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王作忠老师小说《三号口》
家奴2018-02-28 18:202,638

  作家眼里的文学世界 解读王作忠老师小说《三号口》

  文/李春彬

  一段深沉凝重的记忆

  读王作忠老师小说《三号口》

  “也许,我该忘记这段历史。但我终归不曾忘记这段历史。”

  这是王作忠老师小说《三号口》开头的一段题记。当我读完这篇小说时,回头看这段题记,心中便沉沉的有了一个结论——既然是历史,终会给人们留下些铭心的记忆的。反过来说,历史就是刻在人们心灵深处的记忆。历史,不是谁想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这篇小说中叙述的一些故事,就是一段深沉而又凝重的记忆。

  对于我们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上世纪七十年代,是会有些记忆的。七十年代,我们正是十岁左右的少年,尽管生活艰苦,但还是充满了美好的向往与憧憬。特别是对于军人与军营。然而从大哥哥们的军旅故事中,似乎也多少感受到了一些军营的特别。如,从当过铁道兵的表哥退役回乡时,成熟、深沉、满脸风霜的脸孔;从大哥的同学在军营中种了三年水稻后,返乡时的落寞,使我朦胧地感受到了军营生活的多种多样和异样艰辛。当然还从他们叙述军营故事时那种得意地神态,感受到了军营给予他们的那种铭刻在灵魂深处的,一生难以忘怀的磨练。

  如今,已皆中年的我,读了这篇小说,使我更多地了解到了当时的军人。了解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思想和灵魂。他们虽然是担负着国家神圣使命的军人,但他们更是一群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普通人。

  小说以一个建在深山中的弹药库为背景,以几位看守弹药库的军人为主要人物。以第一人称的我,从一个局外人新鲜的眼光开始看起,从一个外来者无奈的并不怎么亲愿的思想,走进这个环境,直至渐渐地与这些人物亲和,最后融入到了他们之中,与他们共呼吸、同命运。通过他们之间以及他们与恋人、与上级之间的一些简单故事的叙述,表现了这些淳朴、敦厚、真诚、直爽的军人们的善良的人性。

  故事以幽默轻俏的叙述语言缓缓地进入主题。一个个人物,自自然然地出场,没有丝毫做作之处。他利用简练的白描手法,或通过动作,或通过语言,粗略地勾勒出每个人物的外表与性格的大概。既给了读者一个鲜明感,也留下了宽阔的想象空间。为以后故事的层层展开做好了铺垫。当然也绝不会放过偶尔的几段插叙,以完善人物的性格。如:第一节末尾,游星偷偷地跑去看人家吃什么饭后,端了盛汤的盆砸在炊事班长身上这件事。

  对三号口周围环境的描写,既新颖又别致,同时也给了人们一种苍凉与压抑感。似乎对小说中人物的命运都在冥冥中有所暗示。这个场景,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没有细腻入微的观察,以至心灵深处的深切感受,是写不出来的。

  小说中的人物,性格各异,个性独特。游星的玩劣,锤子的莽憨,大李的敦厚,班长的深沉以及第一人称我的多感。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真诚,善良。他们敢爱,敢恨。爱得痴情,恨得真率。然而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和三号口的自然环境一样,同样让人感到逼仄与阴郁。这种环境,让这些年青人在孤独中消耗着过剩的精力,浪费了炽烈的情感,压抑着人性。这是作者对当时社会不公正的抨击,也是对军人献身精神的赞美。

  人物的结局,和王作忠老师的其他几篇小说一样,多以悲剧来结束。但这篇小说的特点在于,在悲剧中,并没有让人物失去希望。让人们充满希望的直接原因是温暖人们内心的真情——亲情,友情,爱情。这些维系人物生命的纯真情感,交织着灵魂深处的倔强,让他们在一份沉重、一份悲壮中坚定地走向远方,走向历史的纵深。也许这正是作者对人生、对社会、对人性较深层次的思索。

  对于作者的写作技巧,我读了这篇小说后,有了更全面的理解。王作忠老师把握、塑造人物的性格是非常准确到位的。不激不励,形式多样,就是写景、制造氛围都在为塑造人物服务。这一点,是一些初涉小说的作者难以企及的。他的塑造方法,除了完整地把握总体的军人风格之外,更着重的是一些细小之处。如游星为女友立牌位;锤子与游星打架;李的沉默寡言;班长对战士们的放纵及沉沉的几声满带威严的咳嗽声,甚至狗的一些细微动作的描写,都在深层次地突出地表现着创作主题与意图。而对一些次要人物如村子里的老太太母女、话务员08则并不过多渲染,随手而来,顺手而去,潇洒自如,既很好地起到了陪衬作用,也使作品更加丰满。

  小说的结构,则体现了千折面回、跌宕起伏的特点。王作忠老师往往在将情节推至极至时,突然回转,柳暗花明。有时还不仅仅是情节,就是文章中流动的一种情感,也会在离合与转折的过程中,让读者在阅读中形成的低落情绪,又在不经意间,随着叙述如春暖花开般地明朗起来。记得《黄河》杂志主编张发老师有句话,大意为:小说要往死里写。王作忠老师,正是深谙这一手法的。而且这些大开大合是在经过对一些小细节的描述、小曲折的安排上得到的。这种大处着眼,小处落墨的写作手法,正是他写作手法的娴熟轻巧之处,显现出了一种自然与洒脱。

  说到小说的语言,不知王作忠老师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而为,总之似乎缺乏一种细腻处。就像军人话语的粗砺与简短。我想他肯定是要用这种特定语言来进一步表达军人的气质的。绝不可能是语言本身的粗疏。因为他是一位诗歌好手,有着的浓浓诗情,舒怀达意是其长处。这从他的一些散文就可看出来。

  《三号口》是王作忠老师的较早期作品,也是他最上心的作品。我想,一个作家一生当中并不可能有太多精品的。就是一些早已名闻遐迩的多产的大作家,他们的精品、代表作,也就那么几个。象《三号口》这样的作品,在王作忠老师来说,可谓精品了。用它来记录一段故事,记录一段历史,一定会是重重的一笔。我想,被这些人物、故事所感动、所震撼的,绝不仅仅是那些曾经行伍出生的军人,也定会有许多善良的有着良知的普通的人。

  作者简介:李春彬,字瑞芝,号石农。一九六四年生于文水县南武涝村。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勤学苦练,不惜晨昏,尔来四十有五年矣。书法遍临各家,诸体皆能,后将精力倾注在篆隶书上,宗秦法汉,上溯先秦。尤以石鼓文字为至爱。篆刻宗法秦汉印,后从流派印起,落脚到吴昌硕。在精研吴派的同时,参究赵之谦、邓石如、黄牧甫、王福厂等大师特点,摸索自己的路子。近年来,欲令自己艺术更上层楼,着力于古文字研究,倾情钟鼎甲骨,努力找寻中国文字美之源头,以为己用。画学清四僧,近人最喜陆俨少、吴昌硕。书画之余颇好文学,已有多篇诗词、散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现为山西省书法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文水县书法协会副主席,篆书委员会主任、县诗词学会副会长、则天书社副社长,汾水印社副社长。

继续阅读:解读小说名家王祥夫的《上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作家眼里的文学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