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衣女子
五巷先生2018-03-11 18:033,181

  我老家在辽宁铁岭那边,离辽河挺近的,小的时候听屯子里的老人们说过,古代迷信很严重,每次有洪涝的时候,屯子里的老族长就会组织周边的宗族们开始祭祀,那时候人的封建信仰厉害,常常都是活祭,什么是活祭,那就是把人活生生的吊死在辽河边,然后扔进河里祭拜河神,

  “活生生的吊死?这么残忍?那吊死的都是谁呀?还有这习俗?”

  一旁的狗旺打岔了一句,声音有些震惊,杆子也急忙看向我,带着不解的跟着问了起来,倒是二班长好像知道点什么,只是转过了头,但并没有开口询问。

  捋顺了一下话语,我一边走一边叹了口气道:“当然,古代人的思维有时候真的难以理解,都是封建迷信害的呀,至于吊死谁呢,当然是他们嘴里的那些不干净的人,不干净的人通常是指,克死丈夫的寡妇,难产生下来的孩童,未婚先孕的女人,还有一些他们认为的灾星转世的人,很多种,当然,那些古人认为是这些不详之人惹的祸,才使得河神动怒。”

  听我说完,二班长也唏嘘了一下,道:“这些人真够惨的”说着说着,还不忘瞄了一眼墙壁上,不过只是瞄了一眼就赶紧收回了目光,看样子他有点害怕。

  狗旺一边走一边道:“那这些白衣女人都是被活祭的人?难不成都是寡妇?”

  一旁的杆子“噗嗤”的笑了一声,问狗旺:“嘿嘿,我说狗旺啊,你家村子里有这么多寡妇啊?那这地方估计也没男人了,再说了。这人数,这队形,难不成在这排队等供销社发肉啊?”

  听杆子这么一说,几人顿时笑了一声,有些紧张的气氛也缓解了一下,不过,我们也走了有一会了,按理来说,刚刚那一嗓子“不要”听声音应该不是很远,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找到,真是怪了,我把疑问跟二班长说了一下,他顿了顿嗓子对我说:

  “难道是回音?记得连里的文化课上,指导员不是说了么,这是物理现象,有时候距离很远的声音也会传到离自己很近的距离”

  二班长平时比较好学,自己还有一副眼镜,宝贵的很,不过平时都放在宿舍里,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在理。

  狗旺这时候招呼口渴,毕竟有些饿了,水壶里的水也基本没有了,来的时候,就我和其他几个班长带了水壶,杆子他们基本上都没有带就匆匆忙忙集合了,这些新兵蛋子总是这么不注意革命细节问题。

  好在这里虽然干涸了不少,但一些小水汪还是有的,这时候也不管这些水干不干净,我将水壶递给了狗旺让他找找水,便开始揉起了腰,虽然好多了,但还是很疼。

  杆子打着手电照着四周,似乎想发现些什么,这时候,二班长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说道:

  “老赵啊,这么下去不行啊,我们得想想办法了,先不说咱多久能走出去,就瞅这周围的环境,你就不觉得诡异吗?我总感觉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打趣的问二班长:“我的李大班长,咱可不能相信封建迷信,再说了,这里还能有啥,难不成有鬼?”

  正说着的时候,就听狗旺“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大喊着:“鬼!鬼啊!”

  我和二班长急忙端起了枪冲了过去,杆子离狗旺最近,也赶忙冲到了狗旺身边,狗旺不住的说着:“有鬼!有鬼!”

  而我将视线也朝着狗旺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潭水,手电照过去有些深,真不知道这干涸的河道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深水坑,水壶掉落在水坑的边上,看样子狗旺是去打水才喊出了声。

  二班长在狗旺身边赶忙稳定住了他颤抖的身体,嘴里不住的说着:“看你小子体格这么大,平时天老大你老二的,咋现在这么胆小呢,还主动跟我们下来!”

  我没搭话,看样子这一路也是将这狗旺吓着了,朝着杆子打了一个手势,这里四周比较光滑,隐隐的有些光泽,手电打着的时候,四周一反光,反而亮了不少,只是电池有些不够用了。

  杆子看明白了我的手势,我们二人端起枪慢慢的朝着水潭走去,只见这水坑幽黑一片,也看不出什么,怎么就将狗旺吓着了,杆子将手电往水里一照,“霍”的一下,连我都倒退了好几步,后背都冒汗了。

  只见水里有一张极度苍白的脸,而且十分的大,也不知是泡的发肿还是什么,貌似还睁着眼睛注视着我,下意识的就准备扣扳机,不过杆子倒是机灵的很,虽然也退后了几步,但急忙的叫住了我说道:

  “班长,等一下,好像有点不对”

  听到杆子的话,我也冷静了一下,再次稳了稳步伐,和杆子并肩再次走了过去,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我和杆子将手电光再次照了过去,那张苍白的脸再次显露了出来,不过好像不是活物。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在这幽静的古河道上,一边还是排着队吊死的女尸,这种环境下,忽然看见这么一幕,饶是我自认胆子大也是被惊了一下,说起来,别看杆子个头不大,但这胆子倒真是没说的,他竟然蹲下了身体开始仔细查看起来。

  “班长,这他娘的好像是个死尸。”

  杆子一说完,我也仔细看了起来,原来还真是个死尸,周围发白的一团,竟然是这死尸的身体被泡肿了,看样子年头不少了,只是看这尸体的脸不知怎么,我总是感觉那一双被泡肿胀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着实吓人。

  不管怎样,我竟然被一死尸吓到了总是有些羞愧,立马直起身子,回头道:“你这只狗,一个死尸也能把你吓成这样,真没出息,白当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了,看我回去不批评你”

  说了狗旺一顿,心里顿时好受了一些,狗旺也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不过马上他又爬了起来,开始用手抠着喉咙,疯狂的呕吐起来。

  我们也不知他怎么了,一边拍着他后背,一边问他,吐了半天的狗旺,艰难的说道:“刚…刚刚,我口渴的厉害,就先喝了好几大口水…”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吐了起来。

  我一看他这样,我也有点恶心,随手将水壶扔在了地上,过了一小阵子,狗旺开始好了点,我刚要安慰他几句话,毕竟,他是我班里的战士,我这个当班长的在批评的同时,也要适当鼓励鼓励嘛。

  就在我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忽然想起了一声尖叫,那声音就像是一个人用嘶哑的嗓子喊出来的一声“啊!”

  这种声音无法形容,有点像是女人喊破音了那种声音,本能的,我绷直了身体,这声音我听的太真切了,绝不会是回音,距离肯定就在自己周围,顺着那声音手电光一照,果然有一个像洞口一样的地方,黑漆漆的。

  一瞬间,我就开始纠结了起来,想起了这里的诡异,不由得按下步伐,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万一那老教授在那呢?

  军人,尤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军人,对于任务的看重,有的时候远远的高于自己的生命,如果没看见那老教授还好,但既然有了点线索,就一定不能放弃,刚下定决心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尖叫,这次简直太真切了,那分明就是两个字“救命!”

  几乎下意识的,我就端起了枪朝着洞口追了进去,边跑的时候,我还不往喊了一句:“杆子,你照顾狗旺!”

  狗旺刚刚吐完,本来他就愿意饿,现在估计更没劲跑了,我和二班长的体力比较好,于是留下杆子照顾狗旺,以免他在受到惊吓,而我二班长率先冲进了那黑漆漆的洞穴。

  冲进洞穴的一刹那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睛出现了幻觉,眼神随便的一撇,竟然感觉到那古河道的另一侧,有个人影,似乎是站在那里的。

  不过这可能真是我的幻觉了,这里黑呼呼的,虽然不是漆黑一片,但也保不准是我看错了,眼花了,在这里怎么可能还有别人呢。

  那传来声音的洞口不是很大,只容一个人的宽度,二班长比我跑的快,率先端着枪和手电钻了进去,我也晃了晃脑袋不在瞎想,也跟着钻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有一股恶臭传来,十分难闻的那种,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二班长骂了一句:“真他娘的臭,赵班长,这会不会是古代的下水道啊,这也太臭了”

  我告诉他,古代人哪有什么下水道,让他别瞎说,催他赶紧走,这味道,我一刻都不想闻,就在我催促间,二班长忽然停了下来,声音带着颤抖的说道:

  “赵班长,我觉得你说错了,刚刚墙壁上的那些白衣女尸,可能不是啥祭祀的寡妇。”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好像很害怕,连身子都在颤抖,当下便有些好奇的按了下他的肩膀,朝着前面看了一眼,只一眼,我整个头皮都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墓族之寻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墓族之寻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