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乔扮初探东胜卫 险象迭生遇宦官
济水2018-03-16 08:585,438

  “不错,以后呢就委任你为我的御前带刀大厨,本姑娘饿了,你就要随时准备好饭菜!”婉玫笑吟吟的说道。

  冷逸这个气可又无从发泄,只好抱起空空的木桶微微欠身回应道:“谢主隆恩!”

  “免礼,平身!”婉玫笑的前仰后合。此刻两人全然没有了往日里那种身份尊卑之分。

  冷逸站起身又在洞穴里转了起来,渐渐的看到有一处光亮异于洞穴内的火把的光,于是慢慢走上前,才发现这里有个缺口,而且缺口外一直流淌着水,俨然一副水帘洞天。于是回头对婉玫喊道:“丫头,快过来,这里还有个出口!”

  “真的吗?”婉玫说完也就跟了过来。

  来到近前也发现了这番景象,或许女孩子天生喜欢水,婉玫不由得凑近想要看个端详,被冷逸一把拉住。

  “水帘外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丫头不要贸然行动!”说完将婉玫拉到自己的身边。

  婉玫很乖顺的站在他身旁问道:“哥,你说这是不是花果山水帘洞搬家来到这里了啊!”

  “西游记看多了吧,做梦呢!”冷逸抬起手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弹了个响指。

  婉玫喊道:“你干嘛打我,我就是问问吗?”

  冷逸站在水帘前仔细的端详着,抬起头看到一个长长的钢索垂在那里,然后走近抓起钢索抖了抖,分量很重感觉这根钢索应该是通向水帘下方的,说道:“丫头,我们顺着钢索下去或许会有另外的出路,要不要下去看看?”

  “好玩,当然要下去看看了,兴许下面是仙境呢?我下去了或许就成仙女了啊!”兴奋的抱住冷逸的一个臂膀说道。

  冷逸也没有拉开婉玫的手,然后轻轻的绕过婉玫的腰肢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个色狼,你要干嘛?”婉玫惊呼道,拼命的用力想要挣脱开来,而且还用双手捶打着冷逸。

  冷逸毫不理会她的举动,眼神很是凝重的说道:“丫头,下面是什么情况你我都不清楚,所以我要保护好你,这样你抱紧我,我带你顺着钢索下去探个究竟!”说完就用力抓紧钢索带起婉玫滑了下去。

  一手抓着钢索,一手抱紧婉玫的腰身,一点点缓缓的向下坠去。开始婉玫还在拼命摆动身躯,使得冷逸不得不更加用尽全力的抓牢钢索,可渐渐的婉玫不再如此刁蛮很乖顺的将头付在冷逸的胸前,两只手也紧紧的抱着冷逸。

  两人贴的很近,甚至俯在冷逸胸前都能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丝毫没有感觉到水帘的清凉,反而觉得脸火辣辣的。而冷逸则是全神贯注的望着钢索的下方,没有注意到婉玫的变化。

  从钢索缓缓落下时,真的好似仙人下凡一般,因为钢索在水帘外是无法看到,因此如果此刻站在水帘外的人真的会惊诧此刻两人是不是仙人。

  冷逸慢慢的看到离一处巨石越来越近,也明白已经钢索已经到了尽头,不一会冷逸的脚就碰触到了巨石,于是就松开了钢索,而婉玫也感觉已然停止了下落,也就赶紧松开了紧紧抱着冷逸的双手,还用力的拉开了冷逸抱着她腰肢的手,也稳稳的站在了巨石之上。

  “安全着陆,好了,丫头先不要着急,我们先看看在出去!”冷逸此刻站在水帘里面,外面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

  水帘外是个偌大的湖泊,至于通向那里还不清楚。冷逸拉住婉玫的手说道:“丫头,屏气用内力抵住水帘的冲力,我们冲出去!”

  “嗯!”婉玫顺从的回应道。说完就随着冷逸一起从水帘之中钻了出去,游到了外面的湖泊里。

  从水帘出来后,两人在湖泊里游了一会,四周环视了下看到不远处就有陆地就朝着那个方向游去。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说话,冷逸就竖起手指在嘴边做个噤声状,两人就潜入水中朝着声音的方位游去。

  “三哥,你说,魏公干嘛放着好好的京城不享福,跑到这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边陲来干嘛?”

  “五弟,魏公自然有他老人家的打算,我想肯定这里用不了多久要出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难不成元朝还想反扑中原兴风作浪?”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从魏公将我们东厂所有锦衣卫精英全部调遣到东胜卫,而且还不让我们驻扎那里,而是悄悄安置在离东胜卫不远的这个密湖之中,肯定有玄机!”

  “是啊,都在这里呆了三个多月了,整日里不是来这能泡澡,也没做啥!”

  “五弟,你有所不知了,这个密湖是魏公多年前挖好的,你抬头看,上面那水帘没有,魏公每年都会在那里住几天!”

  “水帘,哪里怎么住人?”

  “笨死了啊,那水帘后的山早已挖空,里面能顶我们十个东厂那么大,记得去年我随魏公去过里面,什么都有,就算洞外战事再起,在洞里过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而且从外面根本不会发现!这才是魏公高明之处,进可攻退可守,险地要塞!”

  “原来如此,对了三哥,你说这次派我们来这里是不是和罗布泊那个事有关!”

  “我也想过,或许应该有些关联吧!这话不要乱说,心知肚明即可,要不脑袋搬家了都不知为何!”

  躲在水下的冷逸和婉玫,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也多少明白些,此处是宦官魏忠贤的一个私密场所,而且还有众多锦衣卫高手把守,此事非同一般。

  令冷逸不解的就是,如果按照正常路途的话,要赶到东胜卫起码要三天时间,可此时听到这些后明白了此处是通往东胜卫的捷径所在。在水下的他不由得计上心头,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然后有指了指婉玫,最后在两个锦衣卫的位置比划出一个横刀自刎的手势,婉玫见状也心领神会的松开了冷逸的手,朝着一个锦衣卫的方向游去。

  待两人分别游到上面两个锦衣卫下方后,双双点头示意后迅速的钻出水面,一手用力的捂住锦衣卫的口,另外一只手则狠狠的掰住头颅用力一折,两个锦衣卫就死悄悄了。尸体慢慢漂浮在水面之上。

  冷逸拖住两具尸体来到岸边,用绳索绑住一块大石头后,又将两人系在石头之上推进了湖泊里沉底了。看到婉玫坐在岸边在拧着身上的衣服,他发现了岸边两个锦衣卫留下的服饰,就拿起一套扔给了婉玫,说道:“丫头,去那个石头后面把这身衣服换上,免得着凉受寒!”

  “我才不穿这些臭男人的衣服呢!”完全没去理会,继续拧着衣服。

  冷逸只好说:“丫头,你也听到了东胜卫就在附近,而且此处锦衣卫众多,正好我们利用这衣物乔装改扮一下,会省去很多麻烦的,快去吧!”

  “哦,知道了,就你鬼点子多!”婉玫说完拎起地上的衣服就走到大石头后。

  蹲下身来,突然想到一个重要事情猛地站起来喊道:“不许偷看!”

  “鬼才懒得偷看呢,再说有什么好看的!”冷逸已经将湿衣服全部脱下来,正要换锦衣卫的衣服突然听到婉玫的喊话,迅速的抱起衣服一手挡在胸前,一手捂在腰间。“还叫我不偷看,你咋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就站起来!”

  婉玫也没想到他那么快就脱去衣服,站起来喊话的时候才发现了,不由得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边,接着又迅速的蹲在石头后面,大声的喊道:“什么人,色狼,脱衣服也不说一声!”

  不一会,两人就把衣服都换好了,婉玫从石头后面走出来。冷逸打开背囊将湿衣服扔了进去,对着婉玫说道:“你也把湿衣服放好吧!”

  “不行,衣服那么湿怎么放,我要生火把衣服烘干!”说着就四下里找干柴准备生火。

  冷逸眼见如此,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是在宦狗的地盘,你生火不怕被别人发现!”

  婉玫闻听此言觉得很有道理,也就不再执拗只好也打开背囊将湿衣服放了进去。看着换好衣服的婉玫,冷逸禁不住愣住了,这那是东厂锦衣卫的神态,肌肤娇嫩,面带红润,杏眼柳叶眉,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女人,于是低头想了想看到脚底下的泥浆后就蹲下身双手抓了几把后,抬着手朝婉玫走去。

  “你要干嘛?”其实婉玫看到他不怀好意,举着沾满泥浆的双手走过来的时候就明白了,于是倒退几步想要躲开。

  眼见婉玫要躲开岂能容她,冷逸飞身快速跑到近前抬起双手就在婉玫的脸颊上擦了起来。

  “你个坏蛋,你怎么这么坏,干嘛把泥浆擦我脸上,多脏啊!讨厌,赶紧起开!”婉玫用力摆动着头,可惜不但脸上涂满了泥浆,甚至垂在帽檐外的几缕青丝秀发上也沾满了泥浆。

  冷逸见已得逞也就不再继续,走到岸边洗了洗手,看到婉玫蹲下来对着水面看,准备撩水洗脸时,喊道:“不能洗,洗了我们的任务就穿帮了啊!”

  “任务,什么任务?”婉玫疑惑的停了下来,盯着冷逸不解的问道。

  见她很听话的不再继续,冷逸也就拉起蹲着的婉玫来到一个干净的石头上坐下来,说道:“其实魏忠贤这次的天朝圣物膜拜大典,不单单是要夺取玉玺,江湖中肯定也会有很多武林人士窥视已久也想借此机会夺得玉玺,当然也不乏有像我们破军门这样的正义之士参与进来。”

  “别扯远了,我就问你,你把我脸弄脏了与这个有什么关系!”婉玫此刻觉得脸上的泥浆已经干裂,无奈的用手将干掉的泥浆拍打下来,但是原本娇嫩的脸蛋此刻已经变得灰头土脸了。

  冷逸看到此刻的样子后,只好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但脸始终还是绷不住,婉玫见状更来气了喊道:“不许笑,说原因,要是讲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你好果子吃!”

  “是,是,是!其实呢,魏忠贤最近一段时间为了筹划这个大典,一直躲在东胜卫这里,而且个各国使节及武林人士,都要来这里领取大典邀请帖,没有邀请帖是进不得大典半步的!”

  “嗯,然后呢,继续,别说话说半截!”婉玫此时多少平静了许多。

  冷逸继续说道:“所以呢,开始我叫众兄弟先去罗布泊,我自己来东胜卫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减少人员伤亡,同时避免一些麻烦,尽快取得邀请帖。可谁想到你先走掉,我只好跟着你来到这里,天意所为本来按照正常脚力还要三天才能赶到,没成想今天不但可以直入东胜卫,而且还发现了狗贼的一个巢穴所在!”

  “那,这些我都清楚了,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假扮锦衣卫混入东胜卫,伺机获取邀请帖!”婉玫也恍然大悟。

  冷逸笑了笑说道:“终于明白了,小脑袋还是蛮灵光的吗!”

  “那是,你以为都像你个傻子一般。嗯?………。不对啊!”

  “又怎么了?”冷逸就怕她又要整出什么事情来。

  “假扮就假扮吧,反正你我也都换好衣服了,那还干嘛弄脏我的脸?老实交代!”婉玫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冷逸手扶额头轻轻一拍,叹叹气说道:“我还以为你真明白了,原来还是如此。好吧,告诉你吧,还不是因为丫头您,国色天香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美让谁看到也不会像是锦衣卫,如果不改扮下不很容易被人识别! ”

  “哦,那你不早说,本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可叹世人作弄之,罢了,念在你是为了江山社稷之安危,暂时放你一马,既往不咎了啊!”其实婉玫听得出他话语间掺杂有调侃的语气,但起码也是变相的夸她的美貌,所以对被涂满泥浆的事也不再那么在意,甚至嘴角还露出一丝笑意,心里多少美滋滋的。

  “既然没事了,那我们抓紧赶往东胜卫吧!”说完系了系腰间的令牌,知道这是进入东胜卫的通行证,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去总比潜入来的轻松很多。

  两人沿着岸边不一会就找到一个紧紧可以容得下一个人过去的峡谷缺口,先后走出来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个蜿蜒的城墙横亘在群山之间,而城墙内犹如繁星点点的密布着很多的房屋和帐篷,外围用高达三丈铁篱笆圈护着,任你轻功有多了得,想要翻越这铁篱笆也非是容易之事,而且冷逸还注意到铁篱笆的周围都埋有陷阱,具体是什么不得而知。

  此刻两人俨然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优哉游哉的并肩来到了塔楼前,眼见一个执弓箭的锦衣卫站在上面,而高高升起的吊桥如果没有他的控制是不可能放下的,吊桥外宽有一丈的护城河,纵有水上漂草上飞想要飞渡也很难。

  “泡了泡,舒服多了,兄弟还没开饭吧?”冷逸哑着嗓子对着塔楼上的锦衣卫喊道。

  “洗完了三哥,怎么嗓子这样了啊?”上面的锦衣卫手搭凉棚的仔细的看着下面的冷逸两人。

  冷逸微微的低下头,恶狠狠的回答道:“别提了,还不是老五,非要摸鱼烤来吃,心急被鱼刺卡到喉咙了啊!”

  “哦,不要紧吧,抓紧找铁太医看看有没有良方吧!”说完就扳动塔楼上的机关,只见吊桥缓缓的落下。

  “谢了兄弟,一会我去看看!”冷逸拍了拍婉玫示意抓紧一起过桥。

  吊桥落下,两人快速走了进去,吊桥继而又被拉起。

  两人低头缓缓的走着,并没有抬起头四下张望唯恐引起别人怀疑,但还是用眼角的余光仔细的辨别着方位。

  突然见到前方一帮锦衣卫开道,后面有八人大轿抬着一人缓缓的走来。冷逸定睛一看上面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宦官魏忠贤。

  婉玫也已然看到,终于按捺不住挺身想要飞扑过去直接手刃魏忠贤,幸有冷逸及时拦下。两人只好迅速站立在路旁,单膝跪拜,口中高声喊道:“九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行人缓缓的护卫着魏忠贤正要从冷逸两人身边经过后,突然见看到魏忠贤缓缓抬起右手臂,众人心领神会,轿夫轻轻的将八抬大轿放在地上,只见带头锦衣卫统领急匆匆的跑到轿前跪拜着问道:“主公,不知您停轿所为何事?!”

  “嗯……还用我说嘛,还不是路边那个小崽子,洒家刚刚瞅了一眼,这小模样可比宫里的那些小公公们强多了啊!”魏忠贤伸出一个兰花指,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婉玫说道。

  统领心领神会立马拱手起身后,来到婉玫身前大声喝斥道:“还不速速上前给主公请安!怎么这点眼力都没有,你在东厂几号?”

  冷逸和婉玫两人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继续埋头跪拜。统领眼见不答话气的抬手想要给婉玫两个耳光。

  “怎么着,洒家许久没中意过了,诚心想让洒家生气是吧,你个兔崽子叫你带个人过来,有那么麻烦吗,难不成你要洒家过去不成?!”魏忠贤有些生气的说道。

  统领听完吓得赶忙回身跪在地上说道:“主公恕罪,主公恕罪!”

  “掌嘴!”统领听到魏忠贤并未如以往心有不悦动辄杀人念头并未有,于是自己狠狠的抬起双手在脸颊上清脆响亮的打起自己耳光来。

  “小崽子,别害怕,起来说话!来,到洒家这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