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绿谷救镖获线报 再度双双心扉开
济水2018-03-15 14:495,678

  冷逸三人义结金兰完后,去后院牵出自己的马匹,这时婉玫看到冥泷牵出的那匹瘸马后,笑的前仰后合,走到马前对着马儿说道:“可怜的马儿,冥泷哥哥重不重,你就留在这家客栈,兴许遇到一个好的农夫拉你去田间地头干点农活也比人骑要轻松些,去吧!”说完拿过冥泷手里的缰绳一拍马屁股,就让马儿自行走出了后院。

  “小妹,你把我唯一的良驹都放走了,那不成要我跟在你们的后面跑啊!”冥泷一脸愁绪的问道。

  婉玫看到冥泷此刻的样子,笑的更厉害了说道:“不用怕,大哥的马强健,驮你们两个没问题,一会到了绿谷,听过谷内有很多野马,让我们大哥帮你驯服一匹不就好了,好了,启程吧!”

  冷逸听到她的如此安排也不能说别的了,只好跳上马儿对着冥泷说:“二弟,你先将就下我们火速赶到绿谷,解决你脚力的问题!”冥泷也只好分身翻上了马。三人冲出了后院门直奔绿谷方向而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绿郁葱葱的深谷,谷内有参天树将谷底遮掩在树荫下,而低矮的灌木丛又将谷底托陈起来,显得谷底似深非浅一般,更多的神秘都在一个绿谷内荡漾。

  一炷香的功夫,三人已经进入了绿谷的入口,将马儿的行进速度慢慢放慢,四下里张望着有无野马的行踪,渐渐走入了谷中央。不远处人声嘈杂夹带着刀剑撞击的声响,“前面怎么了,莫不是有人打架,快走!去看看!”婉玫说完扬鞭就朝着声音的方向分奔过去。跟在后面的冷逸和冥泷都不约而同的摇摇头,冥泷说道:“大哥,小妹打小就是个喜欢看热闹的女孩子,好奇心特重,我们也一起过去吧!”

  冷逸一嘞缰绳,双腿一夹马镫跟婉玫一起过去看下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绿谷很少有人烟,更何况会出现争斗这类的事情发生。

  几辆插有“龙威镖局”旗子的镖车横七竖八的排开在路边,只见十几个蒙面黑衣人正与身着“龙威”字样镖衣的人在拼杀。婉玫火爆脾气立马开炸,跳下马就想提剑加入争斗。“丫头,莫慌!先看刊事态在行动,不要太莽撞!”冷逸深知龙威镖局在江湖上很少接镖,接镖绝对不会出现分毫差池的,打出龙威旗号江湖就很少有人会动坏念头,如此龙威镖局押镖一向走大路,但此时他们却出现在绿谷,这帮黑衣人的身份也没搞清楚的情况贸然出手大为不妥。

  只见一蒙面黑衣人抬手做出一个手势,拇指朝下划了一个圈,伸出三个手指,然后用力一握拳,其他黑衣人看到立刻明白,迅速的分散开来。站立在刚才这个黑衣人的四周围成了一个圆圈,在这个黑衣人的左右同时站立两个人。冷逸看到这个阵势,大呼一声不妙!示意冥泷下马,对婉玫和冥泷说道:“他们是东厂锦衣卫的人,为首的就是青龙,站在他旁边的就是白虎和朱雀,奇怪玄武怎么没在?青龙刚才的手势就是包杀阵,一会他们就会迅速跑动起来,很少有人能躲得过这个阵。事不宜迟,跟我来!”说完提枪就朝那帮黑衣人过去。

  此时龙威镖局的人基本都死得死伤的伤,所剩寥寥无几,为首的就是龙威镖局镖头刘万龙,他能亲自押镖可见此镖非同一般,只听的刘万龙大声呵斥的问道:“兄弟,报个名号,行个方便,大家都行走江湖!”。由此看出,龙威镖局败数一定,力挽狂澜也只能祈求上苍。

  青龙一阵冷笑过后,随即从腰间掏出一金牌,上刻三字“锦衣卫”烁烁放着亮光,说道:“东厂做事岂由得你来左右,杀!”只见所有黑衣人迅速原地跑动起来,阵形丝毫未有错乱。白虎和朱雀两脚迅速开立与肩齐宽,青龙分身一纵跳到两人的双肩,"与东厂魏公作对的人都要死!"将手中的龙刺迅速甩出直奔刘万龙而去。

  刘万龙见状急速提枪想要挡住来势时,猛然见到龙刺戛然而止,只见青龙侧身飞出,单腿一卷一缩后用力蹬向停止的龙刺,这时的龙刺立刻变换了方向,一个大转弯从刘万龙眼前转过飞向了他身后为数不多的几个镖师而去,只听的齐刷刷的凄厉的喊声过后,身后的所有的人都脖颈间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刺痕鲜血喷涌倒地而亡。刘万龙回头一看之时,青龙已然在空中旋身,左脚轻点右脚之后继续向高空而去,大喊一声“龙回!”飞旋的龙刺好似有灵性一般听到召唤一样飞回到青龙手中。

  这时也由不得刘万龙过度悲伤,抬眼望了一眼空中的青龙大喝一声:“老夫,拼上这条命,也不会让镖车落在你们这帮朝廷鹰犬走狗手中!”说完举枪就准备刺向青龙,可其他黑衣人跑动的更快了,打开一个缺口之后迅速合拢将刘万龙围在当中。

  就在青龙准备呼气落下,来一个致命一刺结束刘万龙时,只见一把银枪飞旋着奔他而来,力道始料不及,龙刺被银枪枪头一磕之后,从青龙手中脱离飞落在地上。青龙见状迅速想要抓住银枪时,猛然耳边听到了一丝浑厚的琴音,直觉的耳鸣目眩也顾不得去抢下银枪,迅速张口双手捂住双耳,落在黑衣人的圈内。

  “什么人,胆敢和东厂的人作对!”青龙落下后,已示意所有人也和他一样张口捂耳以此躲过音波的威力。

  冷逸已经飞身抓回了银枪,大笑道“你们这帮杀人机器也配知道我是谁!二弟,给他们谈一首阳春白雪净化下他们肮脏的心灵!”

  “明白,大哥!”冥泷席地而坐,将琴放在双膝之上,运力拨动琴弦发出了悠扬的曲调,音调无奇但音波震颤的地面尘土已然飞扬起来。冷逸婉玫他们却未曾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因为冥泷的这招是取向发功,冷逸他们站在冥泷的身后,可此时冷逸唯恐刘万龙会被这个音波伤及性命,迅速俯身拣起一粒石子,放在中指指尖,拇指按住石子,中指快力一弹直奔被锦衣卫包抄在里面的刘万龙而去,就在石子马上到达刘万龙的时候,石子被冷逸远处紧接而至的隔空分力一劈一分为二,迅速飞向刘万龙的太溪、中渚两穴而去,这样就把刘万龙的听觉暂时封闭避免被误伤。

  尘土漫舞,低矮的灌木已然被拔地而起,簌簌的落叶却似一片片利刀一般飞向里锦衣卫,只见他们在捂紧耳朵也无济于事,只见得他们七窍已然开始渗出血,而片片落叶似利刀一般刺向他们,尘土也已迷住他们的双眼,此时的冷逸提枪分身上去,一阵点刺过后,外围的锦衣卫全部毙命。

  冥泷突然停住,青龙白虎朱雀他们见此觉得可以突围出去,只听冥泷一喝“天音毁!去死吧!”用力一拨琴弦,一个硕大的音波弹出,飞向青龙他们全然不顾冷逸就在傍边,眼见青龙他们还未离身跳出音波的辐射就已然四分五裂血肉横飞出去。一切都停止了,冥泷一看冷逸和刘万龙不见了,心底暗思量:“这一招他们也没幸免于难,呵呵,冷逸你也不过如此,还没有几个人能从我的天音毁生还的!”

  此时的婉玫大叫一声:“冷逸,你在哪!”然后抬脚狠踹了坐在地上的冥泷一脚,说道:“你不知道,冷逸还在里面,你就用这个绝命招,亏我们还刚刚结拜,你怎么一点情谊都不讲!”

  “小妹你听我说,我喊得的时候就是想让大哥全身而退的,那知道他行动有些慢,大哥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说完假惺惺的站起身随着婉玫一起奔向锦衣卫那里跑过去。

  婉玫一看地上只是锦衣卫的那些血肉肢体,没有看到冷逸的银枪也找不到冷逸的尸体,顿时大声哭了起来:“你个傻子,你不会躲开啊,你怎么那么笨啊,木头都要比你聪明!”泪如雨下哭的稀里哗啦。冥泷走到近前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还是面带哭态的伏地喊道:“大哥,少主是我不好,害了你!”

  这时只听的一个声音传出:“我有那么衰吗,如果这个都躲不过去,以后破军的声威不荡然无存了!”眼见冷逸环抱着刘万龙从不远处的树顶之上跳了下来,落在地上悄然无声,放下刘万龙,笑嘻嘻的对着婉玫说:“丫头,没大没小,不叫我大哥,敢叫我冷逸,目无尊长!还哭鼻子,你们女人还真是水做的啊.”

  "谁哭了,我是被沙尘眯了眼,再说叫你冷逸怎么了,我才不稀罕喊你大哥呢,一点大哥哥的样子都没有,像个猴子一样喜欢上窜下跳!"婉玫见到此时的冷逸安然无恙时,破涕为笑腮边却还挂着泪滴,用手一擦遇到尘土成了花脸猫。

  冷逸看到婉玫这般神态后,微微一笑走到她身前,抬手从怀里掏出一丝方帕轻轻的帮婉玫擦干了泪水,轻声的说道:“丫头,我没事,还没那么短命,别担心!”

  婉玫猛的抢下握在冷逸手中的方帕,自己擦拭起来,嘴里还嘟囔着:“谁担心你了,不是怕在绿谷里迷路,而且还没抢到玉玺,鬼才担心你呢!哼,臭美!”话虽如此,但是婉玫在看到冷逸柔情般的给她擦掉泪水的眼神的时候,心里感觉好温馨,原来他也会关照女孩子到如此细微的地步。

  站在附近的冥泷看到这般后,暗暗的紧咬牙关,握紧双拳但立刻松开后,对着婉玫说道:“小妹,怎么跟大哥说话,好了,大哥幸亏没事,不然我真成了千古罪人了啊!”说着便指了下倒在地上的刘万龙说道:“大哥,你的速度好快啊,明明我看到你在那里,怎么瞬间就飞出去,而且还把他也一起带出去了!”

  如果冷逸和婉玫仔细去听辨冥泷这句话的话,可能就会发现冥泷是心存杀机故意使出这个绝命杀招的,但此时的冷逸他们全然没有把眼前的冥泷想象成这样的人,因为他们始终是兄妹情根本不会往坏处所想的,冷逸听到后:“其实,听到你的音波骤然停止后,就觉得你的功力未曾收回,你可能还有必杀技的,所以我就提气运功用了凌波飘把刘万龙一起带到那棵树上去了啊!”

  “还是大哥功夫厉害,我都没看到你的人影!”冥泷狡黠的眼神里的杀机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婉玫听到此话,不满的说道:“这是他飞的快,如果慢一点我想不用我动手,破军们所有的兄弟都会千刀万剐了你!”

  “那是,那是,大哥,这个镖头还活着吗?”冥泷想转开话题,分散婉玫他们的注意力,冷逸听到后看了眼刘万龙说道:“他没什么大碍,就是皮外伤而已。不过如果刚才真的被青龙的龙刺挂中,我想此时他也就无生还的机会了!”

  三人便围坐在刘万龙周围,慢慢的刘万龙醒转过来,睁眼看到三个小孩后,顿时明白了是他们救下了自己,双手抱拳言道:“多谢三位少侠搭救,此恩没齿难忘!”

  “刘爷,你言重了,不过就是看不惯朝廷这般走狗的行径而已,他们怎么现在连接镖的下三滥都能做出来!”冷逸不解的问道。

  刘万龙环视了三人一番说,面有难色的说道:“少爷认得我刘某,失敬失敬!他们其实是得到消息后一直尾随跟着我们来到这个深不可测的绿谷才对我们下手的!”却并没有说出锦衣卫为什么要接镖的原由。

  冥泷见状就抬手指了下冷逸说道:“刘爷,这位是我们破军门少主,有话不妨直说!”

  “破军门少主,难道少侠就是破军一出,冷逸扶正的冷逸哥!”刘万龙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个还是小孩的人竟然就是破军门少主。

  冷逸闻听有点愧色的说道:“刘爷过谦了,在下就是破军门的冷逸!”

  刘万龙还是有点怀疑不敢相信此人真的是冷逸,一直盯着冷逸看,婉玫一看又生气了冲着他喊道:“你个老头怎么这样,我哥好像救你,你反倒认为我们在骗你。”说着便对冷逸说:“哥,把你的掌门令拿给他看!”

  冷逸也觉得刘万龙好像信不过自己一样,然后就从怀里掏出了那枚假的掌门令,他不知道是假的,因为冥泷叫张铁匠仿造的太像了,不仔细观瞧是不会分出真伪包括冷逸都被蒙在鼓里,刘万龙也只是道听途说过掌门令的样子,见到的话今天也是第一次,但是基于冷逸他们的侠肝义胆也就不再对冷逸的身份有所怀疑,立刻起身单膝跪拜抱拳言道:“多谢少主搭救之恩,你救下的不只是我,甚至可以说是中原的众多江湖侠士!”

  “刘爷,此话怎讲!”冷逸不解道。

  刘万龙被冷逸扶起后,一起与冷逸他们席地而坐后,慢慢道出了原由。原来此镖非同一般,是朝廷魏忠贤暗地要下令诛杀绿林豪杰的名单,目的就是要保障玉玺不被江湖中人抢到,索性就先下黑手,列出名单分派各地大内高手和锦衣卫联手诛杀,而携带这份名单的锦衣卫酒后去青楼偶遇一歌伎酒后乱说,被旁边房间正在密谋如何抢夺玉玺的洪福帮的兄弟们听到,索性就叫来一歌伎塞与大量银钱后,在酒水里下了蒙汗药灌倒那个锦衣卫后搜出了名单,然后迅速篡改了所有人名和落脚地点的地图分布后,重新塞回到锦衣卫身上。但是事关重大为免于江湖人士被屠杀,并以此想让江湖人团结一起诛杀阉党,以保中原江山社稷之安危,洪福帮就想按照名单所列逐一通知这些人,可觉得在江湖走动很频繁的话会被锦衣卫察觉,索性就找到刘万龙,以押镖为名暗地里通知名单上的人以免受到杀戮。

  就这样,刘万龙一路之上,暗地里悄悄的通知了很多江湖侠士都幸免,幸免的同时也激起了豪杰们的愤慨一致团结起来诛杀阉党的行列中来,可还是被东厂所察觉,所以一路追杀刘万龙到绿谷就想将他们灭在这里后,取回名单清除阉党的绊脚石。

  冷逸不听则罢,听完之后义愤填膺的大喝一声:“这个狗贼,誓与江湖为敌,必为江湖所灭!”然后看了下刘万龙,继续问道:“那刘爷,下一步你如何打算!”

  “哎,我带出的众多兄弟今天全部死在这里,唯我一人恐难完成此事啊!还望少主能够援手!”刘万龙双手抱拳。

  冷逸心想如果不是去抢夺玉玺的话,他会义不容辞的答应,可现如今迫在眉睫不允许他这样做,只好为难的说道:“刘爷,非是我冷逸胆小怕事,只是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但是还请刘爷放心,我会号令破军门众多弟子假扮刘爷镖局的人继续完成这项任务!”说完掏出一飞光弹,原来这是破军门掌门火令弹,用力拉开引线迅速抛向空中,只见在空中闪出一个火字。

  “刘爷,此地不宜久留,一个时辰后破军弟子就会赶到,让他们随同刘爷一同前往!冷逸我就不能陪同了!”冷逸抱拳一番还礼。

  “少主言重,如此这般老夫也已感激涕零,在此替江湖的兄弟们先行谢过少主!如果少主还有他事先行吧,我在这里等破军的兄弟们就可以!”刘万龙知道破军门的火字令,虽然冷逸说一个时辰后才会到,但他知道江湖上没从未见过破军门掌门亲自发出火字令,非同一般,破军的兄弟会迅速赶到的。

  冷逸见状,为了不耽搁行程也就从腰间解下随身的一个玉坠交给刘万龙,说道:“刘爷,一会倘若破军们兄弟到了,你把这个给他们后就会相信,帮你完成此次任务!冷逸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了!”

  “少主请便,我在这里等兄弟们就好!”刘万龙目送冷逸三人分身上马疾驰分奔出绿谷。

  果然,破军门的弟子没有一个时辰就火速赶到了绿谷刘万龙处,而且很多分舵的舵主包括马成光都赶到了,互通下情况后,陪同刘万龙一起做起了镖师,明里护镖,暗地分头奔告,就是这样使得很多江湖侠士躲过了此劫,同时破军门的声威又再一次在江湖上叫的很响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