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未识话语真与假 毒瘤再度伴身旁
济水2018-03-16 08:585,575

  闻听此言婉玫不知如何是好,扭头看了下冷逸,只见冷逸悄悄用手指在地上下了一个“忍”字,然后示意婉玫过去,于是婉玫起身来到魏忠贤近前。

  其实也怪不得魏忠贤如此,此时的婉玫虽然满脸泥土但仍旧无法掩饰住俊俏的容貌,婉玫走近后想要继续跪拜,魏忠贤一手搀起她的胳膊顺势就要拉到轿子上,没曾想婉玫本想跪下时被魏忠贤用力拉下时,就倔强的用全力继续想跪下去,突然被魏忠贤的一道内力给拉下,而且硬生生的被他拉到了轿子上。

  “小崽子,还有点力气,不过洒家喜欢!”说完就紧紧的捉住婉玫的右手抚摸了一番。

  婉玫想要极力的挣脱开,可被两只柔若无骨却硬似铁钳的手给牢牢的卡住,怒火中烧回头望着冷逸看到他暗地指着地上那个忍字,只好硬生生的压住怒火任由魏忠贤肆意妄为着。

  魏忠贤抬起手在婉玫的脸蛋上捏了一把,说道:“你这般年纪的小崽子,怎么皮肤好似小娃娃一般,哦,不对应该是女孩子吧?!”

  婉玫和冷逸听完后心里都不由得咯噔一下,心话要坏事只见冷逸悄悄的将手伸向背后的钢枪。而婉玫听完后转而喜笑颜开的说道:“主公,真会开玩笑,其实卑职的父母从小熟谙医道经常用药材喂食,而且经常泡药水浴,所以才使得肌肤如婴儿般!”

  “哦,果真有效!铁太医……。”魏忠贤回身喊道,只见一个倩倩身影缓缓走来回应道:“主公,有何吩咐!”

  眼见一个妙龄女子薄纱蒙面,一身洁白素纱长衣隐约间透出婀娜多姿的身姿,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

  “铁太医啊,你父也是多年的金牌御医,那你的医道多少也衣钵了些许吧。那你跟洒家说说,这小崽子说的药材能美白养颜确有此药效吗?”

  这位铁姓女子抬眼望了望婉玫一番后,眉头不经意间微微皱了皱然后迅速放开,然后回道:“主公,要说这样的药材确有此药效,不过并不是朝夕之间就可以见效的啊!”

  魏忠贤听完此言不由得心花怒放,松开拉着婉玫的手拍了拍说道:“好,好,好!果真如此的话,那还请铁太医给洒家找几味良方用上一用!”

  “谨遵主公圣命!回去后,即可为主公备药写方!”铁太医说道。

  “那就有劳铁太医了!小崽子,你现在身处东厂谁的调遣之下!算了,不管是谁了,看你也甚是乖巧,以后就追随洒家左右吧!”魏忠贤起身抬起手伸到跪在地上婉玫的面前。

  抖了抖手见婉玫没有丝毫反应,有些生气的说道:“小崽子,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啊!还不搀着洒家!“

  婉玫极不情愿的站起身托起魏忠贤伸出的手,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这样也不错,默不作声起码不会像这帮小崽子一样在洒家耳根子前面叽叽喳喳的啊!“魏忠贤就抬步朝前准备走去。

  婉玫着急了怕和冷逸分开,于是着急的说道:“主公,卑职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主公成全!“

  “嗯?!小崽子,还真的很少有人会主动给洒家提要求啊,好了,今个洒家心情也不错,但说无妨!“

  婉玫转头望望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冷逸然后回头说道:“主公,卑职刚刚和大哥去湖边抓鱼,烤了吃不小心我大哥鱼刺卡到喉咙,卑职能不能先带他去看下医生!“

  “鱼刺啊,嗨,多大的事,喝口陈醋就好了啊!用得着看医生吗?嗯?!“魏忠贤没想到婉玫的请求是这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婉玫眼见突然想到的借口没能奏效,只好继续说道:“主公所言极是,不过大哥已经喝过醋了,可一点也没用,卑职怕鱼刺划破嗓子,大哥对我很好的,还望主公成全!“这时跪在地上的冷逸也很默契的配合着猛的咳了几声。

  “洒家就喜欢你这般重情重义的小崽子,好了,正好铁太医也在,你就带你大哥去看看吧!看完后再到洒家这里来!“说完返回到轿子上喊了声”回去!“

  一众人抬起簇拥着魏忠贤继续缓缓的离开,只剩下冷逸婉玫和铁太医三人。

  两人暗暗地舒了口气都盯着铁太医看了一番,而此时的铁太医也缓缓的抬起头注视着他们。

  冷逸故作声音沙哑状对铁太医说道:“不知,铁太医是否有良方减缓在下的痛楚?“

  “是啊,是啊,铁太医能不能有办法让我大哥嗓子好起来?“婉玫也附和着问道。

  铁太医看了看两人后,轻声的说了声:“你们跟我来吧!“

  冷逸见状也觉得只好见机行事溜走,于是拍拍婉玫的肩膀示意先跟过去再想办法离开,双双跟着铁太医朝着御医院走去。

  不一会,御医院到了,铁太医并未带着他们走入正堂,而是走到后院御医的寝室。铁太医从腰间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推开,示意两人进来。

  冷逸手摸了摸喉咙,轻咳了一声后问道:“铁太医为何不带我们去药房抓药,来姑娘你的寝室为何?“婉玫也很纳闷。

  “先进来再说了啊!“说完拉起两人进来后,迅速的关上门插上了门梢,然后示意两人不要说话,听了听了门外确无人后,就拉起两人进到房里来到床边,示意他们坐在床榻边。

  自己抬起一张椅子也坐在床边,低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要干什么?“

  冷逸听完后目不转睛的望着铁太医,然后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道:“铁太医,真会说笑,我们当然是魏公的人,来这里不是想劳烦铁太医您给解除痛患吗?“

  “哦?!是吗,那这位姑娘也是吗,锦衣卫现在也有女孩子吗?!“铁太医依然是不急不缓的问道。

  听完这句话婉玫立马拔出长剑架在铁太医的脖颈之上,压低声音吼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你要敢说出去,休怪姑娘剑下不留情!“

  铁太医面不改色轻轻的抬起手指推开长剑,笑着说道:“我要是想说出去的话,刚才就可以的啊,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两人也觉得有些道理,冷逸连忙起身拱手问道:“那请问姑娘带我们来此有何用意?“

  “想知道为什么,那就先告诉你们来这里的用意再说!“

  冷逸常年在上山并没接触过任何的异性,而且师傅也从未对自己说过女人的事情,所以从内心对女人一直觉得不会有多歹毒的用心,所以也不会有太多的提防,但是在以后的江湖中也因为这个原因吃了很大的亏。

  而且觉得铁太医如果想要揭穿害他们的话,刚才就已经被魏忠贤围困,因此也就毫无隐瞒的全盘说出了两人的身份。

  铁太医听完后,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你真的是破军门少主?“

  婉玫听完不乐意的说道:“这个还能有假,哥,哦,不对,少主,你把掌门令给她看!“

  冷逸为了让铁太医释然,于是从腰间拿出那枚掌门令递给了她,铁太医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不断的摇头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如果你是少主,那……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说的谁?“婉玫问道。

  铁太医把掌门令递还给冷逸,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了,看来我想指望外人是不太可能的了!

  冷逸不解但见铁太医不肯说出原由也就不再勉强,问道:“那,不知,姑娘能否告知你的芳名和身世给我们听!“

  听到这句话后,婉玫生气的抬起手在冷逸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啊!疼死我了啊!干嘛掐我!我又说错什么了啊!“

  婉玫愤愤的低声道:“色性不改,这么会功夫就和人家套近乎,我掐不死你!”

  冷逸真的搞不懂他又做错什么惹到这个小蛮女,这时只见铁太医笑出声来赶忙手捂住嘴说道:“我叫铁语涵,我父辈一直都是世代御医!”

  “那,铁奕铁老前辈是?”冷逸口中所说的铁奕虽是御医,但经常出游给江湖人士医治,一生始终坚持只医穷人,正义侠士,也不乏有恶人上门求治,即便掷出千金铁奕眼皮都不抬一下任其自生自灭。而冷逸对铁奕印象之所以那么深的原因就是,当年他父亲筋脉全断后也曾找过铁奕,无奈最佳时机错过即便铁奕拿出祖传的续筋连脉丹,也并未治愈。

  对此铁奕回京后终日遍寻良方始终无法治好,但是冷逸从小就很感激。所以当听到铁语涵说出她的身世时,不由得想起了这件事。

  “你认识家父,不过你的年纪不能够和家父有什么渊源?”铁语涵也搞不懂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会认识她的父亲。

  冷逸听完后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动的说道:“你是语涵姐,你可能不记得我,但是原来你和铁老前辈一起给家父治病时,我见过你的!”

  铁语涵还是没理出思绪,冷逸听完也知道一时说不清楚于是拉着铁语涵来到床边坐下,准备将事情的原原本本一一道来。

  而此时的婉玫见状,双眼中充满了怒火,气的咬碎银牙攥紧拳头想要扑上去海扁冷逸一顿,但还是忍住了恶狠狠的走过去扯开两人的手说道:“要讲故事,我也来听听!那么快就能想到哄骗女孩子的花言巧语了啊!”

  “你好无聊啊,我真的认得她,而且语涵一直被家父挂念!”冷逸说道。

  “姐,你别听他胡说,起开,坐过去!”婉玫推开冷逸,坐在了两人的中间。很熟识的将手搭在语涵肩膀上,另外一直手缠住她的胳膊煞是亲密。

  “他如果真的是破军门少主的话,是不可能骗我什么啊!”

  婉玫撅起小嘴说道:“他也就是徒有虚名了啊!”

  冷逸被挤开后,清了清嗓子慢慢的将事情逐渐的梳理清楚。原来,那次铁奕给他父亲治病,被魏忠贤的爪牙获悉谗言,魏忠贤就以勾结江湖恶势力祸乱内廷的罪名将铁奕关入大牢,破军门得到这个消息后就连夜赶往京城准备营救铁奕,无奈中了魏忠贤的圈套。

  魏忠贤得知后,就更加肯定无法将铁奕拉拢在身边,因为之前他也曾试探性的想要指使铁奕在皇帝的汤药里下毒,未能得逞才将铁奕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及早铲除,无奈铁奕深受太后宠爱无从下手,正好接着铁奕给破军门老帮主看病的引子将其灭之。

  再有破军门的营救更加让魏忠贤有了机会,不但把铁奕毒害致死而且对他的家人全部赶尽杀绝,破军门获悉后继续赶往铁奕家中想赶在魏忠贤之前将其家人就出,可是等赶到的时候,铁府无一人生还。

  最后才知道,魏忠贤在肆意杀戮之前将铁奕的妻子和女儿带入天牢想要劝服铁奕,没想到铁奕牢中对妻儿叮嘱一番后毅然的饮下毒酒,无计可施的魏忠贤看到铁奕妻子貌美如花后色性大起,不再舍得于是就将两人留在宫中。

  铁语涵和她母亲一直生活在宫中,母亲为了铁家医术不失传忍辱负重将语涵养大为的就是能让语涵为父亲报仇雪恨,语涵过的是卧薪尝胆的日子。

  渐渐的冷逸和婉玫明白了语涵可怜的身世后都投以同情的目光,语涵的母亲也经常谈及破军门的豪杰之举,而且那次全家人一起去给冷逸父亲治病时,躺在床上的冷逸父亲见到还是小女孩的语涵后,用尽气力对铁奕夫妇谈及有意想要两家结为亲家,铁奕欣然同意,但是没想到自己家破人亡,深居宫中语涵的母亲却是始终记得此时,也时常跟语涵谈及。

  “梆…。。梆”一阵敲门声响起,“铁太医在吗,铁太医!”

  “哥,这声音好熟悉啊,怎么像是………。”婉玫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

  冷逸也觉得很是熟悉但又觉得不太可能,语涵听到后回声道:“我在,稍等下,!”然后示意冷逸两人躲在衣橱里。

  冷逸婉玫也只好快速的钻进衣橱里,语涵见两人已经躲好后就转身打开房门迎进了门外的这名男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舍弃冷逸他们独自一人假借找寻解药的冥泷,只见他走进房里四下看看了疑惑的问道:“语涵,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我……。我………哦,刚才跟那个宦狗出去有些累了,头有些疼就躺下休息会!”语涵支支吾吾的说道。

  “哦,那不要紧吧!”冥泷说完就想抬手摸下她的额头,被语涵迅速的躲开。“语涵,到底怎么了啊?”

  语涵挡开他伸出的手,躲在一边说道:“没什么了啊!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哦,我是想带你和伯母离开这里,帖子我已经弄到了,等我拿到玉玺了我们就有机会手刃那狗贼,为铁老前辈报仇了!“冥泷仍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四下看着。

  此时躲在衣橱里的两人听到外面的谈话,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很熟悉。衣橱本来很狭小,婉玫站在外面,而冷逸只好紧紧的贴着她,没办法只好抱着婉玫的肩膀,头伏在她耳边,柔柔的幽香直扑冷逸的鼻子,痒痒的,张开嘴巴使劲的憋着不敢打出喷嚏,可哈出的热气在婉玫的耳垂边很是暧昧,转头怒视着冷逸。

  冷逸被她猛然的转头吓了一跳,终于还是没能憋住,一个响亮的喷嚏打了出来。“阿嚏!“一用力婉玫没站稳被推了一下,衣橱门打了开来。

  “谁,谁躲在里面?“冥泷听到声响后迅速的拿起古琴准备发功,可看到从衣橱里走出的人后,惊的自己目瞪口呆半天都说出不话来。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冥泷哥!“婉玫出来后看到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冥泷后,迅速的跑到他面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啊…。。啊 ……。。是啊,是我………你们,你怎么和少主在这里!“冥泷说道。

  冷逸一看果然是冥泷,很是开心的说道:“二弟,没想到你提前赶到东胜卫了!“

  “是啊,少主,我离开后就一路找寻解药,没想到来到东胜卫。在这里偶然间听到锦衣卫说这里的铁太医,也就是语涵,她医术精湛我想或许她能有办法给少主配制解药,于是就来到这里。“冥泷很是心虚的说道,还时常会偷眼看下语涵的反应。

  可此时的语涵不动声色的只是静静的听他们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说。

  冥泷见语涵并没有说出什么,心里多少有些安心就继续说道:“少主,你现在毒解了吗?”其实他也在疑惑冷逸为什么没有毒发身亡。

  “没事了,我现在…………”冷逸刚想继续说,没想到被婉玫紧紧的捂住嘴巴说不出话来。

  “让我来说,让我来说!”婉玫很是激动的喊道,于是婉玫将冥泷离开后所发生的一切一一的说了出来。

  听完后冥泷虽是口中连连说着恭喜,可心底恶狠狠的说道:“怎么会这样,非但没有置他死地,阴差阳错还让他获一珍宝!”

  “少主,虽然语涵和我未能给少主配制出解药,但是还是有个好消息,那就是我已经拿到邀请帖了,这样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参加避免很多麻烦!”冥泷很是殷勤的从怀里掏出一信封,这正是参加天朝圣物膜拜大典的邀请帖。

  “真的吗,二弟,有劳了。其实,我和婉玫来东胜卫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帖子。没想到,你先取到了啊!怎么弄到的啊!”冷逸接过邀请帖看了下。

  冥泷心虚的仍旧不时的看看语涵,她越是一句话不说让冥泷越是担忧,只好说道:“少主,这是我从一个锦衣卫身上搜到的!”其实这个帖子怎么得来的,除了他,还有一个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得到的,那就是语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