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酒瓶子殿下2018-03-13 11:48771

  陈冰看着烧得迷迷糊糊的程跃,心中有点窃喜。

  “跃哥?跃哥?”陈冰轻唤着,然而被发烧折磨得意识模糊的程跃只能听到声音,却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沉重的眼皮。

  “能听到我说话就动动眼睛!”

  程跃皱了皱眉眉头,又抖了一下睫毛。

  陈冰把一只手轻轻放在程跃额头上,然后一字一句慢慢地在程跃耳边说:“跃哥,放轻松,深呼吸,非常好,慢慢呼气,缓缓吐出来,你现在很轻松,把自己缓缓沉到水底……一会儿我会打个响指,你要睁开眼睛,记住我说的话,把它记在身体的每个细胞里。”

  “啪!”一声响指,程跃应声睁开双眼,却保持平稳均匀的呼吸,没有发烧的折磨,也没有惊醒的失措,仿佛只是个睁眼睡觉的人。

  “你是谁?”

  “程跃。”程跃迟缓地回答着,像是呓语。

  “这是哪里?”

  “我家。”

  陈冰抿着嘴笑了一下接着问:

  “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自己。”

  陈冰翻了翻白眼,真想趁他这样子揍他一顿,这个骄傲自恋狂!

  “不对,你最爱的人是陈冰!”

  “……”

  “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

  “不对,你最爱的人是陈冰!记住这个名字!你的合租室友陈冰!”

  陈冰有些焦急,声音也略显急促,她稳了稳心神接着问:

  “你最爱的人是谁?”

  “陈冰。”

  陈冰真的想笑出声,她努力忍着,轻轻调整自己的呼吸。

  “对,你最爱的人是陈冰,你只能爱她一个人。”陈冰想了想接着说:“你只能爱她,直到她消失。”

  “我只能爱她,直到她消失……”

  ……

  又一声响指,程跃忽然又回到了意识模糊地发烧状态,紧皱着眉头,痛苦地粗喘。刚才好像睡了过去,但是睡得并不舒服。

  陈冰给程跃喂了几口水喝,伸手摸摸程跃的额头。程跃微眯着眼睛看着陈冰,没等陈冰把手抽回,程跃把陈冰的手按在了自己额头上。

  这只小手凉凉的真舒服。

继续阅读:第二十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租房的错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