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ailce娉婷2018-03-14 07:345,967

  三十

  1

  “后来,我去培训的那个地方也有海,是个著名的军港。”阿布说。

  “哥哥还是想念海的。”阿伦说。

  兄弟俩坐在沙滩上,扭头望着平静的海面。

  一群孩子们在他们身后的沙滩跑来跑去,追逐着在沙面上滚动的足球。那种欢呼雀跃的声音不断传过来。

  海浪涌上沙面,吐着水舌,冒着泡泡。浪声平缓,带着都有的韵律。

  “那边确实与这里不一样。那边有军舰,城堡和帆船。你一定会喜欢。那个地方,也有人在划艇。几个人一起合作。每一年都有比赛。”阿布说。这时,他想起了足球和醉酒的威廉。

  “你有没有参加过?划艇?”阿伦问。

  “没有。”阿布说,“不过,你可以参加。要是你去了那个地方,一定会很喜欢。全都是喜欢海的年轻人。”

  “这里就已经很好了。”阿伦说。

  “不一样。阿伦,那里最适合你不过。另外,还有适合的大学。”阿布说。

  “大学?哥哥,这个我不是很明白。”阿伦说。

  “你可以先到那里读预科,再读大学。”阿布说。

  “我没有说过要去英国读大学。”阿伦说。

  “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那个地方确实很适合你。另外,你过去了,我们兄弟俩也有照应。”阿布说。

  “你还要回英国吗?”阿伦问。

  “两个月以后。”阿布说,“接受入职前培训。”

  阿伦回过头来,低头看着扑到脚边的浪,伸手淘了淘。清凉的海水,让他有一种要跳到海里游一圈的冲动。

  “在这里呆着不是很好吗?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怎么又要走?”阿伦说。

  “老实说,在这里,我看不到有任何希望。另外,海上的活确实又脏又臭啊。跟我去英国,那就不一样了。”阿布说。

  阿伦笑了,甩了甩湿淋淋的手,说:“这就是你不愿上鱼排的原因。”

  “鱼排,你还在想那个地方?”阿布问。

  “那是我们大家的心血。”阿伦说,“就算再累,也是值得的。”

  “去了英国,就不用搞这些了。到了那边,你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价值。”阿布说。

  “不一样。”阿伦说。

  “哪里不一样?”阿布问。

  “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在这片海长大。没有比这里更加重要的地方。”阿伦说,“我喜欢这里。”

  “你就是为了这个,心甘情愿天天到海里扔饲料?”阿布说。

  “我那样做是因为我喜欢。”阿伦说。

  “你去了那里。也会有喜欢的事。而且,你会比现在的状态好。会有更加喜欢的东西出现。”阿布说。

  “哥哥,你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你心里想着别的事情。”阿伦说,“我说了最简单的话。里面就是我所有的意思。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

  阿布愣了,说不出话来。

  阿伦站了起来,拍了拍阿布的肩膀,走开了。

  阿布低下了头,看着海浪已经扑到了他的脚上。白花花的浪沾到了脚上。他没有躲避。一股清凉从脚下一直往上渗,直到他的头顶。身后的孩子们还在欢呼,跳跃。那种声音刺耳,打破了明媚夏日的宁静。

  下一个浪即将扑倒阿布的身上,将他打湿,击倒。他一动不动,看着浪上来,没有闪躲。

  2

  经过那一次讨论以后,兄弟俩再也没有提及去英国的事。阿伦依旧照常到鱼排工作。他会拉上阿布骑车到镇上吃东西。然后,他们就溜进学校里打篮球。晚上,他俩再次偷偷爬树外出,到海上钓乌贼。时光似乎又回到了阿布刚离开的时候。

  “又来了!你干脆把这些花烧死算了。这样总比熏死它们来得仁慈。”文轩扭头,看见阿伦往院子的竹竿上挂鱼干,摇摇头,问,“这次要开海洋馆吗?”

  “舅舅。”阿伦说。

  “又跑去撒网了吗?怎么不整一条大家伙回来?将头扛到屋顶上,张大嘴对着海,不就更像那么回事了嘛?”文轩说。

  阿伦放下滴着海水的桶,回头看着竹竿上的鱼干。过会,他回到门廊上,坐下,一直望着院子。

  “可怜了这些玫瑰花。这简直是公然的侮辱。”文轩盯着那排硬邦邦的鱼干,见其在海风中晃了晃身子,便回头说,“很好,我家多了一排风铃,还自带了苍蝇嗡嗡响。”

  阿伦抬头看了文轩一眼,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前方的沙滩。

  “我竟然把你的这些宝贝给忘了。”文轩扭头看见门下的簸箕都摆满了乌贼干,便说,“又去钓乌贼了!年轻就是好啊。精力旺盛。”

  “只钓了这么一些。”阿伦说。

  “总算是把我这个老头子给甩了。”文轩低头,冲门下的吐了一口痰,说,“估计海已经被你翻得底朝天了吧。”

  “就只有这么一点点。”阿伦说,“我们没有钓多少。哥哥,在船上睡着了。”

  “那该是一种仁慈。至少,能让小伙伴们再在海里多呆一会。”文轩说。

  “他好像不大喜欢这片海。”阿伦说。

  “书读多了就这样。”文轩说。

  “是吗?”阿伦问。

  “可不是吗?你见那一个读书人,还会回来出海的。”文轩说。

  “那也是。”阿伦说。

  “选择了海,就是选择了不受驯化。读书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受驯化。”文轩说。

  “不懂。”阿伦说。

  “你不需要懂。你就是那样的人。”文轩说。

  苍蝇嗡嗡响,围绕着那排鱼干飞来飞去,落到了沾了鱼血的鱼干上。烈日将死鱼晒的干巴巴硬蹦蹦。空气中混杂着玫瑰的芬芳与鱼干的咸腥味。蝉声起来的那一刻,苍蝇又飞开了。文轩望了这个奇怪荒诞的院子一眼,扭头望向热辣辣的白色沙滩。

  “哥哥,还是要回英国。”阿伦说。

  “正常。那是他的选择,他的事。我们唯有忍受。”文轩说。

  “忍受?”阿伦问。

  “对呀。就像这些玫瑰花和这排死翘翘的风铃,还有你的那些放黑屁的宝贝儿。都一样,都得忍受。”文轩说。

  “我不想开玩笑,舅舅。我希望哥哥能留下来。就算他要是到市里当医生,我们也能见面。”阿伦说。

  “我不开玩笑,孩子。有些事恐怕谁都左右不了。另外,别忘了你有厉害的妈妈。也许,小桂能想到一个好办法,将阿布留下。”文轩说。

  很快,文桂就运用了她的办法。她为阿布安排了一场尴尬的相亲。坐在茶座对面的是在市医院工作的小护士。这个女生长得眉清目秀,貌美如花,名叫玉红。

  此时,她正坐在阿布的对面,握着一杯热茶,低头微笑。也许是因为茶杯上的热气喷到了她的脸上,她的双颊泛起了红晕。

  阿布拿过那杯茶,悔恨自己太早回来了。文桂将他按在椅子上后,就简单介绍了几句,转身进了厨房了。阿布抿了抿嘴,心里只有两个希望。要么这里可以突然停电,让四周陷入黑暗之中。那样,他就不用面对陌生的脸了。要么他可以拔腿就跑。他想冲出去,跑到沙滩上,往海里一跳。他会一直游一直游,游到鱼肚子里。他想那会是阿伦的做法。他无时无刻都在思考如何逃脱出这一种尴尬。他那紧闭的嘴更加紧闭。脸上也开始发白。

  “他们说你刚从英国回来。”玉红说。

  茶已凉。热气也散了。而她的脸更红了。

  阿布点了点头,低头喝了一口茶。

  “在哪里上学?伦敦吗?”玉红问。

  阿布点头。但愿阿伦能快点回来。他想。

  这时,阿伦回来了,提着桶冲进了院子。他进了客厅,瞟了一眼,又退了出去。

  阿布站了起来,出来客厅。他的一举一动都似乎在玉红的眼中抛下了锚,牵引着她的目光,乃至他离开了客厅,她依旧在盯着门。

  “哥,你出来干什么?”阿伦说。他靠坐在龙眼树突出的树根上,抬头看着阿布。日光透过枝叶打了下来,如光斑一般在黝黑的脸上浮动着。他裂开嘴,狡黠地笑。那一种笑,让阿布恨不得立马走开。

  “哥,你害羞了吗?”阿伦问。

  阿布甩了甩手,似在赶走空中的苍蝇。

  “赶紧进去吧。那个姑娘在等你呢?”阿伦说,“想不到妈妈会这样做。”

  “我也想不到。”阿布也蹲了下来,说。

  “别靠近我。我浑身鱼臭味。”阿伦说。

  “没有关系,让我在这里歇会。”阿布说。

  突然,阿伦吹起了口哨,拍了拍手,扭头望向客厅。阿布伸手揉了揉脸,没有抬头。

  这种尬尴一直延续到了晚饭。事实上,这顿饭对于阿布而言,简直是一场浩劫。他闭口不谈自己,耳边传来的却都是关于自己的各种信息。文桂一直跟玉红讨论着阿布,还常常提及他的童年趣事。阿布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到自己所咽下的每一粒米饭就跟钢针一样坚硬。它们正死死地顶在了喉咙里。

  饭后,文桂再度发声,让阿布陪玉红去散步。

  “那片沙滩挺安静的。”文桂说。

  阿布陪着玉红,走到了沙滩,一直沉默不语。

  “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玉红说。

  “我是不怎么说话。”阿布说。

  “你很幽默。”玉红扭头冲他笑,说。

  阿布感到莫名其妙,见她笑得如此娇媚便微微一笑应付过去。

  海风刮得很猛。退潮后,沙滩就像锅底一样又黑又湿。

  他们走过漫长的沙滩,没有说任何话。海风吹得两人都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很快,他们走到了玫瑰园。满园的玫瑰都浸在门前那盏灯所投出的黄光里。

  “这里很美。”玉红回头看了一眼阿布,说。

  “来得正好。”在门廊上看书的文轩抬起头来,指了指阿布,说,“帮忙收一收那排风铃。阿伦真是个懒家伙。”

  阿布进了院子,拿过竹篮。他将挂在竹竿上的鱼干摘下,塞到了篮子里。

  “小桂果然跟妈妈一样。”文轩摸了摸下巴,瞟了一眼玉红,说。

  “这是我的舅舅。”阿布说。他上了门廊,将竹篮放回了屋内。

  “舅舅好。”玉红笑着说。

  “还挺有礼貌的。”文轩说,“不过,我还是先回屋了。”他滑动轮椅,看了一眼出来的阿布,回到屋子里。

  俩人并没有在院子里呆多久,只是站了一会就离开了。玉红一直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的后背。

  一回到家,文桂见玉红没有跟着回来,便迎了上来。永年也回来了,坐在一边喝茶。阿伦似乎出去了,并不在客厅里。

  “怎样?玉红的爸爸可是市医院的领导。”文桂说。

  “没怎样。”阿布说。

  “那就先交个朋友吧。慢慢再处处。等你到了市里再谈也不迟。”文桂说。

  “市医院?怎么回事?”阿布问。

  “你爸已经去办了。什么时候都可以报到。不过,再歇会也没有关系。另外,玉红的爸爸也很满意。”文桂说。

  “妈,你在说什么?”阿布坐了下来,抬头看着文桂,说。

  文桂坐在茶桌旁,倒了一杯茶,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书又读回来了。工作也找好了。该是成家的时候了。”

  永年拿过一杯茶,喝了一口放下,扭头望着屋外。

  “先别乱来。”阿布说。

  “没有乱来,玉红是个好姑娘。”文桂说。

  “不是这个事。”阿布说。

  “都是成家的年纪了,该办的就办了吧。”文桂说。

  “不是,不是这个。”阿布说。

  “这个不够好吗?这是妈妈给你挑的。长得那么好看。家庭背景又好。还是医院的。多方便。不要推脱了。那是个好姑娘。”文桂说。

  “妈妈,我没有想过这些事。”阿布说。

  “没有关系。现在想也可以。这妈妈不是已经给你想好了吧。乖孩子,你该成家啦。”文桂说。

  “不是,我还得回英国呢。”阿布说。

  “回英国干嘛?书不是已经读完了吗?”文桂说。

  “书是读完了。可是我申请了医院,九月份就要回去培训了。”阿布说。

  文桂放下茶杯,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永年,又望向阿布,似乎并没有听懂他的话。

  “我已经在那边找好工作了。”阿布说。

  “回国不行吗?在市里不是很好吗?现在,这里发展得这么好。一定不比那边差。”文桂说。

  “不是这样的。”阿布说。

  “在那边这么多年,你还没待够吗?还是你已经嫌弃这个地方了?”文桂问。

  “那边的工作,各方面都比较好。”阿布说。

  “到市里,过不了多少年,你就可以升职了。到了国外,你能干嘛?”文桂说。

  “那不是我要考虑的。我只要做好我自己的就行了。”阿布说。

  “孩子,在国内的路都已经铺好了。玉红的爸爸可是医院的高级领导。你会升得很顺利的。到了英国,你还是得一个人打拼啊。傻孩子。”文桂说。

  “那不是我想要的。”阿布说,“我已经计划好我要做的。”

  “你都想要留在国外了,还回来干嘛?”永年说。

  “回来探望大家。另外,我要带走阿伦。”阿布说。

  文桂转脸,与永年对视了一会,回头说:“阿布,你到底想怎样?工作和女孩子都给你找好了,你都不要,还说要带走阿伦?这是怎么回事?那边是不是有你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阿布说,“带他到那边读书。总比让他在这里好。我已经安排好了。妈妈,你不是一直不想让他出海吗?现在,让他再读书。学成以后,他就不用出这个海了。”

  “你要走。然后你还要带阿伦走?”文桂笑了,说,“要读书,也不需要走那么远。”

  “那是最好的地方,妈妈。”阿布说。

  “这样的话,我宁愿你从没有回来过。我是绝对不会让阿伦离开我。”文桂说。

  “你也可以过去,妈妈。”阿布说,“全家移民总可以吧。”

  “阿布,为什么你非得回英国?留下来不是很好吗?爸妈已经老了,哪里都不想去了。你弟弟,他要留在这里,留在爸妈的身边。”文桂说。

  “我会劝他离开。我一定要带他离开这里。”阿布说。

  “要走,你就走吧。你长大了,泡过洋水回来,翅膀也硬了。谁也拦不住你。”永年别过脸去,似乎在对着墙,说。

  “我走,弟弟也得走。”阿布说。

  “我们已经将阿伦安顿好了,轮不到你插手。你心高气傲,有知识有文化,也轮不到我们这些乡下粗人管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永年说。

  “把他塞到又脏又臭的鱼排里就算是安排吗?还是以那来掩饰你的那些勾当。”阿布说。

  永年甩了阿布一个巴掌,几乎把他打倒在地上。他盯着阿布,说:“我们那时什么都没有。连这里也是一间破茅屋。现在终于有点什么了。你这个小子竟然给我说这些?什么是勾当,你说说看。”

  文桂扭头,看着永年,说:“孩子也是一时口快,说错了。”

  “他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因为肚子里有点墨水了,就能这样。没有我,也就没有你,臭小子。你以为你比我好多少?还不是一样?刘家的人都一样。”永年说。

  “我没有说错。这么多年来,你都在干那些事。那些非法的事。”阿布说。

  永年又扇了阿布一个巴掌,将他整个人打趴在地上,面不改色地看着他呻吟着。

  “我要带走阿伦,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你们谁也阻止不了。”阿布说。

  “阿布,你听着。”文桂蹲了下来,拉过阿布的手,说,“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回过家。我和老头子也明白。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好好关心过你,有时候甚至冷落了你。那是我们做得不好的地方。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很想念你。现在你回来了,那就好了。大家和和气气地相处。工作的事就先别谈。你现在回来了,才是最重要的。”

  “太迟了。而且我相信一切都是有报应的。”阿布盯着永年说。

  “看来你是去意已决了。那就走吧。”永年说。

  “永年,儿子也是火气盛。你就别说话了。”文桂说。

  永年离开了位置,头也不抬,转身上了楼。

  “阿布,你爸爸的脾气就是这样。他也是希望你留下来。”文桂说。

  阿布摇了摇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他的脸被掌刮得热辣辣的刺疼。

继续阅读:第3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