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练习生的进阶之路——《完美驸马》3
加菲说2018-03-15 09:365,804

  “六十二号!乐长生!”

  六十二号走上台时,台下少女们的尖叫声也不无道理:台上少年人身形挺拔,白净斯文,对着台下各个方向都不漏地微笑,然后向着台上坐着的一排评审大人鞠躬,大人们也回礼。

  一片欢呼过后,少年轻轻一笑:“诸位评审大人,诸位看官,在下完美百强初排第六十二位,乐长生,文昌北山县人士,今年十八,身心健康,嗜好纯良,平时喜欢读书听曲,偶尔也品游大好河山,所到之处广交四海之友。入选完美百强,实在有幸,无论成败与否,此行铭心一生,其他的也不敢奢求过多,父老乡亲们要是觉着我说的还过得去,就给点掌声鼓励鼓励,谢谢!”

  乐长生口条很顺,语气轻松,对着台上台下礼数周全,台下百姓们立刻齐刷刷鼓掌赞叹。

  一位评审大人说道:“公子过谦了,尊父乃是守边副官,出身贵重,公子初选可有什么要展示?”

  “有!”乐长生站在台中央,手一伸,就有一根棕坠青石剑从旁抛过来,被他稳稳接住,唰唰唰几个长剑带风横旋翻身,众人眼花缭乱一阵后,他的动作停在了一个很帅的亮相上,一时惊艳全场。

  众目期待下,乐长生向台旁一侍卫道,“侍卫大哥,切磋切磋?”

  侍卫果然拔出腰间利剑,走到台中央。

  乐长生和侍卫就这么当众耍起剑来。

  好炫目!刀光交错闪眼!

  好惊险!侍卫一剑差点刺到乐公子!

  好悬疑!乐公子居然压制住了侍卫的劈剑!

  好厉害!乐公子长剑甩转将侍卫的剑完全卷进漩涡,缴械在地。

  侍卫坐在地上,起手施礼:“公子好身手!”

  “承让。”笑容亲和,伸手拉人。

  侍卫被乐长生拉起来后,两人象征性拥抱了一下,然后在这简短的拥抱里,笑容满面的俩人也没闲着:

  “一共两百两。”

  “说好的一百。”

  “我坐地上了,加钱,一百八。”

  “一百二。”

  “一百七。”

  “一百三。”

  “一百六。”

  “一百四。”

  “一百五十九两九钱九。”

  “……”乐长生服软,“一百六。成交。”

  拥抱结束,乐长生笑送侍卫下台。众评审连连称赞,看几个评审大人热烈氛围,就差直接宣布他是十强了似的。台下少女们一直目光跟随乐长生,高举着写他名字的花花绿绿牌子,高呼着:“长生长生!谁与争锋!长生公子好棒~~”

  乐长生向她们双手挥动,笑容阳光,神采飞扬。

  ……

  “六十三号!欧阳容易!”

  六十三号一上台,就引起所有人议论,他大腹便便,一身宽大棕衫,低着个头,匆忙上台,一个脚踩袍子,当场摔倒,就这一下,便引起台下一阵大笑。等他在笑声中慢慢爬起时,更是引起在场所有人大笑:衣服破了,头带歪了,鼻流血了。

  声音憨厚,傻里傻气:

  “各位、评审各各位乡亲父老诸位好,在下欧阳容易。”

  一报名字,台下立刻笑了。

  评审担心地道:“欧阳公子,你鼻子还在流血,没事吧?”

  “小事,书上说偶尔放放血有助康健。”欧阳容易用袖子抹了一下。

  “那就请开始展示你的才艺吧。”

  “是,”欧阳容易从怀里掏出一书卷,有些紧张地介绍起来,“在下近年对一项事物进行研究,如今已有历史性突破,这次来西都,正好带了我的一套新书成果,大家有没有听过尸米之道?”

  “什么米?”

  “看来是个高人……”

  台下肃然起敬。

  欧阳容易展开书卷,里面一页页似模似样的画和详尽笔录在众人面前展现开来:

  “在下这几年,写了不少尸米之道方面的作品,比如这《屎可以是七色的》《十年是否可以不拉屎》《屎与屁的内在竞争关系》《不同地位的人如何用屎区别》,以及《屎的施用与实用与食用》。哦对了,最近刚出的一本新书,正是我手中这本——《屎书》!”

  看台下人的表情,应该还是对他名字更感兴趣一点。

  ……

  “六十九号!韶明!”

  人群只是听到了名字,都还没见到半个人影,就沸腾地欢呼起伏,台上看上去有些身心疲惫的评审官员们,也忽然精神百倍。

  他,漫步到台上,走到中央,才往那一站,立刻引起台下无数男女老少耸动挤到台下最近的地方,好多少女举他名字的大牌子齐声高呼——“小明王小明王你最棒!小明王小明王你最行!小明王小明王帅帅帅!小明王小明王赢赢赢!啊啊啊啊好帅啊~~~~~~~~~”

  少年举起右手,轻描淡写:“低调。”

  这个小小的动作和说话,更让少女们疯狂向前拥挤。

  此人正是,完美十强大热门,报名有点晚惜排第六十九的,小明王,韶明。

  韶明态度敷衍地向几位评审抱拳。

  大人们立刻全体起立还礼,然而他们回礼时韶明已经转过身去和台下的拥护者们继续打招呼了,几位评审大人面面相觑坐下,开始议论:

  “这可得罪不得!”

  “等下不管小明王爷说什么,只管夸。”

  “好、好。”

  达成一致后,一位长须大人一本正经:“呃、小明王爷文武双全、智勇兼备,更是西都四俊之首,谁人不知,这等初选什么的,不过于小王爷这样贵圣来说,有屈尊驾。”

  韶明转身笑了下。

  长须大人见韶明没回应,脸色有些挂不住。

  这时,一位大人这时突然拍手,佩服道:“小明王爷笑起来真真气度不凡,简直天神一笑惊绝于世!”

  众大人一听,都齐刷刷扭头看向这位大人,各个都是一副“你有点抢戏啊”的表情,这下可好,其他大人也不甘示弱,立刻也跟着鼓掌赞叹。

  长须大人鼓完了掌,又问:“不知小明王爷今日可有兴致让我等开开眼界?”

  韶明还是没回应。

  长须大人吞了吞口水,勉强微笑圆场:“也是也是,这种场地,小明王爷能露面已经是我等荣幸,准不准备,不过是过场。”

  大人们异口同声:“是啊!能露面已经是我等荣幸!”

  众大人一个个又忙着使劲拍掌,生怕自己落了人后。

  韶明看大人们各个使劲鼓掌鼓的手都红了,这才有了回应:

  “哼。”

  “好啊!”

  座中又一位大人突然起立,这回可让他抢先了,想都不想便拍手大呼:“好!好啊!好极了——”

  这一呼不打紧,全部人都纳闷看着这位大人,就连韶明和台下的群众都不明所以地看他,他们眼里都是一个同一个问句——不过一个哼字,怎么就好了?

  这大人面对这么多疑问眼神,一点都不尴尬,反而更慷慨激昂:“本官在职多年,生平听过无数人哼,但都了了,唯独小明王爷这声哼,沁人心脾,言简意赅,一语中的。与凡夫卒子所不同,小明王爷的这声哼,哼出了高山流水的意境,哼出了猛虎下山的态势,哼出了万物复苏的生机,更哼出了开天辟地的气魄!有道是,古往今来何所极,小明王爷一声哼!!”

  说到动情处,已然泪流满面。

  台上台下,陷入一片无声。

  ……

  七十号表演胸口碎大石,结果变成了大石碎胸口;

  ……

  七十三号的现场解剖一头猪搞的一堆人都忍不住吐了;

  ……

  七十五到七十九号因为现场宰猪残留过于血腥,拒绝出场;

  ……

  “八十九号!丧门!”

  很快就轮到了八十九号。

  “嘿,这名字可真喜庆!”

  “指不定一‘名’惊人,实为高人!”

  在众人期盼中,一个骨瘦如柴的草窝头小男孩,穿脏污棕衫,额前横绑一条棕色发带,走上台,衣领里揣着条小脏狗,头发遮住了上半张脸。

  “你身为百强在列,为何如此邋遢……怎么带个狗上来……而且你这名字是怎么回事……还有看你这骨相,怎么看都不到十五岁吧……”评审大人越说眉越皱。

  完全没听见似的,男孩挽起双手袖子,拿出一四方木块平端,左右手几根手指分别在木块边缘四角同时按压下去,再上下一抻,“咔”一声,木块从中竖直拆分开,一分为二。男孩左右手各拿一半木块举在空中。

  台下没任何动静。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男孩随即又将两半木块又“咔”地嵌回成原来的四方一块,直接走下台离开了。

  “噗嗤!”台下终于有人笑出声。

  “这小子干什么呢?”

  他这造型,像个挖煤的,他这展示,突然开始,戛然而止,全程一句话不说,实在莫名其妙。

  ……

  “九十五号!神谋!”

  一纤瘦清雅的棕衫少年端庄地走上台,双手兰花指掐着一把玉扇,脸上画着紫蓝相间的纹彩面谱。

  “诸位好,某神谋。”

  少年一上台作礼发出声音,台下观众立刻就笑开了,“动作像个女人,还轻声细调的,你是男的女的?”

  “男的。”神谋不以为意,当下回答。

  “你会什么?”

  “上请天仙,通天知命。”

  台上台下一阵议论。

  一个观众说:“我不信!我早前曾被卦师批命,说我二十四岁轮回数数定遇劫数,我今年已过二十三,十分在意,要不你给我请个神仙来说说?”

  神谋点点头,忽张开双手,伸到头顶,念念有词,全身颤抖,突然和疯了一样,相较刚才优雅,判若两人。袖子一扫,神谋整个人忽坐地上,一动不动,低下头好半天,再抬头时,吓所有人一跳:面容狰狞,翻着白眼,活像鬼一样,突然,神谋玉扇一指,朝着提问观众如巨风咆哮,声音陡变浑厚铿锵:“长生在道!何人打扰本尊清静?!”

  被指的人被一声巨吼吓得魂不附体,颤抖道:“……长……长生大仙……?”

  台上台下半信半疑,却也不知为何都被震的一时说不出话。

  “有屁快放!”大仙脾气不太好。

  “呃……卦师曾为我批命,说我二十四岁有劫数,大仙执掌人间寿命,帮我查查,是真的吗?”

  “生辰报来!”

  “太玄四二,子时一刻。”

  “哈哈哈哈哈哈~~~”大仙放声狂笑,而后袖子一甩,“不用查了!三八轮回数数,你明年,轻则小人作祟,重则血光之灾!”

  那观众先愣住了,然后突然跪在地上哭起来:“准!太准了!和当年为我算命的人正是这么个说法!求求大仙求求大仙!为我指点明灯!”

  “命数天定!岂随人意!”大仙怒面翻着白眼点了点手中玉扇,“不过……念你二十三年德行顺道,本尊就让你一句罢——”

  “大仙请讲!!”那观众立刻磕头。

  “明年伊始,不可子时过后入睡,不可食肉骨,不可半夜开窗门,不可出行于林谷,不可下水,不可远行,不可立于棚下,一日三餐减为一日早午两餐,不可与人口角,不可露财于外,或可免灾。”

  “谢谢大仙提示!谢谢大仙提示!”那观众边听边背下来,喜极而泣,一直磕头。磕到激动处,还极有感染力地朝着周围观众大吼:“你们也快跪下啊!哎呀大仙说的太对了!真的是大仙啊!”

  台下的人毫无波动。

  大仙一甩袖,折起玉扇,整个人垂下头去,又不动了,再抬头时,面容恢复优雅,气喘冒汗,白眼也不翻了,看来大仙是离开了。

  ……

  “九十六号!玉照生!”

  玉照生走到台上,立刻仰头施礼:

  “在下完美百强初选排名九十六位,玉照生,今年十五。”

  “那你有什么想展示的才艺吗?”长须大人例行问到。

  玉照生扫了一眼台下临近少女腰间的香囊,立时有了灵感。

  “有。”说着,玉照生将手伸出,对着台下方向,“姑娘身上佩戴香包,能不能借我?”

  少女取下腰间香包,递到台上玉照生手中。

  玉照生将香包拿到鼻前,鼻息缓缓纳入香包香气,闭眼细细回味:“这里有两种花香:一种香味温和,入鼻不散,吸入体内脾胃舒畅,应该是辛夷花;另一种香味,夹杂早露幽芳,不浓不淡不抢风采,安五内治郁气的夜合,对不对?”

  少女听了,欣然一笑:“正是!”

  “在下鼻子还挺灵的吧?”

  台上台下,气氛融洽。

  “——别逗了你,这种闺阁香包全国上下十个有八个都含这两种花味,中了能算什么,你既然属狗,倒是给我闻闻看,这是什么味?”有个人边说边走上台,打破了这份融洽。

  玉照生正打算转头看是谁,突见台外老远迎面飞来一道黄光,嗖一声掠过他头顶,当即脑后“砰”一声脆响,随之传来惨叫和破碎声。一回头,才惊觉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大汉,正举着大木桶从他背后头顶准备把他泼个透心凉。然而随着这突入的黄光和破碎声,两大汉举过头顶的木桶当下应声碎裂,整捅墨顺头而下,两大汉自己瞬间变成了两只落汤乌鸡。

  幸免于难,玉照生后退两步,这才看清,刚才说话的人正是街上让人追他八百条街的小子。

  台上台下立刻认出了这小子:“啊!是小敬王爷!”

  原来这小子,正是帮陛下策划这完美驸马甄选会的敬羡王之子,小敬王爷,少施少宝。

  少施少宝趾高气扬,并未当即对着玉照生发飙,而是扭头看向台上走来的另一人,语气不满,“管闲事?”

  这人也是身穿棕衫,上台径直朝着玉照生方向走过去。到了玉照生身旁,弯下身,在破桶边捡起刚才飞过来的一柄黄石剑,十分潇洒地甩掉了剑上墨渍——玉照生这才看明白,原来刚才头顶一道黄光,是这把黄石剑飞过来的光啊。

  正忘神地盯着这人看,一旁的少施少宝打断了他们:

  “干什么,当我不存在?我说什么听见了没,打翻我的桶,就这么算了?”

  这人手握着黄石剑,转身看少施少宝:“你想怎么办?”

  声音低沉浑厚,不急不缓,虽然语气没在挑衅,却听来不怒自威。

  少施少宝示意两大汉走向玉照生。大汉身体刚向前倾,持剑者就立马把玉照生拉到自己另一侧,隔开大汉。少施少宝一边盯着他手里的剑一边吞口水,似有忌惮:“这事好办,你俩给我跪下认……”

  持剑者听完,缓步走向少施少宝。

  两个大汉立刻冲上去护在少施少宝身前。

  “你你站住!”三人慌张不已,满脸冷汗,“你你你干嘛?别别别冲动!!”

  持剑者已来到三人面前。

  少施少宝见持剑者拿剑的手缓缓提了起来,突然一瞬间脸从慌张害怕变成了正经八百:“好!你不用这么客气走过来跪我道歉!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个道歉我接受了!今天还有别的事!以后小心点!”说完,转身拔腿就跑了。

  “谢谢兄台!”玉照生上前道谢,见到持剑者也是一身棕衫的少年,又高兴道,“兄台也是完美百强吗?”

  持剑者扭头看了玉照生一眼,点了下头。

  “是他吗是他吗……”

  “还能有谁……”

  “真人真英俊啊…………”

  持剑者和玉照生这才意识到周围有什么齐唰唰袭来,于是侧头向台下瞥了一眼。

  “他转过头来了转过头来了…………”

  “风玄道!!!!”

  “啊!他在看我!!!!!!!!!!!!!!”

  台下少女们顿时脸红头晕,激动万分,有的甚至当场倒地。

  ——风玄道?

  这场面,这名字,难道这就是昨天在茶寮里听过的,百强排名第一的风玄道?

  ---------------------------

  打开“爱奇艺阅读”APP,搜索《完美驸马》,完美驸马最终花落谁家,等你揭晓!

  爱奇艺文学,我们所有的向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偶像练习生》主题:come and pick me!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偶像练习生》主题:come and pick me!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