托大了。自己如今要凝练这些念力,如果邪道人趁机出击的话,自己如何面对?如果御使金身护身,这厮要逃走又该如何?一旦这厮走脱,不知道天地之间又要有多少的生灵遭殃?天大地大,自己要替天行道;不知有多难?

  可李修缘那里知道,自己现在在别人的眼里都成了一盘菜,是被人不断喂养,以待于养肥了待杀的猪;邪道人又怎么会在没有擒获他之前逃跑哪?真是咸吃萝卜,瞎操心!

  但李修缘知道自己内外交困,根本急切不得,唯有安定自己心神,以金身护身,自己则是静下心神一心地吸纳念力,转化成为舍利子的虚影。

  不说李修缘在一旁静下心神,凝练舍利子;而邪道人也是在金身发出佛力普照之下,净化了大量的鬼魂;在爆发的佛力之后,百鬼吞天旗之中的鬼魂近乎毁于一旦;在佛力冲击之下,百鬼吞天旗一震,邪道人一下子就失去了对于百鬼吞天旗的掌控。

  身形一晃,毕竟要掌控百鬼吞天旗不难,可要翻倍百鬼吞天旗之中的鬼物的反噬,也是够邪道人喝上一壶,要御使百鬼吞天旗,自然要一一将旗中的鬼魂镇服,心神之力消耗何其重?更何况在李修缘御使的金身爆发的法力冲击?要在掌控百鬼吞天旗,自然不可能!

  而邪道人的实力也是在鬼魂的渡化之下大损,逼得邪道人站在一旁运转自己的法力护身,取出一物,暗自防备李修缘突起的攻击;更在一边恢复自己的法力。

  “大河小河无物不容,万川归海!海纳百川!何物不能容?何物不能纳与自己的胸怀?”李修缘感受到在自己窍穴奔腾的精神念力,心里闪过了一丝明悟,即使自己不能够宣泄出窍穴之中的念力,自己一时间又不能炼化;何不如与之融合?

  一念即生,李修缘心神更为广阔;连天地都能容纳,又何况是一些精神念力?神念即已通达无碍,原本凶猛的精神念力也是变得极为驯服;为李修缘受用,纳入自己的窍穴之中,向着舍利子的形状转换。

  陡然之间,李修缘绝对自己混沌识海大放光明,心神被无限放大,仰天长啸;一股股喜悦的啸声,滚滚而来。

  邪道人见状顿时知道,李修缘居然在这个时候修为大增,暗自戒备之余,心里更是狂喜;看着李修缘之后,邪邪地一笑,手里一展,出现了一柄煞气缠身的黑刀;横刀直指李修缘以及虚空之中的金身。

  李修缘在狂喜之下,也为之一愣,转而神色变得极为的凝重,心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丝的寒意,就犹如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心里暗自嘀咕:好一柄凶煞的魔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