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听戏入画2019-08-08 14:273,080

  季尘和纪琛回去时办公室里只有何笑笑和徐拓,宋修宁和郑真尚未归队,让季尘意外的是,谢祯竟然也没回来。

  办公室内的两个人正在徐拓的“技术角”前专心致志扒监控,听到他们回来的动静也没抬头,却在季尘将拌馄饨外卖放在桌上,并打开盒盖的一分钟内迅速围拢了过来。

  馄饨摊的拌馄饨酱料是他家独特的秘方,芝麻酱与花生酱对半,再按比例加入酱油、醋、小葱末,和不知道什么内容配比的油泼辣子,魅力势不可挡,何笑笑早在第一次吃到时就被俘获,平时都无法抵抗,更别提她这一晚上忙于在监控中找线索,根本忘记了吃晚饭这一茬,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

  她一连吃了五个才勉强停下来,嘴都没来得及擦,就扑上去抱住季尘晃了晃:“季老师,救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这在这个组里最喜欢的人了!”

  季尘不由失笑。

  何笑笑一向活泼,这样没心机的亲近更是让人暖意融融。季尘拍了拍她的肩膀,得到回应的何笑笑便立刻又投回了拌馄饨香气四溢的怀抱。大约是何笑笑吃得太香,那模样很能勾起馋虫引动食欲,明明一份小馄饨刚刚下肚,汤汁都还没消化,季尘却又觉得有点饿了。

  她摸了摸胃,颇为埋怨地看了一眼纪琛:“纪组长,你这就不对了,你应该在我点单前向我推荐拌馄饨的。”

  纪琛清了清嗓子,从桌上拎起来一份递到她眼前:“刚多要了一份,想吃你就吃。”

  季尘立即毫不客气地接过,幽怨的眼神烟消云散,换上一副讨好的面孔:“纪组长,你可真是个好人。”

  目睹了这一切的何笑笑激动地拍了拍徐拓的胳膊,然而她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捏着筷子,筷子上沾着酱汁,于是徐拓的T恤不幸遭殃。

  徐拓盯着胳膊上的色块冲何笑笑怒吼道:“何!笑!笑!”

  何笑笑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徐拓碗里夹起一个馄饨塞进他嘴里,然后护住了自己那份拌馄饨警惕地跳开八丈远,趁着徐拓没嘴说话赶紧堵他:“喊什么喊,回去搓搓不就好了,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矫情。”

  徐拓被气得咬东西的力道都大了几分。

  一餐夜宵吃得鸡飞狗跳,主要是何笑笑飞,徐拓跳,直到两个人互挠了彼此几爪子后才终于休战,转而又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

  何笑笑和徐拓此前已经筛完了一遍监控内容,用面部识别软件排除出了没有相关人员出现过的镜头,现在正在进行二次排查,正好能给纪琛汇报一下初步排查的结果。

  “基本可以肯定傅会时和许见深当晚的行程和他们之前告诉季老师的一致,他们两个在当晚凌晨1点22分的时候乘车离开,而白斯洋和吴嘉航则是在3点06分的时候离开风色,这时候白斯洋是被吴嘉航架出去的。”何笑笑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徐拓,徐拓了然地调出了白斯洋和吴嘉航离开“风色”时的路径视频,视频中吴嘉航看起来也喝了不少,架着白斯洋跌跌撞撞地向外走,期间碰到有想要上前扶一把的工作人员都被吴嘉航挥斥到了一旁,直到出门上车离开,全程没有让任何人接手。

  季尘一挑眉毛,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真是可歌可泣的兄弟情。”

  “噗——”何笑笑没忍住喷笑出声,季尘眼神莫名地看向她,何笑笑勉强止住笑意,认真给季尘科普起来,“季老师,当我们一般提起兄弟情的时候,并不是单纯地再说兄弟情。”

  季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捏着何笑笑的下巴转回屏幕,指着白斯洋和吴嘉航离去时乘坐的轿车,问道:“你们有找到这辆车在离开风色后的行进路线吗?”

  “这个需要交警部门协查,我们刚刚确认了这辆车是登记在吴家的企业名下,是公司用车,但具体的行进路线还要等拿到车载GPS才能知道。”徐拓眉头轻拧,“这辆车在离开风色没多久就拐上了一条没有监控的路,从风色到酒店的常规路线是15-20分钟左右,当晚路上也没堵车,但白斯洋和吴嘉航却是在50分钟后才出现在酒店附近。”

  “50分钟啊……”季尘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那看来必须得找这位吴二少好好谈一谈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想到,第二天他们还没来得及上门,腿上打着石膏坐着轮椅的吴嘉航就被吴嘉铖亲自推了过来。

  吴嘉铖一身黑西装白衬衣藏蓝色暗纹领带的精英打扮,和他往日里出现在公司时的模样别无二致,而坐在轮椅上的吴嘉航则成为了他鲜明的对照组——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眼神空洞,不太平整的风衣外套内还套着海尔斯医院的定制款病号服。

  一直蹲守在市局门口的记者们瞧见两人出现,如饿了许久的秃鹰看到濒死的动物般蜂拥而上,一转眼就把市局门口堵得严严实实,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各式各样的话筒和和录音笔直直戳在吴嘉铖和吴嘉航的脸上,吴嘉铖始终面无表情,保持着他冷肃漠然的神色不发一言,而往日里最喜欢和媒体打交道的吴嘉航此刻却像被见了鬼的孩童上了身,浑身战栗不止,一手捂脸,一手抱头,如果不是体型不允许,他大概能把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轮椅上。

  等到重案组的成员们把两人从媒体的包围圈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吴嘉航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了,他瑟缩地坐在轮椅上,抖如筛糠,魂不守舍,直到被带入重案组的办公室中都没有丝毫的好转。

  何笑笑看着吴嘉航这副见鬼模样不由后背发凉,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灵异世界的平行时空里。

  “纪组长,”吴嘉铖把吴嘉航推到纪琛面前,替他说不出话的弟弟发了言,“我是来带小航自首的。”

  “啪”“啪”两声,何笑笑手中替吴家兄弟接好水的一次性纸杯双双落地。

  纪琛双眼微微眯起,看都没看吴嘉航一眼,而是把目光定在吴嘉铖的身上,细细打量。

  吴嘉铖的长相随了吴顶,和大家心目心中的霸道总裁相去甚远,相比他因脸型和眼睛随了母亲而显得精致的张扬二弟,平平无奇得能轻易埋没在人群中。

  商圈里评价小吴总的固定开头,永远逃不开八个字:低调内敛,谦逊平和。

  但纪琛看他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他太了解吴嘉铖的眼神,像他这样的人,低调内敛或许有,谦逊平和却全然不沾边。

  吴嘉铖是一只隐藏在草丛中的猎豹,时刻警惕,步步为营,为的就是能够在关键时刻给出致命一击,他的低调和内敛,不过是为了放松猎物的警惕。

  纪琛收回目光:“跟我来。”然后又挥挥手,“修宁……算了,笑笑跟我进来。”

  宋修宁和郑真昨晚在记者会结束后一起去见了付会时和许见深,然而二位少爷一向开场早,等找上他们时已经是喝得半醉的状态,看见宋修宁和郑真还想拉着他们一起喝。到他们好不容易问完了想问的消息时,天已经差不多要亮了,郑真给纪琛打过汇报后就被纪琛放回去休息了,宋修宁不想回家浪费时间,干脆直接回局里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宋修宁听到点名抹了一把脸,站起来快走几步赶上了何笑笑:“我来吧。”

  何笑笑跟在吴嘉铖和吴嘉航身后,纪琛走在最前面,听见宋修宁的声音侧过身点了点头。

  何笑笑便退了回去,找上正在纪琛办公室沙发上休息的季尘,晃了晃:“季老师,快醒醒,吴嘉铖带着吴嘉航来自首啦。”

  季尘一听立刻睁眼坐了起来,神色清醒得像是从未睡着,倒是把何笑笑吓了一跳。

  “你刚说谁来了?”她嗓音中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表情沉了沉。

  “吴嘉铖,”何笑笑立刻重复了一遍,“他说他带吴嘉航来自首。”

  季尘的脸色顿时更沉了。

  何笑笑瞧着她这副模样,忽然又想起了她撰写许开源一案结案报告时,无意中扫到季尘表情阴沉的模样,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

  “季老师,是有什么问题吗?难道凶手不是吴嘉航,他只是个顶包的?”她觑着季尘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猜测到。

  “没问题,不仅没问题,还好得很。”季尘冷笑一声,“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推一个吴嘉航出来,把整个吴家都摘出去,吴嘉铖可真是个人物。”

  季尘站起身拉开纪琛办公室的门。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他们会怎么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夜灯火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夜灯火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