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恐怖的盒子
暖冰2018-03-26 10:011,634

  孟子晴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怎么会是沈曦晨的声音?一股久违的恐惧感立即袭上心头,她感到心脏几乎要跳出体外,“你究竟是谁?”她惊慌失措地问道。

  “怎么,连我是谁都听不出来了吗?真是白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不对呀!你不是在四处打听我的下落吗?”手机里传出的声音愈加轻飘起来。

  “沈曦晨!你是沈曦晨,对不对?”孟子晴对着手机喘着粗气问道,“你现在在哪?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来吓我?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哈哈……”话筒里传来了阴森而诡异的笑声,“想知道答案并不难,你看到左手边的那栋老楼了吗?”

  孟子晴迅速转过头去,她望见了那幢只有三层高的旧楼房,很显然,这至少是三十年前建造的老楼,墙体已经破烂不堪了,她回过头来轻声回答道:“看到了,那又怎么样?”

  “你现在进去,然后上二楼,你会看到一扇敞开的门,只要你走进去,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孟子晴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已是一阵嘟嘟声。

  挂断电话,她突然感到手脚发软,浑身无力,方才发现自己早已冒了一身的冷汗。她抬起头望着那栋旧楼二楼的窗户,双脚又鬼使神差般地走了过去。

  孟子晴轻轻地推开楼房的木门,发出“吱嘎”的声响,仿佛是门上的螺丝生了锈一般,看起来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门后,楼道里的光线暗淡得如黑夜一般,使她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她立即翻开手机的机盖,借着这束幽蓝而微弱的光亮,她摸索着走上了二楼。果不其然,她看到了那扇敞开的门,屋内的光线依然很暗,但还是能隐约地看到几件破旧的家具,上面似乎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她胆战心惊地走了进去,屋内很寂静,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唯一能够听得到的是自己的高跟鞋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沈曦晨,你在哪?”孟子晴壮着胆子问道。

  “先别这么着急见我,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还没来得及送给你呢!”沈曦晨的声音飘荡在整间空荡荡的屋子里,又仿佛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礼物……什么礼物?该不会……又是冥币吧!”孟子晴感到自己的嘴唇在剧烈地发抖。

  “哈哈……”又是一阵阴森而诡异的笑声,“在你心里,我会是那么没有创意吗?放心吧!这次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就在你前面不远的桌子上,打开来看看吧!”

  孟子晴挪动着颤抖的双腿,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终于走到了桌子前,她看见了一个长形的暗红色锦盒。这里面究竟装着什么?她的手一点一点地向盒子靠近,可是当双手触摸到盒盖时,胃里忽感一阵恶心。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这到底预示着什么呢?她用力地闭上眼睛,狠狠地下定决心,大拇指缓缓地向上推。

  然而,就在她睁开眼睛的下一秒钟,盒子里的东西如炸弹般在顷刻间将她的大脑轰炸得粉碎!

  她竟清楚地看到一双血淋淋的手躺在盒子里面!

  “啊!”孟子晴的手即刻缩了回来,她的大脑突然一阵眩晕。

  “小姐,小姐……醒醒啊!快醒醒!”孟子晴隐约地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缓缓地睁开双眼,迷离地望见了出租车的方向盘。

  “小姐,这大白天的你怎么说睡就睡了,很疲惫吧?好像还做噩梦了,是不是?”

  “做噩梦?”孟子晴一脸狐疑地问道。

  “可不是吗?我刚才看见你眼皮一直在抖,双手也一直在发抖,一看就是做噩梦的模样,所以我才会把你叫醒。”

  怎么会这样,难道又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孟子晴抬起手臂用力地敲了敲依旧眩晕的头,“师傅,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看来你是真睡糊涂了,你不是让我跟踪前面那辆车吗?放心吧!我一直在跟着呢!”

  孟子晴望了一眼前面那辆红色的出租车,问道:“你说的就是这辆车吗?”

  “对呀!不就是它吗?我跟得紧着呢,不会弄错的!”出租车司机憨笑道。

  在孟子晴的记忆里,沈曦晨明明坐上了一辆白色的出租车,怎么现在变成了红色的车?看来真的是在做梦!可是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孟子晴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的记忆之中。算了,就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场梦吧!“辛苦你了,师傅,不过不用跟了,咱们回华龙殡仪馆吧!”她扬起头说道。

继续阅读:第十章 致命的联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婚有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