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正2018-03-12 17:013,854

  “哥,醒醒,吃西瓜。”

  醒来时看看表才发现十点多了。当看见了桌子上放着一个完整的西瓜和半个开了口子的西瓜时,我呆住了;而雏跑了进来。

  “原来不是梦……”

  我自言自语着,却把雏吓得一愣。她一手拿着一牙西瓜,一手摇晃着我。

  “正哥,气傻了?”

  她又带着哭呛,我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甩开了她的手。她愣了一下,从兜里拿出了她的金戒指,硬撑开我的手把它放了上去。

  “戒指给你,我错了,别生气了。”

  雏就两眼水汪汪地凝视着我,直看到我笑。面对这样的她,我再也发不了脾气,握住了戒指,在阳光下把玩着。

  “哥,这戒指的事我爸妈都不知道,你可别说,说了准收了去。”

  “哦。”

  “哥,小二搬家了,正准备走呢。”

  “哦。”

  “什么?”

  我跳下了床,穿好衣服,从桌上的篮子里拿出个馒头,就往外跑了,雏在后面跟着我,手里仍握着西瓜。

  小二,跟我和雏一样,都是在四合院里长大的,玩大的好友。前几天,小二对我说他家里来了个贼胖贼胖的男人,说是来谈拆房子的。一听来拆房,小二心里就酸酸的疼,觉得这个穿着西服的胖男人更加得臃肿;但小二的父母却喜笑颜开,请那胖子在家吃饭。那天中午,小二家的饭十分丰盛,就跟过年似的,可小二却来我家吃的午饭。

  “伯,我家马上要搬走了,估计这儿也快拆了。”

  父亲给小二碗里夹了块肉,没吭声。

  “正,我不想搬走,走了就见不到你和雏了。”

  我低着头吃着饭,想着该怎么回答,但却找不到答案,只能转变话题。

  “那胖子张啥样?”

  “没见过那么胖的……”

  ……

  “你慢点!”

  雏在后面喊着我,我的脑海里却依然是那天小二来家里吃饭时的场景,一直在想着那个可恨的胖子。一个转弯,却碰到了装着一团水似的气球,把我弹倒了。

  “疼、疼、疼、疼、疼。”

  转弯的不远处就是小二的家,眼中却是一团挡住了太阳的肉球,整个身子只有脚和头,中间的是腰、是脖子,还是……肉球正揉着肚子,我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他就是小二说的那个胖子。

  “小二走了吗?”

  “那家人吗?刚走没一会儿。”

  胖子指着身后不远处只剩下半拉模样的院子,和蔼地笑着。在那里几个车子样的机器正在运转着,烟灰四溢。

  听到回答后,我的心就像是从悬崖掉落的石头,支零破碎地在地上绽开了。在这个家用话机还没普及的年代,分离也许意味着再也见不到。我起了身,直直地从那肉球旁走过。

  “你就是雏吧?”

  胖子对着正从他旁边慢慢走过地雏笑着,雏却愣了一下,对他点了一下头,但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似的,就赶忙跑到了我旁边,抓住了我的胳膊,手里的西瓜也掉了下来。

  “真可爱啊!那过两天见。”

  雏握着我胳膊的手,紧了一下。我低头看了她一眼,才发现她眼里含着泪。

  “他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我没吭,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脚步仿佛再也踏不动般越来越慢。想着也就是十天前小二才给我说要搬家的事,现在眼里却已是四辆钢铁的怪兽在将他的家给夷为平地。

  “也许我们还太小,不能明白很多事情;也许就算明白了,也阻止不了。”望着烟尘里被蹂躏的房子,我没有上前阻止或者落泪,而是静静地看着,用这些话来安慰什么也做不了的自己。

  我坐了下去,将手里的馒头掰了三半瓣儿,一瓣儿自己咬着,一瓣儿给了雏,另一瓣儿放到了地上,算是给了小二。咬着馒头,看着那房子越来越小,听着机器“哄哄隆隆”的声音,嘴里干的很。

  “走,回家了!”

  “咳、咳。你想勒死我啊!”

  刚把最后一块儿馒头塞到嘴里,雏就拉着我的领子把我拽了起来。看着她满脸的阴沉,我把她手里那一口也没吃的馒头抢了过来。

  “走,回家。”

  我咬着她的馒头,对地上那块小二的馒头摆了摆手就大步往回走了,雏依然是走在我后头,一声不吭。我扭过头对她笑着。

  “有什么好难过的,来,笑个。”

  雏没吭,只是对我咧了咧嘴,知道她没大碍后,我的心放了下去,也不用装得很开心。

  回家的这一路,很安静,也很明媚,我们俩的影子就在废墟堆里拉得长长的,就像往常一样,但我俩都明白,小二走了。

  “你俩去哪了,饭都凉……了。”

  母亲对着刚进院里的我和雏喊着,但估计是看见我和雏那阴沉的脸色后,硬气的语调也弱了下去。

  “雏,是不是跟你哥闹别扭了?”

  雏摇了摇头,我当然是白了母亲一眼。母亲的工作因为有午休,所以雏的午饭打小就跟我一起吃,以至于我总不明白雏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妹妹。

  这天母亲做的是面条,我最爱吃的老北京炸酱面,但我的筷子就在那面堆里搅来搅去,不把面条往嘴里送。雏也没吃,用一个板凳脚撑着身体,自己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对了,刚刚小二一家来了……”

  “嗵。”

  雏刚听到这话就从小板凳上跌了下来,幸亏我坐的稳。母亲赶紧把雏抱了起来,打她白裙子上的灰。

  “他们今天搬家,说是……回老家,估计以后就见不到了……小二等你们半天,火车要到点只好走了……”

  母亲边说边吃着,突然就卡住了,拿着桌子上的一碗面汤灌了下去,压了压。我和雏却听得面瞪口呆。

  “对了,小二说给你们留了东西,我也不明白,说是你俩肯定能找到。”

  母亲说完就端着碗起身了,留下我和雏相互干瞪着。

  “正哥,你说是什么东西?”

  “吃你的饭吧,面都涨了。”

  不知不觉中,我和雏的筷子动得越来越快,不一会儿碗就见了底。我其实也一直在想跟我和雏一样玩觅宝游戏长大的小二会给我们留下什么。

  “把西瓜端出去吃了。”

  我把雏和我的碗送进了厨房时,母亲正啃着一牙西瓜。但现在的我实在对这西瓜不感兴趣,无精打采地端了出去。

  雏却一早就在窗帘外等着我,不,是等着西瓜。我心理正想着“这小妞耳朵真尖。”她就已经一手拿着一牙西瓜了。

  把西瓜盘子放到桌上后,我给她使了个眼色。

  “妈,出去了。”

  “先睡个午觉。”

  我和雏一溜烟地跑了出去,留下母亲一人在那里喊着。

  “这俩孩子,也不怕晒黑了。”

  午后的太阳是毒辣辣的,晒出的的汗水也蛰的眼疼。这次我没有跑,省得中暑。我和雏就慢悠悠地沿着墙壁下不算太宽的影子走着,只是这影子时有时无,开了不少口子。雏的手里依然捏着两牙西瓜,就在到了小二家时,雏的西瓜也啃完了。看着雏那水灵灵的嘴唇皮子,我不知道咽了多少口水,埋怨自己没拿牙西瓜。

  “也不知道给我留点!”

  “好甜。”

  又是这种伤人自尊的回答,我给雏翻了个白眼,她却学着我的样子手舞足蹈,笑了起来。我没理她,先踏上了小二家的的废墟。

  此时四辆机器已经开走,炎热的太阳估计让钢铁做的怪物也受不了吧。现在这里的灰尘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小二的家也只剩下了一间大屋和半拉墙壁。

  “开始找吧。”

  “哥,你可别再中暑了,我可背不动你。”

  我没吭,不想跟雏再生气浪费体力,雏却一点找东西的意思都没有,而是在我身后晃着,那影子就一直搭在我身上。

  “你去屋里找找吧。外面就交给哥了。”

  我没仰头,看着雏那黑色影子依然在明亮的石块上印着,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痛。

  “快点!”

  “活该中暑!”

  雏的影子这才慢悠悠地移动。看着雏进了那仅剩的一间大屋后,我低着头接着翻找。

  估摸找了有半个小时,我就不行了。炙热得阳光下,我的汗水流了一地,却又在刚碰地时就被烤干了。感觉头又有点晕,眼中又开始出现黄光时,我急忙走到大屋里躺了下去。

  “哥,你没事吧?”

  “没事,累了,睡会儿。”

  我闭着眼回答着雏,突然感到有一股热热的风。睁开眼看见雏正拿着个篱笆扇,帮我扇着风。

  “谢谢。”

  我又闭上了眼,没能看到雏的脸上有着一丝红晕。

  ……

  “咯吱、咯吱……”

  一阵断断续续的“咯吱”声把我吵醒了,刚睁开眼时还打了个寒颤。原来是微风把开着的老木头窗户吹得轻轻晃动。我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原来不是我的错觉,而是天已经完全黑了。一缕月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在地上像湖面般的平静。

  借着月光,我才发现雏也睡着了,就躺在我的旁边,刚刚起身还差点用手压着她。不过她的睡相可不敢恭维,估计是累的,她趴在了捏着扇子的那双手的胳膊上睡着了,岔开的腿,和扭曲的身子,使得连衣裙像一层薄纱般盖在了她身上。月光下她的脸和脖颈,小腿和大腿形成了显明对比。

  “这俩孩子,也不怕晒黑了。”

  母亲的话响在了我的耳边,我心里不知为何颤了一下。

  “雏,起来了。”

  我轻轻晃着雏,直到她睁开了眼。

  “我出去等你,快点啊。”

  我刚扭身离去,雏就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拿着扇柄的那个手的手腕。起了身,那衣服正如我所遇想的那样从她的锁骨处滑落了。月光下,雏的脸不只是晒得还是怎么,又红了起来。

  “咯吱——”

  “你看!”

  我指着天空,背对着刚走出屋子的雏兴奋地喊着。雏抬起了头,那大大的月亮和无数的星星在天空中辉映着。空荡的废墟显得月亮离人更近,仿佛用手就能摸到,一仰头便能碰到。空气在月光的倾撒下仿佛亮着柔和的光,凉凉的让人忍不住多吸几口。

  “别看了,不早了,也不知几点了。”

  我扭头对着两眼放着光的雏说着。雏看了我一眼,我赶快把目光移开往前走着。我俩的影子又在这月光下拉的长长的,一路上静得连风都没有。

  “以后早上起早点来找吧。”

  我脑中浮现着雏那晒得微微黑红的脸,心中有些不忍。

  “为什么?”

  “我怕我再中暑了。”

  “哈、哈……”

  这一路,唯有笑声陪伴。

继续阅读: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