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同姓为堂,异姓为表
离离原上草2020-02-02 14:533,126

  我跑到卧房一看,可不是嘛,窗户原本是打开的,所以他们两个才能从窗户进来。

  还好这两个王八蛋是从正门进来,若是等我们睡着了从窗户进来,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看来以后晚上睡觉也要将窗户拴上了。

  从卧房出来,木家铭已经不在屋里,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房里只剩下罗晟铭和那两个,一时气氛很是尴尬。

  他靠近来,说道:“上次的事……”

  这天真是有点热。

  我赶紧往后退开,走到桌旁坐着,倒了一杯水给自己:“上次?什么上次?”

  大约是指上次酒后轻薄我的事,我老脸一红,想打个哈哈将上次的事抹过,他敛下眸子,也不再提,走到桌旁坐下,兀自倒了一杯水。

  他又问我:“地上这两个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地上那个矮胖的突然哭了起来。

  高瘦的朝他呵斥几句,让他闭了嘴。

  那矮胖的不但没听,还越哭越伤心,道:“这位小爷,小人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妻子又是个母老虎,求小爷放了小人吧!”

  我此时已经完全从刚才的事情当中抽身出来,好像刚才的事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一般,我向来是这样的性子,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在心里算了算,看他的样貌,也不过二、三十岁,若是上有八十岁老母,那老母该得五、六十岁才生他啊,真是了不起,本着凡事凑个热闹的性子,于是随口问道:“你母亲当真八十了?”

  那胖子愣住,大约是没想到我会这样问,忙点头称是。

  我越发好奇,又问道:“那你今年几何?”

  那胖子又是一愣,老实回答到:“小人今年二十有四!”

  我啧啧赞道:“那你母亲五十六岁上竟然还生了你啊?你父亲真是宝刀未老啊!”

  罗晟铭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掩嘴咳嗽一声,大约也起了询问的心思,向着那胖子问道:“明早你们是如何约定的?”

  那胖子脸白了一阵,不肯开口。

  罗晟铭走到他旁边,随手就是一耳光,响亮的声音传来,我感觉脸上又是一疼。

  那胖子狼狈不堪,一条破褂子皱皱巴巴,缩到肚脐眼上面,我多看了两眼,罗晟铭斜睨我一眼,皱着眉将那褂子往下扯了扯,遮住那胖子滚肥的肚子。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那胖子的下巴:“这皮肤倒是白净,可惜生的猥琐了一些,不过好生拾掇拾掇应该还是能入眼,若是卖到那如玉楼,怕是有人喜欢的紧!”

  我很是好奇:“如玉楼是哪里?”

  罗晟铭没有回答,那胖子却是眼睛瞪得老大,满脸恐惧,又是连连求饶。

  那瘦子开口了:“小爷,您高抬贵手。小的们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若不是生活不下去了,谁愿意干这样的缺德事呢?我们与两位姑娘无冤无仇,不过是为了一点儿小钱,找条活路,况且也并未得手,爷您何苦为难我们。”

  那瘦子大概是看罗晟铭并不知道中午的情形,没见过他们两个的王八样,又料定我不会在罗晟铭面前提中午的事,所以信口胡诌起来,将自己说的多么身不由己。

  罗晟铭并不答话,重复了一遍:“明早你们是如何约定的?”

  那胖子哆哆嗦嗦的回答:“回禀小爷……那姑娘说明早会带人来捉奸……让我们明早将外面的门留着。还给了小人情药,说等她们到的时候,也要做出那等模样。其他事便不需要小人再操心,只需要将戏演好,明晚就能拿到银子,还说事成之后这两姑娘随我们处置,哪怕卖到青楼,也没人管。”

  嘶~,我感到背后有丝丝的寒气,如果罗晟铭今晚不来,我和木槿这辈子真就完了。

  想起来就一阵后怕,突然有点后悔离开罗府了。

  看来这外面的世界果然是纷乱复杂的多。

  但仔细一想,相比之下,其实罗府也不怎么安全。

  还是外面更好一点,起码不用担心谁谁谁又要给下绊子,也不用每天绞尽脑汁的去讨好罗老夫人。

  罗晟铭没有说话,大约是在想对策。

  木槿又走进来,叫我们去吃火锅,原来木家铭给她打下手去了。

  于是罗晟铭一手提溜着一个,径直走到院里的大铁锅前,将那两个仍在一边。

  因为晚上匆忙,没有时间炖大骨头汤,便用了鱼汤打底,辣椒也放的比中午要少一些。

  许是下午吃过一次的缘故,这次木槿和木家铭吃的时候没再嫌辣,看起来还吃得挺香。

  罗晟铭说:“想当初我在世安村养伤那段时间,你们就吃过一回火锅,但是不让我吃,当时我就眼馋的很,如今可算是吃着了。不过这火锅吃着太热了些,夏日里吃不太合适,冬日吃着应是暖人。”

  我朝他丢去一个白眼:“嘴馋还管什么冬夏,罗府的饭菜虽然好吃,但是没有辣椒,再不吃点辣椒,我肚子里的馋虫可都要被饿死了!”

  看着旁边木家铭亲自给木槿夹菜,我愣了一下,对罗晟铭眨眨眼,又朝木家铭抬抬下巴、努努嘴,示意他看木家铭。

  罗晟铭将眉毛拧了起来,沉沉说道:“她还是个孩子。”

  我觉得那都不是事啊,反驳道:“我大宁朝成亲一向都很早啊,孩子多的人家,有些女孩六岁就成亲了呢!”

  木槿和木家铭齐齐的看向我俩,一脸茫然。

  当面说人,我脸上一红,赶紧将头低下,他俩不明所以,又自顾自的吃去了。

  我自觉无趣,继续吃着火锅,看着木家铭对木槿颇为照顾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古人认为:孩子的血脉来源于父亲,所以才要从父亲姓,父母的兄弟姐妹的孩子,同姓为堂,异姓为表,同姓是不能成亲的,也就是说堂兄妹是不能成亲的,因为他们的血脉都来自于同一个父亲,也就是来自于同一个祖宗。而表兄妹是可以成亲的,因为他们不同姓,血脉来自于不同的祖宗。那么木槿姓木,木家铭也姓木,也就是他们的血脉会有可能来自于同一个祖宗,也就是他们有可能血脉相同,。

  这……若是木家铭真喜欢木槿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看他们两的目光不再是充满趣味的看热闹,而是换上了深深的担忧。

  这个道理,怕是他们还不知道。

  我也是在世安村有一次凑热闹,听到一个婆婆讲才明白,为什么同是兄弟姐妹的孩子,而表兄妹能成亲,堂兄妹不能成亲的道理。

  我在心里忧愁要怎么提点一下他们,于是对罗晟铭道:“罗公子啊,你可知道为何孩子都要随父亲姓?”

  罗晟铭淡笑道:“当然是为了继承父亲的声望和财富啊,在外打拼的是父亲,一提父亲的姓氏,别人就知道这是谁的孩子,母亲又不抛头露面,根本没人知道母亲的名字啊!”

  好像是有那么一些道理!

  但我还是将我的道理跟他们讲了一番。

  木家铭用筷子头敲了一下我脑袋,笑得花枝乱颤:“慕容啊,你想什么呢!我不过是看着木槿,觉得她长得其实挺像我堂叔堂婶的,何况我堂叔原本也有个孩子叫做木槿,看她这么小就这么懂事,就觉得有些心疼,我拿她当妹妹呢!”

  罗晟铭拧着眉头看了半晌,点头道:“表哥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说,我看起来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像,不不不,真是越看越像我三舅三舅母。”

  我盯着木槿看了半天,问道:“是么?那到底是像三舅还是像三舅母啊?”

  木家铭凝视了一阵,总结性的说道:“眉眼像三叔有一种英气,口鼻像三婶很小巧。”

  木槿被盯得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说道:“我哪有那种福气,我家定是穷得揭不开锅,不然也不会才两岁就被我娘卖到万花楼了。”

  “哪有娘舍得把那么小的孩子卖掉啊!万一是偷的抢的别人的孩子,然后冒充孩子的爹娘把孩子卖掉的呢?”我摇头感叹,毕竟虎毒不食子啊!

  我就随便这样一说,两位公子吃东西的动作一顿,齐齐转过头来看着我,吓了我一跳!

  罗晟铭问道:“木槿,你可还记得你娘的样子?”

  木槿摇摇头!

  罗晟铭有些担忧的望着木槿,这孩子那时候太小,可能会不记得了:“那你如何知道是你娘将你卖到万花楼的?”

  “奴婢在万花楼要做很多杂活,每每一旦做的不好,管教我们的廖妈妈便会抽我们鞭子,边抽边骂,骂什么我记不清了,反正就常说我是被我娘卖掉的!”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木槿的眼里还是有很多恐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闻说双溪春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闻说双溪春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