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迷香噬魂身被困夜静无人悄抽身
济水2018-03-20 08:233,242

  金扇魔女一看来势凶凶,急忙就地一滚迅速扑向地面避开了枪头。冷逸一见提枪回旋,枪头再次刺向躺在地上的她。

  只听得金扇魔女说道:“你如果这样杀了我,就算你现在拿到这颗解药,也未必能救得了你朋友!”

  冷逸顿时收回力道将枪杵在地上,狠狠的问道:“少跟我玩花招!”

  “小哥,先别着急吗!听我慢慢道来。现在你朋友的脸色是不是暗黑,全身乌黑。”金扇魔女见他停住攻击也就笑嘻嘻的说道。

  “少废话,你的毒你比谁都清楚!快把解药交出来!”

  金扇魔女微微起身坐回床边,不时还撩弄着垂在香肩之上的秀发,妩媚眼神投向冷逸说道:“对啊,毒是我下的,而且不在水里就是那个手帕擦过的壶嘴!”

  冷逸听完果然如他们所想的一样,气冲冲的说道:“你我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为何要加害我们!”

  “其实,也不能怪我了啊!谁叫小哥你长得如此俊俏,金扇我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掌!怪就怪,你那朋友太多事不是她从中阻拦,只怕现在你早是我的人了啊!”色迷迷的说道。

  “无耻至极,今天我就要惩恶除奸,省的你这等浪女危害江湖!”不由分说提枪左手一推枪尾,犹如离铉之箭一般奔向她,只见金扇魔女抬手用金折扇挡开,枪刺破帐篷掉落在外面。

  果然如马护法所说这个女人不但武功了得,内力高深莫测而且施毒于无形之间,看来不可大意轻敌。一跃跳到床前一记长拳直落下去,没想到金扇魔女随身一翻避开,甚至打开折扇轻轻扇着说道:“小哥,不要这么野蛮,慢慢来!”

  冷逸为尽快拿到解药给婉玫解毒,浑然忘记了马护法的叮嘱,那就是这个女人的迷香。只觉得鼻子里瞬间吸入了一丝香气,为时已晚。

  冷逸跪在床榻之上,双手拼命的摇晃着头,眼前的景物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只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卑鄙无耻!”就瘫倒在床上。

  此时金扇魔女的一帮手下迅速的上前,有解衣衫的,有脱靴解腰带的,不一会冷逸身上仅剩一条内裤,赤条条的被他们像包裹粽子一般的捆绑起来。

  虽然全身无力但神智却很清醒,金扇魔女还很纳闷江湖一旦中了她迷香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拜倒她的石榴裙下,全部都会变得兽性大发。

  而此时的冷逸却让她大为震惊,上前一手指勾挑起冷逸的下巴说道:“小哥,早早和姐姐快活一番,不但解药拿到手救了你朋友,也免受这般苦不是!”说着将薄纱从肩膀之上缓缓褪去。

  气的冷逸只好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在想怎么脱身。

  “主人,您看!”说着一女弟子将从冷逸身上搜到的掌门令和虎符递给了金扇魔女。

  接过来一看,金扇魔女脸色大变声音有些颤巍巍的问道:“这是你的,你怎么会有破军门的掌门令,而且还有我们主公的虎符,难道说……”

  “你们这些妖女问那么多干什么?”冷逸极不耐烦的回答道。

  金扇魔女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物件继续问道:“难道你就是传闻中破军门的少主冷逸哥,可你怎么还会有虎符!不会破军门也归顺在主公门下了吧!”

  “我呸,你当江湖人都似你这般无耻下贱,甘做狗贼的爪牙鹰犬吗?”冷逸仍是紧闭双眼不去看她一眼。

  金扇魔女摆摆手示意全部退下,然后慢慢褪去衣服,羊脂玉雕般妖娆的胴体毕露,缓缓爬向冷逸,声音极度淫靡的在冷逸耳边回响着:“既然如此,那就让老娘尝尝少主童子鸡的味道!呵呵…。。”

  冷逸急的额头冒出冷汗,突然觉得腹内不停的搅动,好似百虫吞噬一般贪婪的吸取着什么一般,再用劲一挣觉得力道恢复了,喜出望外但未表露出来,只是任由那魔女继续肆意妄为,只想寻找合适机会反击。

  其实,这魔女的迷香在两三个时辰之后就会退去,她也生怕冷逸内力可以逼迫迷香失效所以才会绑起来。而为何冷逸此刻会恢复,那是因为他的内脏已经与常人不同,所以迷香乍一进入体内短时间让他失去力道,但迷香真的进入体内后四处撞壁无法进入他的内脏,所以冷逸才会顷刻之间恢复了气力。

  只见魔女本来想凑上去亲吻一番,可惜冷逸咬紧嘴唇无果。“小哥,难不成还要为你的那个小朋友守身不成!呵呵”说完就一点点啄点顺着冷逸胸膛慢慢亲下去。

  看到冷逸健壮的身躯,魔女微微起身想要伸手抚摸时,冷逸见机会来了,迅速的抬起右膝狠狠的抵向她的下颌,魔女只觉得眼前眼花缭乱,大喊一声“啊”!又被冷逸紧跟着抬起的右腿狠狠的敲在左脸颊上,顿时的昏倒在床上。

  这时守在帐篷外的两名女弟子听到魔女的喊声,非但没有进去探明究竟反而暗笑窃窃私语道:“姐,看来这次主人碰到了壮男了啊!”“闭嘴,你想死了!不过确实很少有男人会让主人如此兴奋啊!”

  冷逸见魔女已经昏倒,赶紧坐起来下床四下找了找没有找到可以割断绳索的利器,万般无奈下只好用尽全力大喝一声“开!”绳索在深深陷入冷逸肌肉后被硬生生的挣断。

  外面的两个女弟子彼此相互看看又是一番偷笑。

  冷逸站在帐篷里听了听外面并没有动静,很是奇怪为什么会没有人进来查看一番。于是拿起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看到赤身裸体的金扇魔女后马上扭过头去拿起薄纱盖在她身上,将她也五花大绑起来。

  那两个女弟子听到床单的声音,觉得再站在这里肯定受不了默契的相互示意,悄悄回到他们的帐篷里。

  冷逸抱起她的身体放在一边,就仔细的找起刚才的小瓷瓶来。很奇怪怎么没有,明明看到她将瓶子塞进衣服里刚才衣服脱了,那瓶子应该就在床上怎么会没有呢?

  很是奇怪的不由得朝金扇魔女躺着的身体看去,看到薄纱笼罩下的胴体发现那瓷瓶夹在两个臀瓣之间,这个魔女真是诡计多端。

  冷逸只好闭着眼睛抬手用力狠狠的拍向魔女的臀部,只听得金扇魔女大喊一声:“啊!疼死了啊!”也醒了过来,冷逸未等她说别的赶忙上前迅速点住她的哑穴,魔女只是在那里拼命的挣扎。

  那一帮女弟子这时都躲在帐篷里没有一个好意思出来看是怎么回事。

  金扇魔女被拍之后疼得全身绷紧,小瓷瓶夹得更紧了,她看着冷逸也明白了为何打她,虽然说不出话但两片臀瓣夹得更紧了。

  冷逸一看非但瓶子没掉落反而越陷越深,气的无计可施总不能伸手拔出瓷瓶。再看那魔女得意洋洋的看着他。

  悄悄来到帐篷门前掀起门帘往外看了看,没人!回来想了想就抱起金扇魔女扛在肩上准备离开这里。其实冷逸想要带走她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瓷瓶解药,还有他听到那魔女刚才说就算拿到解药也未必能救得了婉玫,无论此话似真似假暂且带她回去问个究竟,最关键的是或许能在她口中打探到一些有关古凌塔的消息。

  扛着魔女轻轻的离开帐篷,本来想牵匹骆驼回去生怕惊扰到其他人只好徒步急速的离开这里。走出很远后,天也渐渐蒙蒙亮了,越来越觉得肩上这个女人的分量重了起来。

  这时魔女的穴道也自行解开能开口说话了,只听得魔女垂着的头微微抬起来说道:“小哥,你累不累啊,放我下来吧!”

  冷逸明白反正捆得很结实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招,就将她放下来,拽出一根绳子牵着她继续往回走。

  “小哥,这样绑得人家好难受的,就给松下吧!”魔女毕竟江湖里摸爬滚打多年,也不惧怕冷逸这种涉世未深的人,而且她也想在见到马护法这种老江湖之前想个办法脱身。

  冷逸不耐烦的拽着她说道:“闭嘴!先给我朋友解毒再说!”

  金扇魔女悻悻的说道:“冷逸哥,不是我不想帮你,就算拿到了那瓷瓶也只是暂时可以让你朋友多活两天!”

  “你说什么,这难道不是解药吗?”冷逸听完停住脚步问道。

  “那瓷瓶里的是解药不假,但是你朋友中的是七彩毒,也就是有七天的期限。昨天你朋友是黑色,今天恐怕应该是蓝色了,如果说吃了这解药脸色就会回到黑色,每天按时服用的话,随不能彻底解毒,但起码会活到这瓶解药吃完为止!”金扇魔女洋洋自得的说道。

  冷逸一听气的狠狠一带,魔女险些跌倒在地上:“那其余的解药呢?”

  “其实还有另外一瓶解药,就是这瓶解药如果吃完后,那脸色就会黑蓝七种颜色交替变色,七日前如果能服下另外的那瓶解药自然无事,否则就会……。”

  “你个蛇蝎女人,不是为了婉玫此刻我早把你碎尸万段,快走!”说完加快脚步,金扇魔女近似飞一般的跟着。

  不远处就看到了婉玫他们依然在老地方,远远的朝着他们走来的方向望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