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鲸鱼华尔兹(下)
大铭2020-02-07 13:375,650

  “到底怎么回事?”

  “你哥哥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没听说过,怎么?他被人算计了?”

  “看起来是。”邱石把化验单递给萧然。

  “真的很不好意思。”邱石轻轻说

  “为什么这么说?”

  “我想这次谋杀可能是冲着我来的。是我大意了。”

  “我没懂,这跟我哥哥出事有什么关系?”

  “我们来之前,他应该一直都有喝party里的酒水。我想我们刚刚喝的那杯酒,其中就有一杯应该是针对我的。”

  “你说吧台小哥?”

  “不,有一杯是刘睿递给我的。”

  “不可能,刘睿只是怂,让他杀人是绝对没那个胆子的。我现在就报警!”

  “我已经报完了。”邱石说。

  “你什么时候报的?我怎么没看到!”萧然说。

  “嗯,就在刚刚医生抢救的时候。”

  萧然非常自信自己的记忆力,她清楚的记得整个事件的一切,她不能理解邱石这种“撒谎”的行为。她敏感又没有安全感的内心正在被愤怒和恐慌包围,而这时,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了两名警察。

  “是你报的警?”警察大声说。

  “是的。”

  “现在什么情况?有没有危险?”

  “已经在监护室了。”萧然淡定地说。

  “你们谁是家属?还是都是家属?”

  “我是。”萧然举起手。

  “这样,你们自己安排一下,看谁先跟我回警局录一下口供。”

  “我先去。”邱石抢险回答。借着他和一名警员离开了医院。另一名则留在了医院。

  十五分钟后,刘睿匆匆的赶了过来。

  “怎么样啊小然,你哥怎么样!”他穿着粗气,领带松开了一半,一身酒气却没有半点醉态的样子。

  “医生刚输过药,现在应该还好。”

  “真是对不起,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东家千不该万不该,我还说你们怎么突然走了,等我出了台子才知道你哥他。”

  “他命硬,放心吧。”

  “你别着急,我已经报了警,红鲸鱼怎么都算是尚都重点保护组织,我一定会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哪个不长眼的王八羔子来红鲸鱼撒野。”刘睿越说越生气。

  “行了刘哥,这事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赶上也就赶上了,是我哥倒霉,在你们家扫兴了。”

  “小然,你放心,只要我刘睿在,这事儿必须给你们一个交代。”

  “你不用担心我,我还没跟我爸说。你也不用担心红鲸鱼,以我哥现在的名气和地位,红鲸鱼里面的人估计有八成还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有一点你必须得做到。”

  “你说。”

  “今晚我跟我男朋友来你这儿,可不是看你们一帮人玩脑爆的。我哥在你的地儿出事儿,你就得接着这个果。人是没事儿,可这江湖规矩你可别忘了。你拖我哥的办的事儿,我这可是清楚的。”

  “瞧你说的!我在你眼里就是粗俗无赖的那种人?”

  “你不是说要查个水落石出吗?喏,警察就在那儿,你自己跟他说吧。”

  “我,你。”

  警察局:

  “邱长官,真是幸会幸会。没想到能以这样的方式见到您。”警队江华明

  “怎么,你知道我是谁?”

  “从您拨过来的电话,我们就知道了。”

  “你们做了记录?”

  “是。”

  “看来我的行踪是全天被你们监控了?”

  “您辛苦。”江华明一脸油相的笑笑。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快的赶了过来。”

  “我看您佩戴的这款手表应该造价不菲。据我所知,能用这种手表的人不是国家栋梁就是国家英雄啊。”

  “哦?一块普通的电子表怎么有这么多故事?”

  “您看,表普通,但搭配的人不同,配在我这儿,就是一块电子表,陪在您那儿就是一块勋章了。”

  “哈哈,可以,你这口才,不去当宣传主任屈才了。”

  “不敢不敢,咱这个起码还能解决点儿实际问题不是?”江华明乐呵呵。

  “既然你们都清楚了,我就不废话了。”

  “明白,您要的货我给您带了。来,您瞅着合适不合适。”

  开着车的江华明从后车座前的桌台上摸来一个盒子,借着小心递给邱石。

  “二队注意,马上封锁会场所有出口。一个人不许放,收到请回复!”江华明用对讲机说。

  “收到!”对讲机里传来回复。

  “会场顶层有一块圆台,那里最有可能是出逃的路线,不过也不乏狡猾的会化妆成宾客从楼下出来。我会优先混进会场内部,你们的人可以不必着急行动,不过有一种情况你们必须要快速完成。”

  “快速完成?”

  邱石很快回到了红鲸鱼,像一切没有发生一样,里面的人们还是歌舞笙箫,他拿来一杯香槟,逍遥自在的走在人群中,他的眼睛不停的扫视四周,像在寻找自己的猎物。一个醉醺醺的女人离开了自己的桌子,刚好扑倒在邱石的怀里。

  “你不该回来的。”说着,邱石似乎闻到了危险,他顺势将女人轻轻放倒在地,接着拿起服务生托盘里的一个叉子,顺手甩向了女人倒地前望向的地方。一个穿着体面的年轻男子刚拔出了手枪,就被飞来的叉子怼了回去,男人露出狰狞的面孔,可宴会的音乐却还没有停止,人们沉醉在酒精和嗨药里。另一名目露凶光的男人从桌子下面掏出武器,顺着人群试图走进邱石的身后。他的喘息急促又慌张,这种不规律的气息,被邱石捕捉。邱石没给他任何再喘息的机会,从身边一名正在跳舞的少年那里顺走了带绳的钥匙链。就在他即将被后面的一刀刺上,这个钥匙链顺利帮他躲过了一劫,然而这时候聚集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邱石知道自己这样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骚动。他从兜里掏出刚刚收到的荧光粉,抛撒在那些“不安全”分子身上。很快,他安动了防火警报器,那些还沉醉在烟酒里的人开始一点点的清醒。突然,宴会的大门被一一踹开,特警包围了所有出入口。躲在黑暗角落的邱石俨然没有发生过一切般镇定。不知是谁将音乐关掉,邱石盯着舞台,也盯着吧台,他什么都没看到。出了打碟的小伙子,配酒的服务生。就在江华明快要走进舞台中央的时候,他的身边突然走过一个人。他迷人的步伐和气息让邱石突然想到了什么,可当他回过神再去寻找,那人已经不见。一声脆响,惊动了所有人。

  吧台的服务生不见了,邱石顺着他可能逃离的方向踱步跟随,幸运的是那个服务生很快的被围堵在安全出口的特警抓住。江华明用照明灯照着会场里的每个人,那些被撒了荧光粉的人被一个个带走。

  看着服务生被抓,邱石仍很不安,不知是哪里来的怀疑,他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刚刚走过他身边的人是谁?他与这件事是否有关系?他在会场里穿行,却怎么都找不到刚刚那人的影子。

  特警将这些“不安全”分子带离了会场,已经出来的邱石靠在车厐等待江华明。

  “邱长官,您立功了啊,我们这次抓获的都是尚南走私商的中层眼线。”

  “哦?”

  “我说的这中层啊,就是小群头儿,刚刚的到信息确认,今天啊,他们就是想在这里做交易。”

  “做交易?”

  “对,这个杜鹏,尚南一带有名的带货商,731事件的策划人之一;陈琛,富商李强的情妇,专门接办地下交易,这种场子能一次来这么多,跟这女的脱不开关系;还有这个,吴同,广线卫黑毒制造商。要不是您和您朋友的事,恐怕他们还不至于暴露出来。 ”

  “我怎么哪里不太对?”

  “哪里不对?”

  “你说的这些人,跟伤害我朋友的那些人没有直接关联。既然我朋友的哥哥没有树敌,他们为什么要制造这样的混乱引火烧身呢?”

  “您说的似乎有那么些道理。”

  “如果几位接头人只想借着这个红鲸鱼派对的局来做交易,您是怎么知道,这次是大局,调来这么多特警?”

  “这不是您报警了么。”江华明一脸无辜的看着邱石。

  “我什么都没说。”

  “嗨,我们也是在执行保护您的任务嘛。”

  “执行?谁派你来的?”

  “您看这么大的任务,您要再出事,那我真没办法跟上面交代。”

  “我问你,谁派你来的?”

  “邱长官,说真的,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邱石有些愤怒,他开始躁动起来。他知道这次抓捕根本就是两件事,可他现在还没有厘清事实,他的头开始疼起来。

  “我就接到您报警。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江华明一边不遗余力的解释,一边接着对讲机里的通话。

  “送我去医院。”邱石稍稍平静下来。

  “您放心,这对您绝对没有害处,包括您和您您朋友那边,我都安排好了。”江华明一边拉开车门,一边说。

  回到医院后的邱石看着已经打起瞌睡的萧然,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萧然微动了一下,还没有察觉。

  “我们收到的消息,这次的投毒事件针对的是您,萧翰先生给您挡灾了。”

  “你这边能给我开多少权限?”

  “只要您需要,在我能力范围内都可以。”

  “我需要你们保护这个人,还有这个姑娘。剩下的事回警局说。”

  “没问题。”

  萧然没有醒,邱石和江华明回到了警局。

  “我知道您在我保护您的问题上有疑虑,不过请您相信我们。”

  “我还真的不知道我有这么抢手。怎么你们警察办案还需要我这么一个自由记者来协助?”

  “您可不是一般记者,您这履历堪比一个特种兵了。”

  “看来怎么接我这个电话,你们早就有准备。”

  “您是明白人。”

  “这么利用我也不打招呼,不太好吧。”

  “怎么是利用呢,这是合作啊。”

  “合作?合作什么?我这么一个受害者,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邱石拿出烟,却没想到烟放在了大衣兜里。江华明察觉到,自己掏出了烟,点了一支递给了他。

  “今晚的事,您的加入真的是意外。我们本来是要查这个聚会组织的,只是没想到您也在,更没想到您朋友还中了毒。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们可能早些就把这场子给封了。”

  “看来,我猜得没错。”

  “要不我说您是明白人。”

  “那你说说,害我的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嗯,如果按照他们的设计,毒害您有可能是终止交易的信号,也可能是转移我们视线的诱饵,只是,这个诱饵的份量他们没估算准确。这事儿要是放在一个普通的客人身上也就算了,但好巧不巧,发生在您身上了,多少就有些嫌疑。”

  “所以你的推断是?”

  “我的推断是,害您是肯定的,而您也是整个局里的一环。”江华明肯定地说。

  两人来到警察局内,办公大厅里面还留着三四个值班的工作人员。

  “已经不早了,兄弟们都回去休息了。”

  “你这是要加班?”

  “嘿,已经习惯了。随便坐。”江华明示意邱石。

  江华明打开柜子,然后找出一份档案,翻了几页,抽出了几份档案,然后递给邱石。

  “邱长官,不管怎样,你也算是军管的记者,你也帮我看看。”

  “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他们为什么害我,恐怕我一时半会儿也回答不了你。”

  “你之前有没有在他们的管辖区做过事?”

  “我一个战地出来的,怎么会关心他们做什么?”

  “对,按照常理,是要这么认为,但是战地里的路子可就多了,所谓战争即生意啊。我带您看一样东西。”

  江华明带着邱石来到了地下二层。随着电梯门打开,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坐在值班室的警员抬头看了看,打开了电梯前的铁门。

  “这是邱石长官。”江华明告诉警员。带着口罩的警员点点头,接着他带着两人进了另一道铁门。

  “这里是实验室?”邱石问。

  “差不多。”

  “今晚的信息量比较大。”

  “别着急。”

  第二道铁门打开,广阔的地下空间堪比军事事物司,排序紧密的实验室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压抑然而大部分的实验室都是空的。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块亮灯区。

  “怎么样?”

  “你提供的样本太少了,我很难和之前的样本做比对。”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女人说道。

  “你们就这么进来了?这样太危险了!”

  “这里还没有启动啊。”江华明解释道。

  女医生赶紧打了电话,很快,警员就将两人带离了试验区。

  几分钟后,女人换了作训服出来。

  “你们这么做太危险了,这里是预备区,万一我感染了病毒,你们很可能被传染!后果不堪设想!”

  “别激动,别激动。”

  “他是谁? ”女人很小心的问。

  “被害人。”

  “你们俩跟我来。”女医生将二人带到她的办公室。

  “我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跟你解释,但是这可能超出了我的权限。”女医生显得有些谨慎。

  “邱长官不是外人,你说吧。”

  “今天提供的样本,和之前提供的样本在基因序列上是一致的。但凭我们的技术,很难证明它的影响力。”

  “我不懂,不就是一杯毒酒吗?难道查不出是什么毒吗?”

  女医生摇摇头。

  “那萧翰的剧烈反应算什么?”

  “可能是因为初次解除产生的排斥反应。”

  “我还是没明白,如果凶手知道有这种排斥反应,为什么还要搞这么大动静。”

  “是警告。”邱石面色有些凝重。

  女医生和江华明看向邱石。

  “他们是想警告我们,不要再插手。”

  “你是说,这后面还有玄机?”江华明有些紧张。

  “我也只是推断,我并不知道凶手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他们安排人对我下手,可能也只是在为自己的交易争取时间。如果我的推断没错,他们的交易应该在我们出事时就完成了。”

  “不可能,我们在现场的便衣并未察觉到任何异常。”

  “但如果他们的交易并非是实体呢?”

  “哈哈哈哈,非实体?难道他们拿一团空气来交易?”江华明突然大笑。

  “有可能。我们吃过这个亏。”女医生思考后面色非常难看。

  “真是抱歉了各位,哈哈哈,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做这样的猜测了。”江华明忍不住笑。

  “老江,给我点时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向上级申请更专业的检测。”

  “不管怎样,红鲸鱼还是刘氏家族在控制,我尽力去办。”

  “战争年,不定会出现怎样的危险,不要掉以轻心。”

  “不好意思,我听了太多的战争年,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战争年对我们的影响到底有多大?”邱石忍不住问。

  “有多大?邱长官,你是没经历过,当然我也没经历过。但我听老辈人说过,战争年,人们都不太好过。会出现各种乱子。”

  “我们的边防一直不乐观。人们生活还是惶惶恐恐。”

  “是这样。”邱石若有所思。

  外面的雨夹雪越来越大,街灯逐渐变暗,安静的街道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在不远处的医院,萧然沉在梦乡,她的手紧紧抓着邱石的衣服。邱石借了一套警队的棉服,穿着从警队出来。他心里明白,一切才刚刚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