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铤而走险换真品独留虎穴救佳人
济水2018-03-20 08:253,332

  灵儿紧紧的跟在冷逸身后,走进来后里面的人也没太注意她,只是问道:“虎哥,那赶紧将东西交给主公去吧!”

  冷逸犯了愁他不知道魏忠贤住在那里,想了想赶紧说道:“兄弟,不跟我一起去主公那里,万一有主公有赏金或是酒水,咱们兄弟也一起乐呵乐乐呵不是!”

  那人闻听此言喜笑颜开的说道:“亏得虎哥还能想着兄弟我,好咱们这就过去!”这样一来冷逸和灵儿就跟在他的身后朝着魏忠贤的住所走去,而那人则很是殷勤的头前带路好似前面就有大鱼大肉等着他一样。

  冷逸一路上抬头挺胸很镇定的走着,但是却一直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周围的布设,狭长的走道两旁很多独立的房子,每个房间大概能有三四个锦衣卫,墙壁上会有分布不均的按钮,地上也时常能看到有突起的地砖,冷逸明白这些应该都是出动机关的销子,暗暗的记在心里。

  走出长廊来到一硕大的厅堂,里面有很多的工匠和锦衣卫在四下走动忙碌着,完全没有人理会他们。继续往前走拐了三拐,终于来到一间小屋前,之间两个一等一的大内侍卫站立两旁,看到冷逸他们后抬手示意他们停下。

  “什么事?”一侍卫面部表情的问道。

  “主公吩咐虎哥办的事已经完成,特回来交差!”那锦衣卫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只听得里面传来魏忠贤的声音:“让这帮小崽子们进来,拿给洒家看看做的如何!”侍卫回应一声后,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一下对面的墙壁,之间墙壁缓缓的缩进去,一个长长的楼梯露了出来,然后示意冷逸他们可以进去了。

  冷逸还纳闷明明魏忠贤就在这个房间,为什么还要他们从对面进去,也不敢多问只好顺着楼梯走下去,然后是一个长长的走廊,顺着走廊就转到了魏忠贤房间的下面。原来这狗贼太狡猾,他住的房间根本没有门窗全部是石块堆砌的。

  带他们进来的那名侍卫转动了墙壁上的一圆形旋钮,只见一旋梯缓缓降落下来,冷逸和灵儿准备一起上去,被侍卫将灵儿拦了下来说道:“他自己进去就可以!”

  冷逸看了看灵儿,微微的点点头暗示不要担心,然后就顺着旋梯终于来到了魏忠贤的房间。里面布局很简单,就一张床铺和八仙桌椅,那狗贼犹如一摊猪肉一般躺在床铺上。

  冷逸连忙低下头拱手压低嗓音说道:“主公,事情都办妥了啊!”

  “小崽子还蛮机灵的,快拿给洒家看看!”说完坐起身。

  冷逸赶忙将怀里的铁匠雕琢的第一个假玉玺递给了魏忠贤,狗贼手捧着假玉玺前后左右端详了一番,阴阳怪气的说道:“别说,这人雕的和真的差不多,就是玉石的色质绝对不一样了,不过也足以以假乱真了。”

  冷逸赶忙说道:“是,是!主公独具慧眼的能耐无人能及!”

  “小崽子拍洒家马屁,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啊?”

  冷逸想了想记得刚刚进沙丘的时候天还没黑,但是太阳下山了这样推算的话现在应该天黑了,只好说道:“主公,具体时辰我还真不太清楚,不过起码天已经黑了啊!”

  “哦,那赶紧拿上这个假玉玺上塔楼,把那丫头片子手里的真玉玺换下来,然后拿给我!今晚肯定会有人来偷玉玺!嘿嘿……”说完就把假玉玺扔给了冷逸。

  冷逸接过来后应声一下就下了旋梯走出密道,拍了拍对着墙壁站着的灵儿说道:“主公让我们上塔楼将玉玺换下!”灵儿心领神会的转过身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来到地上,冷逸也犯愁从那里上塔楼,只听得一侍卫不耐烦的说道:“发什么呆,耽误主公的大事你吃罪的起吗!还不快走!”说完径自朝前走去。

  冷逸明白了他这是要带他们去塔楼,也就殷勤的跟了上去。来到厅堂,侍卫走到一工匠面前说道:“主公要我们去塔楼换下玉玺,赶紧开门!”

  工匠不敢怠慢,示意周围的人迅速合力推动起一个好似磨盘一样的曲轴,只见头顶上的石壁在缓缓落下,侍卫走上前石壁刚好落到他头顶的位置,只听得侍卫问道:“今天是第几块?”

  “今天是左三下五那块。”

  侍卫听完抬头数了数找到那块左边第三排下五的那块石板,用力一推,石板打开了,双臂搁在上面用力一跃上去了。

  冷逸和灵儿也跟着上去,一看已经是古凌塔的一层了,看到侍卫从墙角出摸出一根绳索爬了上去,来到了一层楼梯口看着他们。两人赶忙也抓住绳子上去。

  顺着楼梯缓缓的上去,没一会就来到了塔顶一层。只见塔顶房间中央站着一人,正是婉玫,此时她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金黄色,冷逸看到暗暗有些心痛知道金扇魔女肯定没有继续给婉玫服用解药才会继续变色,心里痛的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侍卫说道:“还磨蹭什么,那不成看到女人就走不动了啊!”

  冷逸赶忙上前走到婉玫进前,才注意婉玫双手端举着一锦盒,锦盒里正是镇国玉玺,再看婉玫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眼神中充满了仇恨,身体就好像定在那里一般,而且是站在一个大大的木台之上。

  冷逸从背后取下那个假玉玺,回头看了看侍卫正站在窗口向外张望着,于是压低声音说道:“丫头,哥来救你了啊!”

  此时的婉玫听到再熟悉不过的这句丫头后,顿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看着眼前的这人却不是冷逸的模样,心中还是有丝疑虑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但看着这人的眼神不正是她朝思暮想冷逸的眼睛吗?苦于说不话,只能是出神的望着冷逸。

  冷逸继续说道:“丫头,现在还不能救你出去,等我将玉玺换掉后晚一会就来救你!”他明白婉玫肯定是被人封住了穴位,才会全身不能动弹好似木偶一般,点住她的哑穴就是让她无法说话,但看到婉玫低下头看看木台在用眼神示意冷逸也看。

  这时冷逸才发现,木台一侧有根引线,搞不明白是做什么用,只见婉玫用嘴巴做出一个“炸药”的口型,他才明白了木台下有炸药,一旦有人营救婉玫或者是盗取玉玺的话,婉玫离开这个木台下面的炸药就会自动引爆。

  再想办法搭救婉玫,眼前最重要的是把玉玺掉包,冷逸从婉玫手中的锦盒里取下玉玺,又将那个假玉玺放在上面,深情的看了婉玫片刻后回身对侍卫说道:“好了,我们回去赶紧交给主公吧!”

  灵儿一直都盯着婉玫看,婉玫这时才注意到她,感觉这个人不认识但是眼神却不是歹人,纳闷她到底是谁,灵儿悄悄走到近前也说了一句:“姐姐,你再坚持下我和哥一会就来救你!”

  说完三人就缓缓的走下楼梯,楼梯口处冷逸仍回头不时看着婉玫,两人都是那般的依依不舍。原路返回的途中,冷逸背着手指了指身后背着的玉玺,示意灵儿将铁匠为他们专门雕琢的另一个更为逼真的玉玺换下真玉玺。

  灵儿很轻巧神不知鬼不觉的跟在冷逸身后就调换了两个玉玺,没一会三人就回到了魏忠贤的房间,没曾想那狗贼睡着了,冷逸看了看问道:“主公休息了,我们把玉玺放在桌子上吧!”

  侍卫微微点头示意,因为他清楚魏忠贤最讨厌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惊醒他,因为这事被砍头的足足有十人之多了。

  冷逸将身后的假玉玺放在桌子上后,就都悄悄的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厅堂。而那侍卫则还是按部就班的站在那里。

  怀揣着真玉玺,冷逸觉得要先想办法将它送出去交给马护法,再回来营救婉玫,可一想到婉玫此刻的毒性继续蔓延,就将灵儿带到一无人的角落,悄悄的说道:“灵儿,现在你带着玉玺赶紧和你爹会和,一定要把玉玺亲手交给你爹。我留下想办法救出丫头!”

  “不,哥,我要留下和你一起救姐姐!”灵儿说道。

  冷逸赶忙说道:“这里有多危险你也看到了,我不想丫头没就出来,反倒我们也自身难保,起码你先走可以带出玉玺,听话!”说完就推搡着灵儿往前走。

  灵儿只好乖乖的接过玉玺,背到身后跟着冷逸来到了石门出口,只见两个锦衣卫卷缩在那里已睡着,冷逸上前踢了踢一人斥责到:“你们胆子还真大,居然睡着了,信不信我禀报主公你们的脑袋就立刻搬家!”

  一人赶忙站起来说道:“虎哥,你手下留情还不是昨晚赌色子,太累了!”

  另外一人说道:“是啊,是啊!虎哥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下次注意,对了开门主公派他出去回京接太傅过来有事相商!”

  两人刚睡的懵懵懂懂的也没太过多盘问,就拉动石门的机关,灵儿就走了出去,回头看看冷逸,冷逸的眼神告诉她赶紧回去。就这样,石门再次闭合,灵儿赶紧带着玉玺去找马护法他们会合。

  冷逸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想着如何才能安全的救下婉玫,而且看到婉玫的脸色知道最多还有四天的时间了,救下她可能不是很难,但要怎么解毒才是难题,而且他也清楚金扇魔女也在这密室里,不如先打探下她的住所,然后想办法搞到解药,再去营救婉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