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土匪彻底覆灭(大结局)
章郎展翅2018-05-10 14:293,438

  不过,还是有人打了小报告。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杨佳铭还没有醒,王珍珍在床沿打理自己的苗家头饰,忽然门被敲得咚咚响。

  “啥子事?还让不让人家睡个回笼觉了?”不耐烦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来。

  “大队长,军区来人了。”外面拍着门的是警卫员,他的身旁在站着一个满脸严肃的人。

  床铺被杨佳铭一个鲤鱼打挺摇晃得要垮了下来,被王珍珍用手指点了一下额头:“慌里慌张地干嘛?”

  “人家从军区来的,我还没起床,不被骂死才怪呢。”杨佳铭一边穿衣服,一边起身开门,马上堆满微笑地做了一个“请”字。

  “我说你杨大队长啊,你咋个这么糊涂?赶紧跟我到你们指挥所去,我有话要问你。”来人很明显早就认识了杨佳铭,原来是前几年杨佳铭到军区作报告的时候,和那人挤着一张床睡了一晚上,俩人无话不谈,天亮了才睡着。

  “哦,原来是张政委,啥子风把你吹来了?”笑容可掬的杨佳铭,立马把手搭在张政委的肩膀上,说说笑笑着往指挥所走去。

  杨佳铭心想:可能是谁把老子结婚的事情上告到军分区了,报告我也打了,组织也批准了,我到底犯了啥子错?

  一边想一边发呆,连张政委叫了他几声都没反应过来,别人碰了他一下,才紧跟着上来:“张政委,你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你何罪之有啊?”张政委故意把声音拉得长长的,像唱戏一样,把周围的人都逗笑了。

  但是只有一个人没有笑,他正躲在稻草堆旁,眼神有点迷离,杨佳铭恰巧与他四目相对,却被那人移开。

  正疑惑间,张政委说:“你也别责怪是哪些人告你的状了,说到你的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

  “你就处分我吧,我愿意接受处分,反正我就结这么一次婚,如果按照咱们苗家穿金戴银的方式来迎娶人家姑娘,我那是小巫见大巫了。”杨佳铭知道张政委要说的是啥子事情,再不做一番解释,如果挨批起来可就是没完没了,干脆自己先下手为强,心里也好受一点。

  “杨大队长,你可别自责了,根据我们军区的研究,你那也不是啥子恶性事件,我们是遵循你们的习俗和习惯,大家和谐共处,平等对待,只要不过分,引起民愤,吃香的喝辣的也是应该的,何况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打倒反动派,建立新中国,让人民当家做主过上幸福生活,所以结了婚吃吃喝喝不会错,但是有人既然告了你,我们也要做一下表示。”张政委的语气里没有了强硬的分量,反而是给杨佳铭安上了定心丸,“等一下我就宣布调查结果,毕竟目前最主要的工作是剿匪,再说你的功劳已经是……”

  张政委还没有把话说完,有人急忙闯进来:“大队长,有人跳悬崖了。”

  “谁呀?”

  “是个女的。”

  “我问的是谁跳悬崖?”

  “你先去看看吧。”

  等几个会游水的战士们把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杨佳铭已经猜出来是谁了。还有人在悬崖边捡到了一张弹弓,这分明是杨佳铭小时候的心爱之物,而现在已经被扳成两半。

  杨佳铭明白了一切,想到了十八岁那年,他给她这张弹弓,她为弹弓绣了一个精致的吊饰,说那是他们的爱情见证,二十年过去了,她一直珍藏着,而他忙于领导战士们打鬼子剿匪,已经忘记了他和她的秘密。

  而毅然跳下悬崖的正是寡妇潘英敏,她看到杨佳铭已经和别人结婚,自己生无可恋,以这种方式结束了一切。

  杨佳铭把潘寡妇埋葬在河边,竟然招致了黄奕兰一片骂声。

  晚上,一个黑影射出飞刀,纸条正好被钉在漆黑的柱子上,杨佳铭起身追赶,那黑影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回来取下纸条,慢慢读道:“挨千刀的杨佳铭,你不得好死,我阿妈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熟视无睹,她殉情了,你还把她埋在河边,一辈子做水鬼是不是,你咋不与她一起死,我要和你对抗到底。若是真男人,凌晨到一线天峡谷见。”

  杨佳铭默默收起纸条,揣进右边衣兜里,一晚上思绪万千,辗转反侧,到了凌晨便稀里糊涂地来到一线天峡谷。

  不一会儿,稻草堆旁闪现一个人,先一拳打过来,杨佳铭躲闪在一旁,定睛一看是金仁磊:“你们的女特派员呢?”

  “她不在。”打斗声中,金仁磊大声吼道。

  “那张纸条是你写的?”一拳过来,杨佳铭截住,狠狠地问。

  “不那样写?你咋会来?今天我要取你狗命,我们打不赢你们大部队,难道两个人就打不赢你一个人?”说话间,又出现了一个人。

  “你个矮敦子,是我的手下败将,你和金仁磊联合在一起,我也不怕。”杨佳铭一个扫堂腿过去,把金仁磊绊倒,然后又是往后猛力踢,硬生生把矮敦子沈国英踢到了五米开外。

  他们的打斗声惊动了一个女人,正当杨佳铭准备举起刀往金仁磊头上砍去时,那个女人挡住了:“杨佳铭,你个没心没肺的,你认真看看,你要杀的人是谁,他是你的儿子。”

  “妈,这是真的?还是你为了救我而故意撒谎?”金仁磊刚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你照镜子看看,你和眼前的这人是不是有八九分的相像,当年我把你生下来的时候,饥寒交迫,有一个国Min党军官救了我们,阴差阳错地,你当上了保密局别动队员,我本想让你杀了这个负心汉,为我报仇,没想到……”那女人正是金巧妹,一身的尼姑模样,等她把头巾摘下来,杨佳铭清清楚楚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这一切正好被赶来的王珍珍看在眼里,她的身后有一个排的兵力,正在瞄准着金仁磊他们。

  可是,在这空挡里,矮敦子沈国英似乎发现了啥子,悄悄地溜走了,等王珍珍带领士兵团团围住金仁磊的时候才发现矮敦子沈国英已经逃跑。

  “来人,把金仁磊捆了。”王珍珍下命令,完全不管呆若木鸡的杨佳铭,“交给人民审判!”

  “看在他是你亲儿子的份上,你一定不要枪毙他,好歹也是父子一场。”金巧妹哭喊道,“虎毒还不食子呢。”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金仁磊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

  “要不要把这个尼姑也押走?”有士兵准备上前去拉金巧妹。

  “不行,我党的政策是宗教自由,她没有犯下错误,理应让她继续留在这里。”来人正是张政委,他板着面孔说,“下次不得擅自行动,不过这次没记你大过,因为我刚来任职,我们就抓到了大土匪。”

  “我不是土匪,我是黔军。”金仁磊歇斯底里,像发疯的狮子。

  “先关他几天,等他安静下来再说。”张政委走在后面,冷冷地说。

  一线天峡谷的土匪窝听说金仁磊被抓获之后,变得人心惶惶,有人说要自首,被黄奕兰一枪给崩了:“以后谁再说自首投降之类的话,这就是下场。”

  几天后,军区派来炮兵队,协同清江支队清剿一线天峡谷的土匪。

  随着总攻的信号弹打响,几十门炮同时射出了几十枚炮弹,一线天峡谷的土匪窝崩塌了,里面的灰尘纷纷扬起,土匪们死的死伤的伤,有人忍受不住灰尘的刺激,双手举枪乖乖出来投降。

  后来,解放军清理土匪窝的时候,发现黄奕兰是自杀死的,听矮敦子沈国英叙说:“黄奕兰临死前喊了一句,誓死效忠党国,我都惊讶了,我的老婆咋来如此大的勇气,竟然敢自杀,换了我我不敢。”

  杨金萍是被石头滚下来压死的,他抽过大烟,骨瘦如柴,没力气躲开巨石;胡一龙由于当时在洞口,耀武扬威地指挥土匪准备下山搞破坏,被炸得粉身碎骨;而赵文兴和矮敦子沈国英逃了,他们跳了悬崖,赵文兴瘸了腿,躲到岩崖苗寨临江洞穴里,三天三夜全部在饥寒交迫里度过,后来实在忍受不了苦日子,在一个磅礴的雨天里瑟瑟发抖地来自首。

  “残害老百姓的大土匪矮敦子沈国英终于被抓了。”半个月后,岩崖苗寨的人民奔走相告,妇女们也敢在夜里出来拉屎拉尿了。

  矮敦子沈国英是在一个农户家被抓的,他独自一个人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过着胆颤心惊的日子,人已经没有往日的神气,他是躲在一个温暖的地窖里,靠吃生红薯为生,直到农户想着自家该烤红薯酒了,打开地窖才发现底下藏着一个人,吓得个半死,喊来邻居把石头往下砸,直到矮敦子沈国英喊妈叫娘。

  一个月后,矮敦子沈国英被执行枪决,金仁磊和赵文兴被判无期徒刑,消息传来,人们欢呼雀跃,在岩崖苗寨举行一次表彰大会和一场东方斗牛比赛,宣告湘黔边界最后一股土匪的灭亡。

  表彰大会在斗牛比赛那天早上进行,站台上前排坐着军区领导,后一排坐着张政委、杨松泉、黄大浩、王珍珍和老孙头等。

  做为少数民族的战斗英雄,杨佳铭在表彰大会上佩戴着鲜艳的大大的红花,给军区领导作战斗英雄事迹报告,声音随着有线喇叭传到了九霄云外,预示着清江十二寨苗侗人民翻身做主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正所谓是:

  清江水面浪花白,

  苗侗人民端酒来,

  歌声飘扬到山寨,

  翻身做主乐开怀,

  人人分田把秧栽,

  房前屋后花盛开,

  红旗迎进新时代,

  英雄儿女展未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血清水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血清水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