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飘
大铭2019-12-25 20:463,028

  1 新城暗世

  “牛哥,你快点,再不抓紧,赶不上轮门了。”

  “你小子就是懒,你没看我拿着这么多玩意儿。”

  “这能赖我吗,你就干的这活儿,要不是师父派我来,我才不担这份儿风险呢!”

  “嘿!我说,你还来劲了!我告诉你,我要把它们都放出来,有你们好过的时候。”

  “你看你,聊不了几句,牛脾气就起来了。开玩笑呢,你听不出来啊!”

  小伙子和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壮汉,拉着一车金属罐儿走在大街上。在不远处有一个亮着灯的商铺,穿过宾馆旁边狭长的小巷,两人终于推开了巷子深处的大门。

  “死了多久了?”

  “一周了。”

  “没出头七?”

  “没有。”

  “我去看看。”

  一名军官和一个老道士在幽暗的房间里对着一具尸体发呆。老道士的双眼模糊,军官的面色紧张。几分钟后,老道士突然清醒,他迅速的将一张符贴在了尸体上。

  “我救不了他了,老天爷要收他的命。你准备准备后世吧。”

  “师父,这,你看见他了?”

  “是的,不过我救不了,有人把他借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

  “这就要问问你们了。”老道士一边去旁边的洗手池洗手,一边将自己的道袍脱下。军官跟在他身后若有所思。

  “难道,难道是他被征用去当阴兵了?”

  “地下也不好过,战争年,谁能好过。”

  “师父!我们回来了!”

  “你跟我来!”老道士叫上军官,离开暗室。

  “我能帮的已经帮了,他如果能照着我的指引尽快脱离苦恶,轮回后兴许不必再遭苦难。他若不能按照我的指引,恐怕会会永世不得轮回。”

  “这不可能,两年前的实验已经叫停了,况且没人比您更了解。”

  “这个世界变了,由不得我们咯。”门外传来小伙子的声音。

  “师父!您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带回来了”

  “牛哥呢?”

  “师兄,我在呢!”

  军官只看见师徒两个人在对着一团空气说话,他的眼睛不知看向哪里,汗水顺着脖子留下来。

  “别怕,这是我徒弟小帽,牛哥是我们的桥民。”

  “我回去准备下葬的事吧,今晚就不打扰您了。”

  “好。”

  说完,军官戴上军帽离开。

  2

  “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不要总是掐点到,你们这样很容易让自己回不来!”道长气道。

  “师父,主要这次太难弄了,您不知道,小鬼现在也嚣张的很。”

  “又找借口,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通缉犯,搞不好这里就会暴露的。”道长补充。

  “师父,您的法力那么大,怎么会呢。”

  “师兄,您这次还真误会小帽了。”牛哥终于说了话。

  “要不是小帽,我可能就回不来了。我们在刑场遇上一群暴民,拉灵的时候,险些被当成暴民被军方枪毙,幸亏小帽出法,我俩才带着‘罐头’回来”,牛哥说。

  “你们身上没有受伤吧!”道长急切的问道。

  “没有!”小帽说。

  “洗洗手,吃饭吧。”

  “师父,刚才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头!不会是探子吧。”

  “他是师父的俗家弟子,只不过大家不知道。”牛哥心直口快。

  “师父,您也太厉害了,这种级别的人物您都认识。”小帽一副膜拜的眼光。

  师父没说话。

  “起来之后,还是老三样,时间不等我们的。早点休息吧。”说完,老道士去休息。

  “我说,师父最近好像很累的样子。不会是生病了吧。”小帽对一团空气说。

  “你少问东问西,师父这是在保护你,你看看我你就知道活着有多幸福了。”

  “欸,人啊,真是复杂,你够不够吃的,我在给你烧点儿。”小帽将一团纸片烧到火盆子里。

  2 尚都

  清早,邱石被清新的起床空气唤醒,但他却感到不适。在整理过后,他准备离开卧室,正当他要开门,却发现自己的门卡失灵,门怎么也打不开。直到他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门外传来了刘宇的声音。他再拧门把手时,门有了响动。

  “长官,早上好。”

  “早上好。”邱石面不改色,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把门打开。

  “新的任务。”刘宇递过来一份黑色文件夹,邱石撸撸头发,接过来坐在了吧台。

  “我需要一辆车,不要太破的,这个枪就算了。”

  “您确定不用枪?”

  邱石看看他,刘宇没再追问。几分钟后,两人离开屋子,刘宇带他来到了电梯间,通过电梯的横移上升和下降,他们来到了车库,一座空间敞亮的大车场,只是这里却位于地下的某一个地方。

  “一年前投入使用的,你要的车都在这里了。都是经过改装的车,安全系数大可放心。”

  “看来我来对了地方。”

  “我能做的就这些了,祝您好运!”刘宇带邱石来到一辆大奔的前面,然后敬了军礼。邱石还没有习惯以军官的身份来回敬,就只是伸出了右手,这是两人的第一次陌生感。刘宇只好放下敬礼的手,伸手去握邱石的诚意。

  上了车后的邱石,用余光扫视了四周,忙碌的工程兵,正在运转的大型炼油机器,以及不远处的调度中心。这里的一切都让邱石感到兴奋。他打开副驾驶位置上的书包,一件风衣,一个笔记本,一部手机,一条烟。他开车顺着工程兵的指挥离开了车库,然后通过狭长的隧道,接着他在一个出口处听到了外面隧道呼啸的声音,地上出口也是一个隧道。他抽出一根烟,点着,然后顺着前方的纵向的车流,离开隧道。

  地上的天气并不和气,出了隧道,大雨便袭击了车子。他打开收音机,听着地上世界的路况信息。

  “尚都中部今日会有30毫米的降雨,中午到晚上会有大到暴雨的预警……”他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来一张纸条,接着他用自己的手机重新定了位置。

  沿着落日大道,他开向东风路。

  雨水并没有像天气预报那样猛烈,中午,太阳有了短暂的露脸,邱石将车停在一处小区的门口,他穿上风衣,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到了。”

  “我在。”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年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邱石下了车,整理了一下一副,然后进到小区门口的一家照相馆,他下到地下工作室,敲了敲暗房的门,接着一个带着老花镜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个人就是特首,王震。

  “怎么,昨天没睡好啊。”

  “事物司可能不适合我这种人呆。”

  “慢慢来,以后日子还长。哦对了,我本来也要留在那里的,不过我正好要去见个朋友。尝尝这个,老朋友送的(红酒)”

  “什么时候搬到这里的?”

  “一年前的事了,兜兜转转,挑了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干脆转到地下好了,现在的人谁还洗相片。”邱石调侃道。

  “说正经的,这次任务,你要小心了。我现在也是和尚下山,战争年,谁都不知道后面会怎样。”

  “我知道。”

  “昨晚你也看到了,尚都的几大头头,都在场,日后你们可能还会一起共事,说话可不能再那么冲了。”

  “老华呢,早年我们也认识,他小我两级,这个人传统的很,别看是个文人相,办事一点都不客气。李成功就不一样了,实打实是拼上来的。”

  “照你这么说,赵建峰就是为了这次任务?”

  “这就说不好了,大北武斗,不升反降的事儿还少见,只是凭他的脾气,来尚都恐怕没有用武之地啊。”

  “这话什么意思。”邱石疑惑。

  王震喝了一口茶没再说话。

  这时候,门外传来前台的传唤,王震侧耳倾听,估计是暗语,接着示意邱石离开暗室。邱石迅速的将茶碗里的水倒掉,抽出一条方巾,将水杯擦净,按照原位放好,烟头在他来时捡来的空水瓶里晃荡,他进了隔壁的房间。在黑暗处等待离开的讯号。此时与王震一起进来的是一位老人,两人聊着关于摄影的事,邱石见没什么可探听的,便从隔间的窗户爬出,顺着楼下狭小的空间,离开了照相馆。

  外面的雨渐渐变小,湿润的空气里夹着一股冷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