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文学大师沈从文小说《菜园》
家奴2018-02-28 18:221,210

  作家眼里的文学世界 解读文学大师沈从文小说《菜园》

  文/李春彬

  沈从文小说《菜园》读后

  读沈从文小说《菜园》,感觉作者总在和和缓缓地叙述。然故事却在悲愤中演进。他把残酷的杀戮隐含在诗情画意的叙述中,让整篇小说处处给人一种无言的震撼。他从来没有一句关于人性善与恶的说教。然而人性就在故事的叙述中显现。人们如果能设身处地去体会小说中人物的境遇,自然会感到人生中偶然事件所带来的无奈。却又于偶然中证实为社会的必然。小说中女主人的儿子参加共产党,并无多少惊人的壮举,却让一次貌似平常的离家成为永诀。乡绅们由原来的礼敬,到后来的亲和,再到后来的无理侵占,活脱出乡村中人性的势利与卑劣。对别人命运的冷漠,从他们赏菊、吟诗的叙述中可以见出。当女主人在万分伤痛,悲凉,绝望中自缢身亡以后,这片被作者一直描绘作优雅、清高、圣洁的白菜园,以一片纯净的白色,作成了对善良的深沉的祭奠,和对污浊社会的无情的控诉。

  沈从文先生小说手段高妙处,尽在这些主题与形式的对比离合中。他深谙这种急与缓的调合。在起初的阅读中,你会被他所描绘的田园的闲适所感染。会对主人的平和、从容所影响。不知不觉被带入一个虽然穷困、贫泛、寂寞但并不缺少生气,缺少希望的所在。特别是主人的勤劳,朴实,忍耐,几乎就是善良的中国国民的概括。然而,他们一样逃不出被杀戮的厄运。

  历史或许就在这种无知,痴妄,愚陋中前进。当山河树石依然在清新翠碧中审视瞻望周围的人事时,人事却已在悄然中变迁。许许多多曾经感动过人们的事物,就如风月一样不留痕迹地一掠而过。把一个无常的世界还给了过去,现在,以至未来。

  沈从文先生小说中的语感是极富人性的。没有乖张,没有消极,只是在平静中叙述。它从来不会为社会上各种主张所左右。他就把人作为表现的主体。不仅仅用人物命运感动读者,也运用行文的节律感来感动读者。让你明明白白地体会到生命力的存在。这是一种悟得到人间大道的悠然的语序。常与人的心灵合拍,共奏出优美的乐意。

  读沈先生文章,在我几成一癖。可能是他的风格更合我的性情。时时展卷,每每被感动,因而也时有所得。

  作者简介:李春彬,字瑞芝,号石农。一九六四年生于文水县南武涝村。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勤学苦练,不惜晨昏,尔来四十有五年矣。书法遍临各家,诸体皆能,后将精力倾注在篆隶书上,宗秦法汉,上溯先秦。尤以石鼓文字为至爱。篆刻宗法秦汉印,后从流派印起,落脚到吴昌硕。在精研吴派的同时,参究赵之谦、邓石如、黄牧甫、王福厂等大师特点,摸索自己的路子。近年来,欲令自己艺术更上层楼,着力于古文字研究,倾情钟鼎甲骨,努力找寻中国文字美之源头,以为己用。画学清四僧,近人最喜陆俨少、吴昌硕。书画之余颇好文学,已有多篇诗词、散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现为山西省书法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文水县书法协会副主席,篆书委员会主任、县诗词学会副会长、则天书社副社长,汾水印社副社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作家眼里的文学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