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初探古塔无功返心急追随足迹行
济水2018-03-20 08:242,923

  冷逸和马护法趁着夜色悄悄的来到古凌塔下,看了看塔外的金扇魔女手下搭的几个帐篷已经没了,看来昨晚金扇魔女被绑走之后他们发现了都撤离了。

  盯着敞开的塔门看了一番,马护法说道:“少主,塔门大开以防有诈,我看我们还是从旁边上去吧!”

  冷逸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们分开进,你从旁边上,我从塔门直接进去!”

  “不行,少主这样会很危险!小心那狗贼有埋伏!”

  冷逸说道:“你从塔身上去,看看外围是不是有埋伏,再有一天膜拜大典也开始了,肯定要从正门进去,如果此时不去塔里只怕到时措手不及。就这样吧!”

  说完抬枪就踏上了石阶,马护法只好纵身飞到古凌塔上。殊不知石阶下有机关踏上的同时,藏匿在塔内的锦衣卫已经听到了铜铃叮当乱想,马上有人跑到了魏忠贤近前禀报,魏忠贤不急不躁的说道:“没事,让他们来,顶多多活两天,就让他们看吧!”

  锦衣卫连忙发出消息通知所有埋伏都要按兵不动,所以就在马护法分身跳上塔的那一刻,蹑手蹑脚走了几步时也觉得脚下的瓦片有些松软,天色太黑也不能过于去观察,俯身一点点的围着古凌塔一层层的看。而每层身负瓦片的锦衣卫在接到塔内通知后都没有起身与马护法打斗。

  冷逸踏上石阶来到塔门前,刚一迈进就听得身后的塔门咣当一声就紧紧的关上,再看塔里空无一人。看了看大厅仅在门口附近拜访着一张桌子,看来是为了膜拜大典那天接待来人用的。

  此时已经脱险的金扇魔女拖着婉玫从一密道进到了古凌塔下的密室内,见到了魏忠贤说道:“主公,破军门少主现在就在外面打探古凌塔!”

  魏忠贤躺在太师椅上摸着光滑的下巴阴阳怪气的说道:“洒家知道,让他看去吧!反正他也找不到什么机关和埋伏!嗯?你身后这是谁,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主公,昨晚我被他们绑架了,我看到了破军门掌门令和虎符在那小子身上。主公你问这人,她是那小子的红颜吧,很在意他。”

  魏忠贤听完惊呼一声说道:“你说什么虎符在他身上,这小子不是带他破军门都归在洒家这儿了吗,怎么还偷走洒家的虎符,小崽子们还等什么出去给洒家抓人去!”

  众锦衣卫听完应允一声就准备冲出密室,没想到金扇魔女连忙拦下赶忙跟魏忠贤说道:“主公,依我之见暂且不动,让他随意去看等后天大典之时我们再用这人换回虎符也不晚那!”说完就拉起婉玫来到近前。

  “也好,奇怪了,洒家怎么觉得这婉玫子好像再那见过?抬起头来让洒家看看…。。”说着魏忠贤就用手指勾起婉玫下巴,仔细端详了一番觉得还是有些不同,因为此刻婉玫的脸色又从黑色变成了天蓝色,因为金扇魔女压根就没给她再继续服用解药。

  “洒家想起来了,你不是原来那个小崽子吗,怎么是个女的啊?她这脸怎么这样啊!”

  金扇魔女就将与冷逸他们的前前后后之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番,魏忠贤听完拍拍手连声说道:“好好好,用这丫头片子做诱饵,将他们破军门全歼,虎符还能回来!来人,把这丫头片子给洒家好好看管起来!”

  几个锦衣卫侍卫上前就将婉玫拖走关入了密室的大牢内。这时金扇魔女开口对魏忠贤进言道:“主公我有个主意,你看可以吗?”

  “说,洒家听着呢,骚娘们果然有两下子,没白疼你!”魏忠贤说道。

  金扇魔女说道:“主公,你看膜拜大典开始后呢,我就给那女的再灌服药让她彻底无法动弹而且说不出话,就让她抱着玉玺让各国使节和来客参观,我想那时候破军门那少主也能看到她,但绝对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抢玉玺,再有………”

  “还有什么鬼点子一气说完,别跟洒家玩花活!”魏忠贤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金扇魔女赶忙说道:“那就是在那婉玫子脚下摆一火药箱,一旦她离开那箱子就会引燃导火索爆炸!”

  “你当洒家傻子啊,她是死了,那玉玺不也彻底炸碎了啊!你这什么馊主意!”

  “主公,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白天肯定不会来抢玉玺肯定会晚上来,晚上还让那丫头站那但手里放的就是玉玺的赝品!”

  魏忠贤听完喜笑颜开大声笑着说:“怪不得都说女人都是蛇蝎心肠,果不其然!恩,就这么办!不过如果那小子真晚上来了,那虎符不交出来咋办?”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小子如果肯定会自己单独夜闯古凌塔来营救,那肯定会将这两件重要东西放在他同伙身上,到时候主公在多排些人手我过去从他们手里夺下掌门令和虎符!”

  魏忠贤不住的点头,心道如不是这个女人今晚来到这里,他还对外面冷逸他们的所为知之甚少。

  原来这个古凌塔塔内没有丝毫埋伏和机关,就是一个废弃很久的古塔而已,所以冷逸从一层一直寻到顶层也未发现什么古怪。在塔顶思量半天后来到窗口向外一望正好也看到马护法正向塔顶走来。两人凑到一起低声说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觉得看来古凌塔的机关埋伏果然很隐蔽,塔内塔外很是安宁平静,越是这样越让他们觉得危机四射。无果,也担心婉玫灵儿她们有危险只好匆匆的原路返回。

  这时被索命银针射中的灵儿仍旧无法活动和开口说话,冷逸马护法赶回来看到灵儿这般,焦急的询问着始终得不到灵儿的答复,而看到金扇魔女和婉玫都不见了,心想肯定是中了金扇魔女的暗算。

  灵儿说不出话,只是双眼流着泪。冷逸一看只好叮嘱马护法照顾好灵儿,他去四下看看有何异常可惜天黑没有发现丝毫情况。再次回来后灵儿的毒性已经消失可以开口说话,他们才明白了婉玫被金扇魔女挟持到古凌塔里。

  冷逸听完起身就要再次赶往古凌塔,被马护法拼命的拦下说道:“少主,我知道婉玫被抓走你心里焦急,但是再有一天膜拜大典就开始了,还望少主以大局为重,切勿让儿女情长耽误了大事!”

  冷逸此刻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迫切的想现在就把婉玫救出来,况且婉玫还有毒在身。灵儿看到他这般焦急的心情心里也很难受说道:“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没停你们的让那魔女把姐姐给抓走了!”

  “别这么说灵儿,其实是我们低估了那魔女,不然也不会让她得逞!现在也只好这样等膜拜大典开始后再去想如何去营救丫头吧!”冷逸也想起魔女说过婉玫身上的剧毒七日后才会发作,而且那魔女敢说出让冷逸带着虎符去古凌塔换回婉玫的话,那起码暂时不会为难婉玫。

  第二天清晨,灵儿昨晚一直没休息好天快亮在终于闭上眼睛休息会,冷逸却是一夜未眠一直担心此刻婉玫的安危,看到天亮了冷逸起身望着远处古凌塔,回身一看马护法站在身后就问道:“马护法,今天我们的兄弟们都会赶过来了吧!”

  “恩,少主我已经飞鸽传书告诉了他们位置,大概中午时分他们就会到!”

  冷逸扭头看看旁边的骆驼少了一匹赶忙来到灵儿身前摇醒问道:“灵儿,昨晚那魔女是不是骑走一匹骆驼!”

  “恩,是啊!”灵儿抬眼看着冷逸不解的回答道。

  冷逸赶忙问道:“那,灵儿你看到那魔女是朝那个方向走去的吗?”

  灵儿想了想坐起来抬手指了指昨晚魔女离去的方向说道:“她们是朝那个方向走的!”

  冷逸听完赶忙顺着灵儿所指的方向跑去,马护法追上去问道:“少主,三思且不可妄自行事!”

  “放心了,左护法中午前我肯定赶回来,也不会去古凌塔!你先回去照顾灵儿吧!”说完就低头四下看着。

  幸好昨夜无风而且骆驼体重所以沙漠中还是会留下很深很深的印记,冷逸四下仔细看了一番后终于看到了两行骆驼的足迹一直绵延着往前。

  一直跟着足迹跟着走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