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正2018-03-12 16:511,745

  雏不在的这一个星期里,守着小二留给我的“宝物”却无法与人分享的痛苦是没人能明白的。院子周围也开始响起了卡车的声响,胖子带着钢铁的机器回来了。父母也在我不知不觉中与胖子谈好了协议,两套又宽又大的房子,在高高的楼里的房子。我并没有过多的反抗和难过,因为胖子说一个院里住的,房子也会分到一栋楼里。然后,雏就回来了。

  “没有给我带礼物吗?”

  看着雏背着大包,掂着小兜回来,真的很开心,嘴都咧不住了。

  “没有!”

  雏瞪了我一眼,我才从她那晒得黑黑的脸中才看见了有一种疲惫到了极点的痛苦。我赶快帮雏把包卸下,给她掂进了屋子。

  一进屋,雏就躺倒在了床上。我坐在雏的旁边,看着雏闭着眼,看着雏才一个星期就被晒得黑黑的脸。

  “我找到小二留给我的‘宝物’了。”

  我拿手指点着雏,雏却依然像尸体一样平摊在了床上。我又点了点她,她翻了个身。“这么快就睡了啊。”我从床上拿了薄毯子给她盖在了身上就出去了。出去时,望着阴阴的天,自己不断地想着:“雏这星期到底都玩了什么?这么累!”

  雏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坐在院子里的我看着雏走出屋子,冰冰的风吹着,让我有一种好像见到陌生人的感觉。

  “给!”

  我正低着头看着地,突然就传来了雏的声音。我抬起头,见到微微发光的月亮下雏掂着一串贝壳项链,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贝壳被穿在了一根白线上。

  一时我竟忘了去接,雏笑着把项链给我戴在了脖子上。看着雏的眼睛和她那翘起的的嘴里洁白的牙齿,我才觉得我认识的雏回来了。

  “小二留给我的东西我找到了。”

  我对雏说着,从板凳下拿出了那盒弹珠。

  “找到我了的吗?”

  雏明显的一股醋意,赶忙询问我。

  我摇了摇头,但嘴上带笑,得意的笑。

  “吃完饭陪我去找吧。”

  看着雏失落的样子,我点了点头。

  “你不累吗?”

  看着雏离去的背影我问了雏,雏向我拜了拜手。我和她都知道,没有时间了。

  吃完晚饭,我把雏送我的贝壳项链挂到了墙上就就跟雏往小二家走着。一路上,院子变得越来越稀落,走着走着到最后就只剩下了废墟,突然我和雏就呆站住了。

  广阔的天空下,小二家的房子已经不见了,眼中只有一块块的青石块。我扭头看了一眼雏,雏蹲了下去将脸埋在了腿间。

  我也蹲了下去,静静地看着雏。从她那里传来了一股股湿热的气体,我知道她哭了。摸索着身子,却翻不出一点点的纸巾,最后我把上衣脱了递给了她。

  ……

  不知道哭了有多久,雏才停了下来,把衣服递给了正在揉搓着双臂的我。可是衣服上除了眼泪,还有一些黏黏呼呼的液体。我用指尖捏着衣服,没有勇气把它穿在身上。

  “走吧?”

  我拉起了雏下垂的手,雏没有反抗。我们没在往前走一步,而是扭头回去了。空荡荡的废墟,空荡荡的天空,我和雏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心里空空荡荡,不知不觉地到了家门口。路上,我们走得很慢,因为也许明天就看不到这些陪着我们长大,陪着父亲母亲、爷爷奶奶……长大的老房子了。

  直到家门口,我才松开了雏的手,只是雏的手还是死死地扣在我手上。我扭头看着她,她正仰头看着我们的院门,手也越握越紧。我也抬起头跟着雏看着院子的大门,才发现这么大了却从没认真看过自家的门脸。

  院子真的老了,面门也由当年的大红变成了深红色。那露出来半圈的柱子,下面有一条泛着青光的道,那是小时候我刚学会走路时扶着出来的吧。仔细想想,那时就已经有了这条道了;再仔细想想,以后就没人扶这柱子了。扬起了头,才发现头顶的木柱子上都是青色的,上面不知道密密麻麻挂了多少个燕子窝,只是已经没有燕子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几年还是有的。

  突然,雏就松开了我的手,将身子贴到了门上,用手轻拭着门。我呆呆看着雏痴迷的样子,竟然有些害怕。

  “啊秋——”

  雏听到我打了喷嚏才回过神来,从门上把身子移开,抹了抹眼睛。

  “进去吧。出息。”

  我和雏走了进去,没说一句话,各自进了各自的家,准备好好享受着我们为数不多的可以在老房子里睡的夜晚。

  静静的夜空下,有些工人还在悄悄地减少着院子的面积。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就搬出了院子,暂时居住到了废墟上堆的大棚里。

  离开老院子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我记得离开的第一天晚上,大棚里的白灯亮了一晚上。

继续阅读: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