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人肉垫板离险地偶遇忘年喜得来
济水2018-03-20 08:264,256

  冷逸继续往前走突然听到厅堂里传来熙熙攘攘的人声,赶忙走过去。问了问旁边一工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热闹!”

  “这你都不知道,今晚主公料到肯定会有贼人来偷玉玺,所以事先设好埋伏。就算那帮人偷到也是个假的,而且刚才那帮人刚一进古凌塔就出动了机关,呵呵!塔里的机关就够他们吃不消的。”

  冷逸不由得担忧起来,这帮盗取玉玺之人会不会是马护法他们,即便不是那这帮人也肯定是武林义士江湖豪杰,不堪江山社稷落入宦官狗贼之手,想到这里岂能坐视不管。

  那工匠看他在发呆笑着说道:“怎么这就被蒙住了啊,更精彩的在后头呢!如果他们有命活到塔顶就算拿到玉玺,只要那玉玺从那女子的手里离开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自动引爆她脚下的火药,把他们统统炸死!”

  “为什么玉玺拿走就会出动引线呢?”冷逸奇怪如果按照这个工匠所说的,那刚才他也去换过玉玺为何没有发生爆炸。

  工匠洋洋得意的说道:“那就是我们这般工匠的巧夺天工手艺呗。那女子站上去,机关就开启,只要她站在上面不下来,安然无恙。如果木板上的重量轻了或者没了,机关就会顷刻之间迅速点燃引线。当然这个期间有个时间差!”

  “那就是说那女人所站的木板的重量加大的话,就不会爆炸!”冷逸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对,就是这个意思,木板可以最多有像我们平日里闲谈几句的空重,不过时间到了还没有比先前重量还沉的物件压上去,肯定会爆!”

  冷逸想了想继续问道:“那你们就不担心外面那帮贼人也知晓这些吗?”

  “呵呵,这事除了现在这个密室的人知道,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等着一会听响声吧!”

  冷逸不由得紧张起来,觉得无论塔里进去的是什么人肯定不会知道这些,如果真的拿走婉玫手中的玉玺,并未将婉玫救下或者就算救下,用不了多久塔内所有的人都会被炸的魂飞湮灭,要赶紧想个办法上塔楼。

  说完就快速的跑向石门出口,那工匠还纳闷这人怎么那么着急的跑开。冷逸来到出口看到还是刚才那两人,急匆匆的问道:“刚才那兄弟大概走了有多久了啊?”

  “还没半个时辰,怎么了啊?”一锦衣卫问道。

  “刚回去交差,主公就说有封信笺要他一起带去,这个时间应该走不很远,快快开门!”冷逸依旧搬出魏忠贤来压他们。

  而这两个锦衣卫刚才懵懵懂懂的开了门,就连出门的腰牌都忘记要了,但是眼下看到冷逸如此焦急而且已经放走了灵儿,无论真与假,唯恐上头怪罪死活要冷逸出示通行腰牌。冷逸那里会有腰牌可时间紧迫,无奈下想硬闯准备废掉两人时,突然远处走来一人,正是那个带冷逸他们去魏忠贤住所的锦衣卫。

  “虎哥,您这是要………”

  冷逸看到此人眼前一亮灵机一动,说道:“这不刚才主公看我事情办的漂亮,赏了点银钱!又派我出去办点别的事!”说完掏出一锭银子扔给那锦衣卫继续说道:“主公打赏的,兄弟留着喝酒!等我们离开这里回京后我请你们喝花酒!”

  接过银钱的锦衣卫眼睛笑的像月牙一般,连声说道:“谢谢虎哥!”看了看守门的锦衣卫怒斥道:“还不开门,耽误了主公大事和虎哥的财路你吃罪的起吗!”

  守门锦衣卫眼见如此,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再次的打开了石门,冷逸拱拱手道别转身走出了石门。

  来到外面后看看不远处的古凌塔冷逸暗自运力施展出轻功,急速赶往古凌塔。没多久古凌塔到了,冷逸本想从塔门进去,转念一想前几日马护法是从塔外上去并未发现异常,索性一跃飞上古凌塔如蜻蜓点水一般纵越着,突然觉得脚下着力松软,低头一看原来是一身披瓦片的锦衣卫潜伏在这上面。

  而那人也在盯着冷逸出神,不过一看冷逸身穿锦衣卫服饰也就微微活动了下筋骨,半蹲在塔上问道:“兄弟你怎么上来了,是不是主公有什么吩咐?”

  看看眼前这个身材健硕而且身上的瓦片足有几十斤重,冷逸正犯愁怎么能够找到合适的压住木板的物件,看到了他不由得计上心头,压低声音说道:“有人已经进塔了,主公让你们招子放的亮点!”

  “这个还请主公放心,刚才一共进去二十人,里面机关重重他们也是有来无回!”

  “那他们现在到达几层了!”冷逸不知道塔内情况,只好继续询问道。

  那锦衣卫说道:“刚到三层,不过里面时不时的传来惨叫,我想死伤也该有一半了啊!”

  “那好,主公千叮咛万嘱咐要你们派出一人随我一起上塔顶看看玉玺和那女子是否还在上面!”

  “好的,这个没问题,我随你前往打探一番!”说完就站起身与冷逸一起纵身飞起,没一会就来到了塔顶窗口处。

  两人趴在窗台上向里张望着,估计婉玫是太劳累身子虽然被定在那里但是眼睛却微闭着。锦衣卫轻声说道:“人和物都还在,还请主公放心,你……。。”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冷逸狠狠的用手掌砍断了脖颈。冷逸迅速拎起锦衣卫的衣领翻过窗户跳进塔顶屋内。

  正休憩熟睡的婉玫听到了声响,机警的迅速睁开双眼看到两个人影,看着其中一人朝她走来渐渐的看清了他的面目,正是刚刚离开不久的冷逸。

  婉玫眼神顿时来了精神,激动的只能叽里咕噜的转动着眼睛却说不出话。冷逸看到这般赶忙上前给她解开了哑穴,“哥,你终于来了,丫头等你好久了啊!”说完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

  此刻婉玫多么渴望能依偎在冷逸的怀里,但是想到脚下这个木板顿时脸色大变赶忙说道:“哥,你别过来,下面有火药!我要一离开就会爆炸!哥,能见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你快走吧!”金扇魔女将她带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把这些全部说给她听了。

  冷逸说道:“丫头,这些我都知道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天的委屈,哥今晚肯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说完拎起那个锦衣卫看了看婉玫,肯定这人要比婉玫重很多,说道:“丫头,一会我将他扔起来的时候,会迅速抱住你,别害怕没事的啊!”

  婉玫微微的点了点头,只见冷逸抱起锦衣卫高高的抛了上去,然后眼睛盯着快落到婉玫头顶的时候,弯腰飞速的奔向婉玫,搂住她的腰肢飞了出去。两人滚落到墙角。只见木板缓缓的升起突然被掉落下的锦衣卫又重重的压回到原处。

  看着木板的变化,冷逸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再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婉玫,怜爱的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说道:“丫头,安全了,稍微休息下哥就带你离开这个该死的古凌塔。”抬手一一的将婉玫的身上锁住的穴道解开。

  婉玫终于僵硬了好几天的身体得到了舒缓,冷逸轻柔的帮她揉捏起肩膀和腿,让她能快速的轻松下来。

  “哥,我们带着那玉玺走吧!”婉玫注意到掉落在旁边的那个假玉玺。

  “不必了丫头,这个是假的!”然后将他这几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婉玫听完后也就不再坚持要带走这个玉玺,于是两人就站起来,冷逸手扶着她的肩膀,婉玫则微微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准备离开古凌塔。

  突然听到楼下传来轻轻的声音,两人迅速躲到角落里看着楼梯上来的人。只见一个长胡须的白发老者带领着两个中年男子走了上来。

  站在楼梯口张望了一番,看到了躺在木板上的锦衣卫和掉落在墙角一处的玉玺,只见一中年男子迅速上前准备拾起玉玺,没想到被老者拦下。

  老者轻声的说道:“朋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冷逸听到后就扶着婉玫站起来走了过来,中年男子看到冷逸身着锦衣卫的服饰赶忙抽刀想上前,被冷逸和老者同时抬手制止。

  “怎么,你那主子派你在这里埋伏,就区区你们两人也太不把我白髯老叟放在眼里!”老者捋着胡须微微的笑道。

  冷逸听完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他师傅无极上人的棋友,其实一直都在闭关修行偶然一次与无极上人下棋时,突然问及冷逸的去向。无极上人就说出了冷逸下山智取镇国玉玺之事,顿时白髯老叟来了兴趣,他天性好玩,好似老顽童一般经常和冷逸在一起完全没有尊长贵贱之分,所以也就吩咐他的弟子一同前往,就想在冷逸到达前先将玉玺拿到手,对于什么江山社稷这类的他倒不是很在意,只是想让冷逸陪他玩,再从他这里怎么能拿到玉玺。

  冷逸看到果真是白髯老叟笑着走到他近前说道:“白老头,你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山里,跑出来干吗?”

  白髯老叟听完大吃一惊,觉得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但是模样确实一锦衣卫很是纳闷,问道:“你到底是谁?”

  “白老头,这才多久不见就不认得我了啊!”冷逸说着就用手抹下假面具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

  白髯老叟才看清原来是冷逸,喜出望外的抱住他的脖子跳到了他身上,说道:“小屁孩,出来玩也不记得叫上我!”像个小孩子一般。

  两个中年男子看的自己的师傅如此这般,真的哭笑不得只好忍住不笑问道:“师傅,这位是……。”

  白髯老叟也觉得在自己徒弟眼前这般有伤大雅,赶紧跳下来故意很深沉的说道:“这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破军门少主,冷逸!还不赶紧过来拜见你们的师叔!”

  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这都是什么辈分,其实白髯老叟和冷逸在山上嬉闹玩耍的时候,老叟经常让冷逸喊他老叟哥,还非要和冷逸八拜之交,不是无极上人从中阻拦两人早是忘年金兰。

  婉玫看着白髯老叟觉得童心未泯老顽童的他甚是好玩,走上前说道:“老爷爷,你好!”

  “哎呀,妖怪,小屁孩你从那弄了个妖精!”白髯老叟大喊一声,他也惊呆婉玫金黄色的脸色,不过立马说道:“吓我一跳,原来是七彩毒啊!”

  两中年男子看的师傅聊得起兴也不便打扰,拱拱手站在了一旁。冷逸听到白髯老叟轻松的说出了婉玫所中的毒,有些惊诧:“白老头,你认得这种毒,那你会不会解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丫头,给你施毒的人是金扇魔女对不!”婉玫微微的点了点头。

  冷逸越听越激动赶紧问道:“没听我问你话吗,会不会解毒!”

  “你把不会去掉就可以,”

  婉玫和冷逸听到都喜出望外,冷逸甚至抱住老叟狠狠的亲了他两口,气的老叟赶忙拿手背擦了擦说道:“别这么暧昧!我都快入土的人了,你就让我安静的走吧!”

  “那怎么解毒,说来听听!”冷逸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解毒方法。

  老叟说道:“解毒是没问题,不过很麻烦而且一时半会也做不来,不如出去再说,徒儿赶紧拿上玉玺我们先离开这里。小屁孩这次我赢了,我先拿到的玉玺!看那老鬼这次怎么说!”

  “别拿了啊,那是假的的,真的现在应该在我们破军门马护法手里!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老叟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嚷道:“又输了,可怜我那坛子老酒又便宜那老鬼了啊!”

  冷逸抱起婉玫来到窗口回身说道:“再不走,就把你炸飞了啊!”婉玫很难为情的轻声说道:“哥,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不,丫头,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走到那里我也要带着你!”

  “酸死了,小屁孩还会打情骂俏,我啥也没看到,啥也没听到!”

  说完这番话,几人迅速从窗口跳了出去,跳下古凌塔直奔马护法的方向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