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大道至简
杜歌二少爷2018-05-25 12:003,398

  一处破旧的庭院,墙是土块垒起来的,在其内不同的树木林立,有石榴树、桑葚树、香椿树、老刺槐树、桐树、枣树、酸枣刺等,院子的中央是一颗年龄成谜的老刺槐树,因为它徒有一层树皮,树心多半早已不见,盘综错杂,上面有不少蚂蚁上上下下,虫洞更是不少。而在树的旁边是一口圆形的井,至于井深不深不知,因为水已经到了井口。而在老刺槐树的对面是一颗年龄相仿的香椿树,树颈、树径粗大,枝叶繁茂,鸟儿在枝杈间栖息,叽叽喳喳甚是热闹。

  就在这颗树下有一人坐靠蜷缩着身体,胳膊搂着小腿,脸贴着大腿,小腿间还搂着几个笔记本像是睡着了。阳光穿过叶隙,洒在了他的头发上,乌黑亮丽的秀发折射着明亮的光芒。

  动了动,睁开了朦胧的双眼,醒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原来昨天不知不觉来到了家中的老宅,儿时的土房在经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破烂不堪,房上的木头横梁凸显,墙体裂缝极大,若是遇到强暴雨天气或者六七级的大风这摇摇欲坠的老宅顷刻间便会支离破碎吧。

  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儿时的一幕幕临现,视线停在了老刺槐树上,如此炎热的夏季叶子一片一片的掉落,估计是大限将至之类的吧。他与这棵树的感情描绘不来,犹记儿时过家家里它是灵智爷爷。

  走上前去,想要抱它,胳膊短的荒,儿时的小愿望长大了依旧没有实现。只能像以前一样,慢慢的沿着门大的缝钻了进去,树心被风霜雕琢的惨不忍睹,时间的痕迹星罗棋布,那一份扎根于大地的执着与坚守又像一幅美好的画卷临现在他的眼前,一股参破生死法则的沧桑涌上心头,生命约定好的旅行从这里诞生,今天算是回眸再出发。

  他笑了许久,不过笑容极浅极淡,仿佛在时间的年轮里穿梭童年往事。

  小江,又不知过了多久,两位行色匆匆的叔叔阿姨有些激动有些着急的喊醒了不知何时在树洞中入睡那个他。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傻儿子,你可让爸爸妈妈好找。这位阿姨一身素衣,身材苗条,时间在她的眼角留下了极细极细的皱纹却掩盖不住她的美貌,那头顶的三千青丝在阳光的照耀下整个人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如果他还能记住那段故事,那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母亲曾经在梦中出现。

  我们听到老邻居街坊说的,赶快赶了过来。男子的父亲回答了他的问话。父亲与母亲不同,岁月好像对他进行施压,在默默承受中他的两鬓斑白。

  孩子我们回家吧,父母伸出了双手,三个人搀扶着消失在老刺槐树的视线中。

  微风悄然袭来,粗大茂盛的香椿树竟在这炎热的夏季叶子一片一片的落在了地上,没过多久树干上光秃秃的,清晰的看到鸟儿的巢筑在树枝的分叉中央,窝中的小鸟儿还不会飞只能低低的哀鸣,而它们的母亲在离开梧桐树落到刺槐树上寻找食物的时候流下了晶莹的泪珠,泪珠缓缓掉落,在井水面上泛起了层层涟漪,庭院中的树木似乎都看到了水面上一副新景象如火如荼。

  ……

  清晨醒来,小江是趴在自己的写字台上的,口水流在了自己笔记本上,脸红涨的吓人,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看桌台上的两本日记,一本是自己生活记录的点滴,一本是曾仰慕自己的女孩子在结婚后送的。而这位女孩子曾苦苦的暗恋着他,据日记里写道从大学相遇的那一刻起,自己便是她生命挥抹不去的三分之一,毕业之后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甚至这个女孩还来到他的城市两三次看望她。不过两个人就像数学里的平行线始终没见她表露丝毫。

  也就是前段时间,他给她通电话,不知在说什么的情况下,得知女孩结婚了,而且是瞒着他的,五谷杂陈涌上心头。再加之工作一二年的不顺利,生活的坎坷曲阜,两本日记,仿佛余下的时光能够慢下来的只有痛苦,体味这留下来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她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曾经,倾心细语流年,游遍故乡小城。

  街道商店的广播里响起了一首歌曲,这是一首他当年创作的歌曲,而这首歌一直流行在这条街道,同样的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始终未变在播放着同样的一首歌曲《爱吗》。

  爱吗?不爱

  她呢?不爱

  为什么呢?难道是朋友

  这样不好

  爱吗?不爱

  她呢?不爱

  为什么呢一次又一次,难道这次还想做朋友

  爱吗?不爱

  为什么呢?难道是朋友

  要在下一秒等候

  街角的灯亮了又灭了

  你我都是沉重忙碌的身影

  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

  燃烧过几次几次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哪头

  我走过小桥流水,看尽岁月哀吼

  我找不到你在哪头,我不明白你去哪了

  我等了这么多年却没能发现你出现

  我想你还在远方轻轻依依

  只要相信我是唯一

  到最后总要决期

  爱吗?爱

  雾里看花模糊影,一草一木尽无菱。阴阳五行乾坤卦,夏秋冬去自春来。每个人都在演绎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在不断地为故事画上句号,只有这样新的故事才能继续,人才能走下去。

  小江,吃饭了,快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卧室外,母亲亲昵的呼唤着。

  待得早饭结束,在父母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医院,这个时候他才观察到父亲手中拿着一个袋子,是署名医院的袋子,不过他没有了更多的询问,三人肩并肩的走进了这家医院。

  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医生安排他做了很多项检测,待得拿到这些部门的检测报告后,安静的看了许久,这才摘下口罩,是一位面容阳刚又不失温和,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的男子,年龄最多三十出头,微微一笑让所有的人都深深感染。他现在各项都很正常,已经排除疑似“孤独患者”,你们放心吧。又继续说:再抓些药,如果不放心过上一周再来检查一次,如果没有问题,便完全可以确诊了。说着将单子递给了他的父亲。

  你们在此坐着,我去去就来。父亲和蔼可亲开门而去。

  不到一会,母亲的手机响了,老婆钱在你那里吧?

  哎呀,我也是个糊涂鬼,说着托付了医生两句,急急忙忙起身离开,屋子内只剩下了他与医生两人。

  我能看一下我的病例吗?医生递了过去,仔细的一字不漏的看呀看,这张病历单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疑似孤独患者,怎么会得这种怪病,索性医生说我好了。

  似乎是有问题想问。看向医生:请问您贵姓。

  袄!我姓指,百家姓中比较少见,你可以叫我指医生。

  指医生你好,我最近老感觉自己做了一个、一个又一个的梦,只不过内容记不清楚了,这是正常现象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至于记不得那也是很正常的。不必太在意。如果爱运动就要适量的空出时间学习;如果爱学习就要制定计划坚持每天必不可少的锻炼。没事的时候别瞎想,物极必反,凡事都有一个度。

  恩,谢谢。

  好了。范江,后面还有病人等着,我就不送你了。说着站起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待得范江离开之后,指医生呢语:梦中有梦还连梦,如同三场造化,想必够你一生去沉淀了。范江啊范江,你可真要谢谢我,如果不是与你有过相同的经历,得了相同的病,估计这世界上再好的良医也无从下手吧。

  哈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响彻这间办公室。

  按照范江的意思,父母将他卧室里大到床罩被单,小到拖鞋等等全部换了一遍,可谓是彻彻底底。

  垃圾桶旁,这两本日记确定要焚烧了吗?

  孩子不是说烧了吗?

  这也算是成长的痕迹,确定就这样烧了?作为母亲在这个时候更多的是感性。

  如果不烧,我也不想再让孩子看见,实在不行埋到老刺槐树下吧。

  母亲赞同了父亲的想法。在庭院中最为诧异和感叹的便是那颗粗壮的梧桐树了,不知是害什么病了,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季节里光秃秃的死一般寂静。或许他们都没想到在那一次又一次的侃侃落笔中范江写出了一些文字作品,他小心翼翼的装订成册,封面上凸显的文字,美名其曰 《从那年冬季开始》,不知是在诉说哪年冬天,还是意指那份曾经的寒冷如冬日的冰天雪地让人刺骨的寒冷与绝望,亦或者道涂玄机。

  而此时此刻的范江正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忙碌简单的生活让他身体疲惫的同时精神充盈,他为自己制定了独特的五年规划,在这个五年规划的基础上形成了每年的奋斗目标。立长志奋斗之路永无止境,这一次自己要好好的过日子。

  按照范江的规划不如到部队打磨一番,人常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部队是历练的好地方,而为家国和平奉献自己的力量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

  城市里行人匆匆,每一天都有精彩的故事等待着你。佛说:前世五百次的相知,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爱。回眸与擦肩;相遇等相识;相知和相爱;我都在期待。

  一夜微风起,尝尽合离欢悲,梦中有梦还连梦,只怪负倾城。一指流沙鸳鸯,三唱年华轮门,道一声:夏芒不在,离歌渐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芒不在离歌渐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芒不在离歌渐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