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迷境未乱心言开 境地另番别样爱
济水2018-03-16 08:554,846

  冷逸获得至宝后想要摘下来送给婉玫,可苦于戴上后如同亲身随物一般再也无法摘取下来,也只好无奈的仍有扳指戴在手指上。然后对婉玫说:“丫头,天还没亮,继续休息会,早上我们先赶路,然后我会通知帮里的兄弟关注下冥泷的动向,我们也好和他会合尽快赶到同德镇!”婉玫听完也就又顺势躺在干草上继续睡。也怪了,冷逸莫名其妙的想要紧挨着婉玫躺下一起休息,在他心里却丝毫没有男女避嫌的念头。

  冷逸刚刚躺下,就觉得腰间猛然被狠狠的踹了一脚,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婉玫刚刚收回脚嘴里还大声的喊道:“你要干嘛,你还以为这是客栈,告诉你本姑娘现在很清醒没喝酒,所以别在找理由欺负我,你给我离远点,不然小心我踹你到蜘蛛肚子里当它们的夜宵,哼,给你点颜色你就想开染坊!快走开,去那边睡!”

  “你真够无聊的,不是洞里篝火刚才都拿来烧蜘蛛,里面很冷谁稀罕挨着你睡觉,刁蛮野丫头鬼才懒得挨着你!”冷逸说完就迅速跑开了,他知道一句刁蛮野丫头肯定又会换回婉玫的野蛮一踹。果然婉玫听完刚刚收回的腿又急速的想要踹下去的时候,已经被迅速逃离的冷逸避开了,她气得没办法就说:“就你这样的色鬼,本姑娘还真害怕挨着你睡觉!”然后就佯装准备睡去,看到冷逸躺在远处背对着她,就悄悄的走到近前用力的踢了下冷逸,“你怎么这么无聊,我都躲得你够远了,你还没完了!”

  婉玫格格的捂住嘴巴开心的回去了,躺下之前还有回应了一句:“你就知足吧,没把你踢成残废,就是本姑娘发了善心吧!”说完就躺下全然不顾冷逸在那边捂着屁股大声喊:“我的屁股都快成四瓣了,明天要是继续骑马赶路还指不定成几瓣了!”一夜无话,天亮了!

  两人匆匆洗漱过后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干粮,就起身离开洞穴继续往前行。渐渐大雾散去前方的路石也看清了此处的位置地名。原来昨夜的地方叫蜘蛛毒王穴,而前方则是到了雾林峡。冷逸抬头看看天,然后手指伸到嘴里一个响亮的飞哨传出,不远处就飞来一只信鸽冷逸提笔迅速写下一句:众兄弟密切关注冥泷的动向及时回禀!松开双手信鸽便快速的飞向天际。原来这样训练有素的信鸽是破军门重要的联络方式。

  冷逸看看不远处还依然有点模糊的雾林峡的入口,在马背对婉玫说到:“过了这个峡谷,就马上回到东胜卫,那里经常有明军和锦衣卫的人出现,所以我们还是尽快在天黑前从这里走出去,趁天黑我们潜伏过东胜卫,这样可以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

  “恩,那这个峡谷应该没什么古怪吧,再说就算有现在是白天也不怕!”婉玫也盯着峡谷的入口看了一会。

  然后两人就驱马走进了雾林峡,可刚刚踏进雾林峡后两人才发觉此处很多蹊跷,因为本来天已经放晴大雾散去了,可进来后确实雾比先前还要大了。冷逸知道如果贸然进入肯定会迷路,于是下马驻足观望了一番,转身对婉玫说:”丫头,要不我们再找别的路过去吧,我觉得这个峡谷真的有些古怪!”

  如果搁在平日婉玫可能会乖顺的听从这个建议,可眼下她却偏偏执拗的非要从这里走,不管冷逸的好言相劝,愠怒的回应了一句”胆小鬼,还是男人呢,胆子比女人还小,哼,要走别的路本姑娘不拦你,我自己过去!”扬鞭策马奔入峡谷,完全不管冷逸的反应,就扬尘而去。可在能见度极低的峡谷内没跑一会,就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而且看不清眼前路的去向到底在那,突然觉得眼前迎面吹来一阵冷风,本能的挥剑一档只觉得有股巨大的力道非但没有化解掉,反而手中的利剑也顺势被席卷起来悬空飞出,剑飞出后弹到壁石后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刺耳的声音,紧接着马儿的四蹄瞬间好似被吸住一般纹丝不动,而此刻的婉玫全身被一束藤条紧紧的束缚着,慢慢的从马背上升起,渐渐的被拉向一个黑洞洞的洞口而去,婉玫吓得大叫了一声“哥,救我啊!”

  冷逸刚才看到婉玫赌气跑掉后,还没来得及上马时婉玫已经跑入了那团迷雾里,紧接着翻身上了马背,快速跟随时却已然找不到婉玫的行踪,心里虽很是着急但他知道在这种密境之中最好不能自乱方寸,否则别说找到婉玫,自己都会迷失方向,就轻轻的抚了下马鬃,低头在马的耳旁说道:“马哥,这次就靠你了,帮我找到婉玫的方向!”马儿仿佛能听懂一般,抬起前蹄在地上顿踏了几下后,鼻子里发出几声闷叫后,摇摇头就是不前进,原来马儿也好似惧怕这个密境里的一种阴暗力量一般,任由冷逸如何去催促就是不走。冷逸也无可奈何正待要下马步行去找寻婉玫时,眼边突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声音,就是婉玫的剑被卷走时发出的那声响,这是冷逸猛然的紧张起来,接着婉玫的求救声传来,他见马儿仍然不走生气的提起枪冲着马屁股狠狠的扎了下,马儿一声凄厉的叫声后可仍纹丝不动,冷逸眼见这番无奈的迅速分身下马,仔细分辨了下声音的方位,就全然不顾迷雾的困扰,紧闭双目抬枪完全凭着听觉下达的方位指令径直分奔过去。

  隐隐约约的见一个人影飘摇在半空中,冷逸急切的问道:“丫头,是你吗?”只听到婉玫声音越来越无力的说道:“哥,它捆的我好难受…。。,我喘不过气来………救我……。”此时冷逸终于看明白了,原来婉玫被一束藤条紧紧的捆住悬在半空中,而且看到婉玫的脸颊也渐渐失去了红润变得有些发紫,他心道事不宜迟如再耽搁恐怕婉玫性命不保。

  突然,一束藤条疾速的奔向他,冷逸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任由藤条将自己捆住也被抬离地面,慢慢的向婉玫的方向靠拢。婉玫眼见冷逸也被捆住后,眼角泛起泪花,无力的说道:“哥,不要管我了啊!……你走吧,这样的话,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说什么傻话,丫头,我是上来救你的,太高不能借力定身,这样正好它把我带过来。”原来冷逸在下面的时候仔细观瞧一番后,觉得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自己分身上去后未必能停留太长时间,于是看到藤条分过来后也就顺势被抬离了地面升到半空中,他想离得婉玫近些再想办法如何解救。

  胳膊支起挡住藤条的束缚力,然后将手中的枪横担在藤条上,这样一来全然感觉不到窒息,任由藤条在空中舞动,冷逸仔细打量着,藤条的源头,原来这是一棵束心藤,枝干粗大藤条繁多,但也仅仅是这两条最为粗壮其余的都是些小藤条,不足畏惧。

  只见两条藤条缓缓的带着两人向树身靠去,冷逸明白这是想把他们束缚在树身之上慢慢的折磨至死,他看着婉玫此刻已然闭上了双眼任凭藤条的舞动全然没有了声息。此情此景刻不容缓,冷逸看到舞动的藤条后计上心头,紧紧握住手中钢枪用力一翻整个身躯瞬间从藤条的束缚中脱离开来,就在这一瞬间冷逸抬起枪猛的拍向藤条,只见藤条顺势扑向了捆住婉玫的那根藤条而去,只见两根藤条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此刻冷逸已经飘然落地,见到藤条缠在一起后明白机会来了,于是顿地腾身再度飞起,大喝一声:“天龙璇!”。只见一杆钢枪犹如划破长空霹雳一般奔向捆住婉玫的那根藤条而去,光闪过后枪已经深深的扎在藤条之上。

  冷逸已经与枪平行为一线,扎在藤条上的枪头犹如蛟龙一般的在藤条上迅速的飞转起来,藤条上的裂洞越来越大,冷逸猛然将枪身向下一翻,藤条彻底断裂开来,捆着婉玫的那段藤条仍旧没有松开却朝向地面落下。

  不再理会空中舞动的藤条,冷逸迅速分身抓起降落的藤条顺势落了下来,幸好是藤条捆住了婉玫落地时并未有大碍,即便冷逸尾随其后牢牢的抓住了藤条,却还是落地后藤条向外拖出了好几丈,由此可见藤条力道之大,而且一道深深的沟壑显现出来。

  冷逸明白此刻婉玫已然没有性命之忧,于是迅速跑向捆住婉玫的藤条。断裂开的藤条始终还是紧紧的束缚着她,立刻抬起枪刺向藤条,可此时不同空中那一天龙旋,毫无力道可借助,而且那招天龙旋是冷逸用尽十成功力发出的,此时已经没了气力,所以枪刺到藤条后只是出现了一个小洞而已。

  可看到婉玫面无血色的脸颊,以及探手在鼻翼间后只是感觉到微弱的喘息后,冷逸真的是欲哭无泪全然无计可施,只好用尽全力的将右手伸进小洞内猛力的搅动着。

  突然,冷逸看到藤条在慢慢萎缩,好似抽干水分一般的枯去,眨眼之间这根藤条好似一个灯笼纸一般的细碎,随着藤条的干枯婉玫也终于不再被紧紧束缚。解脱后的身体失去了束缚后向下落去,只听得“咔嚓。咔嚓”的一阵响声响过后,藤条酥碎洒落在地上。

  此时的冷逸好似惊呆住一般凝视了藤条一番,却始终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其实,这多亏了昨晚在蜘蛛蛊王洞穴里意外得到的那枚扳指,戒指内嵌那颗毒蛊魔胎秉承蜘蛛喜好吸食植物汁液的天性,因此当冷逸将手探入藤条小洞后,戒指就犹如嗜血鬼一般的迅速的吸干了藤条的汁液因此也就迅速的干枯掉,而且魔胎也因此光亮异常起来,只是此刻冷逸已无暇顾及。

  冷逸迅速抱起躺在地上的婉玫,找了个宽敞的空地坐了下来。此时的婉玫脸色也渐渐的恢复了,幸好并无大碍。看着婉玫慢慢的恢复过来后,冷逸也重重喘了口气,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

  婉玫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了冷逸很是焦急的凝望着自己时,突然觉得好似做梦一般。然后环视了下四周问道:“哥,我们是不是到天堂了?还是在做梦!”

  “傻丫头,这是人世间,我刚才给阎王爷说了一声,他说丫头福大命大他们那里暂时不要你,就让我带你回来了!”冷逸调侃的说道。

  只见婉玫缓缓的抬起手臂伸出手指用力的在冷逸的脸颊上猛的掐了一把,“哎呀,疼死我了啊!”

  冷逸用力推开她的手指喊道:“你有病啊,恩将仇报,干嘛掐我?”

  “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婉玫微微的欠了欠身子想要做起来。

  “那你怎么不掐你自己,干嘛掐我……。。”冷逸依旧揉着被掐红的脸颊很是无奈的说道。

  婉玫回身回答到:“掐我自己那多疼啊,如果是做梦还好,可万一不是做梦,那不是自虐吗?”

  此刻冷逸被气的哭笑不得全然不顾婉玫此时是依偎在他怀里,用力起身婉玫失去了依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你想谋杀啊!”后背被地上的碎石搁的生疼,婉玫喊道。不过此时的她才彻底清醒过来,原来刚才冷逸抱起她来到这片空地后,就盘腿席地而坐,冷逸则抱着婉玫躺在他的怀里。

  其实刚才冷逸抱着昏迷的婉玫的时候,一直低头端详着她,一丝秀发盖在眼睛上,冷逸抬手将秀发拨开,手指在玲珑犹如璞玉天成的鼻尖上擦拭掉一些汗珠,看着柔柔的双唇有些发呆,于是禁不住轻轻用手指碰触了下她的双唇,不经意间也觉察到婉玫的身躯微微的颤动了下,冷逸赶忙拿开手但见她仍旧紧闭双目心里多少轻松了些许,缓缓的低下头向唇边凑了过去。

  刚才被冷逸的手指抚摸着双唇后,已然醒转过来但是这般感受很是受用,于是仍旧闭着眼睛,但还是无法控制身躯的微妙变化,无奈只好更加用力的紧紧的闭着眼睛,很是期待下一刻幸福的到来,真的冷逸低头凑过来的时候,婉玫猛然间觉得异常紧张起来,紧闭的双眼在眼眶内迅速的转动起来。

  冷逸低下头后也发觉了婉玫的变化,担心此刻婉玫猛然睁开双眼,那样自己不就成了登徒子乘人之危了吗,于是迅速的抬起俯下的身子,面不改色的继续环抱她。

  而此时的婉玫也觉得此时此刻,异常惊险的一幕刚刚过去就动起儿女情长来确实不和适宜,当冷逸抬起头后稍事片刻后,婉玫也就装作不知一般的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险象环生跌宕丛生过后,经历过这番生死考验过后,两人的心走的更近了,情窦初开尚不知情为何物的两个少年此时谁也都无法想象在今后江湖儿女情长的纠葛之中终能战胜一切世俗阻隔和羁绊,每每想起今时此刻时都依然能够发自心底的会心一笑。

  婉玫站起身拍打着衣衫上的尘土,愠怒的喊道:“你就是个呆子,连个藤条都对付不了,还大言不惭整日挂着少主名号招摇撞骗!丢不丢人!”

  “你……。好心救你下来,好心不得好报。早知道这样,刚才就该让藤条把你拖走关进黑洞!”冷逸深知她的心性也懒得继续和她斗嘴。环视着紧紧缠绕在一起的两根藤条出神,他在想到底是什么会让藤条枯掉的。抬起自己的右拳也没发觉有丝毫异常。唯一不同的就是手上带着的那枚扳指,不会是这个造成的吧?!会有这么大威力?

  “别在那臭美了,我饿了,找些东西吃吧!口渴的要命!”婉玫眼见他盯着自己手上的扳指出神,觉得很是疑惑,其实刚才她全然不知晓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惊险的场景,所以更不会明白冷逸为什么会看着扳指发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