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蛮!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3,323

  “小妖怪又来了!”一个尖叫的声音,在夜色即将降临的阴霾山村小镇之中响起,顿时就炸锅了。

  “打!打啊!打死这个小妖怪!”整个小镇之中的全民行动,手里的东西一起开动,狠狠地向着一个娇小的身影砸去。

  “好哇!我说为什么我们最近总是丢东西哪?原来就是这个小妖怪!这妖怪不仅是迫害我们,现在更是偷盗我们仅有不多的食物?打!往死里打!”此言一出,原本脸上有着一丝丝愧色的愚民们,看着少年手中的物品,都显得是如此的心安理得;手中使力越加狠毒了。

  放眼一看,被当做了小妖怪与小偷的却只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一脸的菜色,面黄肌瘦;很明显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了自己身体发育不健全;所以显得特别的娇小。少年的娇小的脸角看着虽然柔弱、稚嫩,眉宇之间一股英气,若有若无,身上更有一股淡淡的煞气,若隐若现、犹如蛟龙隐觅,踪迹难寻。

  在被拳脚相加,却像没有一丝的感觉;弱弱地怀抱着一颗白菜,在村民无论如何的棒打之下,也是不反抗、不逃跑,只是牢牢地抱着那一颗白菜死不松手站在原地任凭愚民们的棒打。

  退让不是最为理智的做法,反倒是在一定的程度之上,是纵容的表现。

  看着不还手的少年,村民是越出手越重;脸上闪过了一丝丝凶光,看着少年受苦与哭喊,像是能够在自己心灵之中得到一种病态的满足。

  不过显然的是,少年的不反抗与不哭喊、不挣扎,一动不动,任凭他们施为;并不能够满足于村民这一种特殊的嗜好;难以让自己扭曲的心灵得到满足,只要看到他的嘶喊、哭泣、乞求,才能让他们扭曲的心灵与灵魂在惶恐之中,得到一丝丝的安慰、满足。

  叫啊!哭啊!嘶喊啊!村民的眼神之中都是在踢打之间,眼神之中闪过野兽的光芒;哈哈!妖怪,你死定了!

  “不要!不要再打了!你们、、咳咳,你们这是在作孽啊!作孽啊!他不过是一个孩子,有什么罪过?住手啊!住手!在这样下去,这孩子真的死了。”一个老者哆哆嗦嗦地拄着一根木杖,横身而出,阻拦村民的行为。

  “孩子?不!他是妖怪!我们的这么多的村民都死在了吸血狂魔的手上,他就是妖怪!妖怪!如果现在不杀了他,以后受苦的就是我们!就是我们啊!”一个彪悍汉子,色厉内茬,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丝的惧色,转而是一眼的猩红,狞狰地一副欲吃人的神色。

  一股恐惧的气氛,在小镇蔓延,一片死寂。

  “打!打!打死他!打死这个祸害!”一阵恐惧之后,群情蜂蛹,眼神像是打了鸡血,疯狂地看着少年,爆发出了阵阵杀意,向着少年打去。

  “不要啊!不要、、、”老者的声音顿时消失在群情涌动之下,没有留下半点的余波。

  看着逼近的村民,少年的眼神之中并没有一丝丝的恐惧、一丝丝的挣扎,反倒是解脱之色,犹如得道高僧堪破了生死局限;摆脱了自己的身体之内的痛苦,超生与极乐。没有绝望、希望,只有的是一片的冷漠。既是冷漠自己的生死也是冷漠与众生的生死,不是超脱于物外,而是彻底的麻木。

  这是怎么样的眼神啊?要经历怎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眼神?这是历经了什么样的绝望?

  村民的逼近,少年痴呆站在原地,一切即将以一个生命的消失结束。

  “蛮儿!蛮儿!快走!快逃啊!你父母的仇,还没报;你怎么能够死在这儿、死在这个时候哪?快走!快、、、快啊!”就在少年闭目待死,老者狂喘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

  死寂的大地之上,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闭目待死的少年,闻言,死寂、冷漠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暖色,闪过了一丝希望,露出一丝亲情之念;仰天一啸,羸弱的身体,陡然发力,一下震开所有的村民,就在村民震惊案板上待宰的肉,咸鱼翻身,一时不备,让得少年挣脱,拖着羸弱而伤痕累累的残躯,一颠一跛地疾走而去,在众人震惊之下,留下一道淡淡地残影,消失在夕阳的余光之中。

  村民看了看少年消失的方向与天空之中的月色,露出了淡淡地恐怖之色,对着离去的少年唯有望洋兴叹了;骂骂咧咧、三三两两地散去。

  唯有老者看着离去的少年,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安心之色,更多的还是一丝诡诈。

  少年拖着惨重的身躯,一颠一跛,向着山中的一个破旧的小庙走去。小庙由于年久失修,除却了几块残旧的破木板之外,别无它物;只见少年拖着伤重的身子走了进去。

  山风习习,在夜晚之中彻人心骨;破旧的寺庙之中,更是显得凄寒。

  一堆柴火,在寺庙之中亮起,火光之中,少年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在孤独地舔着自己的伤口;孤寂的身影。在火光的映彻之下,更是显得落寞不已。

  柴火之上,一口破罐子正在叽里咕噜地煮着黏稠的不明物是,发出一股淡淡地异味;少年此时看着瓦罐之中,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渴望的神色。

  “咳咳!”一声声的咳嗽之声传来,少年的眼神之中,微微地一愣,将瓦罐之中的东西,倒在了一个破碗之中一大半,端了起来;拖着自己伤重的身体,来到了一张破床旁边。

  只见,残破的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青年,浑身没有散发出一丁点的气息,如果不是刚才的咳嗽之声,绝对会认为是死人一个。

  少年刚刚走到床边,青年的身上闪起了一道淡淡地金光,将少年轻轻一下弹开;少年一个廊趟,差点摔倒。

  青年身上的金光突然更浓郁,接着一股凶煞的黑气,从青年的身上升起,将青年团团围住;青年身上的金光,对于凶煞的黑气进攻,无济于事。

  眼见青年为黑气笼罩,为黑气在侵蚀;千钧一发之际,青年的天灵之上,冲上一道云气,结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虚幻影子;向着黑气狠狠地一搅;散发出一阵阵的道道红云,一股祥和与刚猛的气息凝聚,黑气无奈,灵性十足,摇荡之间,渐渐收敛。

  席卷了最后一丝黑气,弥漫在青年身上的黑气,尽皆收敛在一柄漆黑的长刀之中;长刀之上,刀光收敛;狠狠挣扎,想要从青年的手中脱手而去;却硬是被青年硬生生地拽得紧紧的。象征性挣扎了几下,呜咽一声,一切都归于虚无;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但青年手中的倡导犹如是一个魔鬼一样,散发出一阵阵的邪恶之气,邪气飘渺之间,摄人心魄、绚丽夺目、勾人心弦。

  少年司空见惯、混不介意,待得云消雨散、风平浪静,方才再度上前,将自己重视的粘液,灌入了青年的嘴里;也没受到青年的身上冲出佛力相抗,顺顺当当,少年一言不发,极为地娴熟,昨晚之后,回到了火光之前。

  山风一吹,旺盛的篝火一下子熄灭;少年眉头一皱,手里提上一块木板,将‘大门’一下堵住;看着熄灭的柴火,张嘴一喷,一股巨大的火苗见风即涨,霍霍地火光,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寂静的山庙之中,响个不停。

  妖术?道法?还是、、、少年真的是妖怪?

  青年身上的金光与刀上的黑气交相争辉之时,一股无形地气息,传得极为悠远。

  寂静的星空之中,传来了一阵惊悸之音:“该死的!该死的!是那些是秃子的气息?没错,是这群秃子的气息!难道他们想要收回我身上的东西?哼!你文大爷为这个受了多大的罪?如果不是这个鬼东西,我又何必沦为一个小妖一样?吸食凡人身上的精血?在我就快镇压住了它之时,想要从我手上取走它?休想!胆敢惹你文大爷,就看你文大爷的嘴利不利了?我活活地吸干了你!”言语之中,凶狠的声音在夜空之中响起,使得夜色更是深邃。

  寂寥的夜晚之中,一双血红的眼睛散发出妖异的光火,鼻子之上更是发出了一阵咻咻之声,“嘎嘎嘎!我闻到了!好精纯的魔气!好浓郁的血气!如果我得到,还要这些蝼蚁的污垢事物?只要得到它,那时候、、嘿嘿!那一股气息是、、、是从小蛮那个小杂碎呆的地方传来的?哼!没想到这一股断断续续的气息居然与那个小杂种有关?如果不是当初,小蛮那个小杂碎的父亲,我又何必受这么重的伤?居然在我实力大减之下,为一个蝼蚁给所伤?耻辱啊!耻辱!本打算将这个小杂种养肥之后,吸纳他一身精血,化去自己身上限制,天地之间,还不任我纵横?自己就可以脱出这个封印之地了。现在居然有着这样的宝贝在我的面前,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哼!如果不是现在自己的实力不济,说不得早就杀过去将那东西抢来了!为了保险起见,自己还是在月圆之际,再多吸收一些精血,好压制体内那个东西再说了!不过在月圆之时,定要吸干那个小杂种的全身精纯精血,增加自己的实力;那小畜生一身精纯的血液,养了这么久了,也是该收获之时了。也方才解我当初被那小杂种父亲所伤的心头之恨!嘎嘎!”

  阴沉的声音,在夜晚之中,更是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