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现的鬼影
暖冰2018-03-26 09:541,799

  苏丽云的死讯带来的恐惧像电波一样传遍全身,使孟子晴时刻感到心神不宁,无论是白天或是黑夜。从婚礼那天开始,真的发生了太多事,仅仅用“幻觉”来解释这一切,似乎太过苍白无力,她真的不愿再逃避下去了!她决定去参加苏丽云的葬礼。

  从李玲秀那里,孟子晴得知了葬礼举行的时间和地点。随后,孟子晴拨通了董菲菲的电话,请求她陪自己一起去参加。电话那头的董菲菲一阵惊讶过后,便连声骂李玲秀是个“长舌妇”,董菲菲心里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首先是命令,而后便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董菲菲如此煞费苦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孟子晴去参加葬礼。而孟子晴这一次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在董菲菲的软硬兼施下,她只平静地甩给董菲菲一句话:“你要是不肯陪我去的话,那我就自己去!”

  董菲菲最后无计可施,只得举手投降。

  董菲菲和孟子晴到达华龙殡仪馆的时候,葬礼还没有开始。灵堂的四面挂满了白色的帐子,随着门外吹来的微风轻轻摆动着,黑色镶边的相框里是苏丽云清秀的面容,她的嘴角仍含着浅浅的笑。孟子晴专注地望着遗像,她在心里不禁感叹道:人的生命真是脆弱,苏丽云两周前还来参加我的婚礼,想不到才这么短的时间,竟轮到我来参加她的葬礼。今天是孟子晴生平第一次参加葬礼,然而此刻,她的心里并没有任何恐惧的感觉,有的只是对死者的惋惜与挂念。

  这时,一阵悲恸欲绝的哭声传进了孟子晴的耳朵,寻声望去,苏丽云的母亲正被两名中年女子搀扶着,悲伤已经使她全身瘫软。孟子晴忍不住唉声长叹: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还有什么事比这一幕来得更凄凉呢?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个满头白发的长辈宣布葬礼开始。苏丽云的亲人和朋友们分别走进灵堂来吊唁,每个参加葬礼的人都低垂着头默默无语,在现场听不见任何说话的声音,或许以这种沉默的方式来悼念这个年轻生命的完结,是再合适不过的。

  孟子晴转头的一瞬间,忽见一个身影从她的视线里闪过,她心中不禁一惊,沈曦晨?!她的目光迅速在人群中搜索着,然而,那个身影只是那样的一闪而过,就不见了踪影。孟子晴用力地眨了眨眼睛,难道这一次又是幻觉?正在孟子晴陷入疑虑时,那个身影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只是背影。但单凭背影,孟子晴依然认得出那就是沈曦晨。孟子晴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个背影,直到她朝门外走去。孟子晴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紧随其后出了门外。只见那个背影上了一辆白色的出租车,孟子晴也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展开她的神秘追踪。

  车子接连穿越三个路口后,突然拐进了一条小胡同里,路一下子变得很狭窄,只能勉强通过两辆并行的小轿车,正在这时,一辆大卡车却迎面而来,基本等于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孟子晴感到心急如焚,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那辆车拐进了右边的胡同里。她焦急地付了钱下车,朝右边的胡同狂奔而去,可是刚跑进胡同里,她惊奇地发现一路追踪的车子正停在那里。她透过车窗望见副驾驶的位置是空的。沈曦晨呢,下车了吗?她心里暗自嘀咕。

  “小姐,要打车吗?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事,现在不拉活儿。”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说道。

  “哦,师傅,我想问一下,刚才坐您车的那名女子是在这儿下的车吗?您看见她朝哪个方向走了吗?”孟子晴礼貌地询问道。

  “女子?什么女子啊?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尽说瞎话!我从祥运街一路开过来,没停过车,没拉过客人啊!你哪会儿看到我这车上有什么女子了?”出租车司机疑惑不解地反问道。

  我明明看见沈曦晨上了这辆车的,车牌号也没有错啊,司机怎么说一路上都是空车在行驶呢?难道……难道这大白天的,我又撞见鬼了?孟子晴心里不禁一颤。

  “师傅,你确定吗?”孟子晴难以置信地追问道。

  “我说这位小姐,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自己有没有拉人,我还能不知道啊!”出租车司机解下安全带,一脸不悦地回答道。

  “我……”孟子晴百口莫辩。

  孟子晴正准备走出胡同打车回去,突然想到刚才没来得及跟董菲菲打招呼就匆忙地从葬礼上跑了出来,这会儿董菲菲发现她不知去向,还不急死才怪。她即刻从手提包里取出手机,天啊!果然有四个来自董菲菲的未接来电,孟子晴迅速将电话拨了回去。她心想这下死定了,一定会被董菲菲骂得狗血淋头了。可是,电话接通了,对方只是轻轻地“喂”了一声。

  “菲菲啊!我刚才有点急事,忘记跟你打招呼了,我现在马上就回去了!”

  “回去?干吗要回去!你不是要找我吗?”话筒里面传来了沈曦晨如风般轻盈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九章 恐怖的盒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婚有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