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蜘蛛洞内毒缠身 脱胎换骨天力增
济水2018-03-15 14:506,077

  冷逸三人离别刘万龙后策马离开了绿谷,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前面方圆几里内都无人烟更不会有客栈可以休息。只好让马儿放慢速度,慢慢的走着。

  “大哥,你看附近既无村庄也无客栈,要不我们在附近看下有无洞穴可以休息下!”冥泷询问道。

  冷逸一看夜黑了再继续赶路恐怕有诸多不便,所以也同意了冥泷的建议。“那大哥你和小妹先在这里稍休息下,我去前面察看下可有洞穴让我们休憩!”说完不等冷逸回应就自己去骑马离开了。

  婉玫站在原地对远去的冥泷喊道:“冥泷哥,小心!”然后就找了一棵树坐下来。自己从马背的背囊里取出几个炊饼和水袋,喝了几口之后就准备开吃。冷逸眼睁睁的看着婉玫大吃大喝起来,不由得也觉得饥肠辘辘的难受,就凑上前对婉玫殷勤的说道:“丫头,分我一个吧!哥也饿了!”

  “凭什么给你,要吃自己弄去,这还是我临走前从后院厨房准备好带着的呢!哦对了,忘了还有只烧鸡呢!”说完从背囊之中取出一个油纸包层层打开口,烧鸡的香味瞬时钻入两人的鼻子里,那叫一个香,冷逸见此口水直流,后悔怎么没像婉玫一样提前准备好干粮。不闻烧鸡香味还好,闻到了更加饿了。

  继续厚着脸皮嬉皮笑脸的蹲坐在婉玫面前:“丫头,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刚刚才义结金兰,都对天发誓,有福同享的啊!难道此时你忍心看着我挨饿不成!”

  婉玫看到蹲在地上的冷逸,觉得好气又好笑,气的是冷逸那个无意的失误,好笑的是现在的声名显赫的破军门少主像个顽童一般,其实从一开始婉玫也没想不给冷逸这些吃的,不过就是想惩罚他一下,听完冷逸这般恳求也就顺势回答道:“是啊,忘记你是我们的大哥了,哪能对大哥不敬,等着本姑娘吃完了就给你啊!”抓起烧鸡撕下一条腿,抬手伸出感动的冷逸是热泪盈眶,刚想接过鸡腿,婉玫笑眯眯的说道:“哥,烧鸡要吃就要先吃鸡腿!”鸡腿就转了一圈回到婉玫嘴里,狠狠的咬了几口。

  冷逸一看那个气啊,可为了能有口吃的也就暂且猛咽几下口水,眼睛大大的盯着婉玫。俗话说,善良就是别人挨饿我吃肉的时候不吧唧嘴。可再看婉玫满手油,吃肉的时候还在不停吧唧嘴很大声,吃还都堵不住嘴的说着:“好吃,好吃!”一会功夫,一根鸡腿就剩下鸡骨头了,然后递给冷逸说:“哥,你刚才都说了,有福同享,呶,给你,光吃骨头也不行是把”说完拿起一张炊饼,一对折在饼中央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起递给冷逸还恬不知耻的说道:“哥,怕你炊饼不好拿,看我都给你弄成了麦圈饼的样子,多方便,快吃吧!”然后银铃般的笑声顿时响彻在冷逸耳边,那叫一个受用。

  “还是我们丫头好,这么细………………心,那我就不客气了!”接过鸡骨头和炊饼,就要张口咬下去,迅速被婉玫给打掉了,然后将整只烧鸡和剩下的炊饼塞到冷逸的怀里,站起身说道:“你还真是个木头,呆子啊,那鸡骨头还有啥,你还吃!快吃吧!”

  冷逸一看顿时心花怒放但不言表与形,看着掉在地上的鸡骨头叹气说道:“哎,多好的骨头就这样糟蹋了。丫头,你都给我了,你还没吃呢!”

  “我不饿,你吃吧!”说完婉玫就站起身,望了望远处想要看看冥泷回来没有,低头再看冷逸,整只鸡只剩骨架,那叫一个干净,炊饼也没了,冷逸可抬手在猛捶胸顿足,两眼上翻。婉玫气的说:“你恶鬼投胎啊,不能慢点吃,谁还抢你的不成!”拧开水袋,放在冷逸面前。

  冷逸猛喝下几口,舒服了很多,然后看着婉玫说:“丫头,你那脸比六月的天变得还快。我要不快吃,你万一反悔了,我不更难受啊!”

  “你还真打听不住,我好心给你吃的,都喂到狗肚子了啊,就是喂狗它还知道摇摇尾巴示好呢!”婉玫佯怒的说道。

  冷逸这番也吃饱喝足了,就故意和婉玫斗嘴说道:“可我不是狗狗也没尾巴,那要不晃晃屁股示好吧!”说完,身子微微一躬,左右晃动起腰身来。

  婉玫见状,抬脚就狠狠的踹在冷逸的屁股上,一个不留神冷逸就扑到在地上。

  一看到冷逸如此的囧状,婉玫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的指着冷逸说:“不是狗狗没尾巴,那本姑娘就让你来个狗啃泥!哼哼,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不!”

  回过头再说冥泷,虽是骑马找寻洞穴,但心里却是在想掌门令随身携带大为不妥就想在此处找个隐秘的地方暂且放置好,改日回来再取。走着走着,就感觉到前方阴风阵阵迎面扑来,定眼观瞧有一个洞穴。下马来到近前,拨开缠绕了洞口枯死的树藤从怀里掏出火折子,捡起旁边的一根树枝点亮走了进去。

  这个洞穴单看洞口的话不是很大,但进来后才发现这个洞穴是个酒壶型,头小内胆大。越往里走越来越宽敞,但是还是觉得有种不祥的感觉,冥泷也就不再继续往前走自己也觉得离开的时间很长了,就决定暂时今晚在这里休息算了,就回返去找冷逸他们。

  “冥泷哥回来了,找到洞穴了吗!”婉玫看到远处的冥泷大声喊道。

  冷逸也站起身应了过去看着冥泷跳下马来问道:“二弟,找到了吗?”冥泷回应说:“大哥,在前面不远处有个洞穴可以暂作栖身之地!”

  于是三人迅速上马赶到那个洞穴内,冷逸将马匹安顿好后从洞口外捡了些柴禾和干草抱进洞里,迅速点着柴禾,将干草均匀的铺陈在地上,顺势一躺大叫一声:“舒服,二弟先吃点东西就休息,明早也好有精神赶路!”说完就到头而睡。

  冥泷接过婉玫递来的干粮,吃完后也倒下就要休息。婉玫一看着急了大喊:“我到哪里睡?”冥泷听完向冷逸身边凑了凑对婉玫说:“小妹,将就下在我旁边休息吧!这里不比客栈!”

  婉玫也只好答应一声紧挨着冥泷躺下,但是此刻的三人却都未能进入梦乡,婉玫再想的是这两天看到的冷逸的一切行径,一会喜上眉梢,一会怒火中烧,再后来又是心底好一番甜蜜,冥泷则再想如何能够找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将掌门令藏匿好,还有就是再想那份密函所写的。只有冷逸想的很单一,就是如何能够尽早赶到同德镇。

  渐渐,夜进五更天,三人也都慢慢进入了梦想。突然一阵阵窸窣的声音越来越大的向他们的方向传来。江湖中人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冷逸和冥泷都听到了这声音,马上睁开眼睛起身望向声音的来向,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蜘蛛在向他们爬过来很多,而此时的婉玫可能因白天的劳顿浑身不觉依然睡得很香甜。因为婉玫距离那群毒蜘蛛最近,冷逸知道此时不能叫醒婉玫,怕她猛然起身会惊扰到那些蜘蛛的行进速度,给婉玫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然后冥泷看到此时的婉玫身处险境很是担心,全然不顾这些迅速摇醒婉玫,婉玫睡得正酣被摇醒后一转身就继续睡过去,手一搭拍死几只先行蜘蛛。迅速后面的蜘蛛成群结队的爬上了婉玫的这只胳膊,这时婉玫才醒转过来,睁眼看到后大叫一声。

  冷逸大喊道:“丫头别动,这些蜘蛛是深谷毒蜘蛛天性喜好阴暗潮湿的地气,所以千万不要抬手,不然一旦你抬起来它们感觉不到地气就会挤破毒囊刺入你的体内!”

  婉玫闻听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可老一个姿势很难受,就冲着他们两个喊道:“你们还不快想办法!”

  这种深谷毒蜘蛛,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群,此时倾巢出动必有他因,而且一旦摄入这种毒蜘蛛的毒,会迅速毒气攻心,如无解药一个时辰后会面为绿色,暴毙身亡。

  冷逸绞尽脑汁在想如何能够赶走这群毒蜘蛛,转头看到地上还未烧尽的柴禾后想到了办法,心道:“既然毒蜘蛛喜欢阴暗潮湿的环境,那自然会害怕火光!”说完就抓起一根柴禾,带着火焰扔向远处的蜘蛛群,只见蜘蛛被火把迅速烧死很多,没烧死的都远远的躲在火把的四周,冷逸一看这招奏效,就迅速叫冥泷一起拿起柴火用力抛洒在远处的蜘蛛群,渐渐的蜘蛛都逃离了他们的视线范围。

  婉玫得救了就想马上要站起身,冷逸说:“丫头先不要动,我们想帮你看看你周围还有蜘蛛吗?”说着叫上冥泷在婉玫身边仔细端详起来,冷逸用心的找寻还有没有其他毒蜘蛛存在,怕万一站在衣物上后一起身婉玫仍然逃不了中毒的厄运。而冥泷在一同找寻的时候,猛然看到在冷逸靴子四周有几个毒蜘蛛在徘徊,他看了一眼冷逸和婉玫都在专心的查看,就悄悄转到冷逸身后,这样谁也看不到他在冷逸身后做过些什么。

  拿起地上婉玫的玄铁剑,因为玄铁本身属寒性金属,所以也不担心蜘蛛爬到上面会钻到自己手上,用剑轻轻挑起地上的几只毒蜘蛛,迅速的将剑对准冷逸后背轻轻一吹,毒蜘蛛便落在了冷逸的衣衫上,亏得冷逸的衣衫用材考究,毒蜘蛛暂时没有找到肌肤的入处,就在衣服上上下爬动着,冥泷见此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窃喜。然后迅速回身轻轻放下剑继续和冷逸在婉玫身上查验还有无毒蜘蛛。

  冷逸认真的检查了一番后,大舒一口气对婉玫说道:“起来吧,丫头没事了啊!”躺在地上的婉玫终于放松了,一手撑地就缓缓的站起身,可另外一只被毒蜘蛛侵占的那只胳膊麻了,起身后自己没有了知觉,冷逸一看就扶住婉玫的肩膀帮她站了起来,婉玫那只麻麻的胳膊也就顺势一抬无力的搭在冷逸的肩膀上,正好毒蜘蛛爬了上来,婉玫的手压死几只后,其余的迅速的爬到婉玫的手上挤破毒囊刺入。

  可这时的婉玫浑然无知觉,手是麻的。而冥泷看到了,大呼一声不妙,可又不敢说出真相就佯装不知,也扶住婉玫。

  婉玫自由了嘴巴也就不得闲的嚷道:“吓死我了,你们也真是干嘛来这个鬼地方,找罪受,以后记得别叫上我陪你们遭罪!”说完就自己按摩起那只麻了的胳膊,突然看到一丝绿线从自己的手心慢慢的流向胳膊渐渐的手肘的位置,立刻哭了起来:“我中毒了!”

  这时候的冷逸已放松了警惕,他以为已经安全了,转过身准备继续睡觉,听到喊声回身一看,此刻婉玫的脸庞已然墨绿色,他大呼一声:“你碰到什么,不是没有毒蜘蛛了吗?怎么还能?”可眼见得婉玫的脖颈处也变色了,事不宜迟,想要找到解药是远水不解近渴了,二话不说抬起右脚从靴子夹层内抽出一把匕首,拿起婉玫的手迅速割开一个口子,抬起婉玫的手凑到自己的唇间,因为这是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都不在是猩红色,用力在伤口处大力的吸吮着,吸一口就将毒血吐出来,慢慢的婉玫的脸色渐渐的恢复的正常,眼见得那条绿线已经消失掉了。

  “好了,没事了啊,丫头别哭了以后小心!”冷逸自己也觉得虽然是将毒血吐出了,可还是有些许的毒血顺着咽喉进入到体内了,可他并没有像婉玫那样脸色突变,因为毒性直接攻心了。说完冷逸就挥挥手,言道:“继续睡觉,明早赶……………。。路!”话还没说完,一个踉跄就倒在地上。

  婉玫见状迅速扑向倒在地上的冷逸,喊道:“哥,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莫不是你也中毒了!”说完就想拿起地上冷逸扔下的匕首准备和冷逸一样给他吸毒,冷逸一看抓住婉玫说道:“丫头我没事,不会中毒的,就是有点不舒服,胸口燥热而已!”

  此时的婉玫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之嫌,撕开冷逸的衣衫,顿时手捂住嘴簌簌的流下泪,原来此刻冷逸的心房四周已然成了墨绿色,毒已攻心,泪水不停的滴下落在冷逸的胸膛之上,婉玫哭着趴在冷逸的胸前哭喊着:“哥,是我太笨了,让你受连累了,我对不起你哥!你不能死啊!”

  “傻丫头,我哪能死的这么快,大事未成天王老子也奈何不得!”话虽这样说,冷逸自己也明白毒火攻心,华佗再世也恐无力回天。此刻站在冷逸身边的冥泷心里已然乐开花,心话:有心插柳柳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样正好,省的小爷我费心了。可还是装出一副哭腔,跪倒在地上假惺惺的哭道:“大哥你没事的,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找解药!”说完不顾冷逸的阻拦就离开洞穴骑马远去。

  婉玫还傻傻的跑到洞口对冥泷喊道:“冥泷哥,你速去速回!”然后继续回到洞内坐在冷逸身边依旧没有止住哭声,因为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看到冷逸嘴角上有残留的刚刚涂过的血渍,同样的是墨绿色,而在冷逸身边有一大摊墨绿色的血。

  看到这些婉玫更是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起来,全然不顾冷逸的阻拦。婉玫从怀里掏出先前冷逸给她擦泪的方帕,轻轻的拭去冷逸嘴边的血渍,柔柔的对冷逸说道:“哥,你看这是你给我的方帕,我带在身上一直没舍得用,你一定会好起来,这块方帕都脏了,你一定要再送我一块!”说着看着地上的冷逸强忍着毒气的折磨。

  “放……心,丫头,等……。等我好了,我……。我肯定会送你………更多的方帕…。省的你…。。再哭鼻子……”冷逸断断续续的用尽全力的说着。可自己不想就这么大业未成就翘辫子。

  可此时的冷逸也真的无计可施,只好坐以待毙转过头看了下放在干草边上的背囊,突然想到了师傅无机上人临行前给自己一个檀木盒里面有个锦囊计的,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此刻干系自己的性命,还不打开看看。想到这个就对旁边的婉玫说道:“丫头,快……。快把我的背囊里钱袋里那个……。那个檀木盒给……。给我拿过来!快………。!”

  婉玫一听二话不说迅速起身跑到背囊前,找到钱袋拿出那个檀木盒递给了冷逸,这时,冷逸手端起檀木盒,放在手间,用力对着盒身拍了三下,双手抱住檀木盒上下搓动十下,然后一手拿起盒子左右晃动了三下,只见那个看似像一方檀木一般的盒子犹如一道机关门一样,卡卡的响过几声之后,迅速的伸展成一片檀香木片,定眼看去,上面写了三行字。为首的一行写道:“江湖险,人心恶,远离小人。行走江湖势必坎坷颇多,徒儿如有危难,先静心!为师知你功浅内力薄,但为师已然将全部功力授之与你,后天功力人可为!如遇多难功力不济之时,切记你乃童子之身,只需找一处女,取之尔之童身无根水,取伊十滴守宫砂血,血水合一,即可平添天力,此良方有无他用为师尚未得知!谨记为妙!”

  冷逸看完,一头雾水,什么是无根水,什么又是守宫砂血,再说就算找到了恐怕自己也已经归西了,也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倒在地上。

  而一旁的婉玫看到后,明白的,因为他们的义父大嘴整天叫嚷着对冥泷说,叫他撒点童子尿说是什么无根水,强健体魄,而义父也时常叮嘱婉玫行走江湖一定要守身如玉,一旦放任自己,那胳膊上的守宫砂就会消失,体内也再无有守宫砂血。她想明白后,就迅速对冷逸说:“你快去撒尿!”

  冷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内急干嘛叫我方便!”

  “叫你去你就快去,罗嗦什么!快点!”婉玫着急的催促着,可现在的冷逸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那还谈得上去撒尿啊。冷逸就说到:“不是我不想去,一来不急,二就是也实在没办法行动!”

  “你还真麻烦,那不成要我帮你那啥……。。”气的婉玫没办法,但迫在眉睫也顾不了那么多,就拿起水袋扔给冷逸自己转过身去,说到:“起不来就躺着方便,整到水袋里!”

  “水袋,丫头也玩我了,都什么时候了!”此时的冷逸也明白了什么是童身无根水,无奈的也只好顺从的侧过身将一股童身无根水灌倒了水袋里。而这时的婉玫卷起衣袖拿起匕首在胳膊守宫砂的位置割开一个小口,回过头问道:“好了没有……。。呀,你还没完啊,怎么不说!”迅速的转回了头。

  冷逸窘迫的回答道:“丫头,躺着方便好难的!”一会就把水袋递给了婉玫,婉玫接过来把水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用力的挤出十滴守宫砂血到水袋里。然后晃动了几下水袋又递给了冷逸,说到:“把它喝完!”

  “什么,你叫我喝自己的尿!没搞错吧!”关键是师傅也没说清楚血水合一之后如何服用,可此时事态紧迫无暇多想,也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硬生生的喝了下去,殊不知机缘巧合,阴差阳错间冷逸的毒气不但因此排解的无影无踪,而且功力大增,缘何如此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