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清水无毒命忧忧单刀赴会柔情帐
济水2018-03-20 08:234,078

  缓缓的朝前行进着,金色魔女时而打探冷逸此行的目的,时而又会问及冷逸师从何门,很多时候还未等冷逸回答就已经被婉玫的“问那么多干什么,就不告诉你!”给挡了回去。

  冷逸也只是微微一笑默不作声,越是如此越让金扇魔女觉得他深不可测。走了一会后,婉玫突然觉得口渴,回头跟冷逸说道:“哥,我口渴给我点水喝行吗?”

  这语气俨然和刚才金扇魔女一模一样,其中不乏带有调侃的意思。冷逸也只好装傻充愣的从行囊里取出了刚才的那个水袋递给了婉玫。

  婉玫看到这个水袋气的大喊一声:“我不喝那个女人喝过的水!”气的一把推开了水袋。冷逸一看只好陪着笑脸说道:“丫头,我们这里就这一个水袋,要不我过去跟灵儿要个水袋过来!”说完就佯装要下去。

  婉玫听到他又想去找灵儿,更加来气一把夺下水壶拔下水塞,咕咚咕咚的喝起来。而此时站在旁边的金扇魔女眼看着婉玫喝下水壶里的水之后,心里暗自窃喜。

  “什么破水,不是本姑娘口渴我才懒得喝呢!”说完将水壶扔给了冷逸,用手背轻轻的擦了擦嘴角。

  金扇魔女心道:一会就有你好果子吃!

  只见马护法赶过来,低声跟冷逸说道:“少主,古凌塔应该就在前面不远了,要不我们和她分开走吧!”

  冷逸也觉得再继续走下去也不是办法,点了点头回身对金扇魔女说道:“姑娘,我们还要去办别的事情,他日有缘再见!”

  说完不等金扇魔女回应就带过骆驼,朝着另外的方向缓缓走去。“小哥,后会有期啊,有事可以来古凌塔找我!不过我可不想等太久,七日之约过期不候了啊!”金扇魔女阴笑的望着冷逸远去的背影喊道。

  冷逸抬起双手在空中一拱,头也不回,但是听到这番话后也明白,再有两天膜拜大典肯定会再见,但是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会说出什么七日之约。

  还有两天时间,而且古凌塔就在近前也就不忙赶过去,想在周围打探一番地形。冷逸他们走出很远后,再回头看看金扇魔女已经差不多快走进古凌塔内,心里多少松了一口气。

  “少主,既然这次膜拜大典是那狗贼精心策划,但为何附近为发现丝毫埋伏?”马护法觉得很是蹊跷。

  冷逸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古凌塔才是他的老巢,明目张胆的布防不是他所为,甚至……”

  “甚至什么,少主!”马护法和冷逸相处这段时间后,发现他天资聪颖,机智过人与老帮主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的秘密都在古凌塔,进可攻退可守,难保里面机关重重,不如我们先找个落脚之处安顿下来,晚上去悄悄打探一番!”冷逸说道。

  婉玫听到也兴致勃勃的喊道:“我也去,兴许古凌塔里有更多的狐狸精,万一迷惑住你我也好救你出来!”

  马护法听到婉玫这番以下犯上大不敬的口气,按照以往秉性早就大声喝斥,不过眼见的冷逸与她的感情甚笃,也不便多说什么。

  “哥,晚上你也带我过去看看吧!”灵儿也十分好奇,而且也想时刻陪伴在冷逸身旁。

  马护法听完一声大喝:“灵儿休得放肆,里面暂且不说危机重重,再说我们是去打探,去得人多难免会打草惊蛇。你就和这位姑娘好好呆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嗯,丫头,灵儿,还是马护法所言甚是。你们就乖乖的等我们回来!再过两天,肯定带你们进到古凌塔就是!”

  婉玫倔强的嘟着嘴说道:“偏不,还不知道你,为了甩下我们去见刚才那狐狸精对不,我看你都被她迷魂了啊!”

  冷逸深知她的脾气,只好低声凑在耳边说道:“没有人会美过丫头你,就算里面有沉鱼落雁,我会微微一笑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啊!放心吧!”

  “你……。不过说的好听,谁知道啊!”婉玫听到这句话美的心里乐开花,所以也就不再坚持。

  几人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山谷内,看了看谷内有个不大不小的岩洞,都纷纷下来赶过去。冷逸点起一火把,拨开岩洞上干枯的野草和藤枝,示意他们先在外面等下。

  然后举着火把走了进去,岩洞里面很干净,甚至感觉不到丝毫潮湿,没有发现异样就喊了一声:“进来吧!”

  婉玫他们就纷纷的走了进来,一看洞穴不是很大但是几人在里面休息还是可以的。冷逸出去抱进很多的枯草,均匀的铺在地上,然后架起一些树枝点起了篝火。

  “累了一天了,大家先坐下休息会。马护法等天黑下来后,我们去古凌塔看看!”冷逸说完从包里取出水袋和干粮坐了下去。

  婉玫走过来挨着冷逸就坐了下来,马护法看了看笑着说道:“灵儿,现在这里也没外人,我看你和少主年纪也相仿,少主如果不嫌可否和小女义结金兰!”

  冷逸听完很爽快的答应道:“没问题啊,我和婉玫早就是义结金兰兄妹,现在再多一个小妹岂不更好!”

  挨着冷逸坐在一起的婉玫听完,脸上虽然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甚至还是微笑着但是手指却是没闲着,疼得冷逸强忍着也不好说什么。

  灵儿听到喜出望外很是欢欣的跑到冷逸身边,拉起他和婉玫三人同时跪在地上,一番桃园结义义结金兰使得三人结为异姓兄妹。

  站起身后婉玫的心情却失落起来,因为此情此景不由得让她想起了冥泷,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万万没想到和她一起长大的冥泷哥会变成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而且已然命丧黄泉,眼角落下了伤心的泪。

  灵儿看到婉玫这般,很是不解的问道:“姐,你是不是不高兴啊,怎么哭了!”

  冷逸看到婉玫这个样子其实明白她为何会哭,肯定是想起了二弟冥泷,也只好揽住婉玫的肩膀说道“丫头,别哭,人的缘分天注定的,二弟与我们的缘分仅此而已!”

  婉玫流着泪笑着说道:“我没事了!好了这样我们可都是结拜兄妹了,灵儿你是三妹!”

  “嗯,二姐,大哥!”灵儿很乖巧的喊着两人。

  冷逸笑了笑看看灵儿,望了望婉玫还未能说话突然看到婉玫的脸色暗黑,询问道:“丫头,你怎么了啊!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啊,我很好!”婉玫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也觉得额头上冒出涔涔汗珠,抬手擦了擦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乌黑,大呼一声:“我的手怎么了啊!”

  冷逸赶忙抓起她的手一看,比她的脸颊还要黑手扶住婉玫坐下。这时的婉玫好似虚脱一般浑身无力,挽起她的衣袖整条胳膊都黑了,难道中毒了。

  冷逸赶紧安慰道:“没事,丫头,别害怕,想想刚才碰过什么,或者……”冷逸刚想问她吃过或者喝过什么,突然想起刚才婉玫喝过水其余的没什么,但是那壶水金扇魔女也喝过,按说不会下毒。

  灵儿一看婉玫变得这样,吓得也手足无措只是拿着手帕给她擦汗,虽然这般但婉玫神智还很清醒,连连问着:“二姐,你是不是很痛啊!”

  “没事,三妹!我只是觉得浑身无力别的也没啥感觉!”婉玫整个身子依偎在冷逸怀里。

  马护法毕竟江湖阅历丰富,想了想说道:“少主,莫不是刚才的金扇魔女给婉玫施毒了啊!”

  “不能,我一直在身边的没发现那魔女有什么反应,只不过是丫头喝过水,但那水魔女也喝过,如果有毒那魔女怎么没事?”冷逸很是疑惑。

  “少主的意思是那婉玫喝过她的那壶水,那当时那魔女喝水时又没有异样的举动!”马护法其实一直跟在冷逸后面,所以没注意到婉玫喝过水。

  冷逸想了想说道:“当时那魔女接过水壶,就是用手帕擦了擦水壶嘴就直接喝下去了!”

  “看来老夫猜的没错,那个手帕上有毒!少主一提醒我也想起来了, 当时她喝水时嘴并未碰到水壶!”

  听完这番话冷逸也彻底明白了,水里是没有毒,但是那个壶嘴上有毒,婉玫喝的时候恰好嘴唇沾到壶嘴的毒。

  马护法说道:“其实就算那魔女下毒在水里,她也有解药不会担心的。之所以喝水无非就是让我们放松警惕罢了!”

  灵儿突然站起来说道:“爹,大哥你们还记得那魔女临走说的话吗?那魔女说过有事到古凌塔找她的,还说什么七日之约!”

  听完这话,冷逸也想了起来看来这毒绝对是那魔女所下,要不为什么会让冷逸去古凌塔找她,而且那个七日之约看来就是毒发作的最后期限。

  虽然还有时间,但距离膜拜大典也只有两天,冷逸怕大典期间再出现纰漏贻误了婉玫最佳治疗,心急火燎的说道:“这样,马护法你留下和灵儿一起照顾好丫头,我去古凌塔找那魔女拿解药!”

  “少主,我还是陪您一起去吧!”马护法很不放心冷逸一人独闯古凌塔。

  灵儿和婉玫也同时说道:“哥,你不能自己去,太危险!”

  冷逸握着婉玫的手说道:“丫头,耽搁时间太多,会带给你很多的痛苦,我必须现在就去。但是留下你和灵儿我不放心,有马护法他会保护你们的!好了,我走了!”

  说完松开婉玫的手跳上骆驼,本来这庞大之物习惯了行走冷不丁被人猛拍几下,疼得也跑了起来。

  走了一个多时辰眼见得古凌塔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神秘,到底里面会有多少危机,到底两天后这个塔内会有多少杀戮血腥发生。

  看到不远处有几匹骆驼拴在那里,仔细一看正是金色魔女他们的,看来他们也刚刚到达没多久。分身跳下蹑手蹑脚的走进发现骆驼身后有三个简易帐篷。

  刚想近前打探一番,就听到帐篷里传来魔女的声音:“怎么小哥,这么快就想姐姐我了啊!既然来了就进来一叙吧!”

  冷逸也没必要在躲躲闪闪,挺直腰板掀开门帘来到帐篷里,只见帐篷右边一个刚刚搭好的床榻上正斜躺着薄纱罩身,青丝秀发披散开,若隐若现只见透着无比的妖娆。

  只见金扇魔女撩了撩额头前的几缕长发,柔情万种的缓缓说道:“我就说吗,这位小哥绝非薄情寡义之人,来,坐到姐姐身边来!”

  “少废话,为什么要对我朋友下毒!赶快把解药给我,否则别怪小爷枪下无情!”冷逸抬起钢枪就准备冲上去。

  金扇魔女听完咯咯一笑坐起来,两个饱满欲胀的尤物在薄纱的笼罩下显得更加使人血脉喷张,不动声色继续说道:“对啊,毒是我下的,解药也在我这!”说完从身后取出一羊脂白小瓷瓶。

  冷逸眼见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夺下来,可没想到只见那魔女掀起薄纱将小瓷瓶就塞进了胸间,还故意惊诧的说道:“哎呀,掉到里面去了,本来想给小哥的。不然小哥你自己过来拿吧!”

  “荡妇,休得放肆。快交出解药,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或者离开这里!”冷逸真的对这个魔女无耻的行径不齿。

  金扇魔女站起身甩了甩,小瓶子却顺着峰间滑落下去掉入了罗裙内,她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小哥,叫你来拿你不拿,现在倒好下去的更快了啊!”

  “无耻之人,那休怪小爷了啊!”说完冷逸抬起抢,只见的一道银光直刺向金扇魔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