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酒瓶子殿下2018-03-06 08:40825

  世界杯期间,程跃买了两箱啤酒和一大堆零食。深更半夜,程跃拿着啤酒嗷嗷叫唤,一会儿欢呼,一会儿骂街。陈冰吃一口炸鸡,喝一口啤酒,时不时应邀和程跃碰杯庆祝一下,表现淡然。

  终于在紊乱的作息和邻居的投诉中,世界杯结束,程跃也终于在几天的放纵后发烧倒下。

  “喝点水!”

  程跃躺在床上,听到声音后迷迷糊糊睁开眼,陈冰正把杯子里的吸管往自己的嘴边放。想不到这小子还挺细心!程跃想着,闭上眼睛喝了两口水。

  “多喝点儿!”

  不知道是因为陈冰放轻了声音,还是自己发烧耳朵不灵,程跃觉得陈冰绵绵的声音很好听,不像平时听起来那么别扭。

  “还是有点烫。”陈冰把手放在程跃额头试试温度,叹了一口气说。

  陈冰刚要把手拿开,程跃伸手又把陈冰的手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多放会儿,你手凉的,挺舒服。”程跃迷迷糊糊的说着。

  陈冰看着他,摇摇头笑,这是拿自己的手当冰袋了。

  程跃半夜醒来,已经退了烧,但是湿透的衣被让自己难受,想要起来要去洗个澡。

  他刚起身,发现趴在床边睡着的陈冰。

  陈冰睡着的样子更像个小奶狗,双目微合,一脸萌蠢。

  “明明是单眼皮,睫毛还挺长。”程跃盯着陈冰的睡脸,越看越觉得好玩儿,开始咧嘴傻笑,却不自觉越凑越近。

  似乎是动物与生俱来的敏感,察觉面前物体靠近的压迫感,陈冰突然睁开眼睛,发现程跃的笑脸凑在自己眼前。

  程跃尴尬地与陈冰对视几秒,脸一下子红了。

  “跃哥……”陈冰绵软的奶狗音添着几分朦胧睡意。

  “啊?”

  “你喜欢我啊?”

  “神经病!”程跃骂了一句,转身往洗手间走,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大半夜不回自己屋睡觉,小狗一样趴我床边睡,神经病啊!”

  “嘭!”

  程跃关上洗手间的门,大口喘着粗气,用手捂着自己咚咚咚乱跳的心嘀咕:“吓老子一跳!”

  随后他转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满脸通红。

  “难道又发烧了?”程跃摸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又摸摸自己的脸,微微发热。

继续阅读:第三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租房的错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