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
张正正2018-03-12 17:213,430

  一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触到那个城市的,只是有一天突然遇见了一个让我至今仍毛骨悚然的人,我想也许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小王

  大家好,我是一名在职编剧,名字叫做张正。由于我的女朋友在市医院当化验员所以我经常陪她上夜班,而我总会拿个笔记本坐在医院里赶稿。

  “张欣予,你男朋友又来陪你上夜班啊!真有福气。”

  说话的这位是医院4层的护士长。由于化验室就在4楼所以经常能碰见她,一位胖胖的,笑起来会把皱纹陷进酒窝里的女性,叫王姨。

  看着女友进化验室后,我打开电脑开始写稿子,心里无限感慨着:“当个编剧真好。”其实,我就跟女友隔了一个门。因为化验室两边的过道上都是椅子,有时晚上累了我也躺着睡会儿。

  那天晚上刚过十二点我就开始泛困,看着屏幕的两只眼睛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精神疲惫后人自身的感觉便会削弱很多,于是放在腿上的笔记本就在我无意识中慢慢滑落,当我反应过来时却已经晚了。

  “下次小心点。”

  一只白颜色的手套出现在眼前帮我扶住了将要滑落的笔记本。

  “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只白色手套后我瞬间就打起精神。抬起头后一张帅气的脸出现在我眼前,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把我也带的不好意思地笑着。

  帮我扶好笔记本后,帅气的青年笑着走了。从他的微笑里可以看出他今天的心情十分的好。他脸上的表情就像科学家历经数十载发现了新的东西时的神情。

  可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十分的疑惑:“他为什么穿着长袖的白衬衫;这么晚了他在这里做什么?”不过想想他也许只是某个被烧伤,正在康复中的病人后,我的心情又渐渐安稳下来。

  被自己折腾后,我的睡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回想着他帅气的脸庞,打字的手也变快起来。他的长相和微笑很快就被我编进剧本里。

  第二天,我才发现我错了。

  “老婆,昨天晚上遇见个男的,可帅了!”

  我跟女友吃午饭时跟她说起了昨晚的偶遇。

  “你说的那个男的是不是带个手套?”

  女友对我笑着,笑地很神秘,就像西方世界里邪恶的女巫一样。

  “这你都知道?是你给他看过病还是他长得太帅?化验的小姐还管皮肤科吗?”

  我吃了很大一口饭,装作生气的样子。

  “哈哈,你要是听我说下面的话可别难受得吃不了饭啊!”

  “难道你真干对不起我的事了?”

  “那男的叫小王,管四楼太平间的。”

  女友吃了一口饭,边吃边说,就显得十分随意的样子。

  “我擦,你们医院也太埋汰人了,那么帅却只是个看太平间的?他也太没追求了吧。”

  看着女友吃了口饭,说的那么随意我却更加得不解和疑惑。

  “你都没感觉到不正常吗?”

  “他没有手。”

  女友依然小口吃着饭,轻描淡写地说着。

  “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手指头。”

  “不可能吧。”

  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的那一幕,他是用手帮我扶起笔记本的,所以更加得理直气壮。

  “他怎么会没有手指?”

  “没就没了吧,好像是他出了意外,手指都没了。”

  女友放下碗和筷子,对我又开始邪恶地笑了。

  “是十根哦,全没了!”

  在我惊恐的表情出现时,女友已经起身走去卫生间,她又“哈哈”得笑了一路。看着碗里的米粒我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米粒的白色让我想起那双手套。“难道是我太瞌睡看错了?他只是用手掌帮我撑了一下?”脑海中又开始出现无数的问题,但最恐怖的却是在洗碗时才想到的:

  “如果我没了手指,还能像他笑得那么开心吗?”

  洗完碗看见女友趴在床上睡觉的样子,我使劲憋住才没笑出声,上夜班对身体的伤害也太大了。我给她盖好被子把房门静静关好后回到客厅开始工作。打着字的时候心中的那些疑惑就变得越来越淡薄,因为觉得女友一定是在骗我。

  由于女友昨晚上的夜班所以今天她可以歇一天。可也许是有事,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就被铃声弄醒了。

  从她起床到出家门就一直摆着个臭脸,我想她一定是在心里将某个人骂了很多遍。我也没敢招惹她,她甩门的时候就抛下一句话:

  “六点半来医院接我!”

  我其实也很心疼女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也不好受。可我也是有话要说的:“我昨晚也没睡啊——”但是甩门的声音连同着我的悲伤一起被女友忽视。

  女友一走我就合上笔记本去睡觉,醒来却发现已经6点15。我匆匆洗了把脸就往医院赶。不过还好,女友租的房子就在医院的家属院里,走路7、8分钟就到医院。

  到四楼我看了看表已经6点27。可头上都是汗,不是跑步急的,而是憋尿憋的,没办法只能去四楼上厕所。

  “哦——”刚尿出的时不小心叫了一声,不过声音很小。

  尿到半中央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我扭头一看是小王,便对他礼貌的笑了一下。

  他对我抖了抖肩,开始尿尿。只是他看我的目光移了下来,然后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那里,开始“嘻嘻嘻嘻……”地笑开了。当然,声音是很小的。

  这真地让我很难堪。“我的有那么让人发笑吗?”我板着脸盯着他,目光也无耻地移了下去,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依然带着白色的手套,不过他真的是用手指把着那儿。

  我尿完后赶快走了出来,心里想着女友果然是在骗我。洗过手我就往化验室走过去。正走着,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扭头一看,还是小王。

  “你的手指很漂亮啊!”

  他依然是微笑着的。

  看着他扶着我肩膀的白手套,此时的我真是欲哭无泪。

  “你没洗手吧?”

  “嗯,我以前的手指也很细的。”

  他还是笑着,可突然眼中闪过一丝惊恐,然后整个人就变得愤怒。

  “我也一定要找到纤细的手指!”

  看见他这样,我觉得他在戏弄我,便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你相信吃什么补什么吗?”

  他又把手拍到我的肩上。

  本想扭头跟他说我很生气,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他的眼睛里反射出的光让我害怕,感觉他看着我就像看着一只猎物。

  “哈哈!”

  他松开手开始往前走。走了大概三四步,他扭过头来看着仍发呆的我。

  “吃什么补什么是真的哦!”

  这句话的声音刚好够让我一个人听到,或者说只有我能听到。我在他的眼里看到的自己竟是一块肉,渗着血的肉。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越来越害怕。他甩着的双手,手指不协调地摆动着;在他那白色的长袖衬衫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

  “你怎么跟他一起疯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低头看了眼表,竟然已经6:35。我便急忙往化验室走去,想着女友别下楼了。

  女友果然不在化验室,到医院门口才见到她。于是在剩下的这一天中女友数落我一直数落到她上床睡觉。也许是我的冷漠与不反抗,女友发脾气时更加得生气。可我的脑子里尽是小王的一切——他的白手套,他的白衬衫,他的微笑和他的眼睛。女友的话我其实一句都没听到。

  临睡前,我突然有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难道我是同性恋?”我看了一眼床头放着的女友照片,便打消这个念头。

  顺便说一下,我跟女友分床睡的。

  一天后,小王被捕了,但他证明他是对的。

  8:30送女友到医院四楼时,一群人围着太平间在吵吵嚷嚷着。女友见状赶忙跑了过去,我连拉她都来不及,只能也跟了上去。

  “发生什么了?”女友问前面那个胖胖的女人。

  “小王被捕了,就是你说长得可帅的那个!”

  原来是王姨。

  “哦!”

  女友依然表现出了她那种仿佛对什么漠不关心的态度。

  “知道为什么吗?他竟然毁坏尸体!病人家属发现尸体少了手指头!”

  也许是女友不在乎的态度,王姨说得很激动。

  听到王姨说的话时,女友也并未十分惊讶。可我却“哦——”了一声,一瞬间就解决了心中的疑惑。

  现在太平间里都是来来回回走动的警务人员,警戒线拉在门口,闲杂的人都进不去。没过一会儿人都散了,只剩我一个闲人还猫在那里。

  “知道吗?刚刚警察把他带走的时候他的衬衫被撕破了!他的身上长了好多骨头,上面都包着肉。”

  我被惊了一下,木然地扭过了头,发现原来是一个年轻的警员。他的脸色很苍白。

  “我刚刚去吐了,看到他手上缝的和长出的指头时就想吐。”

  他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用眼神示意我让一下。

  在警戒线外又站一小会儿后我就走了。虽然是夏天,可从太平间里渗出的寒气像把我整个人给冻住。

  坐在化验室旁的位置上,我打开了笔记本却久久不能打出一个字。脑子里想着那些白色的骨头会是什么样的;想着那些被缝在手上的指头会不会动。

  突然我就感觉肩一沉,仿佛听到有人对我说:

  “你的手指很漂亮啊!”

  直到现在,依然会这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平夜市之今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平夜市之今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