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逃出升天?
素衣携白首2017-06-13 10:114,143

  心如渊海无物不容、山不厌高故能成其大!一想通此理,大量的精神念力奔涌之间,李修缘不以自己的外力强加于它身,化身渊海、犹如高山,心神广阔,蕴含了整个宇宙,无物不容、无物不纳;这么一点的精神念力又岂会嫌多?

  一道道的精纯念力奔涌,在李修缘的刻意压制下,没有全部地去凝练与舍利子,而直接地打通了自己的眉心窍穴,此窍穴为天目穴;一旦打通之后,自然生出种种神通,产生自己的神眼。上窥天界,下探九幽。

  现在由于是精神念力太过于浓厚,自己吸收太多就会止不住结出舍利子,可是由于对于自己的修行有着别的打算;李修缘却不愿意这样快地结出自己的舍利子。只好将这些多余的念力用于打通自己的天目穴,劈出自己的神眼。

  李修缘要修的神眼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神眼,乃是叫做慈悲眼!慈悲眼之中显慈悲,便观天下是与非,慈悲普渡众生、脱迷茫、出苦海。法眼洞察,万物显现。乃是佛家修行之中极为上乘的法眼之一,威力炼到至深之处;眼光流转,就可以将妖物打回原形;眼神所及之处,渡化一切的邪魔。

  不过能够成就这种法眼的佛修,除却了几大佛陀之外,又有几人能够练得出来?人体之中,窍穴繁多,一发而牵动全身,想要开辟天目窍穴这一诸多窍穴之中的极为重要的一环,是何其的困难?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好机会能够遇到李修缘这样绝佳的机会的!

  既然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李修缘一不想将那些念力凝练出来做结出自己的舍利子,又不想这样难得的精神念力有着浪费,开辟窍穴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海量的精神念力涌入了李修缘的天目窍穴之中,在李修缘心神控制之下,化作一柄利剑,对着天目窍穴之中的窍穴狠狠地一劈,轰然一声,李修缘的整个脑海震动;一下子在这样多的念力之下,天目窍穴被劈开;大量的精神念力一涌而出,在李修缘的眉心之处,凝聚出了一只乳白色的印记。

  虽然慈悲眼现在被开辟而出,但是由于李修缘自己自身修为太差;没有足够的法力,根本就是难以让慈悲眼一直张着,只留下了一道痕迹在眉心中央,需要之时便可运用佛力开启自己的佛眼。

  其余的精神念力则是在眉心的祖窍之中,结出了一道虚幻的舍利子;洪流的精神念力向着虚幻的舍利凝聚,为祸的精神念力宣泄一空,修为更是大增,兴奋之情,仰天长啸。

  看着邪道人居然没有逃跑,李修缘更是大喜:除恶务尽,打蛇不死,反受其咎!既然这厮没有逃走,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厮居然不走,想来是有什么依仗吧?不过就是以他元婴之境的修为,只要你手中没有什么先天灵宝,就是你手中有着仙器,我有着金身护体;发挥金身的全部威力也是毫不畏惧,轻而易举可以将你斩杀!你不逃,这是最好不过了。

  就在李修缘将邪道人判了死刑之时,邪道人眼中看着没有逃走的李修缘又何尝不是看到了一块肥肉?更是邪邪地一笑,手中出现了一柄凶煞的漆黑魔刀,遥遥直指李修缘与虚空之中的金身。

  魔刀一出,李修缘全身一个激灵,浑身就是一哆嗦,心里更是出现了一丝惧意,运转自己刚刚成就的慈悲眼观察,心中暗道:好一把凶煞的魔刀!其中的魔气纯正至极,绝对不会是这厮可以控制的!不知道他那里得到的这一柄魔刀?居然如此的凶煞,想来是快产生了刀灵了!不知道屠戮了多少的生灵,居然在自己的慈悲眼微微地一转之下,出现无数地虚影,心神之中出现了这么多的哭泣之声;不过看着这厮的样子想来是这一柄魔刀还未被解封,不能够运用自如吧!不然的话,自己的心神也不会产生一丝丝的惧意!这一柄魔刀到底是什么魔器?为什么自己心血来潮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还有就是秦桧那厮,我居然是看不懂?他身上的气息好是古怪!还有什么童男童女的失踪绝对与秦府脱不开干系,但是现在这一切还不是自己的修为能够管的,自己要快速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对。速战速决!

  打定主意,李修缘一声怒吼:“业障!造这么多的杀业,今天就让贫僧为天下的众生超度你这个业障!阿弥陀佛,我佛贫僧今天开杀戒了!”李修缘双手合什,口宣佛号,双目炯炯有神,眼神之中的慈悲之色更是浓郁,但是身上却飘起了一道淡淡的暗红之色,有着一丝丝的诡异;却不为李修缘这个局中人所知。但是虚空之中的金身现出自己的忿化身,做出了一幅的除魔卫道之状。

  “嘎嘎!好个虚伪的小和僧!想杀你道爷?哼!你还不够资格!今天就拿你的一身佛力来成全道爷吧!呀呀!”邪道人闻言之后,也不动怒,一脸诡异地挥动手中的魔刀向着李修缘冲来。

  “想要肉搏?作死!”看着邪道人居然是不用法术,反倒扑身上前,心里微微地一哂,要知道李修缘的前身乃是降龙罗汉这一尊法身,斩妖除魔。一身的肉搏经历非凡无比,吸收了降龙罗汉一身灵魂记忆的李修缘又岂会是弱者?再说李修缘本来就有着一些武术根底,自然对于一心苦修的修士,把肉搏之术当做旁门外道的修士来说,李修缘厉害的可不是什么零星半点!

  催动金身举起手中的拳头,直接地向着邪道人狠狠地砸去;巨大的威势,让邪道人的攻势都是为之一顿,举起手中的魔刀,反格一击;李修缘的心神就在面对魔刀之时,又是闪过了一丝危险的意识,不由地身形后退。

  就在李修缘控制的金身后退之间,邪道人诡异一笑,手中掐动一个法诀,手中的魔刀顿时飞起,向着李修缘心神控制的金身斩去。

  就在李修缘想要控制金身回避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晚了。心里不由地暗骂:奸诈!直接地挥刀,让我以为他没有完全的祭炼此刀,只能肉身相搏,心下不防;待得自己反映过来时已经是来不及了!可恶!着实可恶!现在是只能硬接了。

  李修缘心神控制之下,全身佛力一闪,化出一道道的护身罡气,准备硬接一招。

  看着李修缘的动作,邪道人的笑意更是浓郁了,刀势毫不停留,直直地冲着李修缘控制的金身而去。

  转眼魔刀与金身一相接之下,李修缘顿时就暗叫:不好!怎么回事?此魔刀居然如此的犀利!连金身之上护体的罡气都可以破?

  就在李修缘惊异之时,自己控制的金身发出的护体罡气居然就像是纸敷的,毫无阻碍地被破开,向着金身之上斩去。

  这还不是最为恐怖的,魔刀一经过之后,金身之中的神识都被一下子给斩断了。

  “这、、这怎么回事?连我的神识都能斩断?好邪门的魔刀!”李修缘大惊,心头闪过了一道火花,一个念头在自己的心里转过:不会是降龙记忆之中的那东西吧?

  李修缘心里一狠,引动自己残余在金身之中的仅存的几丝神念,嘴上的嘴形微张:“爆!”顿时之间,只听见轰然的一声,邪道人发出了一丝极为凄惨的厉吼之声,之后,一道金色的流光之中夹杂着一道黑气,从秦府之中一下子遁出,准备逃走。

  冷眼旁观的肥嘟嘟的‘秦夫人’见状,秀手微抬,一股妖异的法力在手间流转,向着遁光发力,妖异法力一转,碰上了遁光;却被一旁的‘秦桧’一下子抓住,没有能够及时的出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几道气流碰撞下,发出一声声的巨响,炸平了大半个秦府之后,金色的流光黯淡,转而黑气纵横,两色交杂,光芒万丈,直接向着一个空洞的黑洞之中遁走。

  “爷!为何不留下那个小家伙?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借助于那个小家伙一身的佛力,恢复爷的修为哪?”肥嘟嘟的‘秦夫人’娇滴滴地说道,说着更是摇身一变,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出现在当场,微微地一笑,扣动众生的心神。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啊!

  “玉面,你莫非忘记了我们转世的目的了?”听到质疑的‘秦桧’微微地一笑,轻声地说道,语气淡淡,无比森寒。

  此言一出,‘秦夫人’浑身一个激灵,像是预见了什么惧怕的事情一样,嘴角哆嗦,呐呐不语。

  “哼!你也不用不服气!那个小和尚的一身佛力,精纯至极,确实对于你的修为和恢复我的修为有着莫大的好处!可是即使有着这样的好处,也得有命拿才是。这样一身精纯的佛力,又岂是一个野和尚可以修出的?还要那一具在虚空之中出现的金身,其中蕴含的浩瀚佛力,即使是我全胜之时也是自叹不如;你以为你的实力就一定能行?你的那些淫邪的念头还是趁早打消的好;不要一心向着采补那个小和尚的真阳之气;那个小家伙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再说他至少与主人有着一定的香火之缘,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果真的出事,主人的面子上也不好看。”‘秦桧’的眼神之中,闪着灼灼的火光,像是一个智者洞察了一切,智珠在握、万般掌握在手。

  “是,爷!奴家一切都听你的还不成?”‘秦夫人’言语之中更是温柔,脸色绯红,眼神迷离,暧昧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身体就像是没有一丝的骨头一样,像是一只柔弱的灵蛇,向着‘秦桧’的身体不住地纠缠。

  ‘秦桧’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眼角生寒,像是看到毒蛇一般;不着声色地推开‘秦夫人’,看着屋外说道:“把那些童男童女也放了吧!既然此事,为他知晓;定然是走漏了风声!献祭定然是不成了,如果因为你我的擅自行动,而坏了主人的大业的话,你我的下场,我不说你也知道。”说到最后,‘秦桧’的言语之中,闪过了一丝厉色。

  “是,爷!”可能感受到了‘秦桧’的不善语气,‘秦夫人’也只好端正自己的身体,低眉顺目地答道;但是妙目一转,闪过了一丝诡色,又是娇滴滴地说道:“哼!那个小道士,居然是这样的不中用?白白浪费了我们那么多的资源!不过真是便宜那个小和尚了,让他得了如许的功德。”

  “哼!那个东西?就那点修为也胆敢称大仙翁?帮我镇压岳飞的魂魄?我会怕那只死大鹏的纠缠?呵呵!那家伙不就是想借助与我的力量来修炼魔功嘛!不过他利用与我,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与他?他想要收敛那些东西,练魔功;我又何尝不是想要吞噬他的一切成果,恢复自己的修为?不过这个废物最终还是功亏一篑,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心血!”‘秦桧’闻言之后,淡淡地一笑,继而冷笑:“便宜?世间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哼!这样的小道士在我全盛之时,杀他就像是掐死一只蚂蚁一样;不过我为什么会对他礼遇有加?还不是看在他出生门派的份上吗?要知道他们被打为邪派,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圣人立下的道统又岂是等闲?再说他们是出了名的护短,斩杀了小道士,小和尚即使能够逃出升天,以后他的日子却是有得玩了。如果为此佛门与那个不争气的东西的门派发生了冲突,对于我们妖族的崛起,不是正好吗?再说你最后一击,妖气、魔气与佛力的纠缠下,形成的爆炸;他能不能逃身都是问题!”说到这儿,‘秦桧’的语气之中,闪过了一丝幸灾乐祸之情。

  ‘秦夫人’则在一旁干笑,眼神迷离,流波转动,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