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正2018-03-12 16:502,029

  被雏追着回了家,因为害怕雏那高高扬起的拳头,我跑得飞快。雏就在后面追着我,嘴里还不停地叫着。

  “嘿,就是打不着。”

  跑进院门的时候,我扭头对雏洋洋得意地喊着,心里想着一进家门就是我的天下了。

  “嗙!”

  “你不去走走吗?在外面睡吧。”

  “让他进来吧,别病再加重了。”

  “让他待会儿吧!”

  家门打不开,黑黑的屋里传来了父母的声音。当我听到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后心就完全凉了。月光撒在院里,冰得我浑身发冷。看着穿白色连衣裙的雏站在门口时,心里没能被月光照亮,只剩下漆黑的一片。

  看着雏越靠越近,看着月亮在雏的头上,竟看不清雏的表情,我索性就闭上了眼。当知道躲不过了以后,内心反而更加的平静,脑海里雏现在正满脸得意着。

  ……

  “怎么没有动静?”四周寂静得要命,我的内心却连我的身体一起在颤着。慢慢张开了眼,看见了雏对着我笑着,不出声的笑更让人感到一种轻蔑。

  一时我也变得慌乱,嘴也咧开笑着。雏见我笑了,猛地绷住了脸,扬起手就要打我。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用手护着头。

  ……

  又是没有动静,我慢慢睁开了眼才发现院子里空空荡荡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没有风,但在凄冷的月光下,“出息、出息……”的声音在院子里来回地飘荡着。我捂住了耳朵,可还是能听得见。

  “出息、出息……”

  ……

  “想什么呢?”

  大清早我就醒了,正回想昨晚上的事情就被闯进屋子里的雏打断了,我瞪了她一眼。

  “我送你的戒指呢?拿来我看看。”

  雏嬉皮笑脸地看着我,我心里不由得害怕了起来。

  “怎么突然要看戒指啊?”

  我没有动,谨慎地看着雏,“她不会想把那戒指要走吧?”

  “看你那小气样,我就是想在临走前看你把戒指保管的怎么样!”

  看着雏说话时不屑的样子,听着雏那尖尖的语调,看来她真的不是来抢戒指的。我下了床,在雏惊讶的目光下爬到了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盒子。

  “给。”

  我从布满灰尘的盒子里拿出了戒指,只是戒指上也粘了灰尘。

  “哈哈!聪明吧。”

  看着雏拧着脸,用手指捏住了戒指上唯一没有被灰尘侵盖的地方,我不由自主地高兴了起来,满脸的得意。

  “呵、呵、呵。”

  雏用手捂住了嘴,笑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她的样子,透过了她那泛着轻蔑的眼神,映出了一个呆呆傻笑着的我。

  “那我走了。”

  雏把我的手撑开,把戒指放到了我的手掌上。她说这句话时,语调很怪,不知道是我没人真听还是她说得有问题,我竟分不清语句的结尾是“?”还是“!”。但唯一清楚的是,雏看着我的眼睛里渐渐多了几道柔和的光,尤其是我傻不愣登地点了几下头之后。再回过神来,雏已经掀开帘子走了。

  ……

  “为什么不出去送她呢?白痴!”

  躺在小二家房顶的我望着天空发着呆,无数星星散落的天空中,眼前仿佛出现了雏的脸庞。

  “雏现在应该下火车了吧?”

  对着天空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嘴角翘着,硬生生地要把眼中挤出些水来。

  “出息。”

  我站了起来,再躺下去,眼泪一定会划过鬓角流下。风微微吹着,脑海里再次出现了雏走时的画面,尤其是雏的眼睛,那双散着几道柔光的眼睛。望着天空中的星星,我又傻笑了起来。“你们可没它们漂亮。”

  我顺着房顶的边走着,吹着风,竟然舒服到眼睛也慢慢合上了。

  “哐。”

  还没走两步就不知道踢上什么了,睁开了眼,我的泪就涌了出来。月光下,房顶的一角滚满了弹珠,这就是小二就给我的“宝物”。

  我用脚把弹珠踢散了,布满了整个房顶,然后给自己腾了个空位就躺了下去 。望着无尽的天空,眼前出现了一幅幅的画面。

  那还是七、八岁的时候,小二和我最喜欢的就是玩弹弹珠。每天放学后,我就拉着雏陪我和小二一起玩。院里有一排杨柳树,而树下那坑坑洼洼的土地就成了玩弹珠最佳的场地。以至于为什么要拉雏呢?因为小二每次都是打了鸡血来的,每次都会赢走我好几个弹珠,我也只能找雏来帮我当当炮灰。但最可恨的是当我像个赌徒一样越输越上瘾,不知道买了多少个跳棋盘时,小二却会把赢雏的还给雏,显得特绅士。雏还特高兴,最后天天拉着我跟小二玩,拉不下脸的我不知道多输了多少个弹珠,还只能笑着。

  “哈哈。”

  想着想着就又笑了,泪相应地留了下来。随手捡起来了一颗珠子,望着珠子走了神。

  “哈哈……”

  我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进了笑声,赶紧环视了一下四周,却依然只有满地的珠子,别的就剩空气了。我那刚刚变得亮腾腾的眼睛就又暗淡了下来。

  “你说小二现在过得怎么样……”

  再次躺在地上的我,扭过了头对旁边的空气说了话。但话还没说完我就闭上了嘴,“今天怎么这么怪呢?总以为雏在旁边躺着。”我赶忙站了起来,跺了跺脚。

  我没有再在房顶上停留,将弹珠一颗颗捡起后我就回了家。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想着小二和雏。没了雏地陪伴,回家的路上,月光由洁白变得阴森,一路上走得也越来越快。

  临到家门口我才想起来了,跺脚是跺给死人,跺给鬼魂的。

继续阅读: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