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妖祸?
素衣携白首2018-03-19 15:423,542

  重新点燃篝火,少年在里面添加了一把柴火之后,火势渐渐地旺了起来。

  少年并不以自己的天赋异能,感到欣喜,反而是有着一股厌恶之色;在火光之中,一张秀丽的面颊之上,闪着一个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忧色;这样的年龄不是都应该在父母的膝下承欢,为何他又是这样的多灾多难?

  “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了?难道他又要醒了吗?”少年蚊呐般念叨,眼神之中在火光的映射之下,闪着一股希翼;“如果他出手,以他实力应该能够解决那个恶魔吧?一定能!一定能!”说到此时,少年死寂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人气。更是看着床上的男子,眼神坚定,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别的。

  同时,少年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幅画面:自己像往常一样,在山野之中寻找食物;突然天空之中闪过了一丝柔和的虹光,一道人影落在自己的前方。散发出一阵阵柔和的气息,逼得自己不住后退;自己不服输,向着强烈的气息而去;只见一个人浑身散发出摄人心魄光芒,自己想要靠近之时,一下子就将自己压在地上。

  就在此时此人身上的光芒一转,化作一道道的黑气;即使自己在外围,都感到一阵阵的心悸,让自己犹如坠入了死亡深渊,一股股邪恶的气息,压迫而来。

  就在黑气快要蔓延到此人的全身之时,突然一颗红色的珠子散发出一阵阵的祥和之气从此人的天灵之上升起,在空中不停旋转,化出一道道的红气,镇压住了黑气的蔓延;黑气无奈之下,收敛自己的声势,席卷满天的煞气,向着此人手中的一柄黑色的长刀之中而去。

  这时候,自己方才有机会上前一看;只见一个浑身漆黑的人,衣着尽皆化为了乌有;身上更布满了一层污血凝滞的血垢,化作一件血衣落在此人的身上,但是手上却是牢牢地抓住了一柄长刀,死不放手。

  难道这是仇杀?

  以自己跟着父亲狩猎的见识,这是要受了多重的伤方才有这样的伤势啊!此人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生机,看来还有救。

  心生不忍,自己就将此人救了回来。正准备给他上药之时,自己还没有靠近之时,就被此人身上的一股无形气墙,轻轻地弹开。

  青年身上的伤势,居然在自己的身上光华闪耀之下,渐渐好转;看得少年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此人不饮不食,生机越来越旺盛。同时,渐渐地此人身上的光芒也不会对于自己抗拒,不会自己一接近之后,就被此人身上的光华弹开了。

  “你是谁?这里是那里?”突兀的声音,在自己像往常一样接近此人之时响起。

  自己就看见一只手掌向着自己抓来,自己刚想要躲开,却怎么也离开不了;顿时就只感觉自己的手,就像是被一只铁钳钳住了一样,硬生生的直痛。

  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怒意,牵动自己身上的伤势,不由地嘴里轻哼。

  青年见状眉头一皱,仔细看了看自己之后,微微地一笑;手一松,钳制在少年手上的劲力散去,嘴里真诚地说道:“对不起了,小兄弟!在下李修缘,不知道小兄弟的高姓大名?”

  听到青年人的温言,自己的心里多了一股暖色,眼神之中没有了以前的敌意;少年不知道那是一股什么感觉,在若干年之后,他方才明白,那一种感觉叫做尊重。就是旁人难以给他的尊重,让他还觉得自己在被世界都遗弃了他的时候,还有一个人明白他还是一个人。不由地眼睛瑟瑟地说道:“我、、、大家都叫我做小蛮!这里是落日山,息乌镇!”结结巴巴,就像是很久都没有说过话,贸然开口,自然是嘴角漏风。

  “落日山,息乌镇?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的记忆之中,怎么也没有这个地方?我到了哪里?”李修缘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疑惑,心里的各个念头直闪,同时天旋地转,眼前一昏,李修缘又晕了过去。

  他是李修缘?他怎么会在这个小山村?

  而后,李修缘身上的气息断断续续,但是自己给他的喂食也是有了一定的进步。

  “你又受伤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小蛮的沉思。

  “恩?你醒了?”小蛮的心里一暖,却不愿意多提及此事。

  “哦!为什么你刚才不反抗?以你的实力,即使不能打赢村民,也是可以逃跑啊!”李修缘虽受了伤,但也因祸得福,灵识越加敏锐,自然感觉得到隐藏在小蛮身上潜在的潜力与他肉体强悍的实力,以及在他羸弱而瘦小的躯体之下,来自远古的气息;嘴上淡淡地问道。

  “村民对我有恩,在父母死后,村民养活了我;不然也没有我的今天。即使是他们再怎么对我,我也是不会还手的。”小蛮毫不介怀地,拖着自己的沉重的身子,来到了散发出异味的火光之前,将破罐子之中的粘液,倒在自己的破碗之中,毫不顾惜液体的滚烫,直接地就是一口口地贪婪地喝掉了,抽动自己长时间不说话的僵硬嘴角说道。

  知恩图报,不恃强凌弱!好,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啊!是一颗好苗子。

  李修缘从小蛮的话语之中,感到只是一股真诚,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赞赏之色,但是嘴里却淡淡道:“是吗?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怨气哪?不是对于那些村民吗?”

  “不是,他们是我的恩人;我有怎么会怨恨与他们哪?我恨的是那些杀千刀的妖怪!那个吸血狂魔!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我的父母就不会死!我们的整个村庄就不会变成这样的一个死地!让村民们处于无限的恐惧之中,村民们也不会变得这样的冷漠;如果让我有能力,一定将天地之间的这些妖物,一一斩杀。”小蛮羸弱的身躯,在说到妖物残害山村之时;居然爆发出与自己身体、年龄不相称的戾气,搅得空气为之凝滞,李修缘心里为之一沉,面色如水。

  好大的煞气!好重的戾气!如此不加以善加引导,此子一旦误入歧途,成为一个魔头;天下苍生又将多事了!罢了!既然他与我有救命之恩,自然有缘;我当渡之。

  李修缘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忧色,心里更乖乖地:此子身上的一股戾气,乃是天生就有的?怎么会这样?总是有股熟悉的感觉,但却总是不能明了。犹如魔刀之中的魔气?更有一股悠远的意味!难道真的是他们?不会这样的邪门吧?这样的事情我居然遇得到!慢着!妖物作祟?好业障!如此的猖狂!

  “吸血狂魔?这是什么妖怪?”李修缘急切地问道,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恨色:又是这些为祸天下苍生的妖物?既然是让我遇到,定决不手软,施展自己的降魔手段,降妖除魔维护众生!定要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李修缘念及于此,身上的慈悲之意大增,佛力在李修缘不知觉间,若隐若现。阴霾的破庙之中也充满了一股宁和的味道,让神色激动的小蛮,心神为之一宁,缓和地说道:“我的父亲是村中最为勇猛的猎人,母亲贤惠,靠山吃山,父亲狩猎,母亲采药,生活平淡,却过着与世无争的悠闲生活。”说到这儿,小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缅怀之色,脸上更是闪着幸福的光辉。

  一瞬间,小蛮神色变得狞狰,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森然的寒意:“这一切却在十年前的一天,改变了!彻底地变了!在十年前的一天,我的父母上山采药,发现了大量的村民为妖物所害之后,作为村里最强的猎人,父亲为了整个村庄和我们的安全,毅然地前去猎魔!一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母亲担心父亲,出去之后,也没有回来。这时灾难降临,这个吸血狂魔就出现了!先是吞噬村里面强壮男子的精血,后来更是变本加厉,连孩童都不放过;村民都是苦不堪言、、、”

  “难道你们就不会逃跑吗?”李修缘很是不解。

  “逃?如果能够逃跑,我们又何必如此待在这个地方待死?”小蛮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讥讽之色,“逃跑之人,皆在第二天发现被活活地吸成了一具具的干尸!这个恶魔就像一个诅咒,诅咒世世代代我们的村庄,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这样的厄运;如果留下反倒可以得到一时的安宁,我们都是为妖怪圈养的牲口,只是每一个月的月上中天之时,村里面就要献祭一个精壮的男子给那吸血狂魔,求取村里一个月的安宁。”

  “可恶!好个畜生,居然如此的赶尽杀绝?我李修缘既然遇上这样的事情,定然不会轻易地放过这个畜生!”李修缘一听,怒发冲冠,虎目圆睁;大手一拍将躺着的破床,拍得噼里啪啦直响,身上止不住闪过了金色佛光,天灵之上更现出了一幅忿化的佛陀之象,威严、慈悲的佛陀睁开了自己的佛眼,发出了净世火焰,净化世间污垢,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

  天灵之上的佛陀极为虚幻,如果不是有着一展明灯在眉心点明,佛陀就会在一出天灵;刚刚现化,就将泯灭了。

  明灯之中的火焰也在佛陀佛眼睁开之际,差点熄灭;千钧一发,一道虚无的池子从李修缘的天灵之中冲出,柔和的佛光、渺渺的佛音禅唱、一道道的金花涌出一道道的金莲,其中更现出佛徒念动经文之声,都在池子之中闪现,池子更是发出一道道的柔光,落在虚幻的佛陀身上,佛陀得到了柔光相助身上为之大振,渐渐地淡去势头减弱;反倒气息越来越深邃。

  佛陀的身边,盘旋着一只巨巨龙;在佛陀身上气势增加之中,仰首而动,发出柔和的龙吟,化身成为护法的天神,协助与佛陀,镇压一切的外魔。

  佛陀终于睁开了自己的佛眼,一股股的慈悲之意,在不住蔓延,佛陀的光辉照见了天地众生,体察世间的不平与疾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