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遇上贼人
离离原上草2020-02-02 14:533,122

  我用那凳子砸他后背,许是力气不够,他完全不为所动,仿佛我不是砸在他身上。

  那个矮胖的从背后将木槿一把抱起,木槿还是个十岁的孩子,体重尚轻,被个成年人从背后抱起来,登时慌了神,她双脚离地,双手又被那胖子紧紧禁锢住,动弹不得,只得不停晃着那两条腿,拼命用脚踢那胖子的膝盖,撕声力竭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那胖子也不恼,哈哈大笑,抱着木槿往里面的卧房走去,临走还朝着高瘦的喊:“大哥,你也快些进来,一会咱俩换着玩。”

  那高瘦的仍是坐在木凳上,双手抱胸一副看猴子的表情,对我说道:“小娘子,你看你那妹妹已经要跟我那弟弟行好事了,你也别闹了,仔细哥哥一会动起手来伤了你,你就体会不到那其中的美妙了!”

  “呸!”我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我不敢喊,我怕阿吉再跑过来,虽是男子,阿吉实在是太小了,过来也是白白被人制住,说不定还会丢了性命。

  奇怪,那矮胖的进去之后,怎的没了声音,连木槿的叫喊声也听不到了!

  我拿着凳子,一刻也不敢放松,仍是皱了眉头,去听卧房里的动静,听了一阵,确实没听到声音。

  莫不是木槿已经……

  天哪,我不敢想。

  我此刻也越来越害怕,浑身开始发抖,仍是拿了凳子,对着那高瘦的,做出防备的姿势。

  那高瘦的似乎也反应过来,他站起身来,没了耐性。

  三两步跨到我身边,用手拉住木凳的脚一扯,我还没反应过来,凳子就掉在了地上,人也被他拉进怀里。

  他扛起我也朝卧房走去,嘴里得意的笑道:“早说了,叫你省些子力气,你看,还不是白忙活一场。你听话些,春宵一刻值千金,爷先好好疼疼你,一会再让我那弟弟好好疼疼你!”

  一只手被他禁锢住,我将另一只手不停的抓他的脖子,扯他的头发,用两条腿不停的到处蹬。

  他愠怒的将我扔到地上,我屁股摔在地上,摔得不轻,剧烈的疼,头有些蒙,喘不上气,还未来得及反应,又被他捡起来,扛着向卧房走去。

  我觉得完了,我今日怕是要命绝与此了!

  当下也不管自己了,向那床上看去,想看看木槿到底怎么了,思索着不然先假意顺从,再做打算。

  还没找到床的方位,那高瘦的停下来,不敢动了,脚步开始往后退,然后快速的将我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跑。

  这次是被侧着从肩膀直接扔下,刚被摔了一下,又被扔了一下,我脑袋里像有个大石头被晃来晃去,一口气缓不过来,屁股和左腰火辣辣的疼,疼的我喘不上气。

  一个蓝色的身影从旁边一闪而过,外面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是人倒地的声音,“嘭”的一声,摔得比我还重。

  那高瘦的此时定是顾不得疼痛,连忙跪地求饶:“小的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小的不知爷也看上了她们两个……”

  “啪!”打耳光的声音,力气很大。

  我觉得左脸一疼,好像挨打的那个是我自己。

  我扶着墙刚站起来,一张俊俏的大脸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吓了我一跳,脚下一滑,又摔在地上,这次不疼了,屁股已经没知觉了。

  顾不得看是谁,我先拖着两条腿将自己连连往旁边挪,想离墙远一点,也离那人远一点,免得再被人制住。

  木槿扯了我的手臂,将我扶起来。

  我现在已是惊弓之鸟,有人扶自己,第一反应是往旁边躲,然后才是去看她的脸,见是木槿哭花的脸,我才放下心来,又抬头去看刚才那张大脸,竟然是木家铭。

  身体放松下来,心里一阵委屈,我双脚一软,人滑到地上坐着,“哇”的大声哭了起来!

  木槿搂着我,也跟着哭。

  木家铭抄着一双手,倚着门框,任由我们两个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看了一小会,他将那昏迷的胖子单手拖着,拖到外间。

  我和木槿哭过了,也站起来跟着走出去,原来刚才的蓝影是罗晟铭。

  几日不见,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屋里的烛火将他微红的脸衬得娇艳可人,他穿着一件华贵的蓝色长袍,正将脚踩在那高瘦的肩膀上,见我们出来,便将脚放下。

  也不怕他跑。

  罗晟铭殷勤的去搬来木凳,擦干净,摆在桌前示意我坐下。

  木家铭将那胖的扔到瘦的旁边,胖的闷哼一声,醒转过来,正要开骂。

  瘦的看了胖的一眼,也不敢去碰他,只不停的磕头求饶,胖的看了一眼自己大哥,又看了看房里的两位公子,也跟着连连求饶。

  木家铭自去搬了个凳子来坐下,还顺带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我和木槿各自倒了一杯递过来,他坐的端正优雅,完全无视地上那两个。

  “受谁指使?”罗晟铭的声音里是从未听到过的严厉,初听到的时候,我有些不习惯。

  高瘦的那个连连磕头道:“小的们也不认识,小的们是中午喝醉了酒被打晕了,一个蒙面的姑娘带着几个婆子用水将小的泼醒,给了小的们二十两银子,又告诉小的们这两位姑娘在找人养活,让小的们……”

  话还没说完,又被罗晟铭一脚踹到墙上,撞得墙壁咚咚作响。

  “噗嗤!”木家铭正喝着水,我正好坐在他旁边,被吐了个满脸。

  木家铭凑到我耳边小声问道:“你用金银花泡水做什么?”

  我小声回道:“清热下火啊!”

  木家铭露出一脸了然的奸笑,不再言语。

  我白了他一眼,这个人,又在想什么呢,吃了火锅当然要下下火了!

  罗晟铭脸色铁青,又扯着衣领将那瘦的提回来,扔到胖的旁边。

  那瘦的双手扯着自己的衣领,快要被自己的衣领勒到断了脖子。

  直到被扔到胖的旁边,他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继续求饶。

  罗晟铭问道:“那姑娘穿着如何?年岁多大?”

  瘦高赶紧回答道:“就是普通的老百姓的衣料,并无特别!年纪大约十七八岁,看那发髻,应是还未许人家,举手投足却是贵气得很。”

  罗晟铭继续厉声问道:“那几个婆子呢?”

  瘦高的略一思索,答道:“那几个婆子也是穿着普通的老百姓的衣料,像是听命于那位姑娘。”

  “那可知她们后来去了哪里?”

  “小的们不知,她们将小的们带到这宅子门口,就离去了,说明早再过来唱出好戏,事成之后再给小的们一百两银子,让小的们务必将此事办好!”

  罗晟铭眉头紧锁,道:“就凭这几条信息也猜不出是谁,我们且在这守着,待明早再看个究竟。”

  木家铭找了绳索将那两个王八蛋捆了起来。

  我整理着被弄得一团乱的屋子,屋子里有了熟悉的人,我们都放松下来。

  木槿去看阿吉了。

  “听说你们中午差点被两个醉汉欺负了?”一道男声猛然从背后响起,我吓得脊背都绷直了。

  转头看去,罗晟铭吊儿郎当的坐在窗台上,双手抱着左腿,右腿垂着。

  “可别把这窗户坐塌了!”一冷静下来,就想到之前我对他说我要怀小孩的事,那样无知,羞愧和愤恼充斥在心里,我的脸刷的红到了脖子根,讲话的声音都很颤抖,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手足无措。

  “那跪着的那两个可不就是今儿中午那两个么?”木家铭仍是悠闲的喝着凉水,凉薄的唇朝着那两个王八蛋一努。

  罗晟铭从窗台上跳下,朝着地上那两个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他问我:“要不要买几个下人?”

  我红着一张脸,声音还是很打颤:“不要!没钱!养不起!”

  他有些愕然,仿佛已经想好了,我会怎样回答,可我又回答的和他想的不一样,于是他愣了愣才说道:“又不要你养!”

  我镇了镇心神,努力使自己讲话的声音不再打颤:“那也不要,人心复杂,我处理不来,不然我何必离开罗府?”

  他露出不悦道:“发生了今日这样的事,可见你们两个小女子,并没有自保的能力,若我不是听表哥说你们下午煮了火锅,想来蹭口火锅吃,你们两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在这里坐着?”

  木槿刚巧正要进门,听到要吃火锅,又退了出去,大约煮火锅去了。

  我垂手,做出一副乖巧模样:“谢谢罗公子,木公子搭救之恩!”

  他并不领情,又像自言自语,又像对着我说:“这卧房的窗户看来是矮了一点,也大了一点,看来明日需找个木匠重新做几个窗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闻说双溪春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闻说双溪春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