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放下屠刀(大结局)
文小琼2018-04-02 00:009,217

  晚上,皇宫里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永乐皇帝正在御书房里批阅奏章,这时,他的近侍来报,说奉谕寻找仙人已有十六年的胡滢回来复命了。永乐顿时精神一振,立即传召。

  原来当年还是燕王的朱棣发动了“靖难之役”,经过四年的征战,燕王获得全胜,建文四年6月13日,燕王统领大军开进南京金川门。当燕王军队进入皇宫时,宫中已是一片火海,建文帝也没了踪影。之后燕王朱棣登基做了皇帝,但是内心却始终惶惶不可终日,毕竟这个皇位是从侄子手中夺过来的,只要朱允炆一天不死,他的皇位就一天也坐不安稳。永乐担心有朝一日朱允炆会卷土重来,那么他的皇位势必受到威胁。为了安全起见,永乐派人四处寻访朱允炆,但在名义上却是寻找仙人张三丰……

  但是一开始,永乐受到吴大海的误导,以为无情山庄庄主阎罗王就是朱允炆,可是抓回来才知道,他竟然是大元的后裔。永乐当时吓了一身冷汗,后怕极了。原来他的敌人不止朱允炆一个,竟还有前朝的乱贼!如果大明的江山落在外人的手上,那么他该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呢?又该如何向辛苦打下江山的先父交代呢?幸好已经抓到了阎罗王,并将他处死,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永乐倍感欣慰。可是,没过几日,他又犯难了,朱允炆一日下落不明,他就一日寝食难安。此刻听到胡滢归来的消息,心想必定是有朱允炆的消息了,内心深处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无情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皇宫,然后隐藏在御书房的屋顶上,揭开几片瓦,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当她听到建文帝的死讯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她有点同情他,可能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缘故吧——她的先人被外人夺走了皇位和江山,而他却被自己的四叔夺走了皇位和江山。

  胡滢走后,永乐终于松了一口气,压在他心中那么多年的大石块总算安全落地了。突然,他放声大笑,从今往后,江山是他的,皇位是他的,美人是他的,天底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他再无后顾之忧了。

  无情哼道:“笑到最后,笑得最好,现在未免开心得太早了!”说话时全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从而暴露了自己。

  “有刺客!”“快来人啊!”“保护皇上!”……

  一时间,皇宫里的侍卫们把刺客围得水泄不通。

  无情站在屋顶上,环视着众人,目光冰冷而且凌厉。这时,一个带刀侍卫飞上屋顶,与她面对面地对峙着。居然是他,吴边!

  一抹不屑的笑意浮上嘴角,无情想,捣毁了无情山庄,他们父子的仕途应该青云直上了吧。

  “晴儿,罢手吧,以你一己之力,是斗不过朝廷的,何必白白送死呢?只要你愿意放下兵器,归顺朝廷,我会代你向皇上求情,饶你一死。”吴边好心劝道。

  无情冷笑:“我是大元的后裔,无情山庄的主人,亡国之恨,毁庄之仇,岂能说罢手就罢手呢?明知是死,我也要拉上大明的皇帝!没有他垫底,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大元的列祖列宗?又有何面目去见我的爹娘?”停顿片刻,又厉声道:“吴边,为什么你总是跟我作对?难道你忘了在深谷中对我的承诺了吗?”

  吴边道:“我没忘,直到现在,我依然希望和你一起隐居山林,过神仙眷属一样的生活……”

  无情眼睛一亮,这是真的吗?他真的没有忘记那日的誓言?太好了,只要他愿意与她在一起,那么她愿意为之隐居山林,过最平凡的生活,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那好,等我杀了永乐,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再也不过问尘世间的琐事了!”无情天真地以为,杀了大明的皇帝,就等于推翻了明朝。到时候诸侯将相你争我斗,改朝换代,就不关她的事了。

  此刻的无情确实很幼稚,但是吴边不傻,他知道事情的轻重利害,一旦皇帝驾崩,朝廷必乱;为了夺取皇位,势必引发一轮又一轮战争,到那时受害的不是别人,正是天下的百姓。

  吴边想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无情打消刺杀皇帝、推翻大明的念头,便道:“晴儿,我知道,家仇国恨对你而言,是一道坎,只要跨过去,就能告慰至亲的亡灵,也能让自己心安。但是,一旦你跨过去了,必定给天下苍生带来灾难。战争四起,你可以一走了之,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吗?就算你能,我却做不到。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惨象发生,晴儿,万事万物都是变化发展的,一个朝代的更换是历史的必然结果,谁也不能阻止或者改变。大明取代大元而统治天下,这没错,但是你也别忘了,大宋是怎样走向灭亡的?天下本来就是汉人的,大明取大元而代之,只不过是夺回汉人的江山、恢复汉人的皇室而已……退一步讲,百姓是最无辜的,不管谁当皇帝,只要能使百姓安居乐业,他就是一个好皇帝,百姓就会拥戴他。当今皇上,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是个难得的好皇帝。吴边在此,恳请晴儿你三思,为了天下百姓的幸福,放下个人的家仇国恨吧!”

  无情隐约动了恻隐之心,心想吴边说得很对,百姓是最无辜的,不能为了个人的私仇而置天下苍生于不顾。正当她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在耳边响起:“无情,你听着,你跟吴大海不共戴天,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你不是汉人,你是蒙古人,大元的后裔。所以你还肩负着光复大元的使命,你一定要杀了吴大海,杀了那个狗皇帝!……不要辜负我的期望,不要辜负列祖列宗的期望,否则我们死不瞑目,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是师父——不,是父亲临死之前说过的话!突然间,脑海里浮现出父亲毒打她,并令她发毒誓的情形。一幕一幕,充满了血腥和惨象。她的身体轻微地抖了一下,立即拔出无情剑,道:“在我受苦受难的时候,天下苍生何曾关心过我、可怜过我?唯一疼我怜我的娘亲,在我们相认的那一刻,也被你爹害死了!我一定要报仇!如果不是你们亡我大元,我就不会从一出生就背负着亡国之恨;如果不是你们毁我山庄、杀我父母,我就不会日日夜夜、时时刻刻生活在仇恨之中。我恨,我好恨——”语毕,剑锋陡起,只见寒光一闪,站在最前排的侍卫“啊”了一声,便倒下身亡,或者滚下屋顶。

  吴边早已掌握了无情的性情,知道她做事情总是一根筋——转不过弯,于是不得不应战。刚开始时,他还能处处忍让,但是随着无情的招式越来越复杂,出手也越来越狠辣,他只好改变策略,全力以赴。

  他们交手很多次,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激烈。吴边不愧是练武的奇才,短时间内,武功突飞猛进,居然略胜无情一筹。几十个回合下来,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无情败下阵来,耳边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快走?他要放过她么?来不及细想,脚一着地就转身向力量薄弱的地方杀去,而后冲出重围。

  众侍卫欲追,吴边阻止道:“不必追了,保护皇上的安危要紧!”

  无情逃出皇宫,心有不甘,却又不能回去自投罗网。现在如何是好呢?即便拥有天下最厉害的武器,她也打不过吴边,难道这就是她的宿命吗?上天注定让他成为她的克星,然后注定让她一事无成……

  啊——无情仰天长吼,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她辛苦勤练武功数载,又吸尽无数英雄豪杰的内力,如今却输给了一个后起之秀,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事实啊!她不甘心,死都不会甘心!

  啊——她再次仰天长吼,然后疯了一样地狂奔。满腔的怨恨无处发泄,欲哭却无泪,只有奔跑能够让她暂时缓解伤痛。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即使天塌下来了,也有大地接着,她不会担心被砸到。但是她错了,面对一连串的打击,她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与脆弱,仿佛再也没有反击的力气了。

  不知不觉奔至父母的坟地,她跪在墓前,无力地呢喃:“爹,娘,为什么要把这么沉重的担子交给我?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为什么我是大元的后裔?为什么我是无情山庄的主人?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很累了,我很想卸下这个重任,求你们成全我吧……”

  突然,面前出现一道刺眼的光芒,恍惚中,她看到父亲阎罗王站在坟上,厉声喝道:“混账!你是无情,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男人,抛弃自己的家仇国恨?你忘记我的教诲、你的誓言了吗?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死不瞑目!你若不能复国,我将会变成厉鬼时刻纠缠着你,让你生不如死!我还要看你死后有何面目见我,以及大元的列祖列宗……”

  无情惊恐万分,双手掩耳,哀声求道:“不要!求求你,不要——”她跌跌撞撞地走开,没走几步却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趴在地上,她隐约感觉身后有一个冰冷的人影,是她的父亲么?她不敢回头,枕着双臂,一脸倦意,心想,死就死吧,活着也是受罪,能够死在父亲的手下,也算是一种解脱——也许死是她最好的归宿……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站起身,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躯体,自嘲地笑道:“原来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回头看看父母的坟,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事情,突然觉得孤单无助,很想再见吴边一面,于是不顾一切地前往锦衣卫府。

  无情前脚刚走,一飞和媛媛后脚就赶到了。他们发现坟前的泥土有刚踏过的痕迹,于是猜想无情不久之前来过这里,只是此时她又去了哪里?

  媛媛担忧道:“晴儿姐姐不辞而别,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

  一飞镇定道:“以师妹的个性,绝不会善罢甘休、轻易地放过仇人,所以我猜测她要么去找吴大海了,要么去找永乐了。媛媛,我们的处境很危险,你先回小木屋等我,我找到师妹之后,便会与你会合。”

  媛媛抓住他的手臂,目光坚定,一脸倔强道:“冷大哥,我们说好的,永不分开,不是么?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要与你共进退!”

  自从认识了媛媛之后,一飞的心里就装满了柔情和蜜意,经常会感动得心窝软乎乎的,甚至热泪盈眶。他不止一次坚定地认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他握着媛媛的小手,暗下决心:找到师妹,确定她安然无恙之后,就带着媛媛退隐江湖,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建一座小木屋,种几亩田地,养一群鸡鸭……

  吴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府里,父母急忙上前询问宫中之事,他故作轻松地叫他们不要担心,宫里一切都好。

  吴大海还是不放心,昨晚的行刺事件让他忐忑不安,一夜无眠,好不容易盼到儿子回来,岂是一句“宫里一切都好”能够打发的?他把儿子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宫里戒备森严,无情身处险境,几乎插翅难飞,怎么可能来去自如呢?除非你……边儿,是否是你心念旧情,对她手下留情呢?”

  吴边心虚道:“父亲,晴儿有多大的能耐,你很清楚。当然,我不否认,对她,我始终下不了手。不过,请放心,我一定会阻止她的,直到她回心转意,不再与朝廷为敌,不再与我们吴家对抗为止!”

  吴大海气极,道:“你……常言道:‘吃一堑,长一智。’你对人家有情,人家对你无意啊!你一再对她手下留情,可她何曾对你手下留情?她一直欲置你于死地啊……”

  正在这时,公主挺着大肚子,在左右侍女的搀扶下急冲冲地走过来。“驸马,你终于回来啦!”公主的语气里掺杂着欣喜和担忧。

  吴边连忙过去搀着公主,嗔怪道:“你怎么出来了?小心,别摔着了!以后不可以这样走来走去的,只有我陪着你才可以,知道了吗?你和孩子是我最爱的人,不可以有任何闪失的!”

  公主极为听话,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吴大海夫妇见他们小两口如此恩爱,高兴地合不拢嘴。这一对冤家,终于能够心无芥蒂地融入到彼此的生命中,再也分不开了。

  然而,这一幕对无情而言,却犹如噩梦一场,搅得她昏头转向,几乎丧失了理智。吴边最终还是选择了若芸公主,这样一种结局,于他们是幸福圆满的,对她却是何等残酷!——她什么都没有了,山庄、信仰、目标、亲情、爱情……她感到绝望,生无可依,死无可恋,活着已毫无意义。于是她想到了死,人注定是要死的,只不过是迟早罢了。

  当她看到他亲吻她的脸颊时,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觉得自我了断是一种傻瓜的行为;他们把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却要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真是岂有此理!他们才是该死的!她不能死得这么没有价值,就算要死,也得拉上他们陪葬。主意一定,她便从天而降般飞速地闪过,把公主抓在手上,接着命令所有的人不可轻举妄动。

  众人吓坏了,尤其是吴边。无情一旦发起狂来,几乎无人能挡;公主落在她手里,当真是命悬一线啊!

  “走开!通通给我退下!不然,我让她一尸两命!”

  吴边命令众人通通往后退,自己却上前一步,思量着保住妻儿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无条件地答应。他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她,一面柔声说道:“晴儿,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害你家破人亡的是我们吴氏父子,而不是公主,所以请你先放开她,吴某在此把性命交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行吗?”

  “不要!驸马,我宁愿一死,也不要以你一命换我娘儿俩的命!驸马,不要,不要——”在公主的心里,吴边的性命胜过一切,她和孩子都不重要。再者,吴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娘儿俩也活不下去了。

  吴边深情款款地看了公主一眼,心想自己肩负着丈夫和父亲两重身份,如果连妻儿都保护不了,那么他苟活于世又有什么意义呢?

  “晴儿,公主是无辜的,孩子更是无辜的,杀害无辜不是你的作风,不是吗?”他伸出双手,平行着,如同一个束手就范的残兵败将,又道:“我愿意任你差遣,为奴为仆也好,做牛做马也罢;只要你放过他们母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什么?为了这个女人,他居然愿意任她差遣?他居然愿意为奴为仆?做牛做马也在所不惜?无情的手抖了一下,令公主的呼吸受到压迫,她挣扎着。

  吴边惊道:“不要——”

  “不要?为什么不要?”无情醋意大发,勒令吴边下跪认错、忏悔,否则掐断公主的脖子。她要看看吴边究竟有多爱这个女人,会不会抛下男人的尊严任她践踏。

  没想到吴边二话不说,当即跪在地上,一面磕头认错道:“晴儿,是我错了,我该死——”一面用力地打自己的耳刮子。

  无情心一软,手松开了一些。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不是喜欢她吗?他不是承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吗?他为什么会爱上别人?为什么要抛弃她?……谁能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为什么?目光空洞、心如刀割、浑身无力、绝望至极,她快要崩溃了。

  公主顾不得自己气息不顺畅,见驸马为救自己而向无情下跪认错,又是感动,又是心痛,呢喃道:“驸马……驸马……”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睛。

  “你错在哪里?”声音带颤,厉声质问。无情说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的情绪,似愤怒,似痛心,又似期盼。一方面她憎恨他的背叛,之前对她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之后却另娶他人,夫唱妇随、其乐融融;另一方面却又不忍心杀他,只要他真心实意地认错、忏悔,心甘情愿地跟她走,她有可能会放过一干人等,从此退隐江湖……

  “晴儿,我认错,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始乱终弃……我招惹你,让你喜欢上我,之后却移情别恋,娶了公主,丢下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

  “够了!”无情大声止住他,接着说的时候声音却缓和了不少,“你认错就好了,吴边,我不怪你,只要你愿意跟我走,与以前的人和事一刀两断,我可以既往不咎……”

  公主却叫道:“不要!驸马,不要!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啊!驸马,你若是跟她走了,我也活不了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住口!”无情恨不得轻轻用点力就掐死她。

  然而公主一激动就要咬舌,幸亏吴边及时叫住她,才避免了一场悲剧。只是公主的舌头被咬伤了,疼得她直皱眉头,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啊!

  吴边无不怜惜道:“公主,你为何这么傻呢?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我怎么忍心抛弃你呢?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救你呀!没想到,却害了你……”

  无情大惊,而后冷笑道:“原来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是我太自作多情了!你不喜欢我,你早就不喜欢我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爱上你?……吴边,我恨你,我恨你!我告诉你,我绝不原谅你!我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完,挟持公主离开锦衣卫府,然后当街拦下一辆马车,对众人道:“除了吴边,谁也不许跟过来!”她已经打定主意,既然活着了无生趣,不如一起去死,这样的话,到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太孤单。

  阿木急忙牵来一匹马,吴边立即上马,紧随其后。出了城门,无情拣了一条偏僻的小路,策马快行。马车颠簸得很厉害,公主痛苦不堪,哀叫连连,听得后面的吴边心痛不已。

  无情才不管她的死活呢,她就是要折磨她,她的哀叫声越痛苦,她的心里就越欣慰。然而,耳朵也会有疲劳的时候,听得多了,就会有点不舒服,她便停下马车。正要把公主拉出来,却发现她的羊水破了,她即将临盆了!

  无情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即使杀人无数,也不由得手足无措,仿佛对生命有一种最原始的敬畏。脚像生了根,又像被人点了穴,就这么傻站着……

  这时,吴边过来了,跳下马,几乎飞奔到马车后面,见此情形,也傻站在那儿,一时拿不定主意。

  公主疼得说不出话来,□□着,向他伸手求救。

  突然,他像获得了什么未知的力量似的,瞬间变得沉着而冷静。他来到公主身边,轻移她的身子,使她躺着舒服些。然后叫旁人去附近找一个会接生的妇人,全然忘记自己身处险境,身边的人是无情,而不是什么奴才丫环。

  无情在这种时刻也忘记了发作,居然听话地要去找接生婆,恰巧一辆马车过来了,她暗叫“天助我也”,立即拦下马车。车上除了一个马车夫,还有一个老妇人和两个丫环。她二话不说,抓住老妇人的手,快步走向吴边他们所在的马车。

  老妇人听到一个女子沙哑的惨叫声,以为遇上了劫财害命的绿林大盗,吓得手脚发软,早已不能言语。当她看到车内的情形时,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吴边道:“老夫人,求您救救内子,再这么下去,她就要痛死了……”

  老妇人的心依旧在突突地乱跳,但是她一心向佛,心肠如菩萨一样善良,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也顾不上自己的安危,立即叫吴边下车,去叫她的两个丫环过来帮忙,然后吩咐无情上车当她的助手。

  接生的工作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公主的声音虽已沙哑,却一浪高过一浪;两个丫环往返于两辆马车之间,把她们那辆马车上的衣物、药品等东西拿到这辆马车上。

  吴边心急如焚,却帮不上什么忙,也不知道车内状况如何。老天保佑,公主不能有事,他们的孩子不能有事……

  却只能干着急。

  突然,一阵嘹亮的啼哭声响起来,吴边一面直呼“生了”,一面欢天喜地地跑到马车旁。无情抱着一个新生的婴儿,表情十分复杂。

  吴边扶老妇人下车,然后掏出一个金元宝交给她,恭恭敬敬地拱手道:“多谢老夫人,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老妇人慌忙推却道:“举手之劳,老身不敢接受。”

  吴边看了无情一眼,那种眼光足以置人于死地,难怪他们一直低着头,许是在想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敢要银两啊?于是把那个金元宝塞在老妇人手上,叫他们回到自己的车上,继续赶路。

  “驸马……”声音细若游丝,是公主的呼唤。

  吴边心惊胆战地从无情身边走过,来到公主身边,见她头发凌乱,湿漉漉的,身上也没有一丝干纱,忍不住泪流而下。他急忙用自己的袖子替她擦汗,然后握着她冰凉的双手,轻声道:“公主,你辛苦了……”

  公主睁开眼睛,疲倦而惨白的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那一刻,一种母性的光辉在她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的孩子,你看到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

  无情冰冷的声音却在此刻突兀地响起:“恭喜你们,是个男孩,很可爱,很健康。”

  公主看到她手中的襁褓,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立即惊坐起来,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把孩子还给我!”

  无情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便对吴边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在她和孩子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另一个就要死在我的剑下。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选择吧!”

  吴边艰难地说道:“晴儿,你真的要用这种方式折磨我吗?难道我们之间非得弄到这么惨烈的地步吗?我求你,放过他们吧,我两个都要,缺一不可。如果非要用一个人的鲜血才能化解你的怨恨,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机会失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无情叹息道,恍若死神的诅咒,“两个人都必须死,我要他们死在你的面前!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你会为你的背叛付出惨重的代价!”

  吴边正要反抗,却被她抢先点了穴道。

  无情抽出宝剑,毫不迟疑地向公主刺下去,吴边大呼“不要”,竟用意念控制住了无情剑。眼看就要杀了自己的情敌,却不料半路受到阻碍,无情偏不信邪,自己的宝剑怎能被他人的意念所控制?

  一场内力与意念的斗争紧张而激烈地进行着。最终吴边不敌无情,败下阵来,付出的代价却是口吐鲜血、五脏六腑受损。

  “驸马——”公主泣道,当真是肝肠寸断哪!

  无情终究还是不忍心杀他,盘膝而坐,左手抱着婴孩,右手替他运功疗伤。

  过了一会儿,吴边恢复了一些元气,感激道:“晴儿,谢谢你,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心地其实很善良……”

  “住口!”她站起身,厉声道:“我从来不是心地善良的人!我救你,并不代表会放过他们母子!你救得了她,现在你只剩下半条命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你的儿子!”她举起手中的婴儿,冷冷地笑了。

  “不要——”孩子的父母痛苦地哀求。

  突然,无情脸部的肌肉僵住了,心猛然一颤,不可思议地望着手中的婴孩。他居然笑了,居然对着她笑了!

  “他是无辜的……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是崭新的、美好的……我有什么资格剥夺他生存的权利?我又有什么理由扼杀这个幼小的生命?我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什么都没有……”

  无情把孩子还给他的父母,然后失魂落魄一般、茫然地走进深山之中。

  一飞和媛媛跟随官兵四处寻找,老远就听到一阵婴儿啼哭声,于是循声找过来,却看到吴边和公主血淋淋地躺在地上,早已昏迷,而无情却不见踪影……

  当他们打探到无情将在有无庵出家的消息之后,便决定前去阻止。一飞先去劝说,以便拖延时间;而媛媛则去找吴边求援。

  原来无情奔入深山之中,感到无比绝望,正打算跳崖自尽,却被一个老尼姑救下。经过忘尘师太的一番点拨,无情终于大彻大悟,当即决定皈依佛门。

  吴边连说带哄,好不容易才过了公主这一关,与媛媛一起赶往有无庵。公主想想还是不放心,也随后跟了去。

  当吴边和媛媛赶到有无庵时,却看到一飞独坐在石阶上,神情恍惚,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吴边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问道:“怎么样?晴儿呢?”

  一飞许久才回过神,道:“师妹已经看破红尘,投身空门了……”

  吴边摇头:“不会的,晴儿不会这样想不开……”话未说完,他就往上跑。

  “不要再去打扰她了!”一飞转过身,叫住吴边,继续说道:“师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打消了劝说的念头,也许这里才是她最终的归宿吧。”

  无情剃度之前,是这样对一飞说的:“大师兄,你回去吧,不要劝我了,我心意已决,永不后悔;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一次主,这一次,就让我自己做一次主吧!”

  这时,公主也来了,听到一飞转说无情的话,不由得心酸起来。她走到吴边身边,夫妻二人执手相望,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媛媛也走到一飞身边,与他携手,然后一起下山。

  吴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残阳似血,余晖笼罩着有无庵,给人一种宁静、祥和、安定的感觉。一飞是对的,也许这里才是晴儿最终的归宿。

  “咚——”钟声敲响,这一天结束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情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情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