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面对现实
索香2018-03-14 08:573,281

  孙庆玲:“那你知不知道,我们每年给和悦的零花钱都好几十万,再加上她自己的工资,这些钱都不一定够她开销,这些你都知道吗?”

  小米:“知道。”

  钟健将:“我们教育和悦,不仅是在物质生活上养尊处优,思想教育上也是下了功夫。我们不是一般的富养女,我们在思想教育上也是高于其他家庭。所以,你跟和悦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悬殊,在思想上,恐怕也不在一个层次。”

  小米:“我……我跟她三观挺合的来的……”

  孙庆玲:“合的来归合的来,合不合适又是另一回事。”

  钟健将:“一套房子在我们眼里并不算什么大事,但你总要表示一下吧,没钱归没钱,我们总不能把女儿托付给一个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的人吧!这里又不上北上广!”

  小米:“我……能买的起……”

  钟健将:“能买的起却不买那就更不能信任了,要说你们家从来就没有透过风给和悦说要买房,我们也就当你们买不起了,但这么久以来一直透着风吊着我们家和悦,也在吊着我跟她妈的心,这就有点不合适了。能买的起房却不买,这问题出在哪?是不是一直骗着我们和悦玩呢?”

  小米:“不是……”

  孙庆玲:“说到这啊,我们虽然在和悦教育上下了功夫,但,毕竟处事方面经验欠缺,从小一直在我们身边,我们不让她吃一点亏,所以她没什么社会经验。从出生到高中,有什么事情全是我们为她解决,唯一一次就是上大学那几年没在我们身边,结果就和你在一起了,谈了这么久,几年了?”

  小米:“六年。”

  孙庆玲:“我想,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处处保护着她,让她多吃点亏涨涨记性,可能也就不会跟你在一起了吧。农村人我不是没接触过,不行,合不来。”孙庆玲边说边摇头。

  小米:“农村人怎么了?”小米也是一直在忍耐。

  孙庆玲:“算了,不说了,我嘴里对农村人没好话。”

  和悦:“妈,你越说越过分了!”

  钟健将:“让你说话了吗?去,装饭。”

  钟和悦起身装饭去。

  二人换了一副口气,不像刚刚那样咄咄逼人。

  钟健将:“房子这事啊,我们完全可以送一套给你们,但你也要让我们看到你们家的诚意。”

  孙庆玲:“你跟和悦在一起六年,我们却对你知道的资料少之又少,所以今天难免多问几句,你别见怪。”

  钟健将:“和悦,去把爸爸那瓶老酒拿来,我要跟你男朋友喝点。”

  和悦:“哦。”

  待和悦起身离开,钟健将和孙庆玲二人立马小声的跟王小米说话。

  孙庆玲:“如果你离开和悦,可以开个条件,要工作还是要现金你自己说。”

  小米听到这话,深深的感到意外,这种恶俗的“多少钱随便你开,只要你离开我女儿”的故事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小米现在怎么想?不知道,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钟健将:“年轻人,话虽难听,可这是事实,你身上,没一个优点能配得上和悦。”

  这时钟和悦把酒拿来,钟和悦知道这是爸爸非常宝贵珍藏的好酒,她还以为爸爸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这瓶酒是为了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下面要开始说点好听的了,没想到在自己去拿酒的这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父母二人居然就用出了金钱诱惑王小米。

  和悦:“来,爸我给你们倒上。”

  小米越想越是想不通,生没生气不知道,反正感觉到了自尊心受辱,非常想发泄一下,控制不住脾气的人在生气冲动时智商很低,小米看自己面前的稀饭,一把端起,往嘴里灌。

  和悦:“你干嘛呢!烫!”

  烫?烫就对了,现在的王小米,身上传来的痛感远不如心理上的伤痛。

  和悦一把抢过来这碗滚烫的白米粥稀饭,王小米又抢过那瓶酒往嘴里灌,稀饭汤破了的口腔又被白酒带来的灼热感差点把王小米烫个半死。

  和悦:“拿来!你发什么神经呢你!走,去我房间!不吃了!”

  小米拿上自己的衣服,抹了抹脸向门外走出去,不知道他眼眶的泪水是伤心而流的,还是被酒呛出来的。

  和悦立马追了出去。

  孙庆玲:“我们说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钟健将:“把事实摆到桌面上谈不算过分。如果一个年轻人连面对真实的自己勇气都没有,那谈什么担当!”

  是的,在王小米耳朵里听到他们夫妻二人说的话字字刺耳戳心,但他们说的全都是事实。现在已经是什么年代了?金钱至上的时代,他钟健将孙庆玲夫妻二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成功人士了,他们二人一路也很不容易。他们创造了这么优越的条件,只有一个独女钟和悦,难道要把家里唯一的孩子就这样给一个王小米这样条件的人?

  钟健将的父亲,可以再捣到爷爷辈,几辈人的努力才换来钟健将的今天,才换来现在的富贵命,难道这么优越的条件,要让钟和悦在物质条件上再回到从前?几代人的努力就这样白白便宜了王小米这个外姓人?

  而且,王小米这个年轻人连听真话的勇气都没有?

  和悦抓住小米,看着像失了魂似的小米,心里非常着急心疼。

  和悦:“小米,对不起,我爸妈说话太难听太过分了。”

  小米:“没事。”

  和悦:“这些话你就当没听见,过去就过去了,烫坏了吧?”

  小米:“没事,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我一直在逃避的事实。”

  和悦紧紧抱住小米,“小米,我不管爸妈怎么说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们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我爸妈才那么过分,要是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我就搬出去住,我爸妈就也没办法了。要是有套房子,我也有底气能跟他们还几句嘴。”

  小米:“我知道,我知道,你回去吧,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和悦:“我送你。”

  小米:“不用,不要送我。”

  这大白天,小米走着走着,眼泪掉了下来,越掉越凶,越流越多,不得不湿了脸庞。

  再走着,小米也不管这大白天的这豪华小区有没有人,再也压抑不住的哭出声来,一边往前走一边抹着脸上的眼泪。

  这时和悦来短信:无论如何,我爱你。

  小米看着这条实在沉重的短信,这份实在太过沉重的爱情,哭着自言自语说了句:“我也爱你,可我爱不起你。”

  钟和悦转脸回家便怒气冲冲的说:“爸妈你们太过分了!你们说的都是什么话?”

  钟健将:“我们把你养这么大,不是为了让你嫁给一个农村穷小子的。”

  钟和悦:“嫁给谁是我的自由,是我的事!”

  孙庆玲:“闭嘴!吃饭。”

  钟和悦:“我就要说!什么门当户对,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门当户对!你们俩是门当户对了,我怎么就没见你们两人有一点相爱的感觉在!我怎么就没见你们两个人有别人家恩爱夫妻该有的感觉!每天张口闭口就是钱钱钱!全是怎么往上爬!你们的关系已经差到连架都懒 的跟对方吵了,就你们这样叫门当户对吗!”

  钟健将听了这些话,很淡定的边吃饭边回:“要是你再小几岁说这话,我这巴掌早煽你脸上了。”

  孙庆玲:“至少我们手上握着钱,握着房握着车,我们就算没感情也不会没有安全感,我们有钱!我们就算吵架也是在这样价值六七百万的别墅里面吵!”

  和悦:“不可理喻!物质奴隶!”

  钟健将和钱玫瑰没有感情了吗?谁知道呢。

  一个身为副院长,应酬交际无数,一路走来身边也是美女无数,哪有男人不爱美女?对,还真就有,就是钟健将。无数次,各种不一样的原由,钟健将都有机会能怀抱美人归的机会,但是钟健将就是不吃这套,钟健将一次次将那些比自己女儿钟和悦年纪还小的美女推掉拒绝,这样正派的作风,也使得钟健将虽然在其他方面有一些古怪错误,但也让人心生敬佩,尤其是医院这样一个八卦的地方,钟健将拒绝美女的正派作风,使无数医生护士们都非常尊敬他。

  其实不是不爱美女,钟健将更看重的是职位,更看重的是怎么往上爬,像一路上这些野花野草,不是钟健将的追求,反而说不上什么时候因为作风这种事出了问题,恐怕因小失大。所以,干净利落,不去触碰这些花花草草。

  钱玫瑰不爱帅哥?像男人一样,女人也一样喜欢有吸引力的异性。但就像钟健将爱官位一样,钱玫瑰更爱钱,与钱相比,那些优质男人对她来说都不足以提起她的兴趣。也是凑巧,钱玫瑰在他自己的美容院里也有这样优良的正派作风口碑,虽然非常爱钱非常现实,但作风正派,也是很让众人敬佩。

  就这么样个两口子,一个爱官一个爱钱,什么爱不爱情的对于他们来说,不重要,也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他们不屑爱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