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正2018-03-12 16:201,000

  “正,好看不。”

  那天,雏在刚拆的大院里发现了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阴沉沉的天空下,她像发掘到宝藏似地拿着那东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看不清!”

  也许是出于嫉妒,我没有理她,低着头,在零零落落的青石块的缝隙里用手扒拉着。突然,一个黄色的物块进了我的眼睛。就在我趴在石块上用手指要从石缝里扣出那小物块时,突然感到后背有一股力。

  “是金戒指,你看。”

  虽然是跟雏同样大的年纪,但她却比我高了半头。我就轻轻松松地被她翻了过来;手指就在那石缝里打了个转,揪心的疼,物块也掉了下去。当时委屈,疼痛,即将获得却又失去的感觉……在一瞬间将我的泪激了出来。

  迷糊的视线里,看到的是雏由摇摇晃晃的愉悦变得呆立,最后她的泪也流了下来。

  “哭啥!出息!”

  见她哭了,我慌着将泪擦干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瞅着她。其实这句话是吼给在衣服上毛毛躁躁地将眼泪擦掉的我说的,但她却哭得更加厉害。阴阴的天越来越暗,老天爷看着也有感情要发泄一下,放点泪出来。我急了,直接将她的“宝贝”抢了过来。

  “再哭!我就给你丢喽!”

  瞬间,她就止住了泪,用她那黑爪将脸上的泪抹了去,还死盯着我,脸上冒着热。我当然不敢得意,更不敢放松,她要是真动手,两个我都不一定能赢。也就在这个瞬间,我蹲了下去,将她的“宝物”给她戴在了指头上。她的脸在灰沉沉的天色下,显得更黑,但却有那么一瞬间我竟觉得那脸是比玉还白。

  “下次再抢,我就踹你!”

  她只顾低着头,用手揉拭着她的“宝物”。看着她痴迷得样子我有点想笑,但却有一股股的疼痛从指间传来。我握着自己的手指也在揉拭着。

  “出息。”

  这两个字又在我耳边响起了。雏站了起来,硬撇着我的胳膊,将我脏兮兮的手指含到了嘴里。尽管夜幕已降,尽管雏的脸很黑,但是洁白的牙,粉粉的唇,还有鼻缝里跑出的热气都能很清晰的感受到,甚至能看到她脸上仿佛起了层红。不知道我的手指在她嘴里待了多久,她就那样低着头唆着,手指也果然没那么疼了。

  “轰隆——”

  老天爷打了个颤,要下雨了。这时夜也完全降了下来。于是我俩就从这黑黑的废墟里跑回了家,只是仍没能躲过老天爷的泪水,只是到了家门口,雏才将我的手指从嘴里吐了出来。

  “不准向你爸妈告我状!”

  这是雏最后向我说的话,但听着我的心里却失落透了顶,就像要从石缝里拿出的物块又失了去。

  1234567891011121314

继续阅读: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