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土匪彻底覆灭(1)
章郎展翅2018-05-08 14:243,368

  一线天峡谷在清水江的南侧,因为水道沟渠交错复杂,不熟悉的人一般都会迷路,便成为这群丧尽天良的土匪的老巢。

  “歪脖子,快快过来,大队长找你。”有人喊道,估计也就是研究一下如何进入一线天峡谷里剿灭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杆子。

  歪脖子高兴地跑过去:“打一线天峡谷,我定当冲在最前面。”

  “还没说啥子事?你就如此猴急了?”杨松泉看到歪脖子这般模样,嘴里似有一点不耐烦的语气,“就你心急火燎的,刚来几天就把这儿当成你家了?”

  “咋说的呢,你还没撅屁股,我就知道你吃的啥了。”歪脖子还是改不了当土匪时候的荤话,还豪气地朝杨松泉拱了拱手,“以后杨营长可别撅屁股了。”

  杨松泉伸出手打了一下歪脖子,竟然被他躲开了,大家便笑起来,说歪脖子斜着眼睛原来是时刻都在注意别人的举动。

  清江支队再次进一线天峡谷,弯弯道道是挺多,但是战士们不再是第一次进一线天峡谷那样到处找不着北,现在已经轻车熟路,进行得很顺利。

  眼看就要到土匪的老巢,杨佳铭却停下来,告诉大家伙在此扎营,不再往前走。

  大家伙都纳闷,为啥子不一鼓作气拿下土匪老巢?

  黄大浩大摇大摆地再往前走,被人拽了一下:“你小子不要命了,土匪正在那里架着机关枪呢。”

  拽他的人是杨佳铭,他生怕节外生枝。

  “我咋没看见?”黄大浩正说着,一梭子的子弹射了过来,幸好没击中谁。

  “土匪这是怎么了,没力气瞄准了还是故意打不准?”黄大浩嬉笑道。

  可是,下一秒就在黄大浩的右大腿上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那是土匪用一支步枪打的,没有百步穿杨的技术,这三百米的距离射中是不可能的。

  杨佳铭的脑子里飞速的旋转,这到底是谁有如此高超的枪法,但是黄大浩的呻吟声侵扰了他。

  “叫你别粗心大意,你看遭了没得?”杨佳铭奚落道,看着黄大浩惨白的脸,继而吩咐卫生员把他包扎。

  正在此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清江支队被压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牺牲了六个战士,杨佳铭气得咬咬牙,命令道:“打死这群王八蛋。”

  土匪的机关枪扫射了一下便停下,杨佳铭也想不到土匪的葫芦里埋了啥子药,趁着这间隙,他跳过一个石头,绕道前行,挨近机关枪手。

  正准备抽出刀来杀死土匪,却被发现,那人扭转枪头朝向杨佳铭,说时迟那时快,刀子插入了土匪的胸口,只听啊的一声,那人没有了呼吸。

  清江支队队员们蜂拥而上,把在此蹲守的土匪一个个地杀死,清扫前往土匪老巢的道路。

  前面有一座寺庙,杨佳铭掏出枪在门口往里面张望,发现没啥子动静,挥了挥手,后面的杨松泉等人快速地涌过来。没料到,一根木棍劈头盖脸地轮过来,杨佳铭一闪,木棍落空,再抡过来的时候杨佳铭已经有所防备,右手接住像糯米粑粑一样黏住,那人再也挣脱不掉。

  等杨佳铭定睛一看惊呆了,这小伙子咋个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像,眉宇之间神似,个子稍比他高一点。

  两人在对峙着,两只眼睛对视在一起,空气似乎凝固,一群人挤进来的时候也目瞪口呆,这是大队长在照镜子么?

  “大队长,他就是金仁磊。”歪脖子掰开人群,在他俩面前指手画脚。

  “你就是霹雳狂刀杨佳铭?”金仁磊惊奇道,像是看到自己的亲人一样,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大队长的名字是你叫的吗?你一个小小的土匪,赶紧缴械投降,接收人民的审判。”此话倒是硬气,大家转身看的时候,发现是老孙头。

  “我不是土匪,我是党国正是军人,在保密局工作,现在奉命清剿你们几个。”没料到的是,金仁磊也来气了。

  说完,金仁磊的头被人用手拍打了一下,不知啥子时候,金仁磊的的身旁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尼姑,她恶狠狠地说:“这里是佛门净地,要打到外面打去。”

  “阿妈,我做错了啥子,你却打了我。”金仁磊摸着脑袋,委屈地说。

  真是奇怪了,尼姑竟然生有儿子,而且是国Min党军官,围着的人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聋了?

  杨佳铭顿时变得高兴起来,激动地说:“巧妹,巧妹,你是我的小南瓜,你咋成了这样,十几年前你不辞而别,我一直在寻找你,后来战乱连连,我猜停止了寻找你,你一直杳无音讯。”

  “施主,你认错人了?”尼姑双手合十,嘴里喃喃地说。

  正说着话,金仁磊趁机逃出寺庙,等大家醒悟过来,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追!”杨佳铭顾不了那么多,先快步跨出门槛,往一线天峡谷里追。

  一边追一边鸣枪,一线天峡谷里的回声搅乱了听觉,分不清哪里打了抢,而一线天峡谷的源头就是一个大大的山洞,里面可以容纳上千人。

  如果想要强攻,恐怕胜算不大,所以杨佳铭想了想,还是不能轻举妄动,先撤退写报告给军区再做打算,因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是摸清了敌人的老巢。

  再说,这黄大浩受了伤,先回去疗伤要紧,要是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锯掉右腿都有可能。

  回到秀山城,杨佳铭的脑子里一直在想,那座寺庙的尼姑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既熟悉又陌生,这分明是金巧妹,为啥子就说他认错人了呢?

  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头绪,等把报告交给通讯员送上去之后,却坐在指挥部里发着呆。

  “大队长,在想啥子呢?”有人问。

  一看来人是王珍珍,杨佳铭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于是笑着说:“在想如何剿匪,结束老百姓被土匪糟蹋的日子?”

  “除了剿匪呢?”

  “那就没了。”

  “我可在寺庙里看得一清二楚,我敢肯定那是出家了的金巧妹。”王珍珍走来走去,把寺庙的事情重新讲了出来。

  “你那么肯定?你凭啥子?那么她为啥子不理我?”杨佳铭连问几个为啥子,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你看看,急了,还说除了剿匪,没想别的。”王珍珍故弄玄虚,眨了一下眼睛,“我的肯定来自于我们女人的感觉,还有……”

  没等王珍珍把话说完,杨佳铭已经飞奔出屋,往一线天峡谷走去,不用说,那一定是去寺庙找金巧妹了。

  “你给我回来,你一个剿匪大队长,怎么沉不住气了,单独行动,不怕土匪来个埋伏啥子的,你再有三头六臂,也架不住他们的几十条快枪?”王珍珍把问题分析得头头是道,才叫回来杨佳铭,然后用教育的语气说,“天天说我犯政治性错误,我看你没等我说完话就冲动了,这是犯了大忌的。关于这个金巧妹,我已经派人再次回到寺庙寻找,可是啥子也做不到了,人蒸发了一样。”

  屋内,只有两个人,他们是清江支队目前最有名望的人,此时她在为他做法做个分析,再展开爱情的追求。

  经过王珍珍的一番解说,杨佳铭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想那金巧妹如此绝情,那一定有啥子隐情,那些幸福快乐的日子,仿佛就在眼前,那些日子是何等地潇洒,何等地令人难忘。

  “她为啥子不认我?为啥子对我如此绝情?”一个铁汉也有柔情的时候,怎么深爱着自己的女人一个个离他而去,杨佳铭喃喃地说,“我到底做错了啥子?”

  “大队长,你不是还有我吗?”王珍珍来到杨佳铭身边,“我是一直爱着你。”

  爱是经过千万根线织成的苗丝带,那么艳丽,那么富有魔性,只要你轻轻挥动,展现在你面前的是绚丽多彩的景象,让人不禁暗暗称奇,但是一旦静止下来,你就看到了爱的沉淀,那就是苦苦守候在你身旁的人。

  杨佳铭认真地看着王珍珍,心中感慨万千,这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原来是一直爱着自己,这辈子辜负了几个女人,而一直和自己对着干的女人活生生地展现了女人柔和的一面,向他表白了。

  “我们找个好日子,然后告诉所有人,我们在一起,我要为你生很多小孩子,一起教他们习武,把我们苗家的拳术传承下去。”王珍珍主动献了一个吻,两人相拥在一起。

  三天后,岩崖苗寨里里外外都在忙着张罗杨佳铭的婚事,剪红喜字,蒸糯米饭,杀鸡宰鸭,在操场上架起了五口大锅,几个大厨轮流炒菜。

  “恭喜大队长,不过这动静也太大了,不怕上级组织来调查你?”黄大浩一瘸一拐地过来,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我说,黄营长,结婚是人生大事,我就搞隆重了,如果把我这个大队长撸了,咱也不怕,再说按照咱们苗家人的结婚,那要三百斤糯米,三百斤大肥猪,三百块大洋,我还算寒酸的了。在这清江十二寨还讲究三百尺的苗丝带,那可是花费很长时间才能编织而成,可是这兵荒马乱去哪儿找丝绸来编织,试想一下,一人一天最多织成半米的苗丝带,要是三百米,那要织到猴年马月去,咱们还娶不娶婆娘了?”杨佳铭把自己说的很寒酸,的确也是有一定道理,何况这是立了大功的大队长,还是少数民族地区的大英雄。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土匪彻底覆灭(大结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血清水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