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王淏2018-03-15 20:105,375

  不要因为爱情而盲目的走进婚姻,不要因为婚姻而急切的找寻爱情。

  —作者

  楔子

  随着一声婴儿喑哑的哭声,一个生命来到了这个世界。守在产房外的父亲,在听到孩子悦耳的哭声后,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成为人父。

  转眼,孩子长大。突然有一天,孩子的头上长出了一枝肉牙,像是一棵破土的种子,要在孩子的头上茁壮成长。

  带孩子去检查,医生面对这个奇怪的病症无法做出结论,也不敢轻易地手术,所以只能任其存在。

  孩子慢慢地长大,那棵头上的肉牙也在慢慢地长大,开始分叉,生新牙,再分叉,再生新牙,最后居然成为了一棵小树。

  又过了一些日子,孩子头上的小树开始生成了有着真树一样的外衣,孩子身上的皮肤也跟着开始有了变化,这让孩子的父亲和母亲万分的着急。

  可是医生还是束手无策。

  日子就在无望与期望胶着的慌恐的折磨中成为一种常态。孩子和那棵头上的小树也一天一天的长大。终于有一天,孩子无法行动,蜕化成了一棵真正的树。

  在孩子质变的最后一瞬间,孩子和父母说了最后一句话:把我种在院子里吧,让我永远地陪着你们!

  【一】

  星期日。

  公园。

  万人相亲会。

  刘玉琴在人群中左左右右来来回回地寻找着可以让自己眼前一亮的信息,同时把写有儿子王珏信息的牌子举的老高,希望被别人发现。

  长廊下。

  蒋兰正愁苦无奈地和一个老太说:“我家姑娘刚离了那会儿,有不少的亲戚朋友给说,可是她一个也没有正经八百地去和人家谈过,我们逼的紧了最多是见个面儿,之后就没下文了。问人家人家不是说工作忙,就是说没心思,要不就是一声没有地和我们一笑,就算是给我们交待了。问急了,就说离婚的人都有人格缺陷,不能嫁。你说介绍未婚的也不合适吧,她还带着个孩子呢?过了这些年,这外孙子也大了,也没有人给说了,没办法只好来这里看看,自己的孩子只能自己着急了”

  “可不是吗!我家那个也是,不是说工作忙就是说男人没好东西,也是,现在的男人好像都是别人挑过剩下的似的,真还没发现有几个好的。”老太那表情似乎微有同感。

  “那你还敢来找?”蒋兰不禁而笑。

  “不是没办法吗,我们做大人的总不能看着让她们就这样一辈子单着吧!”老太的神情看上去着实的无奈。

  “是啊!”蒋兰有些感同身受。

  刘玉琴是听着俩个人的谈话声走过来的,一副太阳镜挡住了她眼睛里的神秘,脸上略带着一点微笑,语气调侃地说:“谁说现在的男人像挑剩下的没几个好的,我的男人就挺好的,怎么是这里的男人像挑剩下的不好,还是你们的男人像挑剩下的不好呢?老大姐,您不会是顺便来给自己挑一个备用的,准备着随时换呢吧?”

  刘玉琴说完自顾自的笑起来,惹的身边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老太见身边的人也都跟着笑,脸上有些挂不住而生气地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我是说现在这些没有结婚的男人,又没说所有的男人。”

  刘玉琴马上微笑地表示着歉意,说道:“听错了,听错了,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您别见怪。”

  “没你这样的,我们很熟吗?一上来就开这样的玩笑。真是的!” 老太一脸不高兴地转身离开了。

  刘玉琴没想到老太会生气地走开,便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着对蒋兰说:“这老太太还真生气了,宋丹丹的台词,没有幽默感。”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刘雅手里牌子上的信息:女36,离,女孩10岁,医生……”刘玉琴有些兴奋地像是发现了宝地说道:“医生,医生好阿,小病不用去医院,大病有门道,女孩10岁,10岁好啊,都是懂大事的时候了,”拉起蒋兰的胳膊更兴奋地又说:“我给你说说我儿子,我儿子今年33了,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广告策划的,长的那是没说的,那些电影明星站在他面前一比,也就那样……真的!”

  蒋兰看了一眼刘玉琴手里的牌子上的信息,王珏是未婚,心里有所顾忌担心,于是打断了刘玉琴说:“你儿子可是未婚,不合适吧?”

  “绝对没有人格缺陷,再说未婚怎么了,老话说的好,结婚就当爹,只赚不亏,多好的事。”刘玉琴见蒋兰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便赶紧说道:“再生一个,两个孩子不是不孤单吗!”

  “你儿子才32,我女儿35了,大三岁呢?”蒋兰依然有所顾忌担心,并开始有了一些疑惑。

  “大三岁好啊,女大三抱金砖嘛。再说女人大了不是会心疼男人吗,以前山东人找媳妇女人都大男人十来岁呢,这才哪到哪啊!”刘玉琴侃侃而谈,一本正经。

  “这……”显然,蒋兰被刘玉琴说迷糊了,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却又突然觉得刘玉琴的声音有些耳熟,问道:“听你的语气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啊,我们是不是认识……”然后开始神情惊愣地看着刘玉琴。

  “你不就是蒋兰吗……”那神情似乎早就认出了蒋兰,只是不说而已。

  蒋兰一脸的目瞪迟疑,回了回神后问道:“您知道我的名字,那我们就是认识了,那您是……”

  “我可早就认出你来了,看你连我名字都不记得了。” 刘玉琴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小怨气。

  “我们如果认识也是多少年没见了,就我现在这脑子的记性能觉得您的声音耳熟就不错了,再说你还戴着眼镜呢,我怎么能认的出来。”蒋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

  “那我还真荣幸,在您这混了个脸儿熟,阿不,是声熟。”刘玉琴说话间把太阳眼镜拿了下来。

  蒋兰先是愣了一下神,然后马上认了出来:“刘玉琴,老同学。”

  “我有一计划,我们到那边说去。”

  刘玉琴拉着还没回过神来的蒋兰两个人神神秘秘地往一个没人的地方走了过去。

  又一个晚上没有睡好,王珏再次梦到了那个令他慌恐的荒诞的怪梦。而一个更加荒诞的在密谋之下的一次被相亲也正等着他。而同样被相亲的还有林佳妮,当然王珏相的是林佳妮,林佳妮相的也就是王珏了。

  下午,王珏因那个梦而心有余悸地无心工作,所以偷偷的玩起了微信,和一个自称是老公性无能的香港贵妇谈的火热,约定见面开房,然后依照贵妇的要求在她的肚子里种下一粒种子,帮助怀孕之后继承亿万家财。王珏的好处是得到贵妇做为感谢给的一百万,但是王珏得先交一些这钱那钱的钱做为守口如瓶的保证金或是别的用途,当然事成之后贵妇会全部返还。谈定此事之后才好见面开房得好处。为此王珏费尽口舌和香港贵妇讨价还价希望可以少交一点,正在这时,妈妈刘玉琴打进电话,命王珏赶到大悦城陪其逛商城买东西。

  王珏很不情愿地问道,买什么,给谁买?买家用,爸爸陪,自已买,也是爸爸陪!

  刘玉琴说,给你买,来不来?

  来!

  母命难为,只好和香港贵妇人暂时说再见,并说好再约时间相谈,然后奔赴妈妈的指定地方,大悦城。

  相比王珏,林佳妮很是乖巧,虽然35了,还是可以说是爸爸妈妈的小棉袄的,说什么是什么,但惟有一件事不听话,那就是再婚,根本没有打算。

  蒋兰给林佳妮打电话的时候,林佳妮正在做下班前的最后一次查房,这是林佳妮做为医生多年的一个习惯。

  电话接通,林佳妮听道妈妈叫自己的小名小妮,便问,妈,什么事?

  “下了班来大悦城陪我逛逛。”

  “好的,我正查房呢,一会儿就完,之后就过去。”

  “那我们东门见。”

  “好。”

  林佳妮赶到东门,正准备拿出手机给蒋兰打电话问到了没有,这时,刘玉琴动作蹒跚的走了过来。

  “姑娘,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阿?”刘玉琴面色焦急地说。

  林佳妮微笑着说:“阿姨您先说说,看我能不能帮的上?”

  刘玉琴急切地说:“您一定能帮的上,一定能帮的上。”

  “您先别着急,慢慢说。”林佳妮安慰到。

  “我的儿子有一些弱智,刚才买东西还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没想到刚刚我走到大门时却发现我儿子不见了,我回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的脚找他走的疼的厉害,您能不能帮我找一找,我谢谢您!”刘玉琴央求着林佳妮,又自言自语地说,“留在家里不放心,带出来这又丢了,这可怎么办?”

  “您先别着急,可以帮您去找,不过我不知道你儿子长的什么样子啊?您先给我说说您儿子的样子。”林佳妮有些难为的问道。

  “我手机里有我儿子的相片,你看一下。”刘玉琴把手机里儿子王珏的相片拿给林佳妮看。

  林佳妮看着王珏的相片,不免心里有些惊异,这个帅气的男人怎么会是一个弱智的人呢,不说是某个明星也不至于是一个弱智吧,可又一想有谁会把自己的儿子说成是弱智呢,开这样的玩笑呢。

  “您儿子今天穿什么样式什么颜色的衣服呢?”

  “就这一身,”刘玉琴把手机再给拿给林佳妮看:“这是今天早上我给他照的,有备无患。”

  林佳妮不免有些惊异地笑了一下,恍惚之间,眼前闪过一个似曾相似的画面,好像早晨,妈妈也给自已拍了一张相片。

  “我儿子就是脑子不太好了,不然一定会成为明星的。”刘玉琴有些难受的说。

  林佳妮听刘玉琴这样一说心里那些惊疑立刻消失了,反而有了一种同情:“好,您别着急,我现在帮你去找,您就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林佳妮说完转身要走。

  “等一下,姑娘,相片你只看了一眼,怕一会儿认不准,我把相片发到你的手机上吧,这样你遇到像的可以比对一下。”

  “也好。”林佳妮,“我的号是……”

  当王珏的相片在自己的手机上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林佳妮的心里似乎有一些莫名的驿动,眼里闪过一丝女人本色的光彩。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儿子特别喜欢看小女孩的天使装,你去儿童区那里找找看。”

  “好,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帮你找,您在这里等我。”

  “好,谢谢你。”

  林佳妮转身向商场里一边走一边打通蒋兰的电话:“妈你到了吗?”

  “有点堵车,快到了。”蒋兰在电话里说。

  “那好,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这边正好有点事。”

  “没事,有事你先办,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林佳妮挂了电话目光开始在卖场里四处寻找起来。

  刘玉琴看着林佳妮的背影走进卖场大门后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自问自话地说:“我儿子特别喜欢看小女孩的天使装,我怎么就没有想起去那里找呢……”

  与此同时,王珏停好车后下车向商场的西门走过来,正等在门口的蒋兰也假装蹒跚地迎了上来。之后,王珏像林佳妮一样也被同样的话所蒙骗去找一个走失的弱智,不同的是林佳妮找的是帅哥,他找的是美女。当王珏同情地当真地着急地走进商场时,蒋兰在身后看着王珏,自语地说,这小帅哥,真做了我女婿也行!

  之后是刘玉琴打来了电话:“您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都按你说的……”

  “是我们商量好的。”刘玉琴打断蒋兰的话,“这要让你女儿知道是我出的主意,没你一点事,还不怪怨我,我可是用心良苦阿!”

  “好好好,你用心良苦,她日后要是问起来,我就说是我们商量好的,不过我女儿知道我就这么伙同别人和她玩这样的游戏,说她是一个弱智还不知道等着我的是什么呢。”蒋兰有些后怕的担心:“我真是上你的当了。”

  “最多是同流合污。”刘玉琴有些沾沾自喜地说:“当已经让他们上了,就别想那么多了,我儿子去找你女儿了吗?”

  “去了,我们就等着被收拾吧。”蒋兰在电话颇有怨言。

  “还反了他们了,茶厅见。”刘玉琴挂了电话直奔去了茶厅。

  当王珏走进卖场,眼前是人头一片。这么多人,谁会是傻子?王珏先找到一个经理级的男人,把情况说了一下。男经理表示会立刻组织人员帮助寻找。为了方便确定目标,王珏把蒋兰传给自己的林佳妮的相片又转传给了这位男经理。

  “可惜了,可惜了。”男经理看着林佳妮的相片发出了叹息。

  王珏看着经理的表情惊异的笑了笑后,转身去找这个传说中很可惜的女人。

  与此同时。林佳妮在另一层也找到一个经理级的女人把事情说了一下,同样得到了女经理会立刻组织人员帮助寻找的回答,同样为了方便确定目标,和王珏一样,林佳妮把王珏的相片也传给了这位女经理。

  “可惜了,可惜了。”女经理像那位男经理一样发出花痴般的叹息声。

  林佳妮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转身去找王珏了。

  女经理看着王珏的相片自言自语地说:“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就是一个弱者呢……可惜了,可惜了……”突然女经理的眼睛里光茫一闪地接着自语道:“弱智就弱智,弱智本姑娘也要找到你见见你。”

  于是女经理一边接着唱到:“我要找到你……第一眼就认出你……”一边编信息:‘弱智帅哥走失,他妈妈很急,帮助找到,’信息编好之后一个群发,发给了所有的同事,接着对着王珏的相片自语道:“帅哥看你哪里跑。”

  与此同时,卖场另一头的男经理也是看着林佳妮的相片在自言自语地说:“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美女怎么就是一个弱者呢……可惜了,可惜了……”男经理的眼睛里也是突然光茫一闪后紧接着又自语道:“弱智就弱智,弱智本帅哥也要找到你见见你。”

  于是男经理也一边唱着:“我要找到你……第一眼就认出你……”一边编信息:‘弱智美女走失,她妈妈很急,帮助找到,’信息编好之后一个群发发给了所有的同事,然后看着林佳妮的相片自语道:“美女看你哪里跑。”

  男经理话刚一说完手机就响起了信息铃音,看着是同事的名字便自语道:“这么快,美女看你哪里跑。”说着打开了信息,看到是一个男人的相片又自语疑问道:“有没有搞错我找的是美女,怎么发来的是一个丑男人。”

  再看相片底下的字写的是:‘弱智帅哥走失,他妈妈很急,帮助找到,’立刻被惊到了,又自语着说:“怎么美女变丑男了……”

  再仔细看了一眼相片,突然从疑惑中惊醒地自语:“不会吧,这么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上单身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