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由 谁人触逆鳞(三)
再来一卦2018-03-23 18:183,384

  易千由将面前的人击倒后,众人都不免惊讶的愣了愣神,而后他们也管不了其他,相继朝他疾奔而去。

  “呀啊——”

  两边离他最近的四人迅速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其中两人直接挥拳砸来,已经有过上次教训的他们都看准了位置,适时停手,以免那小子躲开了,他们收不住攻势又再次误伤同伴或被误伤。

  两人左右夹击,另两个比他们慢上一步的人则拦住了易千由的前后退路,瞪大了眼睛的看着他,却没有出手。

  四人将他给围了起来,这中间的空间只有两臂宽,刚好挥拳就能打到中间的易千由,无论易千由为了躲掉开头的那两拳往前还是往后躲,都一样会被堵在前后的其中一人打到。

  四个人对他来说就相当于四堵墙,他想钻空隙逃出去也不是没有,裆下。

  可他会钻吗?

  若是放在三年前,他还是乞丐,他铁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过去,但三年后,别说旁边有人看着,就算是没人看,他也绝对不钻!

  人要脸树要皮,尽管在场的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师父是杨丘仞,但他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以小黑的速度,只要离开集市这段路,后面的人便休想追上他们,但易千由,心里容不下,那些意图伤害他家人的人。

  这场战斗是他自己硬拦下的,就算最后输的头破血流也要将它打完。

  拳风扫到他脸上时,他头往后一偏,两个拳头就在他眼前相隔约一寸距离的地方停住了。

  正因为前后堵着的两人没有出手,才给他留了两个躲避的空间,因那两人是在等看到易千由往哪边躲了,他们再出手。

  这也是他的转机。

  易千由没有移动位置,迅速双手攀上左边人伸出的手臂,借力往右撑起自己的身体,之后双脚一前一后的使劲蹬在右边人的脸上,再然后落地松手,顺势矮身用手肘狠击在了左边人的肚子上……

  “呃——”

  “噗——”

  一右一左两人先后痛苦的倒下,右边的人印着明显鞋印的脸上鼻血血流如注,左边人如第一个人一样捂着肚子,在地上颤抖的佝着身,面容扭曲的左右翻滚。

  前后的两人见状,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退,后面离的远的人也纷纷到达,汇聚在一起围成了个半圆。

  这么大的动静,红梅楼的大门前及二四五楼的阳台上都聚满了围观的人,大街两旁也不乏闲得没事的旁观者。

  好几个青楼女子甩着红丝帕笑容妩媚的对背对着她们的易千由喊道:“哎哟,小哥加油,姐姐永远等着你~”

  “小哥不仅看着俊,动起武来更俊!姐姐爱死你了,姆嘛~”

  “小哥,你若是赢了,姐姐今晚就是你的了~”

  五楼的一位青楼女对楼下的青楼女们愤怒的甩手喊道:“滚滚滚,滚回去继续接你们的客去,小哥是我。”接着她自己却千娇百媚的双手拢在红唇边对易千由喊道:“小哥放手去搏,奴家会给你温柔的港湾。”

  楼下的一致送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你光喊我们,自己怎么不接?没看到现在出来的都是我们?出来的哪个不是闲着的?”忙着的哪儿还听得到外面的惨叫声?

  林云渡这也才注意到自己所在的地方——红梅楼大门前。这居然是青楼!美少年刚才居然是从青楼上飞下来的!想不到美少年居然是这种人!不!美少年一定是刚好从里面路过!而已!

  林云渡赶紧找了个能说服自己的借口来平复自己震惊而又慌乱的内心,然后柳眉倒竖的指着楼上对易千由甩丝帕的青楼女们喊道:“你们这群贱货都给本姑娘住口,否则小心本姑娘上去宰了你们!”

  青楼的姑娘们瞥了眼林云渡,见着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也不以为意,冷笑着假装出害怕的样子:“哎哟,奴家好怕怕啊~”

  “这一看就是又一个看上小哥的姑娘,啧啧啧,小哥艳福不浅,可惜比起姐姐来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喽。”二楼的姑娘说着还扭起纤腰,挺了挺浑圆的胸脯,有意瞥着林云渡的一马平川蔑笑道。

  “你!”林云渡气的小脸涨红,刚想上去与她决一死战,视线一抬,看到三楼上的杨丘仞,神色则变成满是惊愕了。“杨伯伯怎会在青楼?”

  “我什么?”二楼的那姑娘瞧见林云渡语塞了,更是乐不可支:“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姐姐胸襟宽阔,不跟你斗了。”

  那边与一帮随从对峙的易千由静下来后听到红梅楼那边传来的声音,面上保持着沉静,内心却又不知咆哮到哪儿去了。

  “小的只是个随从!不需要各位姐姐看上啊!”

  “小的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随从!”

  “各位能不能别看了,各干各的不好吗!小的学艺不精也怕出丑啊!”

  “呃,这么说的话,师父他老人家不是也会被惊动?”

  “……”

  易千由脸色忽然黑了一半,不敢回头。

  “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叫你们去抓那个美人吗?”

  跑在他们后面的二世祖和他的心腹看到前面人山人海的,疑惑的推开人群走了进去,结果看到的就是自己派出去的一众随从一个不差的都在里面,有三个还倒在地上痛呼连连。

  他们对面的人除了明显是围观群众外,也就只有一个穿着贵气的小子站在圈里。

  二世祖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美人时,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美人呢?”

  听到自家少爷的声音,随从们都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脸色俱变了变。

  离二世祖最近的那个随从眉都拧到了一块儿,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少爷,我们就是追到这儿的时候,那小子就莫名其妙的突然冲上来和我们打上了,那小子还有些能耐,这不,老七、老八、老十都躺地上了,他还好好的吗……”

  啪——

  二世祖一听,更是气愤的拿手中的折扇狠狠的敲在那说话的随从头上,啐道:“一群废物,不会让几个人先缠住他,其余的人继续追吗?”

  “对哦!还是少爷聪明绝顶!”那随从吸了口冷气的双手捂住了被打的地方,听到二世祖的话,又犹如醍醐灌顶般的一拍双手,竖起拇指表示赞同,但很快又萎了下去:“可是少爷……这么些时间了,那两人又骑着马,我们想追也追不上了啊!”

  “啪”“啪”“啪”“啪”

  二世祖咬牙就是对自己触手可及的四人挨个当头一扇,那表情真恨不得手再长长一点,挨个全敲一遍:“废物!废物!废物!废物!你们让开,老子去问问那小子。”

  四人捂着头,赶忙退开给二世祖让了条道。

  二世祖甩手一开折扇,自认为风度翩翩的走了进去,站在一众随从的身前,抬了抬下巴,问道:“小子,老子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无故阻拦老子追媳妇儿?你今天要不给出个令老子满意的答复,就休想走着离开这儿!”

  易千由在听到二世祖跟那个随从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们为何会追罗且和絮儿了,原来是看上他絮儿姐,要抓他絮儿姐回去当媳妇儿啊……

  “那真是抱歉,你要追的那两个人……”易千由微一偏头,平静的眸光忽然变得极其冷冽:“一个是我哥!一个,是我姐!”

  “哦?”二世祖略微惊讶的看了易千由一眼,见他不像是说笑的样子,立即“啪”的将折扇一合,对易千由拱了拱手,笑脸相迎道:“原来是小舅子,姐夫我刚才真是失礼了。”他又洋洋得意的站直来继续说道:“你姐姐能嫁给老子,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住口!”易千由暴怒,往前跨了一步后握拳跃起,本来就只离他三步遥的二世祖瞬息间脸上就被结结实实的招呼了一拳,那一刻仿佛响起了什么断裂的声音。

  喀——

  二世祖剩下没说完的话则全化为了惨烈的大喊:“啊——!”身体跟着往后倒了下去,接着又立即被身后快速反应过来的心腹和随从接住了。

  “少爷!”

  易千由冷哼了声,随意的甩了甩手,然后将手背到了身后,用另一只手指着被随从搀扶着、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鼻子的二世祖,神色冷然道:“你这种渣滓根本就不配当我姐夫!”

  红梅楼姑娘们一如既往的欢呼:“小哥那一拳好帅啊!”

  “小哥连说话都好帅哟~”

  “小哥加油,打倒他们!奴家还等着你呢~”

  “对啊,奴家们还等着你呢~”

  林云渡站在人群外,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听着那些青楼女的呼喊,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的同时,那些声音也还真是让她火大:“贱货闭嘴!”继而扯着嗓子向人群里大喊:“高手加油!”

  “可恶!”二世祖颤抖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脸上的血更是顺着下巴滑落到衣襟上,血滴在白衣上晕染开了一朵朵妖冶的花。

  他仰头又捂回了自己的鼻子,不知是痛得颤抖的多还是气的颤抖的多,伸出血红的手指着易千由,对随从命令道:“都给老子上!把他给老子打死!谁打死的老子回去赏白银一百两!”

  “是!”

  随从们应了声,跟着就真的全都上去要揍死易千由了,原本被扶着的二世祖便因为突然失去了支撑,把刚才没倒地的动作给补完整了!

  “哎哟喂!你们这帮蠢货!”

继续阅读:第八由 谁人触逆鳞(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易千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