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游民惊魂
大铭2020-03-04 21:004,113

  1

  清晨,在新城的远郊一处公交车站,两名年轻人从一辆大巴车上下来,他们穿过地下广场,溜进了地铁隧道。走在前面的小伙子从背包里拿出口罩分给另一个小伙子,另一个小伙子将自己的摄像机安装在背包带上。帽子上的探照灯一晃一晃,两人就这样伏着隧道的边缘快速的前行。

  “听!” 两个小伙子闻声跳进附近一个路洞,借着一辆地铁呼啸而过。

  “每次都这么刺激。”陈爻说。

  “也不知道这次能分到多少钱。”暴磊说。

  陈爻:“听说了吗,化工厂那边的项目又延迟了。”

  “怎么回事”暴磊漫不经心。

  “笑笑那边刚接手一个实习生,医学院的,听说还挺厉害。”

  “现在的学生都怎么了,这么热衷‘探索生活’”

  “敢不敢打赌?”

  “打什么赌?”

  “前面有辆车要来!”

  “啊!!”两人只顾着说话,险些忘记随时而来的地铁,这次两人不得不紧贴着隧道的墙壁边缘躺下,地铁从两人身旁划过。

  “还是不要说话了。”

  两人沿着幽暗的隧道一直走了将近一公里,他们一边检查手里的仪器,一边尽可能快的躲避地铁。很快两人将穿行到地铁站。然而两人并没有选择重新回到站台,而是钻进了另一个狭窄的隧道。

  2

  新城的东南边郊有很多的空地,这里与尚都的山区接壤,天然的避风屏障,给了这块空地很大的生存空间,但新城的自然条件并不是非常的丰厚,风口狭小,季风很难长驱直入这里总是干而少雨。干燥为垃圾回收提供了自然条件。一些无业游民尝居于此,长此以往大大小小的垃圾加工厂被经营起来。大大小小的加工厂加起来有几十家,但他们却只有一个人管理。

  一座大而坚实的房子坐落在半山,这个房子的主任便是这些工厂的主人。巨大的办公室和半透明的观看台,让这里多了一些城市的现代感。

  “你他么没长眼睛么?这玩意儿能这么操作么!”一个工头在呵斥一个毛头小子,毛头小子正在将手上的‘吸尘器’交给工头,工头在给他做示范操作。

  “看着点!下次别特么再给自己爆炸了!”工头一边骂一边操作。长达百米的作业流水线和不同样式的机械臂井然有序的工作,不多的工人在一边监测并实时操作。

  “闻主席,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作业线,按照您的需求,明年的回收计划在我们这里展开是完全没问题的。”

  “敬一,你们这里做回收是没问题,但我们也希望你们能提供更多的支持。”

  “闻主席,我只能说在资源问题上,没有我鲁敬一找不来的。”

  “我们这次需要的可能确实比较难找。”

  “别急,到我办公室说。”两人穿过厂房,来到一个大的车棚,开放的办公区,让这里既安静又生活。

  “随便坐。”

  “我们需要能量柱,大量的能量柱。”

  “什么样的能量柱?”

  闻争鸣把手里的一份文件递给鲁敬一。鲁敬一看过后,脸色多有惊奇。

  “闻主席,您跟我可是有过几次合作了,我这个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来‘车库’,我们都是要讲实话的。”

  “我们要解决特殊时期的能源供应问题,我们向电力公司询问过,如果继续购买他们的能量组,我们的运行资本会大大增加,你也知道,特殊时期。”

  “你怎么确定我这里就一定有?”

  “因为我信车库。”闻争鸣肯定的看着鲁敬一。

  “哈哈哈,让闻先生见笑了。”花白头发独眼老汉踩着一条假肢从修理间走出来。

  “钱老,没想到您也在。”闻争鸣笑说。

  两人拥抱寒暄。

  “坐下说。”钱法说。

  “上午已经有人来找过我们了。同样的需求,不一样的报价。”老头子抽着雪茄。

  “哦?”闻争鸣有些惊讶。

  “我们也是想了解你们的目的。”

  “看来我来晚了。”

  “我们没有谈成。”鲁敬一补充。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

  “不,是地下城的发展远远超乎了我们想象。”钱老嘲讽的语气。

  “我们过去的十五年里一直在追踪地下城的变化,你说的能量柱,恐怕还不能完全满足你们的需求。”

  “这项技术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就算有,可能我们早就移民太空了。”

  “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了?”

  “如果你可以考虑用起他能量柱,我们还可以考虑,这个嘛,有些难了。”

  暴磊、陈爻通过狭窄隧道爬进一处通风口,两人顺着风向,一路向上爬,直到爬到中间拐点,借着陈爻将一个装置固定到这个通风口的交界处,两人又按照原路返回,又按照手机上的定位显示,找到了附近最近的车站站台。从隧道悄悄走出来的两人,很快混进了人群。在穿过人群后,两人离开了地铁,重新回到地上。

  3

  新城光速列车站,王震从一辆光速列车上走下,他将回到新城XSLS国会总部,但他没有着急去,而是让自己的手下上了接送车,自己乘坐了出租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新城官署家属院:

  “我听说,小石回来了。”温珉伊温柔的问自己的丈夫。

  “你听谁说的。”邱枫淮冷漠的回应。

  “王震特使。”温珉伊说。

  “那你跟我说是什么意思?”邱枫淮正在看数字新闻。

  “你都不问一下吗?”温珉伊有些不满。

  “我费力把他培养起来,他自己非要跑到外面受罪,我问什么?享受不享受?”

  “你是他父亲啊。”

  “我看你糊涂了。”他滑走了眼前的数字屏,然后站了起来。

  “他既然回来了,就说明他还是想这里的,你重要把他带回你身边。”

  “他还当我是他父亲?”

  “我看是你糊涂了,你怎么不是?”

  “太久了,久到我都没了感觉。”

  咚咚咚……

  “邱部长,我是小凯。”

  “开门。”

  很快,一个身材健硕,皮肤黑油的男人走进来、

  “夫人好。”米凯问候温珉伊。米凯走进了邱枫淮的书房,秘密交谈起来。

  “在哪里看到的?”

  “火车站。”

  “这么快就回来了?”

  “最近因为各部门部署问题,底下人显得有些躁。”

  “不管他们,这个时候不要轻举妄动。还是按照之前安排的那样,摸清楚他们到底盘了多少。”

  “明白。”

  “还有,尚都那边情况怎么样?”

  “出了点儿小插曲。”

  “小插曲?”

  “本来这次广线卫那边的交易是可以一次性完成的,但接手人杜鹏临时更改了计划,交易被迫取消。”

  “来龙去脉。”

  “邱石他,险些被害。”

  “他们人呢?”

  “全被被抓。广线卫恐怕是保不住了。”

  邱枫淮面色冷凝,他皱了皱眉头,手背在身后,视线从窗外移向了桌上的家庭照片。

  “这件事不要再查了,特殊时期,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知道了。”

  米凯离开了邱枫淮的书房,匆匆离开。

  很快,邱枫淮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先生准备去哪儿?”

  “华新三院。”

  “好嘞。”

  王震看着窗外闪过的丛林般大厦,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三十年前的一场大型公共卫生事件拉开了第一次战争年的序幕,传染疾病像辐射一样蔓延,塔坦、连尉、沃西、芍岛、尚都新城,无一幸存。在和病毒博弈的1年里,社会的一切都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死者被集中火化安置,留下来的人为了改造城市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同样是坐在一辆出租车上,他怀抱着一个还在熟睡的婴儿离开主战区,那时的他还是一名战士。那婴儿睡的很香,好似周边的一切都没有打扰到他的梦一般。驾驶司机带他们来到了防疫区,他知道只有这里能够收留这个失去父母的婴儿。他将婴儿留在了防疫区大门外,并将一个黑色的吊坠挂到婴儿的脖子上,不知几日,他再路过防疫区的高墙外时,那婴儿已经不见。三十年后的大厦,百层高楼林立,空中建立起的高空轨道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更多的探索维度。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不能很好的驾驭世界给予人类的使命。在高楼林立的不同空间里,人们在高空大气里沉醉。新城,一座已经被严重固化的等级制城市,人们所在的高度,往往决定着社会身份的一切。

  出租车行驶在距离地面一公里的高架桥上,在被霓虹灯装饰的隧道里,车像行走在太空的飞船,人像裹着皮囊的奇异生物。量子输电路面发出的吱吱摩擦声音,像物质对人最卑微的挑战。20分钟后,他们抵达目的地。

  “真人司机的车,不多见啊。”

  “嘿嘿,我呢也是出来做做兼职。”出租车司机解释。

  “平时做什么工作?”

  “我自己做点小买卖,没事给别人送送货。”

  “这个工作看起来也比较符合你了。”

  “干活嘛,累倒是不累,现在没有多少让人累的活儿了。”

  “我看我这里的车程是30分钟。”

  “那个您当参考,现在新能源车能路上直接充电,兴许还用不了30分钟。”

  “可真是。”王震嘴角微扬起。

  “好。” 想到这个十年前就开始用的点评机制,王震颇有感触,想到现代人们还在为这种评价机制而努力,他既觉得可怜,又觉得好笑。没人天生愿意取悦一个陌生人,却只在生存机制里变得卑微又无可奈何。

  华新三院前的喷泉还是那么高涨,王震绕过了医院的大门,走到了后面的住院部,不同的是,这里的住院部外还设置着一圈不够科技的铁网围墙。看门的老头子裹着不和季节的棉大衣,手捧着一块脸大的电子屏,王震从兜里掏出来一张1000元的钞票,顺着窗口拍到他的办公桌上。老头子冲着窗口看了看,突然笑了笑,他那颗金牙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人。

  “你的钱,在我这儿都用上了。”老头子用脏脏的手指了指自己的金牙。

  “这次你可以镶上另一颗了。”王震笑眯眯的回答。

  随着一阵金属滑动的声响,铁栏的门被打开。

  住院部的前院种满了绿植,四方中间有一个圆形小广场,这里没有护士,只有五六个轮番值班的看护人员。30年前这里是瘟疫的主要收治场所,然而由于人们的恐惧,在瘟疫过去后,这里被改造成过各种医院,华西三院便是其中之一。华西三院没有母体,创立这家医院的人至今也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三院收治的人多是被“淘汰”的人。在这里,仍然还留有历史变迁的痕迹。医院的大厅有着20世纪的楼梯设计,也有21世纪的计算概念,在21世纪末期,除了空气的不同,这里几乎囊括了新城,甚至xsls联盟的一切痕迹。

  2236病房,一位银发女士在阳台晒着太阳。

  “夫人。”

  银发女士转动着自己的轮椅,缓缓回过身。

  “你来了。”

  “我给你带了鲜花饼。你一定要尝尝。”

  银发女士显得有些激动,王震蹲下身子,握住了她的手,两人默默对视着彼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毒行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