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由 谁人触逆鳞(四)
再来一卦2018-03-24 18:183,475

  伴随着二世祖的痛骂声,那些随从也跑到了易千由的身前,易千由几不可见的拧眉,往后退了两步,背在身后的右手还在隐隐发抖。他只擅长轻功,不擅长打斗,越耗下去只会越对他不利。

  这时,老鸨忽然带着一名红衣貌美女子和一众壮丁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对易千由和二世祖他们喝到:“你们都给老娘住手!这是我红梅楼的地儿,要打去别处打去!别在这儿阻了我红梅楼的财路!”说完又回身仰指着那些看热闹的红梅楼姑娘们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给老娘回去招待客人去!小心老娘扣你们月钱!”

  红梅楼的姑娘们被老鸨这么一呵斥,不情不愿的冲易千由摇了摇丝帕便嘟起嘴回楼里招呼客人去了。

  二世祖的随从们看到老鸨带来的壮丁比他们还高大,也就有些势低的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冲。

  老鸨回头后继续对二世祖他们和易千由怒骂道:“你们要是惊扰了楼上的那位大人,你们担待得起吗?你们要想不开就不要连累老娘的红梅楼!”

  老鸨带来的那红衣女子轻咬起下唇,摇了摇老鸨的臂膀,轻嗔道:“梅姨,这位小哥是大人带来的随从。”

  “嗯?”经梅娉儿这么一说,老鸨这才觉得眼前的黑色身影好像在哪儿见过,于是便转到易千由面前,仔细打量起易千由来,这穿着……这姿貌……的确有些眼熟……对了!今早武丞相大人进楼里的时候喊自己的随从跟上,然后一个一身黑衣华服的小子就应声走了进去!后来武丞相大人心情不好,她上去处理,看到阳台那里好像也坐着一个黑衣华服的小子……

  “原来是大人身边的人,老身真是眼拙,您不待在大人身边,可是因为那些人惹了大人?”老鸨立即对易千由笑得如花般灿烂的扇了扇梅花扇,易千由看着那些显而易见的胭脂粉扑面而来,选择屏住呼吸。

  “还好娉儿告诉老身这儿有人闹事儿,让老身带人来,否则大人还不怪罪到我红梅楼?老身这就让人把他们给赶走!”老鸨抬头,对壮丁们使了个眼色,壮丁们会意的上前,活动活动手脚就要和二世祖的随从们打起来。

  重新被心腹搀扶起来的二世祖暗道不妙,用心腹递来的方巾捂住鼻子,气势不减的喊道:“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的爹是翰林院学士!姐姐是当今的瑧贵妃!”

  闻此,壮丁们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老鸨。随从们看着快招呼到自己身上的拳头,心里有些忌惮的慌忙趁机退到二世祖身后。

  老鸨则看向易千由,这是要看易千由的意思。若是惹了武丞相,那也相当于是连文丞相以及二位丞相的官僚也一并给惹了。可臻贵妃一直都得皇上宠幸,吹枕边风轻而易举。

  易千由不会管他什么朝廷官宦,只要触到他逆鳞,他谁都不放过,但现在老鸨是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才帮他的。

  他摇头,刚想说:“不用你们管,我自己解决。”

  嗖——

  后上方却一道破空声传来,他下意识的就翻身跳离了原来的位置。

  彭——乒乒叮铃……

  一个酒碗准确无误的砸在易千由原来站着的地方,碎瓷片飙散了一地。

  易千由心底一沉,那方向除了他师父,还有谁会拿酒碗扔他?他知道这下回去,要完蛋了。

  对于这一突变,众人中除了易千由,其他人都疑惑的顺着酒碗扔来的方向望去。

  红梅楼三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面容冷冽的中年男人,那人轻身一跃踩在栏杆上,而后从上面飞了下来。

  林云渡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喊道:“杨伯伯……”她认识的杨丘仞不近女色,怎么可能会来青楼这种风月之地?

  杨丘仞没有理会林云渡,落地后面向着易千由,脸上覆了层霜:“小子,回去了。”

  易千由低着头,额发阴影遮挡了半张脸,看不清神色的向杨丘仞走去:“是,老爷。”

  林云渡惊讶的捂起了嘴:“他他他,他真是杨伯伯身边的随从?”刚才那红衣女子跟老鸨说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老鸨见着杨丘仞出现了,又听到他说要走,于是跟在易千由身后走到他面前,妩媚的说道:“大人这就走了吗?是老身招待不周,扰了大人的兴致,老身这就差人送几坛葬梅到大人府上,望大人见谅。”

  “嗯。”杨丘仞高深的点了点头,转身带着易千由走了。

  “等等!当老子不存在吗?”二世祖被他们无视了,心里很是不平衡的吼道。

  梅娉儿回身对二世祖柔柔一笑,眼波流转,笑得二世祖心尖是一片的颤,加上梅娉儿那一身不经扒的穿着,更是让他欲火焚身,可下一瞬梅娉儿说的话却给他当头浇了盆冷水:“那可是当朝的武丞相大人,公子还是省省吧。”

  二世祖震惊的往后退了一步:“……”

  杨丘仞忽然转身,对二世祖说道:“你要追的那美人是老夫的干女儿,未经老夫的同意,谁都休想成为老夫的女婿!”

  除了失算的二世祖之外,惊讶的还有易千由,他待在武丞相府三年,却是第一次知道絮儿是杨丘仞的干女儿,他一直以为絮儿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下人!不过他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总感觉絮儿会比其他下人更有话语权了。

  日隐西山,天边的火红渐渐消退,东方的天空则现出了点点闪耀的星辰,夜幕,降临了。

  红梅楼前的打斗停止,围观的人也陆陆续续退散,百姓们各自回到家中,热闹的集市逐渐的变得空荡,凉风吹拂着枯黄的柳叶,在街道上飘荡,落下后摩擦着地面,沙沙作响……

  二世祖带着他的心腹和随从去找医馆,林云渡的随行侍女青青之前是跟在二世祖的后面走的,当二世祖和他的心腹到达红梅楼前时,她自然也赶到了,只不过她在人群外,看不见对面的林云渡,但她听到了对面林云渡对红梅楼上的青楼女子的骂声,自然也就知道林云在前面,可她不好从人群中穿过,直到人群散开后,她才拉着那匹已经被林云渡嫌弃的汗血宝马向林云渡走去,喊道:“小姐!”

  林云渡正兴奋的要去找她的杨伯伯,顺带跟易千由套近乎,青青突然的喊声却震碎了她内心构筑的美好画面。

  林云渡头顶怨念的回头:“你怎么这么慢?快点跟上。”然后转回头,又立马变了个人似的轻快的朝前面走着的杨丘仞和易千由跑去:“杨伯伯,等等我啊!”

  杨丘仞脚步一顿,回身皱眉的看着跑来的林云渡,问道:“小渡,你不在皇城待着,来濂州城作甚?”

  林云渡瞥了眼身旁的易千由,有些扭捏的答道:“我听说爷爷来濂州城了,三年没见,小渡就想来看看爷爷。”

  “就你和青青?”杨丘仞抬眼看了看远处正在赶来的一牵着红马的姑娘,神色未变:“没有经过你爹的同意偷跑出来的吧?”

  “杨伯伯一猜就中,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林云渡有些心虚的摸了摸后脑勺,经过她爹同意的话,就不会只有一名随行侍女和一匹马那么简单,而是八抬大轿外加一队士兵了。

  “爹爹很早以前就命令我们谁也不许来找爷爷,说爷爷在整理什么史册,事关国家机密,等到爷爷自己回去了,史册也就整理完了。史册有什么神秘的?那不是皇宫里史官的事吗?”

  杨丘仞眼神瞥了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后,也就任由她说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想要找老太傅的人,文丞相都会跟他们说老太傅在整理史册,没有要事不要打扰云云。

  易千由低着头,被额发的阴影遮住半张脸的阴暗神情忽然变得更黑了。

  “史册?莫非《简史纲要》就是太傅整理的史册?那是黎国的历史,衡国里不可能会有,太傅把黎国历史整理出来,是为了让我更了解黎国的朝政?可那都是黎国改国号后,两代君王八十年间的历史,上面最后提到的时间与现在比差了十年,而十年前第三代君王也已经登基了……”

  黎国的君王在九十年间更换了三代,太傅给易千由的《简史纲要》里的历史包含的就只是黎国前两代君王的历史。

  后来易千由才知道,它为何会被叫做《简史纲要》了,因为它还有第二部……更详细的。

  杨丘仞对林云渡说道:“你爷爷他学识渊博,在衡国中自称学识第二,也无人敢称第一,皇宫里的史官哪能与你爷爷相比?你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当他在做一件事却被人打扰时脾气都很坏,之后就会开始重做……在史册没完整编完之前,当然是越少人打搅越好。”

  “哦……”林云渡有些失落的垂下了头:“这么说我见不到爷爷了?”她不远千里的偷偷从皇城赶来,结果连爷爷的面都没见上就回去了?回去还要受罚,哎……

  “小姐!”青青赶到时,也看清了林云渡身边站着的是何人,她连忙跪下,双手撑在地上,面朝地板慌张的喊道:“奴婢参见武丞相大人!”

  杨丘仞摆了摆手:“起来吧。看你们的样子也是刚到,今晚就先随老夫回府,住老夫府上吧。”

  “真的吗?谢谢杨伯伯!”林云渡猛然抬起头,失落全被兴奋取代的蹦了起来。

  青青也对杨丘仞恭敬的鞠了个躬:“谢谢武丞相大人。”若不是遇见了武丞相大人,今晚她们还不知要在哪儿落脚呢。

  一路上,林云渡就跟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讲述自己从皇城到濂州城的经历,途中更是凭着自己的武功,打跑了好几个觊觎她美色以及青青美色的登徒浪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易千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易千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